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求真留实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11已有 2040 次阅读2015-11-20 15:24 |个人分类:辩论争鸣|系统分类:学术打假| 神经病, 发件人, 清华

到底谁违背学术道德?张生家送来猛料!

到底谁违背学术道德?张生家送来猛料!

在《真相渐白:张生家背靠《科学伦理》绝地反击》里,我调侃地说:“但愿”抢哥张“经历了其海归后的第一次蒙难后能吃一堑长一智而不是吃一堑长三刺。”。
张生家一定读了这篇文章,因为他来信不仅表示"希望下次吃一堑,长三智而不是再鲁莽长三刺"而且还送来更有助于还原真相的猛料。
大家看看,是否会清者更清?

附:

刘实老师,

我实在没有任何国内工作的经验,希望下次吃一堑,长三智而不是再鲁莽长三刺!

网上有舆论批评钟毅老师骂北大有两汉奸走狗,钟毅老师看了我下面反驳谢灿的信之后,认为”北大在没有任何学术委员会调查的情况下,愤怒声讨清华大学教授张生家违背学术道德行为“是极不合适的,所以他非常气愤写了这几句话。为了支持站出来说话的钟毅老师,我一时冲动说了后面的得诺奖等话,本是开玩笑,不料被舆论拿来炒作说我有神经病。

最下面施一公老师“ 清华会严格按照学术道德规范要求清华的老师对待合作。”这封信,是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单方面给北大发出的信,并且没有通知给我,是在清华核心会议上作过检讨的!

而谢灿把中间我反驳他的邮件内容删除后,单独发到网上,造成了我”不顾一公建议,执意推行我的计划“的假象。

祝好!

生家



以下是转发的邮件:

发件人: 薛其坤 <qkxue@mail.tsinghua.edu.cn>
日期: 25 Aug 2015 11:18:51 GMT+8
收件人: "Sheng-Jia Zhang" <shengjia.zhang@gmail.com>
抄送: Song 高松 Gao <gaosong@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xuzh@pku.edu.cn>, 吴虹 <hongwu@pku.edu.cn>, "Can XIE" <canxie@pku.edu.cn>, "Yi Rao" <yrao@pku.edu.cn>, 周辉 辉 <zhouhui@pku.edu.cn>, 程和平 <chengp@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sq@pku.edu.cn>, 钟毅 <zhongyi@cshl.edu>, ygshi@mail.tsinghua.edu.cnwangyan@tsinghua.edu.cnqiuy@mail.tsinghua.edu.cn
主题: 回复: 到底谁违背学术道德?

尊敬的各位老师: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出乎意料。我建议我们两校领导和相关老师尽快开一个协调会。我们一定要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公正地处理此事,只有这样才能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和不留遗憾。

我现在瑞士开会,星期五中午回京。

祝好!

薛其坤


-----原始邮件-----
发件人: "Sheng-Jia Zhang" <shengjia.zhang@gmail.com>
发送时间: 2015-08-25 09:53:20 (星期二)
收件人: "Song 高松 Gao" <gaosong@pku.edu.cn>, "Zhihong 许智宏 Xu" <xuzh@pku.edu.cn>, "吴虹" <hongwu@pku.edu.cn>, "Can XIE" <canxie@pku.edu.cn>, "Yi Rao" <yrao@pku.edu.cn>, "周辉 辉" <zhouhui@pku.edu.cn>, "程和平" <chengp@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sq@pku.edu.cn>, "钟毅" <zhongyi@cshl.edu>, ygshi@mail.tsinghua.edu.cnwangyan@tsinghua.edu.cn,qiuy@mail.tsinghua.edu.cnqkxue@tsinghua.edu.cn
抄送: 
主题: 到底谁违背学术道德?

谢灿老师好!

虽然我无法看到你是怎样控告我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的详细说明,但我对你忘恩负义,出尔反尔,特别是在八月七日我主动告诉你我们工作的突破之后的粗暴行为表示愤怒!

根据我们的微信记录,你的磁感应在2012年就有了一定的结果。但你在中期评估中即使在有这项研究的情况却差点被踢出北大,为什么那时没有那么多北大领导和老师像现在一样关注你?

你的磁感应研究已开展四年多,你们北大也有许多同我一样的神经生物同行,为什么没有人去想到开拓我现在的研究方向?

你从去年十二月九日送审Nature以来直到六月被拒,后来CELL和Science连外审的机会都没有给你,即使被转送到现在的Nature Materials, 为什么你的描述性工作还是不被外界认可?

在你焦虑在今年八月Tenure-Track的评估时,我多次鼓励你不要泄气。为什么你有了阶段性的结果,还怕今年八月的终身教授通不过而请求延续一年呢?

在你母亲生病期间,我经常过问你母亲的病情,并安慰你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做出阶段性的结果来让你母亲欣慰。可是在我上周四从挪威回来时,多次请求见面却被你粗暴拒绝,甚至连电话都不接。我还试图找你夫人罗述金老师劝说你。而你却说我有神经病,还要我的学生把我送到精神病院。为什么你在我八月七日告诉你结果之后突然变得如此粗暴?

在我八月七日告诉你我们的突破后,你承诺让我先去送审,因为审稿和补实验是一个漫长无法预料的过程,你也不止三次在我们的见面中强调我们可以先投稿,我们谈话都有我学生在场并得到你允许录音。为什么在我们准备投稿之前你突然翻脸?

在八月七日我告诉我们的成果后,你承诺我在我们未发表之前你绝对不会泄露我们的结果并不会告知任何第二位神经科学家,当时你要我出据一封信和部分结果给Nature Materials的编缉,我都特别高兴帮忙,尽快让你先发表。而现在看来,国内国际都知道了我们的工作,而你又阻止我投稿。你可以将心比心,因为这种实验,一旦基因公布后,极易被重复,请想一想我们现在的处境。为什么在得知我们的结果后你突然变得肆无忌惮呢?

我多次以光遗传和GFP得到诺奖的故事诚图说服你其实我们的工作是互补的,对你的工作是有帮助的,就象现在你突然受到北大领导重视一样,我也提到光遗传学被诺奖提名多次,我们应以民族和国家利益为重,争取在今年十月五日诺奖公布以前让我们的工作出来,至少可以让光遗传不能那样快得奖,事实上,光遗传在2005年有三家实验室同时出来,前后只差三个月,为什么所有的Credit都只给了Stanford的Karl Deisseroth,只是因为他也比别人早发三个月,你是我文章的参与作者,为什么不同意我们先求一投稿呢?

我知道,你可能受到了别人的离间,他黑白颠倒,企图盗窃我们的原创,你也在微信中多次仗义支持我是唯一与你接触的原创者,多次申明你并没有同他接触过并教我只要致谢就可以了,他也是直到上星期在他手上沒有一个数据的情况下,第一次才同你接触的,试图阻止我们的工作。虽然你现在突然变成中立,不想介入他的无理诉求,我非常理解,但为什么不给我一个解释沟通的机会呢?

我一直都信守承诺,即使你早在今年年初PTN的课中和其它多种场合讲到这个基因,我都从不外泄。虽然你总强调我们有Agreement, 可我们从未签过任何书面协议,如果你决心再阻上我投稿的机会,特別是现在国内国际都有泄露的情况下,我根本不能保证你是否在给Nature Materials的editors信中,泄露了我们的结果,哪怕只是提及一句话,你和我的情况都相当危险!我们必须行动了!

在你的邮件中,有我听说的北大的许先生,程先生,吴老师和饶老师,我也恳求一次与你面对面沟通的机会,如果我们的发现被早在12月9日审过你稿件的外国人报道,你我都是民族的罪人。希望我们彼此尊重彼此成就,想将一个新领域系统化需要我们至少十年的精誠合作,我从我去年得到诺奖的两位导师的工作中,深信双赢才是最好的,说不定哪天你被挖到了清华而我又跑去了北大,夫妻和兄弟姐妹都有吵架的时候,只有沟通才能化解危机,让我们都无愧于生育我们养育我们的祖国!

祝好!

张生家

2015-08-24 10:56 GMT+08:00 Can XIE <canxie@pku.edu.cn>:
生家,这是一公给北大校领导和各位教授的回复。我深表同意。

鉴于目前的情况和你今天早上的电话中你似乎不顾一公的建议,还在继续推动你的计划,并声称是“一公的主意”。在此,我再次重申:你的文章必须在我的文章发表之后才能投稿和发表。同时,我也希望我们以后的交流都通过email或者其他书面形式进行,我不希望在目前的情况下再进行口头交流。希望您能理解。

谢灿

From: Yigong Shi <ygshi@mail.tsinghua.edu.cn>
Date: Sunday, August 23, 2015 at 11:51 PM
To: Song 高松 Gao <gaosong@pku.edu.cn>
Cc: Zhihong 许智宏 Xu <xuzh@pku.edu.cn>, 吴虹 <hongwu@pku.edu.cn>, Can XIE <canxie@pku.edu.cn>, Yi Rao <yrao@pku.edu.cn>, 周辉 辉 <zhouhui@pku.edu.cn>, 程和平 <chengp@pku.edu.cn>, ShiQiang 王世强 Wang <wsq@pku.edu.cn>
Subject: Re: 回复: Re: 磁感应课题关于清华大学张生家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的情况说明

谢灿及各位老师:


大家晚上好!


我已经正式告诉张生家:(1)文章必须有谢灿作为作者;(2)如果没有谢灿的同意,不能私自将文章送审任何刊物。张生家同意我的这两点要求。我也同时建议张生家联系谢灿,在文章送审日期上达成共识。


请大家放心, 清华会严格按照学术道德规范要求清华的老师对待合作。


谢谢!


一公







--

Qi-Kun Xue,PhD

Professor of Physics

Vice President for Research

Tsinghua University

Presidential Office (Room W31,Gong-Zi-Ting)

清华大学副校长(科研)

Beijing 100084, China

Phone: +86-10-62797977

Fax: +86-10-62770349

Email: qkxue@mail.tsinghua.edu.cn

1

路过

鸡蛋
3

鲜花

握手
1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评论 (14 个评论)

回复 tianshiaimeili 2015-11-20 21:12
谢灿这样愚弄大众的行为,与他中途背信弃义的行为,综合来看,这个人不值得信任。
回复 Hodgkin 2015-11-20 22:23
谢同学良心大大地坏了
回复 智取生辰纲 2015-11-20 23:42
张同学使用了谢同学的材料,应该让谢同学共同署名《科学通报》的文章啊?是谢同学拒绝签名?
回复 智取生辰纲 2015-11-20 23:45
11公说的两个条件,张好像没有服从吧? “张生家同意我的这两点要求。”有没有书面证据?
回复 智取生辰纲 2015-11-20 23:48
现在看来是鲁同学要同谢同学合作了?
回复 智取生辰纲 2015-11-20 23:49
张同学其实可以等一等,让谢同学把文章发表了,再发表文章也不迟。
回复 智取生辰纲 2015-11-20 23:50
看来张同学,谢同学,鲁同学都不是好粮食。
回复 智取生辰纲 2015-11-20 23:52
张同学应该把与谢同学所有的经历过的书面来往和录音都释放出来。
回复 智取生辰纲 2015-11-21 00:04
鲁同学也应该将谢同学与鲁同学来往的书面证据交出来。
回复 求真留实 2015-11-21 00:33
谢同学应该把与张同学,鲁同学,Rao同学所有的经历过的书面来往和录音都释放出来。
回复 姚小鸥 2015-11-21 12:27
从现在看到的材料,似乎张是诚恳的。如果所述属实(加之现在谢的文章发表),可见两人的工作真是互补双赢的。我是一个外行,不明白8月以后谢为何有此态度。请内行指教。
回复 姚小鸥 2015-11-21 12:28
智取生辰纲为什么骂人,似乎这个ID也是有水平的,但不分析事实而骂人,降低了自己在大众眼中的信度。
回复 刘学武 2015-11-22 21:05
生家,这是一公给北大校领导和各位教授的回复。我深表同意。

鉴于目前的情况和你今天早上的电话中你似乎不顾一公的建议,还在继续推动你的计划,并声称是“一公的主意”。在此,我再次重申:你的文章必须在我的文章发表之后才能投稿和发表。同时,我也希望我们以后的交流都通过email或者其他书面形式进行,我不希望在目前的情况下再进行口头交流。希望您能理解。

谢灿

谢灿这个小骗子,还敢称施一公亲切的为一公。怎么觉得这么别扭。混蛋一个。
回复 tommy 2015-11-25 09:08
智取生辰纲: 张同学应该把与谢同学所有的经历过的书面来往和录音都释放出来。
张连老阿姨小姑娘都发动来写材料拼眼泪了,他哪来的可靠的证据?造假张,是什么都敢说都敢写更敢造,就是没证据,哈哈。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20-2-25 10:30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