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求真留实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4已有 758 次阅读2015-12-4 00:11 |个人分类:学术打假|系统分类:科政评论| 刘实

联合起来,共同抗击全球性的学术腐败

方舟子就是因为刘实的这篇文章而记恨刘实的

方舟子收到刘实投给他的《新语丝》的这篇文章后不仅不发该文,反而开始对刘实进行人肉搜身并打假,以“说了白说”之名发表《这个刘实是何方高人?》。可高人就是高人,“刘高人”货真价实的成就让方舟子这条疯狗不仅咬不动、而且还落得个满地找牙的悲惨结局。

附:
这个刘实是何方高人?所有跟贴·加跟贴·新语丝读书论坛

送交者: 说了白说 于 2007-03-11, 14:10:22:

新到里有一篇刘实先生的文章,提到自己是Scientific Ethics杂志主编。这看起来是一本英文杂志。在美国担任科学杂志主编的华人可谓凤毛鳞角,我于是有兴趣看看这是本什么样的杂志。

进入刘先生提供的网站http://im1.biz,出版商为Truthfinding Cyberpress,旗下共有五本杂志,分别为Logical Biology、International Medicine、Scientific Ethics、Pioneer和Top Watch。

Logical Biology:主编刘实,副主编为Jing J. Zhang和Razvan T. Radulescu。编委14人,11人为华人。迄今四期,共41篇文章,总计119页,平均每篇不到3页。这41篇中有31篇作者为刘实一人,另9篇作者为Razvan T. Radulescu。

International Medicine,只有一期,6篇文章,共21页。其中刘实2篇,Razvan T. Radulescu 3篇。

Scientific Ethics,共四期,43篇文章,总计121页,所有作者均为刘实一人。

Pioneer,两期,16篇,共48页。15篇作者为刘实一人。

Top Watch,一期,8篇,共20页。作者均为刘实一人。

在google上查Truthfinding Cyberpress和刘实所声称的单位Eagle Institute of Molecular Medicine,都只得到两条结果。刘实是1983年同济医科大学的"M.D", 1993年University of Oklahoma的Ph.D。

以前只听说过郑渊洁的“童话大王”是一人主编和撰稿。刘实先生同时兼任五本“科学杂志”的主编并一人撰写绝大多数文章,难道是在给我们制造另一个童话?


全世界爱好道德和追求真理的人们联合起来,共同抗击全球性的学术腐败 -- 兼谈(2008-01-01 02:03:39)
 

亮点

 

从对世界范围学术腐败的分析,发现学术研究工作的金钱化和学术出版工作的金钱化是其两个重要根源。而“顶尖”杂志不仅是此金钱化诱导下造假的重灾区与撤稿的领军人,也是将广大学者牢牢套在出版“高压锅”里闷煮的罪魁祸首。此“上梁”不正,世界科学的“大厦”必歪。

 

摘要

 

学术腐败现已成为世界范围的精神污染与社会公害。它不仅妨碍了科学的正常发展也败坏了社会风气。学术腐败的成因很多,但究其根源不外乎以下两条。一是学术研究工作的金钱化,二是学术出版工作的金钱化。而这两种金钱化的世界性蔓延都是一个由西向东的发展过程。“顶尖”杂志对所谓“流行趋势”的盲目追求,对“热点话题”的过分报道,对“引用次数”的不负责任的使用以及对虚假的“影响因子”的包庇与滥用直接造成了当今科学界以追求出版效益为上追求真理发现为下的局面。“顶尖”杂志不仅成为造假的重灾区与撤稿的领军人,也是将广大学者牢牢套在出版“高压锅”里闷煮的罪魁祸首。打蛇得打七寸,擒龙先擒其首。如果不将世界“顶尖”杂志不端的 “上梁”扶正或换掉腐败的“上梁”,不仅中国的学术“下梁”会歪,整个世界的科学“大厦”也会不正。因此,全世界爱好道德和追求真理的人们应联合起来,共同抗击全球性的学术腐败。

 

关键词

 

学术腐败,海外根源,金钱化,顶尖杂志,眼球效应,追求真理,  道德,造假打假,治理战略

 

 




当今学术腐败不仅范围越来越大而且性质也越来越劣,不仅许多明摆着的学术腐败案件无(有权)人管理,甚至于一些(有权)人已公然判决告假者应向造假者赔偿与道歉。这颠倒黑白的“科学”社会,不仅使广大科学工作者茫然,更使得真正有开拓性科学发现和敢于奋起直言的科学工作者难以生存。

学术腐败的原因很多,但究其根源我认为不外乎以下两条:一是学术研究工作的金钱化,而是学术出版工作的金钱化。当学术研究已不是一种单纯的追求真理的行为而是一种获得金钱和享受的途经,当学术出版已不意在去伪存真而只看重眼球效应,这时的学术研究没假才怪,这时的学术出版打假难真!

学术研究工作的金钱化是在科学研究职业化后逐渐形成的。科学研究发展到今天,不职业化不行。但职业化的科学研究发展到金钱化则是科学的一大悲剧。这里,我首先要强调科学研究的任何真正的发现都是有价值的,为此发现付出辛劳的科学工作者都应得到相应的回报。但目前的学术研究工作的金钱化体现在治学的不如玩术的,许多不学无术(技术)的人往往只靠其非科学的功力(如权术)就可在科技界站有重要一席(甚至首席)。他们的本事无非是能以不正当的手段从不公平的分配中捞取/骗取大笔的科研经费。而这种拉皮条式的经纪人(不直接等于科学工作者)的功劳往往比直接获得发现的人(真正的科学工作者)的苦劳更得到一些人(特别是领导人)的赏识和重用。科学研究发展到有奶便是娘有钱便是爷的今天,你说悲不悲?

学术出版工作的金钱化是在引用因子介入并被滥用后快速形成的。科学出版发展到今天,不商业化不行。但商业化的科学出版发展到金钱化则是科学的又一悲剧。这里,我首先要强调科学出版都是有代价的,为此出版付出辛劳的科学出版者都应得到相应的回报。但目前的学术出版工作的金钱化体现在严肃出版不如通俗出版,许多非专业化的学术期刊往往只靠其非科学的内容(如新闻或骇闻)就可在出版界站有重要一席(甚至顶席)。他们的本事无非是能以煽情式的手段从不明白的热题中捞取/榨取大笔的眼球收益。而这种小报式的学术期刊(不完全等于科学杂志)往往比客观陈述科学发现本身的学术期刊(真正的科学杂志)更得到一些人(特别是非专业人士)的阅读和引用。科学出版发展到有引(用)便是(成)果有点(击)便是好(发现)的今天,你说悲不悲?

更可悲并可怕的是学术研究工作的金钱化与学术出版工作的金钱化已形成一个有效互动的整体高压锅,将广大的科学工作者牢牢地套在里面蒸煮。在这种“科学”环境里,科学工作者的第一工作目标已不再是科学发现而是发文。发现是要以事实为依据的,而发文则可用术据(注:并非笔误)开道。做学问是要潜心尽力才行,而搞学术则只要花心尽醉即可。因此,学术高超的“牛”人都知到当今成功的快速通道:瞄准热题为科题,拉好学霸作虎皮,跑部钱进(注:并非笔误)搭舞台,胡编发文引收益。只有那些尚未“开化”的纯学者还在那死学苦问,问到顶尖杂志的发现为何就重复不出来则不仅断了自己的皇粮(科研经费),说不定还落得个诬告诽谤的罪名(如果执着到要公开质疑的程度)。

有人说学术腐败是中国的一个特色。我要说中国的学术腐败只是世界学术腐败的一个缩影,而且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缩影。千万不要相信“中国威胁论”的说法把中国的学术腐败夸大到会影响世界科技发展的地步。因为现代西方文明早已不把东方文明放在眼里,更不用说记在心上。中国人即使发再多的垃圾论文(大多也只能以中文发表),也不会对世界学术造成多大的污染,因为这些文章除了能让作者自己或其领导高兴一下外,连进(英文的)索引的机会都没有。即便你在已被英文索引接收的中国最好的学术期刊(如《中国科学》)以中,英文发表文章,洋人们照样可对其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照样将其晚多年的“研究”(重复或抄袭)当作“首次”“发现”在所谓的顶级杂志发表,并得到世界最顶尖杂志的吹捧。而对原始发现的华人(不要求是中国籍)作者的控诉,不仅这些西方杂志不理,就是发表原始发现的中国的顶尖杂志也不敢吭声(详情见Logical Biology 《逻辑生物学》 http://logibio.com 和Scientific Ethics(《科学伦理》http://im1.biz/se)。

我认为目前中国的学术腐败实际上是世界学术腐败利用中国开放的机会渗透到中国江河的结果。许多已披露的有点分量的中国学术腐败案件,哪一件不与海归无关,有多少又是“长江”学者或“黄河”学者的直接所为?这些海归的不端行为固然有一些中国因素,但大多伎俩还是从西天取经而来。当然,这些不道德的海归在海外成不了什么大气侯不是因为他们出污泥而不染,只是他们的头顶上还有更大(有些也更不端)的权威压着而没机会腐败。回到了他们所熟悉的祖国江河,特别是没有了语言上障碍(对吹牛和拍马均为重要),在妖风的作用下,以“领军人”,“帅才”或“首席科学家”的地位与权力,当然会翻出更大的腐败浪来。但此江河之浪再大,也不会有震荡世界的海啸的威力。

因此,我认为惩治中国的学术腐败固然重要,因为那是关系到国泰民安的大事。但惩治世界的学术腐败更为重要,因为那是关系到世泰民安的大事。没有世界学术空气的净化,中国的学术天空难避世界学术腐败的乌云。

俗话说,治标不如治本,打蛇得打七寸,擒龙擒其首。学术腐败的本在于学术研究与出版的金钱化或过分的金钱化,学术腐败之蛇的七寸在学术杂志的腐败,学术杂志的腐败龙头在顶尖杂志。有腐败的顶尖杂志引导世界科技潮流,有金钱化的各种机制强压科学工作者忍受这些顶尖杂志的摆布,世界的学术哪有不腐的道理?

为此,我希望国人在打击内部的学术腐败的同时不要忘记其海外根源。华人的学术打假也要胸怀全球,放眼世界。学术打假应打出华人的尊严与威风。

 

2007-03-14 于美国北卡

 

附1:

谨以此文向各位在历次3-15战役中挂彩甚至阵亡的将士致敬,您们的鲜血和生命一定会唤起更多知识分子甚至无知识分子的良心。

 

附2:

利用此文向各位幸存的求真爱德的人士发出诚挚的邀请,欢迎您们加入到一场已经打响的科学出版的革命。欢迎您们不时访问求真网络出版社的IM1空间(http://im1.biz)。在那里,您们将看到开拓者的贡献得到最高的崇敬,剽窃者的劣迹得到充分的暴露,道德者的行为被热情歌颂,不端者的伎俩被无情鞭挞。更为精彩的是求真网络出版社将以多语言的方式向国际社会广泛发行,将使行为不端者无处可藏,处处碰壁。同时,也最大程度地保护有真才实学的科学工作者不被邪恶伤害,让他们的贡献世人皆知。

 

注:本文于2007-03-14投稿于《新语丝》但未被采用。现发文除后加的亮点,摘要及关键词外与投稿于《新语丝》的内容相同。

 

本文 2007-04-23 发表于学贯中西  1(1):1-3 (HTMPDF)


路过

鸡蛋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tempid123 2015-12-4 08:42
同意你这篇文章里的观点,海归并不更干净些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20-2-25 11:0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