找回密码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论文 科普 华科
查看: 3240|回复: 8

张生家、钟毅和谢灿的群发email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52

主题

251

回复

1376

博文
发表于 2015-11-7 04:2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信人: OwlofMinerva (密涅瓦的猫头鹰), 信区: Biology
标  题: 张生家给北大清华高层的邮件z(真的没有精神病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20 10:38:14 2015, 美东)

真的不用把他送到北医六院去吗 2333333

他导师、炸药奖得主Moser是帮他请过心理医生的。

钟毅真是让人大跌眼镜。

-------我是转载分割线---------------

发件人: Sheng-Jia Zhang <shengjia.zhang@gmail.com<mailto:shengjia.zhang@
gmail.com>>

收件人: "Zhong, Yi" <zhongyi@cshl.edu>
抄送: Song 高松 Gao <gxxxxxx@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xxxx@pku.edu.cn
>, 吴虹 <hxxxxx@pku.edu.cn>, Yi Rao <yxxx@pku.edu.cn>, 周辉 辉 <zxxxxxx@pku.
edu.cn>, 程和平 <cxxxxx@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xx@pku.edu.cn>,
施一公"yxxxx@mail.tsinghua.edu.cn" <yxxxx@mail.tsinghua.edu.cn>, "wxxxxxx@
tsinghua.edu.cn" <wxxxxxx@tsinghua.edu.cn>,邱勇 "qxxx@mail.tsinghua.edu.cn"
<qxxx@mail.tsinghua.edu.cn>, 薛其坤 <qxxxx@mail.tsinghua.edu.cn>, "Zhong, Yi
" <zhongyi@cshl.edu>


也请钟毅老师绝不对所有汉、、奸和走、、狗们心慈手软!


清华大学还未入职教授张生家补上



2015-08-25 12:30 GMT+08:00 Sheng-Jia Zhang <shengjia.zhang@gmail.com<mailto:
shengjia.zhang@gmail.com>>

收件人: "Zhong, Yi" <zhongyi@cshl.edu>
抄送: Song 高松 Gao <gxxxxxx@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xxxx@pku.edu.cn
>, 吴虹 <hxxxxx@pku.edu.cn>, Yi Rao <yxxx@pku.edu.cn>, 周辉 辉 <zxxxxxx@pku.
edu.cn>, 程和平 <cxxxxx@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xx@pku.edu.cn>,
施一公"yxxxx@mail.tsinghua.edu.cn" <yxxxx@mail.tsinghua.edu.cn>, "wxxxxxx@
tsinghua.edu.cn" <wxxxxxx@tsinghua.edu.cn>,邱勇 "qxxx@mail.tsinghua.edu.cn"
<qxxx@mail.tsinghua.edu.cn>, 薛其坤 <qxxxx@mail.tsinghua.edu.cn>, "Zhong, Yi
" <zhongyi@cshl.edu>



钟毅老师万岁万万岁!



如果我得到了2025年的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我一定向国家强烈推荐你作为科技部部长
,严惩道貌岸然的学术阴谋家!


清华大学还未入职教授张生家敬上


2015-08-25 11:49 GMT+08:00 Zhong, Yi <zhongyi@cshl.edu<mailto:zhongyi@cshl.
edu>>:

收件人: Song 高松 Gao <gxxxxxx@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xxxx@pku.edu.
cn>, 吴虹 <hxxxxx@pku.edu.cn>, Yi Rao <yxxx@pku.edu.cn>, 周辉 辉 <zxxxxxx@
pku.edu.cn>, 程和平 <cxxxxx@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xx@pku.edu.
cn>, 施一公"yxxxx@mail.tsinghua.edu.cn" <yxxxx@mail.tsinghua.edu.cn>, "
wxxxxxx@tsinghua.edu.cn" <wxxxxxx@tsinghua.edu.cn>,邱勇 "qxxx@mail.tsinghua.
edu.cn" <qxxx@mail.tsinghua.edu.cn>, 薛其坤 <qxxxx@mail.tsinghua.edu.cn>,:
Sheng-Jia Zhang <shengjia.zhang@gmail.com<mailto:shengjia.zhang@gmail.com>>


“磁感应课题关于清华大学张生家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的情况说明”


各位老师好!

当我看到北大校长,书记,院长,院士,教授们众志成城,在没有任何学术委员会调查
的情况下,愤怒声讨清华大学教授张生家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真令人叹为观止!如果北
大想站在道德法庭上审判清华教授的话,因该还要请两位北大教授先生:一位是汉奸周
作人,另一位是美国的走狗胡适。


清华大学教授钟毅敬上



发件人: Can XIE <canxie@pku.edu.cn>
日期: 2015年8月25日 GMT+8下午5:07:11
收件人: <zxxxx@nsfc.gov.cn>
抄送: Song 高松 Gao <gxxxxxx@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xxxx@pku.edu.cn
>, 吴虹 <hxxxxx@pku.edu.cn>, Yi Rao <yxxx@pku.edu.cn>, 周辉 辉 <zxxxxxx@pku.
edu.cn>, 程和平 <cxxxxx@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xx@pku.edu.cn>,
施一公"yxxxx@mail.tsinghua.edu.cn" <yxxxx@mail.tsinghua.edu.cn>, "wxxxxxx@
tsinghua.edu.cn" <wxxxxxx@tsinghua.edu.cn>,邱勇 "qxxx@mail.tsinghua.edu.cn"
<qxxx@mail.tsinghua.edu.cn>, 薛其坤 <qxxxx@mail.tsinghua.edu.cn>, "Zhong, Yi
" <zhongyi@cshl.edu>
主题:回复:

我把其中一些相关的email转发给朱作言老师了,朱先生是北京大学生科院学术委员会
主任。我为我以前的疏忽道歉!

我也把朱作言先生加入这个email的list中来了。

今天终于回到实验室了,希望这个事情能很快过去并且平息下来。

我衷心希望一切回归学术,回归Science本身。我总还是非常天真地希望science就应该是
满足我们对于这个世界,对于自然的好奇心。我总还是希望合作应该是professional的
,如果需要防备,需要互相保密,需要随时准备抢先发表,需要随时防止对方撕毁协议
,那么,合作就没有任何意义,也非常无趣了。我有过非常多的合作者,我们都能非常
坦诚,随时交流自己的想法和数据,从来不需要一个协议来维持,我非常感激我过去的
所有合作者,因为我们从来不需要防备,所以才能齐心合力,我也非常期待和今天以及
未来的合作者能齐心合力地做一些事情。

我在此坚决否认我和张生家之间存在过任何合作。从4月21日开始,从我这里拿走我们
尚未发表的基因(包括各个物种中我们鉴定出来的磁感应受体基因),抗体,所有的表
达载体,以及从我这里拿走了我们自主设计的对细胞进行光和磁场刺激的仪器之后,从
来没有给我们看过任何data,任何数据。况且,据他上一个email,他自己声称在和我
的每一次见面竟然还私自未经我许可,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偷地录下我的谈话。而
且屡次撕毁协议(包括口头的,和书面的协议),执意抢先发表利用我们的
unpublished的基因,数据,ideas的文章。我不再认为过去的四个月是一种合作,而是
非常纯粹的一种偷窃和剽窃的行为。

整个过程都有记录,在前述的一些email中也有提及,在我给大家的一个PDF中我也列出
了一些书面的证据。我提到的任何一点,我都有记录。我总还是相信事实终究还是事实。

在回到北大的六年间,作为一个新建的实验室,作为一个年轻的PI,得到了北大,清华
,以及中科院很多老师的帮助和支持,其中很多也在这个email的list中,其中的很多
人,对我说,就像mentor一样,我一直心怀感恩之情。这次因为我曾经的疏忽,把自己
最重要的一些实验数据和试剂交给这样一个疯子,让大家卷入这样一个闹剧,我非常抱
歉!

谨以此email表明一下我的态度。希望能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和您们汇报我的科研进展,
交流我的一些想法,我想比做这些事情更加有意义一些。


谢灿






本主题由 论坛新人 于 2015-9-21 00:49:20 审核通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251

回复

1376

博文
 楼主| 发表于 2015-11-7 04:3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Sep 19 11:57:11 2015), 站内

学校进教授是不是也得调查一下背景,谁负责把关?
……………………………………………………

我来说说张生家。

张生家在国外的时候就是各种无法无天。这次他做出这事来我一点都不意外。关于这个人,我的评价只有一句:见过恶心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哦,或许我说的不太对,还有一个人和他一样恶心,就是他老婆叶菁。和叶菁的接触虽然不多,但是几件事就足够让我认定她和她男人是一路货色,只是表现方式不同,张生家张狂而直接,叶菁委婉而含蓄,但是他们的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叶菁的事情我先不说,先说说张生家。

那些逼迫学生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节假日无休,让学生做家务,性骚扰女学生之类的事情,我就不一一说了。既然这次他坑了合作者,那我就先说说他坑其他合作者的事情。

这人在德国念的博士,他的强项在于分子和病毒,而对于神经生理,则是门外汉。因此,老板让他和一个新来的博士后合作,那个博士后是做电生理的,没有分子的经验,用了他的质粒和病毒。结果,这个博后带着一个交流学生,死做活做,整整一年,都做不出期望的结果。两个人都没好意思在实验室继续待。后来才发现,张生家给他们的样品根本是错的。他这么做估计是因为别人没有给他共同一作,至于原因,请继续往下看。博士期间,张还小小地坑过另外两个人,他的强项在于分子,不会做分析,也不会做生理实验。他为了找到合作者分析基因芯片的数据,许诺合作者在帮他分析完数据之后,帮那人做一个芯片的实验。结果他得到了别人分析的结果,就消失了。许诺的芯片实验,也不了了之。此外,他还和一个医学生合作,让人家帮忙建立一个in vivo模型,需要进行复杂的外科手术,承诺事后帮别人做一个分子还是芯片什么的实验。结果模型建起来了,技术学到手了,他转身就把那个学生拒之门外。公然违背承诺,对张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张生家离开德国的时候,众叛亲离,没什么人搭理他,关于他的种种事迹,在校园里面流传,经久不息。

在德国的时候,张生家和叶菁还在不同的实验室,双贱还没有合璧,因此单个的杀伤力还不大。可到了挪威,情况就大不一样了,这夫妻俩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唱出了连轴的好戏。张生家有两个能力,一个是精明,一个是装逼能吹。精明让他能够迅速判断出哪些人容易被他忽悠,装逼能吹则能够把一个混蛋包装成一个翩翩君子。当年他利用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地忽悠了Moser夫妇,让他去挪威帮忙建立一个病毒实验室,给研究所提供病毒。为了表示诚意,让不会做病毒的叶菁和他一起干。除了自己的项目,他们还负责给别的项目提供病毒。一开始的协议是,张和叶提供病毒,不做其他实验,是参与作者,这个要求还算是正当的。谁知道,这俩人的最终目的不仅仅是参与作者。当时合作的项目启动有早有晚,有的顺利,有的不顺利。第一篇合作的文章其实不是Moser的,是另外一个老板的,当文章快被Nature Neuroscience接受的时候,张生家突然要求共一,并且要排在最前面,否则拒绝提供相应的数据,让所有的人都措手不及。张生家善于在紧要关头撕毁协议,漫天要价,这次的事件也是一样。在他眼里,任何协议都是擦屁股纸,只有authorship最重要。说实话,Moser夫妇为人是非常正直的,但是君子斗不过流氓,从来都是,谁会想到会出这种状况。于是一个会议开到另一个会议,这俩货摆出了泼妇骂街的架势,各种暴走,必须得是共一,要么你就别发表这篇文章。眼看着最后期限一分一秒的临近,老板们毫无办法,只能咬牙妥协。最终这篇文章有三个共同一作,张如愿以偿。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大部分的人都退出了与张的合作,除了一个博士后。一般人合作提供病毒,都是做完一个批次的病毒,总量数百微升,算好滴度,敞开供应给合作者,随便取用。可是张生家不这样,每次手术之前他才给你病毒,一次才几微升,只能用一次。这其中就很容易做手脚,万一这次他给你的是别的病毒,你后面几个月的实验就白做了。这个博后没有接受张生家共一的要求,然后就被他玩了:每一个批次的老鼠,结果都不一样,数年都未能收集到有用的数据。Moser实验室的博士后,离开的时候,基本上都有CNS的文章,再不济的,也能发个Nature Neuroscience或者Neuron,可她,离开时什么都没有,连工作都找不到。另外两个人,后来文章发表的时候因为用到了张的病毒,又掀起了风波。第一篇文章发了JN,张是参与作者,没有叶,因为谁都知道她没有任何贡献,结果叶菁居然跑到老板办公室,摆出泼妇的架势,生生吵了一个下午,整个楼层的人都听见,居然把自己的名字塞了进去。第二篇文章发了Nature,张生家除了病毒之外,没有作一丁点贡献,再一次厚颜无耻地要求共一,并且叶菁的名字也要加进去。这次他们没有得逞,Moser吸取教训,把他摁了回去。说完了合作的文章,再说说他们发的那篇Science。这篇文章,叶菁的贡献其实远远不如那些做实验的学生们(三四五作),但是她依然是共一。这次的文章,也一样。可以预见,只要这两个人还在一起,所有的文章,不管叶菁的贡献有多小,她的名字始终都会排在前列。

张生家在moser实验室胡作非为,其实是看准了Moser夫妇是君子,奈何不了他。Moser夫妻人品极好,即便在张生家骑在他们脖子上面拉屎的情况下,都没有炒他们的鱿鱼,而是不停地规劝他
们,希望他们能够有所收敛,只可惜每次都事与愿违。在闹的最凶的时候,Moser给张生家找了心理医生,希望能帮助他,但是被张拒绝了。心理医生说,张生家善于制造恐惧(fear),从而逼迫别人妥协。其实很多时候,张生家暴走,是做给别人看的,他清楚地知道这招对付哪些人有效。Moser实验室有一个技术员,小混混出身,整天拿着一把刀晃来晃去(其实人很好),张生家见到他跟见到孙子似的,恭敬无比,比对Moser夫妻的态度都好。那个技术员甚至当众揭开他的棒球帽,摸他的秃头,试图激怒他,都没有成功。张生家用他的精明,判断出哪些人会害怕他的暴走,从而步步紧逼,达到自己的目的。而对不吃他这一套的人,则恭恭敬敬。大家可能觉得张生家能力很强,在Moser实验室产出很高,但是大家却不了解那些共同作者,其实是他通过卑劣的手段窃取的。张生家离开挪威的时候,也是众叛亲离,除了叶菁之外,没人搭理他。

希望大家从这些事件中,了解张生家是一个怎样的人。遇到他,最好还是远远地绕开,沾上就是一身骚。

此外回答楼下的问题,张生家刚到挪威的时候是美国籍。但是不排除他此后加入挪威籍的可能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251

回复

1376

博文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04: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armjoshua
Ellen、Justin Liu 赞同
我不用匿名,因为我愿意为我说的每一个字承担责任。

看到网上一面倒的讨伐,感觉非常震惊。因为鲜有客观评价的帖子,几乎很多爆料人都选择匿名,而且所爆的料夹杂了太多的人身攻击。本人无意从学术层面来评价这个事情,因为虽然我懂学术,但不懂医学。我只想提供一些我知道,和我听说过的张老师的为人。

本人住所离张老师住所比较近,小孩子经常玩,我太太也经常跟张老师的太太有交往。好久没见到张老师了,最近一次见他是大概早上八点半的样子,我去上班,看到张老师一身短打扮,汗涔涔的回来了,一问说是跑步去了,跑了两小时。顿时敬意油然而生。

以前就听说张老师学术上非常刻苦。在挪威,生活一般都不像国内那么快节奏。学术圈里的人更是“懒” (我在挪威拿的博士,所以还是有些发言权的)。一般早上8点上班,但是很多挪威人9点才到公司,学校老师甚至有的10点才到,下午很多3点左右就走了,4点之前几乎办公室就只有外国人了。但是张老师,我听说他一般早上4点左右就开始忙碌了,而且都忙到很晚。有次我开玩笑,跟我老婆说,要像张老师那样,我造成挪威首富啦,:)。

听说张老师对学术对学生向来比较严格,这也得罪了部分人。在挪威这边,据说他有个助手(还是学生的?)因为周内怠工了一天,被张老师要求周末加班把该该干的活干完,结果这个人就在外面散步张老师的坏话。我不太清楚,这是不是上面很多帖子匿名的原因。

上面的“爆料”都是我从华人圈听来的,那么下面所说的,就是我亲身经历的。
我因为自己工作上的原因,偶尔跟张老师聊过几次关于职业和处事的话题。我记得期间他提到过这么几点。1. 作为外国人,我们中国人一定要努力,不能要挪威人瞧不起。2. 一定要干好自己的工作,这是你的资本。3. 学会跟领导和同事相处,吃亏没关系,人总要吃亏的。4. 有工作机会的话,多考虑一下咱们自己中国人(据说他的实验室的潜规则是“中国人优先” )。5. 在自己的行业哪里最好,最优秀,就去哪里(我一点我记忆深刻)。6. 他好久没回国,发现国内的科研条件很不错,清华的学生很优秀。

我真的很难把我知道的张老师跟网上那些匿名的攻击性言论对应起来。
不管怎样,希望事情有一个客观公允的结论。套用一句俗语“是金子总会发光”,真相总会大白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251

回复

1376

博文
 楼主| 发表于 2015-11-9 04: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匿名用户
洪維、知乎用户、匿名用户 等人赞同
清华生命科学口出这些事儿一点都不奇怪。不是因为清华,而是因为施一公。

施一公接管之后,清华生命科学这块儿的研究其实一直都乌烟瘴气的。认真做某个方向某个问题的人经常因为发不了paper被赶走(前些时候还发生了一个人家明明做得很好,文章没来得及发出来就被决定赶走;临走了人家Nature出来了,施一公又想留人家;那人死活不愿意再留清华了);新人一股脑盯着最热最容易出大paper的方向做,老人才有机会靠着以前攒下来的学术资源活下来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名义上说清华生命科学口的实验室是否能留下来要看重要的科学问题做得怎么样,实际上什么是重要的问题什么不是,什么样算大进展什么不算,还是由施一公自己圈子里的人说了算,他们又不是什么都懂,搞到最后还是回到了看paper的套路。


这样压抑的学术氛围与激烈的竞争环境催生出几个为了求生而不择手段的人,不奇怪吧。

--------------------------------------
有些同志啊,对于科研的认识还停留在大牛说什么我信什么,美国人说什么我信什么的水平。

什么是高质量的科研成果?发paper和高质量之间只有相关性没有因果性。发CNS不一定是高质量的成果,不发CNS也不一定是就不是。

现在诸君能随意吃紫菜和扇贝,并不是因为它们本来就该这么便宜。恰恰相反,紫菜和扇贝原本是很贵的东西,正是很多人看不上的水产科研工作者先去摸清楚紫菜和扇贝的生活史,再去尝试各种培养条件和饲养环境,从而实现了紫菜和扇贝人工养殖的结果(这都是近20年发生的事情)。这个过程中的大多数data都发在了中文期刊上,很多连paper都发不出来,那你说,这种研究工作是高质量还是低质量?

白人容易得丙肝且不易治愈,不容易得乙肝且治愈极高;黄种人容易得乙肝不容易得丙肝(中国1/10的人口是乙肝携带者,而丙肝治愈率却在97%以上)。结果呢,国内一大堆科研工作者,尤其是解蛋白结构的,对丙肝研究趋之若鹜,对于乙肝感兴趣者寥寥无几。那你说,这种丙肝的研究论文发再多,真的就是高质量了么?

国家的最高学府之一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居然没有独立自主的学术成果判断标准,还对着外国老爷吹起来的学术泡沫东施效颦,如果这样也算国际化现代化,那这种国际化现代化我宁可不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2

回复

1

博文
发表于 2015-11-9 12: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
张生家在国外的时候就是各种无法无天。这次他做出这事来我一点都不意外。关于这个人,我的评价只有一句:见过恶心的,没见过这么恶心的。哦,或许我说的不太对,还有一个人和他一样恶心,就是他老婆叶菁。和叶菁的接触虽然不多,但是几件事就足够让我认定她和她男人是一路货色,只是表现方式不同,张生家张狂而直接,叶菁委婉而含蓄,但是他们的最终目的都是一样的。叶菁的事情我先不说,先说说张生家。
那些逼迫学生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节假日无休,让学生做家务,性骚扰女学生之类的事情,我就不一一说了。既然这次他坑了合作者,那我就先说说他坑其他合作者的事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面的是引用。
这两段话里面可以反映出说这些话的人的素养,确实不咋地。怪不得匿名来骂,不仅仅是人身攻击的问题了,已经是跨过了法律界线了,如果证实,张那就是犯罪了,这种话胆敢实名来骂?没胆量,只能通过这种下三滥手段来了。

本人纯属路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2

回复

1

博文
发表于 2015-11-10 08:01:54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看来对事情真相不能妄下定论,但是有些与学术无关的人身攻击,不排除是有人蓄意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而事件初期的新闻报道尤其是澎湃新闻只报谢灿的供述而不报张生家的供述,又只字不提鲁白的参与,不排除是有人蓄意发动媒体战左右舆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251

回复

1376

博文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0 15:49:24 | 显示全部楼层
icalys 发表于 2015-11-10 00:01
现在看来对事情真相不能妄下定论,但是有些与学术无关的人身攻击,不排除是有人蓄意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而 ...

应该如此,张生家是湖北人,一直学习工作在国外,有两个博士,绝非普通人才。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251

回复

1376

博文
 楼主| 发表于 2015-11-14 23:3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张生家实名批驳匿名谣言

【《科学伦理》编辑按:《科学伦理》发出公开调查引子和问卷后,收到张生家如下一封来信。虽然《科学伦理》编辑以前未阅读张生家所指《知乎》网站的帖子,但有些匿名者在《科学伦理》公开调查文章下的评论似乎已根据这些网上流传的帖子对张生家定下了一个一贯作恶的坏人的印象。而张生家的这篇批驳却貌似真实而有力。为了帮助大家辨别真伪,我们将这篇其实与张生家“抢发论文”和“掠夺成果”的控告无直接关系的文章也公示出来,希望了解张生家的人也能出来真名说实话。】




《科学伦理》编辑:

知乎上一则针对我和我夫人叶菁进行人身攻击的极不负责任的帖子,捏造和歪曲了大量我在德国和挪威工作时期的事情,对我们造成了巨大的人身和名誉上的伤害。我本来不想花时间计较,但这样的行为已经逾越了基本的做人底线,作为当事人我必须站出来澄清事实。



            在国外工作这么多年,我总是坚持一个原则:尽力帮助中国人,我也尽最大所能将我的实验小组的工作机会留给中国人。我所工作过的德国实验室和挪威实验室的老板以前从来没有招过任何中国人,由于我在德国几年时间内在Neuron等杂志上发表四篇文章,德国导师出于对我的信任,让我单独组成一个科研小组,并支持我从中国招更多优秀的中国学生。在德国的6年中,我总共招了6名中国学生,包括3名直接从国内招过去的。2008年,我从德国带去挪威两个博士研究生,一个叫卢立,一个叫苗成林,这两个都是北大生科院2001级毕业的学生。在挪威另一个实验室还有一个中国学生,叫郑康,是清华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鲁白原来在NIH的博后。

            在德国,只要听说中国学生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或者处境艰难,不管认识还是不认识,我都尽力帮助。这一点,作为从德国跟我到挪威这么久的学生,你们应该最了解。你们当中的一个学生是清华大学生科院副院长吴畏教授推荐给他原来所在德国癌症研究所(DKFZ)导师实验室的。由于在试用期没有受到德国教授的赏识,在半年的试用期结束之前被开除,德国教授通知移民局要求你两个星期内离开德国。当时我并不认识你,只知道是我实验小组一个北大学生同级毕业的同学。危急关头我跟我德国的导师求情,将你转到我的实验小组,后来也带去挪威。



            在德国的时候,你们当中另一个学生告诉我,你在德国的经济来源只是你母亲在街上报刊亭的收入,我很同情你,争取让你在我的小组勤工助学(Hiwi)每月获得近400欧元补贴。2005年你从北大毕业后,你大部分的同班同学拿了全奖去了美国,而你虽然曾代表中国高中生在比利时拿过奥林匹克生物竞赛金牌保送到北大,大学毕业后却只能到德国念一个全自费的硕士项目,你的家人都很担心你会因此感到抑郁。在德国硕士毕业后,你轮转的三个实验室都没有留你继续读PhD,我只好争取把实验小组仅有的PhD位置留给了你。我带的另外两个德国学生却因此没有拿到PhD位置去了其他学校,这也导致德国学生和同事对我的记恨。我一直尽力帮助你,在你的硕士毕业论文里你还说我是你的第二个父亲。然而,把你从德国带到挪威正是我噩梦的开始。为了减少你去移民局的麻烦和开销,去挪威的时候,我申请一次性给你签了4年劳动合同,你从此没有了在德国每半年到一年只有通过考核才能再发新签证的压力。没想到,由于挪威工作节奏太慢,不到三个月,你就因为要回国度假和我闹翻,最后申请去了另外一个实验组,宁愿给一个刚去的日本博后打下手。从此以后,你对我的无礼和冒犯让我心寒,我一再地容忍不和你计较,因为叶菁老是劝我,毕竟你是我从德国带过去的中国学生,不想丢中国人的脸,也不想给其他教授增加负担。你连你的舍友——北大和你一起同去的校友都嫉妒,最后吵架分开后,还到处写污蔑的邮件攻击他。你见了外国人点头哈腰到处送礼,见了中国人从来不理。你在挪威实验室拿到Nature、Nature Neuroscience、Neuron等好文章,去年还跑到华东师大应聘技术员和实验室管家?现在我听说你终于要去美国德州做博后,那就让你的实力和能力说话,我拭目以待!



            我把你们带到诺奖实验室,而你们现在也7年博士毕业,拿到了很好的文章,都将去美国做博后。为什么在离开我和叶菁多年以后你们当中还有人心中满是记恨?尤其是叶菁,她曾经给你们做饭,洗衣服,铺床,甚至在最困难的时候都让你们在家里暂住。你们第一次去德国我还去机场接你们,帮你们安顿住的地方,陪你们去移民局办工作签证,到银行开账户,到处去买生活必需品。你不仅没有感激之情,还过河拆桥,血口喷人!你这样的行为我真心觉得心寒和不解,或许落尽下石是某些人的本性,但我只想说,人在做,天在看,请不要太过分了!



            关于你诬蔑我坑合作者的事情,描述得绘声绘色,让不知情的人信以为真,你这样口无遮拦地编造谎言,你的良心能得到安宁吗?



            德国实验室专攻分子和细胞,包装病毒是每个人都会的常规技能,都是自己包装病毒自己用,从来都不会用别人的病毒。你说有博士后和我合作,使用我的病毒完全是无中生有。在德国我从来没有和别人合作过任何课题,因为我在德国的几年时间里一直忙于Neuron文章里从基因芯片里调出来的与学习和记忆有关的一百多个新基因的鉴定。



            关于基因芯片的文章,分析数据的学生是上篇Neuron文章的第二作者,是我在德国带的硕士生Marvin N. Steijaert,后来回了他的家乡荷兰,中途还特意来德国看望过我两次,我也请你们一起和Marvin吃过饭。你这么诽谤我,不知道你还有没有脸见他。



            我从NIBS直接招去德国的学生邹明,毕业于北大医学院,后来我推荐他去了瑞士最好的FMI研究所念博士。邹明去另一个组的医学生那观摩怎么做大脑缺血中风模型(MCAO)实验,最后这名医学生是Journal of Neuroscience文章的参与作者。我也帮了他们做了许多基因芯片RNA前期制备和加工。你说我把技术学到手,然后将别人拒之门外的说法完全是歪曲事实。



            我在德国带的日本学生Yoshinori Aso曾在PloS Genetics上发表文章,现在在Janelia Farm做博后,中途还特地来我家看我,还经常和我发邮件讨论课题,几年下来我们都有非常好的友谊和联系。我离开德国后,还有两个德国学生专程去挪威看望我, 并且我和德国实验室的导师一直保持很好的联系。我怎么对待合作者和中国学生,你心里最清楚,你这样污蔑一个曾经给予你无私帮助的老师实在是忘恩负义!希望你年纪轻轻不要走这些歪门邪道!



            在德国博后期间,莫泽夫妇几次邀请我拜访挪威实验室,我一直犹豫要不要换一个研究方向,直到第三次我才决定去挪威。你说莫泽夫妇被我忽悠才邀请我,是觉得他们没有判断力吗?没有真正的能力和成绩他们会提升我为课题组长吗?你觉得你现在的恶言相向能瞒得过他们吗?



            莫泽夫妇邀请我,是想将我的长项神经分子生物学和他们的电生理相结合,解析海马和内嗅皮层空间定位系统的神经环路和细胞分子机制,2013年的Science文章就是关于这个工作。挪威实验室根本不缺病毒,在我去之前就有一个日本博后Ayumu Tashiro从美国研究中心Salk Institute的Fred Gage组过去建立了一个病毒实验室,他现在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当教授。



            在挪威的7年里,我组建了独立的光遗传学实验室,做电生理实验也已经五六年,2013年发的Science文章就是光遗传和电生理技术的结合。这篇文章的第二作者在2010年离开我的实验组,因此后三年的工作都是我和叶菁亲自拼出来的,14页的Science Enhanced Research Article工作量有多大,是靠忽悠就能完成的吗?



            你污蔑和诽谤我在紧要关头撕毁合作协议漫天要价的言论更是子虚乌有。在挪威的7年里我几乎都是凌晨五点就起床,一直工作到晚上九十点才回家。电生理的实验周期漫长,一个动物手术的时间加上插光纤和电极的时间就得上十个小时,每个动物的电信号采集也需要好几个月,你们先后离开我的实验小组,我们只好又做分子又做电生理实验,每一篇文章都是我们自己辛辛苦苦做实验分析数据得到的。



            关于Nature、Nature Neuroscience、Journal of Neuroscience等文章,除了Nature Neuroscience是排在第三位的共同第一作者以外,其他文章我都只是参与作者。当时光遗传学刚兴起,携带光敏感蛋白病毒的制备不像现在这么容易和常规,况且我都提供了修饰过的病毒。而且Nature Neuroscience文章里是一个遗传工程化的AAV逆向病毒,花了很多心血和精力才做出来的,也是这篇文章的关键点。



            Nature Neuroscience我作为第三位的共同第一作者已经解释过,我只是提供特殊的逆转病毒,怎么会有实验数据在我手上?这个项目按照最初的协议只有排在第一位的作者和我参与,最后因为数据很有趣,想用计算模型来验证。所以文章最后又加进来一个做计算模型的人作为共同第一作者,我退居第三。争第一作者是无稽之谈,说我在紧要关头撕毁协议漫天要价更是污蔑和诽谤。



            用过病毒的人都知道,一管病毒从-80度冰箱取出后,一般不再放回去,因为不仅有污染的问题,还会因为反复冻融而失活。为了保证每次病毒的活性,我都是预先多管分装好,每次手术之前才取出来一管,因为一只动物几微升就够了。只有这样的严格的程序,才能保证实验的可重复性。在此之前,那个日本博后和挪威实验室无论是他自己做的还是从公司买的病毒并不好用。挪威实验室从不缺钱,如果能花钱解决的问题,何必要请人呢?算上人力,制备工程病毒可能比买病毒还贵。我提供给不同的人同一批病毒,是否成功是实验本身更是实验者本人所决定的。你说我给别人的病毒做了手脚完全是信口雌黄。



            你说法国博士后是莫泽实验室唯一没有文章的人简直是笑话,事实上,好几个博后走的时候没有任何文章。任何做科研的人都有体会,项目的设计和实验者对成功起决定性作用,同一批实验材料,有的能成功有的不能成功。无论是商业的病毒还是自己包装的病毒,都不能保证每次在动物活体内成功工作。挪威另外一个实验组Jonathan Whitlock用了我的病毒,当时光遗传学刚兴起,他得到了很好的结果非常激动。法国博士后用的病毒是我提供的,但是项目失败是因为RNAi Knockdown不稳定,记录的时间点又与该基因的表达时间点不一致。去Stanford大学做教授的Lisa Giocomo,关于RNA的工作用的也是我包装的病毒,她多次阶段性实验都成功了,从来没有抱怨我提供的病毒有问题,并且我也没有在Lisa的任何文章里有作者署名。



            你居然还骂叶菁是泼妇,然而事实上她从来没有跟实验室任何人吵过架。叶菁也从来没有争过任何文章的作者,Journal of Neuroscience和Nature Neuroscience的文章都是和另外一个实验室的合作。Journal of Neuroscience的文章是叶菁的导师莫泽和别的合作实验室争取应得的文章作者。你将叶菁说的一无是处,但莫泽夫妇对她的评价是有目共睹的,我离开挪威实验室后,莫泽夫妇还保留了叶菁的工作,她目前在挪威还有两个课题也在收尾,部分结果也在今年芝加哥的神经科学年会(SfN)上展示过。你说我和叶菁忽悠了挪威的老板6-7年,简直可笑至极,这也太低估了阅人无数的诺贝尔奖获得者莫泽夫妇的智商和情商了。



            在挪威的实验室有心理医生作定期辅导,就连莫泽夫妇也和实验室每个成员一样和心理医生时常交谈。挪威的心理医生是作为社会福利的一部分。莫泽实验室聘请的专业心理医生在我离开后现在不也照常每个星期一参加实验室的组会吗?实验室根本不存在你虚构的成天拿着刀晃的技术员,除非是有妄想症的人才会臆想实验室成天有人拿着刀子晃悠,这样的人无论在西方还是中国都早被关进监狱了。



            我所带的每一个学生,最终都有很好的文章,我都尽全力推荐他们去最好的学校继续深造,包括UC Berkeley的Ignas Cerniauskas,美国Janelia Farm的Yoshinori Aso,瑞士Friedrich Miescher Institute for Biomedical Research的邹明,荷兰Eindhov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的Marvin N. Steijaert,德国University of Heidelberg的David Lau,但没有一个像你这样趋炎附势背信弃义!



            在国外谋生多么不容易,我看到在国外的印度人和韩国人总是相互抱团,相互提携。很多知名大学商学院的院长和高科技公司的总裁都有印度人。这一点一直对我触动很大,这也是为什么我实验小组的工作机会总是中国人优先。中国人难道不应该团结一致赢得尊重,而不是只顾窝里斗?如果同胞之间都相互伤害,那以后谁还敢帮我们?



            我平时对每一个学生都要求严格,总希望学生比我少走弯路。我说话方式太直接,可能伤了你的自尊心,导致你对我的积怨。请你也好自为之,不要因为一己私仇就公开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更不要受别人的收买做出违背良心的事。你应该有一点起码的道德和良知,应该有一点起码的血性和正义,而不是在别人危难的关头血口喷人,落井下石!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越了我们的容忍底线,你不要以为把知乎上的原帖删除就可以免除法律责任。鉴于你的言论已经对我们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我们必须诉诸于法律途径解决。

张生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4

回复

0

博文
发表于 2015-11-25 08:2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一合流,马上从倒张到挺张,墙头草,随着刘实倒,也不想想,张要是真不是像别人爆料所写,moser或者其他实验室成员为啥不出来辟谣。
模拟下: hi,moser先生,你那一个人公布了张博后在你那一大堆丑事,很多还是你一起经历的,他在你的实验室乱抢别人贡献,你还”特地“给他请心理医生,张离开你实验室还给他”特别“待遇,怎么回事?
你要是moser,如果张无辜,不站出来澄清? 毕竟如果不是真的,实验室不就是白白背了个黑锅:实验室培养出了个垃圾?
只有可能别人爆张是真的,moser才无话可说,只能沉默以待。作为一个PI,不出来证明爆料,就足够对张仁至义尽了,另外一方面也想赶紧拜托张这个屎壳郎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