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论文 科普 华科
查看: 279|回复: 0

华罗庚陈景润,解析数论全军覆灭宿命和中国数学家精神孽债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31

主题

58

回复

17

博文
发表于 2016-9-12 09:06: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华罗庚陈景润---解析数论全军覆灭宿命和中国数学家精神孽债
  对于崇拜陈景润人士而言,2016年3月19日是绝非等闲的大日子——20年前这一天,对於20世纪中国数论和世界的影响、对於几代人中国数学家命运具有重大影响的陈景润去世了。

  陈景润是中国数学家的宿命和孽债
  大陆官方为了吹捧陈景润造声势,把陈景润视为中国数学的大师。数学这个话题很大,可以从很多角度来谈。而数论最代表数学的精神。陈景润是中国数学家的宿命和孽债,不仅深刻地影响了中国几代数学家的命运,而且他已经死了多年,阴魂不散,至今还在缠绕着中国数学家,牵制着中国数学未来的走向。恐怕这个过程还短不了。

  我想谈一下陈景润的历史定位。陈景润是那个特殊时代的人物,改变了数论本应该按照严格的、历史原有的进程---遵守逻辑规则前进。
  中国近代数论历史起初是以欧为师的,在华罗庚的影响下,后来才有一个大转变,转到以俄为师。
  把中国数学历史放在一个更宏观的视野下来看——中国的近代数学历史实际上是世界全球化过程的一部分。从这个视野来看的,我认为华罗庚陈景润是中国人在世界数学全球化的过程中民族集体无意识的失落、抵触。一误再误、最后走向错误路的人格化符号,并且影响了整个世界数论走向错误。
  刚才说到中国近代数学历史本来是以欧为师,民国时期大量留学学生都是去向欧美,1949年共产党获得政权以后,回国人员几乎全部都是留学欧美的。为什么最后以苏联为师呢?

  这个转向,当然有很多历史因素,其中包括中国当时面临的民族危亡、苏联人的误导和欺骗……等等,中国知识分子的躁动、浅薄、轻信和狂热,起了很大的作用。而一旦走入歧途,就很难改变了。
  中国共产党政权选择了亲苏一边倒政策,也导致了中国数学一边倒的政策。所以,在毛选择“走俄国人的路”,开创了这么一个时代之后,中国数学直到现在,还在这个泥潭里面痛苦地挣扎,不能自拔。
  那么,如何来评价华罗庚陈景润的时代呢?可以说,共产党列宁式的集权主义、中国皇权专制传统、中国底层流氓文化——这三者的集大成者,由此开创了自己的时代。就会影响到整个中国科学,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时代?
  在政治上,那是一个贫穷和饥饿、恐怖和血腥的年代,毛是现代中国一切灾难的始作俑者。毛发动“大跃进”闯下大祸后,唯恐身后被“党内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清算,不惜把整个国家民族推入“文革”十年浩劫之中。中国知识分子遭到了灭顶之灾。
  中共领导人受俄国人的影响很深,他们信奉的是列宁式极权主义思潮和铁腕手段,在科学上也是一样,他们搞科学方式都是大兵团运作,轰轰烈烈,不能有失败,不能有批评。从毛泽东到华罗庚有很多个性的东西在科学里面。毛泽东的个性依然在科学领导人的个性里面,就是绝对不能有反对声音。你可以用许多词来形容毛泽东和现在科学领导人的为人:暴虐、专制、独裁、多疑、冷酷、虚伪、好大喜功、嗜权如命、翻云覆雨……,而且每一个词都可以找到许多史实来加以证明。
  科学院其实就是领导人的祠堂。
  毛泽东那时候已经到了苏区,当了中央红军的第一把手,他的弟弟毛泽覃,也是相当于师一级的指挥员了,有一次他们兄弟俩争论起来,毛泽东说不过弟弟了,举手就要打他,毛泽覃说:“共产党不是毛家祠堂!”这句话不幸而言中:共产党从延安整风以后,一步一步朝这个方向发展,到中共1949年建政,整个中国就成了“毛家祠堂”。而这种做法,又被邓小平继承下来,确立所谓“一个核心”的体制。到现在还是这种情况。在中国科学领域,每一个学科分支,都有一个祠堂和一个族长。

  华罗庚这个人虽然是中国数学的枭雄,开创了自己的时代,但又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他的悲剧在哪儿呢?他自认为可以指点江山,自认为可以改变历史,编造了解析数论的辉煌,这个中国数学史上无前例的、人类历史上都没有的造神运动,但最后却被历史和数学规则所捉弄,输了个精光,是个失败的历史人物。他一死,他那套“解析数论”,马上就灰飞烟灭,华罗庚和陈景润最后被数学和历史所抛弃,因为他那套做法是反科学的,反文明的。
  
     华罗庚和陈景润是中国数学的宿命和孽债。他虽然在数学上输个精光,但在中国的制度环境下,仍然有很大的影响,他的幽灵至今还在中国四处游荡。他们的学生,许许多多都是大学的校长和中国科学院的领导,学生的学生都是大学里面的系主任。华罗庚和陈景润的错误思想和研究体制仍是支橕中国数学的基石。今天和今后的数学系学生依然要被梦魇所缠绕,十年、20年、30年看不到头。华罗庚和陈景润在社会上的影响将长期存在,陶哲轩张益唐的错误和造假事件就是一个明证。这一点不可低估。
  华罗庚和陈景润的遗产和中国数学会不会转型?这个问题,中国当前正在大变的前夜,处于历史的十字路口。一党专政体制,是维护权贵集团利益最大的保护伞。也是维护学术错误的保护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