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论文 科普 华科
赞助广告
分享 读普鲁斯特
读普鲁斯特
文:玛雅 一 多年前在纽约,跟法裔朋友皮埃尔谈到普鲁斯特跟圣修伯里,谈从前读过的法国文豪们对我的影响。他说他没时间读老普,但书里的开头几段是他们高中语文课的课文,能全部背诵下来。我过去对法国人是有点偏见的,对他们基本敬而远之。生活中遇见的法国人傲慢冷漠,自以为是的审美,让人 ...
时代学园 | 2017-6-23 22:23 | 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古拉格群岛上的卡夫卡
古拉格群岛上的卡夫卡
文:陈行之 一 我曾经反复表达一个观点,文学在精神气质上应当与思想有一种内在的联系,即所谓文学应当有一条哲学的通道。这不是我个人的奇怪爱好或者异想天开,在文学发展史上,这是被反复证明过了的一种规律,我仅仅是对这种规律做了具有个性色彩的解说而已。我们可以从索尔仁尼琴和卡夫卡那里找到 ...
时代学园 | 2017-5-24 22:38 | 137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赫塔•米勒:带手绢的作家
赫塔•米勒:带手绢的作家
文:林贤治 “你有手绢吗?” ——赫塔·米勒诺贝尔演说 有谁,在思想言论受到严密监控的国家里,甘愿选择写作为业?当政治寡头集团用民主的泡沫把一个专制国家掩盖起来,对外吹嘘如何稳定团结富足美好的时候,有谁敢于充当国家公敌,手持小小笔杆,试图戳 ...
时代学园 | 2017-5-13 04:34 | 13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人生天地间
人生天地间
文:倪志娟 一 远行客 灯下读书,读到“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不禁有些触动,胡思乱想了一番。 人假如真的如远行客,当有所以来,当有所以归,可是,来处何在,去处又何在? 曾在北京昌平的一个朋友家里小聚,那个朋友总是有林泉之心,他带我们去十三陵,在每个废陵前,对着 ...
时代学园 | 2017-4-27 22:58 | 212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为孤独活着,永远活着
为孤独活着,永远活着
文:薛忆沩 编者注:本文系蒙特利尔华人作家薛忆沩2014年为纪念马尔克斯逝世而作。 一 “许多年之后,在自己异常平静的弥留之际,我将会回忆起从CBC(加拿大国家广播公司)的新闻节目里听到他名字的那个遥远的黄昏。”——请原谅我用一个模仿的句子开始这庄严的仪式。 我正在厨房里准 ...
时代学园 | 2017-4-16 09:58 | 134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纪念王小波 | “我不要孤独,孤独是丑的,令人作呕的”
纪念王小波 | “我不要孤独,孤独是丑的,令人作呕的”
文:Tamaru “我们像在池塘的水底,从一个月亮走向另一个月亮。” 五年级的杨素瑶对五年级的陈辉说道:“你是个诗人呢!”这句话的意思对我而言,是在说:“王小波,你是个诗人呢!” 2013年广西师范大学位于靖江王城的礼堂里,来自全国各地的诗人与诗歌爱好者们,正轮流上台,朗诵自己喜爱 ...
时代学园 | 2017-4-11 21:50 | 18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独立人格的最高境界 – 三十年后重读《简爱》
独立人格的最高境界 – 三十年后重读《简爱》
文:云易 第一次读《简爱》还是在高中时候。当时电影“简爱”在中国大陆风靡一时 ——从大学到中学的晚会上经常都可以看到朗诵简爱电影对白的节目,可谓影响了整整一代人的青春。笔者也受其影响,读了小说又看电影(电影看了6遍),印象非常深刻。如今光阴荏苒,三十多年之后,人生酸甜苦辣尝过,再读《简爱》 ...
时代学园 | 2017-4-10 22:32 | 173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那一条静静的贝多芬小路
那一条静静的贝多芬小路
文:傅光明 “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我毫不为我的音乐担心,它决不会遭受厄运。谁能参透我音乐的意义,便能超脱寻常人无以振拔的苦难。”——贝多芬 “贝多芬这个名字里蕴藏着多丰富的含意啊!光是这几个字的声音就好像足以永垂不朽了。我觉得好像再也没有其他的 ...
时代学园 | 2017-3-26 06:42 | 281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谈美必谈丑
谈美必谈丑
谈美必谈丑 作者:S.T., Art For Virtue 创始人 很长时间以来,我一直在谈“美”。就连与国内初恋男友狠狠吵过的架,分过的手,都在经年累月的痛后,剩成脑海里的一堆风花雪月,美艳不可方物。明明已被伤得很深很重,逢人还要说凄美动人,也算得上是一个极度偏执的求美狂人了吧? ...
光之爱 | 2017-3-20 06:40 | 239 次阅读|0 个评论
分享 黑暗时代的她们
黑暗时代的她们
晏文玲 一 即使在最黑暗的时代,我们也有权期待启明。这种启明与其说来自理论和概念,不如说来自某种不确定的、忽明忽暗的并且时常很微弱的光亮。这光亮源于某些男人和女人,源于他们的生命和作品。它们几乎在所有情况下都点燃着,把光散射到他们尘世生命所及的全部范围。像我们这样长期习惯了黑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