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光之爱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102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202 次阅读2019-1-15 13:39 |系统分类:文学艺术| 木心, 陈丹青

隐志断“马扁”:母国不国

作者: S.T. (Art For Virtue 创始人)


刚又劲,实在小觑了语言文字符号的力量。


陈丹青引木心先生一句,“用母语救赎自己”,十分得体受用,道出“人生如戏”的无奈。一次次想要龙马精神,却不得不中途受挫,改道。一次次挣扎向上,却在离目标最近的一刻,梯毁人亡。连说话的权利也丧失的时候,两手空空的我们,匆忙回望雪夜,不见来路,唯见满腹的牢骚,幽怨,懊恼,自责,抑郁,挫败感,心塞难过到想哭。老父老母呢――让亲友日夜担惊受怕的“奋斗”,要失败多少次,才会甘心放弃?


且慢,等等。被人打掉的目标,像中枪的鸟禽,从高空稀里哗啦坠落。一场毫无预兆的惊变,如临大敌,瞬间崩塌各种人设。选择活下去,必要赤裸裸地无辜张皇,在低处见证前一秒的自信如何秒变后一刻的死亡――――说到底,生死关头,若无利益纠结,谁会包裹同情心,一路挣扎?等是日,无处可遁,羞愤自责。灵魂,划个圈,孤寡游离于无人看管的精神世界,汲汲营造自己的小宇宙,小幸福。这一场,曾来过,我不后悔 。 用最适心的文字记录并发泻各种情绪――或脏,或乱,或母语,或第三、第四种语言,不必多,不必长,只要足够及时,足够安慰,哪怕信手拈来的字句毫无温度,也能一点点抒发胸中的苦气,闷气,坏气,死气。这一个人,便在与文字的和解中――喘息,背叛,复活。换副行囊,看自己的背影渐行渐远。


好一个“慢走,不送”。


我们这一代,注定不能只活在一种母语里。疆界的打破,被“智能化”的科技语言符号无情串联,令“母国”的概念,亦随时代升级,变得五颜六色。红黄蓝绿青蓝紫,从一色迁往另一色,只需一次点击,一次精神上的穿越,一次荧幕上的背叛,即可实现。浸润古文的喜乐混合英文诗歌无韵自由斗趣翻转看不懂的阿拉伯字符各地方言土话,与汉堡可乐米饭泡菜抓饼一锅争宠,再穿插些白话的嚣张、犀利与混乱,像一碟碟酱料,酸甜苦辣,一应俱全。获取这些养料与便利,人人可打造一个全新的“自我”,随时随地升级、换境:“是”自己,也“不是”自己。穿着汉服的“我”,说着普通话的“我”,拿着手机的“我”,可以言必称母国,也可以是精神上的韩国人、日本人、美国人,更可以是任何一个朝代的无名隐士,酷到只与自己对话。感谢科技,感谢主――往后余生,与“母国”的决裂、分道扬镳,从未如今天这般容易,简单。


毫无疑问,这一个文明的载体,已然逃不出科技的魔法,真假高下,同屏立现,瞬间造粉无数。然,真正吸引“我”的,只可能是最美的概念。慧眼之下,我们变得更智慧圆通,不再被一种文化、一种“母”语所拘禁。因见美,凡“丑”的,必绝缘。不拖沓,不扭捏,不做作,这一种与生俱来的审美本能,是神赐予我们最尊贵的权利,主宰整个人类的精神世界,却无法被物化或机器化。


但美与天敌的博弈,辛苦异常,少不得暴虐横行,日日吐槽。譬如,害人精会不时跳出来,兜头一盆脏水,令“美”不得不避让,喘息,自清。“我杀你, 与你无关!” 这一个“反文明”的变种,四处叫嚣,用谎言恶言脏言乱言毒杀一个纯洁的灵魂,无需考量无需犹豫无需祈祷――只需动动手指,一根烟,一瓶酒,一滴菜油,一顿饭,一个车胎,一栋危房.........即可变成涂炭的工具,到处散播弄虚作假的因子,好成全一场无处不在的杀戮。匹夫有之,愚夫有之,男女老少走过路过认识不认识的,瞬间幻化成一个死气沉沉的钱权组合体,在各种毒/术/素的天罗地网中挣扎死去。侥幸清醒的片刻,捶胸顿足,已然敌不过遍野哀鸿, 凄凄惨惨戚戚。落在这些“东西”手上,何曾有过一次质疑和反驳的机会? 母语恰是杀死自己的锋刀利刃,多一句嘴,多一次死亡的风险。多管一次反抗,多一次掉进陷阱的可能。。。可怕怕。


《危楼愚夫》式的挣扎与绝望。末路英雄,遍体鳞伤,指口问心,画十字。求“思”诫,只敢与上帝言语。那一个最安全的居所,仍是目之虚空,救赎可在?犹豫间,挨到落雪夜,如樱似雨,只等张大口胡乱吞咽,好好折磨自己的心肺――摸一摸,幸亏还在!!!这一刻,哪怕伤成泪人,莫等人劝,便道,我哭我,与你何干? 但哭字两口,一人无“悲”,又作何解?――“向隅而泣” 、“抱头痛哭”、“执手相看泪眼”……爱与不爱的纠结,独乱乱。有心不测,悲天悯人地博爱,常引众生乱。论悲者,乃非心,一逼二迫三背离,失去坚守本心的自由与意志。好比一个枝繁叶茂的“爱”字,硬要删心去十字,减为受苦受难的“受”字――受尽执着心之苦,受尽“贪、嗔”二魔祸乱心智,日日恶情恶性,自残自伤,胡不苦?


界为诫。诫围界。纠缠善的恶,生生不息,令人恐惧厌恶。围绕恶的善,左右为难,犹豫不决。这一个世道,在美与丑的对立中分崩离析,欲行弥合,伤神费脑。对应人界的象形附意,字亦难合,一副急不可耐的拆分态势。因“骗”而分家的,恰得“马扁之苦 ”。一不留神,躁马跃进,左失前蹄,杀气腾腾倒地而亡。右扁无底,自成一霸,行“扁人”(黑话打人揍人)的脏行恶行,完全是一副“No Zuo No Die”的野蛮架势。由是乎,一手诈,一手施暴“嚼蛆”(骂人方言语),虽有一马当先,无非“骗骂”二宗,终不立。勉强合之,亦不祥,藏尸点下,见死死。两相侵害,母国不国,断,舍,离。好一场白茫茫,断得真干净。。舍离二宗,御前维妙。病并。于前。


唯吾断齐,新界有功,竞代倍出。出新者,首推木。千锋更迭,万木合春,一合静远,二合生意,招人喜。然,木者无心,长废不由人,无灵祛恶,独清之,又戚戚。先生高见,欲以形补旧立新,只得半言,憾未成。又一说,真道在“我”,由心。我今扩之,乃作: 破旧之善,立羊为大,合距有规,奉四横全美新品,择祭神。


美在,人在。人在,美在。

(2019.01.14)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9-6-16 05:2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