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求真留实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1已有 920 次阅读2016-3-3 14:10 |个人分类:辩论争鸣|系统分类:学术打假| 张生家

转发:张生家否认夺占课题 反称鲁白抢成果

转发:张生家否认夺占课题 反称鲁白抢成果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2041670102www6.html

 

这大、小海龟的对话真有趣! 大海龟称小海龟抢夺课题,小海龟称大海龟抢夺成果。

如果说一个将军守不住阵地,让一个士兵夺走了阵地,这将军还有叫嚷脸吗?

士兵打赢了仗,将军要抢功,这士兵应该怎么办?

比对鲁白的文章和张生家的文章,哪个内容更详实?、更可信?

 

附:

 

张生家否认夺占课题 反称鲁白抢成果

 

张生家否认夺占课题 反称鲁白抢成果

20160303 08:57 来源于 财新网

继鲁白打破沉默,直指张生家夺占其研究课题之后,张生家也投文财新网,坚称磁遗传学是其研究组的成果。北大、清华校方至今未公布学术调查结果

相关报道

鲁白首回应论文抢发:张生家夺占课题

鲁白:没有原创,高科技的发展只是一句空话

鲁白:中国教育的根本问题出在哪儿

张生家遭清华解聘 与谢灿互辩论文“抢发”(更新)

鲁白:你需要知道的创新思维和模式

  【编者按】五个月前的一篇有关磁遗传学的论文,引发中国两所顶尖大学清华和北大的三位研究人员间的论战。两方阵营一方指对方“抢发论文”“夺占课题”,另一方回应对方“抢夺成果”。遗憾的是,北大、清华校方在进行学术调查后,至今未公布学术调查结论。

—————————————————————

  2015915日,中国科学院主办双周刊《科学通报》英文版发表了一篇关于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方面的论文,通讯作者为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学术带头人张生家。然而,这篇论文的刊发引发了巨大争议。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学者谢灿认为,张生家违背了学术道德,在谢灿发现磁感应蛋白(MagR)的原始论文尚未发表之时,用从谢灿处获得的MagR,未经同意私自“抢发”了有关MagR应用的论文,并未给自己以合理的作者署名。

  1016日,清华停止了张生家入职的手续办理。张生家表示,没有调查结论就解聘对他来说是不公正的,并且自己没有抢发谢灿的研究成果。( 详见财新网报道:张生家遭清华解聘 与谢灿互辩论文“抢发”(更新) 

  20151117日,谢灿的相关论文在《自然》出版集团旗下的《自然-材料》期刊上在线发表。(详见财新网报道:“论文抢发事件”当事人谢灿正式发表论文

  此事件还涉及另一名科学家——清华大学医学院教授鲁白。2016222日,鲁白打破沉默,在财新网发文,表示张生家此前“抢发”的磁遗传学课题是鲁白实验室发起的智力产物,原始想法、关键研究材料、做实验的学生、关键实验、原初关键结果都源于鲁白实验室。而张生家采取隐瞒事实、弄虚作假等一系列不正当手段将该课题夺占为己有。(详见财新网:鲁白首回应论文抢发:张生家夺占课题

  鲁白的来文在财新网原文照登后,张生家也给财新来文,再次强调磁遗传学是张生家研究组的成果,反指鲁白试图利用行政权力占有,才会引发当初的“论文抢发”事件。

  争议已持续了近半年时间,在此期间,舆论漩涡中心的三位科学家均做出了不同版本的表述。

  中国科研正处于高速发展之时,与之配套的科研体制和文化也正在发生着变革。多团队、大合作是目前世界科研的发展方向,此事当为镜鉴。■

  以下为张生家授权财新网刊登的书面说明

  ============

  张生家:不是我剽窃鲁白,而是他抢我成果

|张生家

  针对鲁白最近公开的个人声明,我感到震惊无语——事情发展到今天,鲁白已经不再担任清华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和生命科学与医学研究院副院长两个职位,几乎可以肯定与此事有关(财新网注:财新未能获得公开证据显示鲁白职位变化原因与此有关)。但他至今仍不知悔改,避而不谈清华大学已经内部公布的调查结论,还试图继续向公众编造谎言。

  不过我也确实要感谢鲁白的公开回应,因为自从他在2015811日索要我磁遗传学文章的通讯作者被我拒绝后,率先向清华大学校学术委员会控告我学术不端,我曾多次请求清华大学让我看一看他的控告信但无法得到。直到现在我才第一次看到鲁白的说明,确实让我对鲁白编造故事的能力表示由衷的佩服!但科学家不是幻想家,应该用“铁的物证”、事实和证据说话。

  事实上,清华大学的调查结果早在20151113号由薛其坤副校长在医学院和生命科学学院的联合会议上宣布:第一,鲁白对张生家的所有指控,包括学术财务人品道德都不成立;第二,鲁白在张生家和谢灿的合作中起到了激发矛盾的作用,属于不当行为;第三,张生家最后在文章的作者署名中未能体现个别参与者的贡献。(财新网注:财新网曾向清华大学校方求证上述调查结果,但未获回应。

  去年915号媒体大肆地报道所谓“清华北大学者陷诺奖级论文抢发风波”的事件是谢灿误导北京大学单方面炒作的一个闹剧,鲁白也趁机利用谢灿作为幌子在媒体上制造所谓我“剽窃”他研究成果的假象,误导“北大-清华联名致信《科学通报》要求撤稿”。

  谢灿的论文在我的论文发表不久后也顺利发表,任何人通过比对都可以发现我们两篇文章毫无冲突点,是两个独立的研究,根本不存在论文“抢发”。我的论文在914号在线发表以后,如果“抢发”了谢灿文章中的任何一点结果,谢灿的文章绝对不会在两个月以后,于1116号在Nature Materials继续发表。

  事实上,如果没有我的磁遗传学的文章先发表引起的一系列国内国际上的宣传炒作效应,谢灿的文章就不会那么快速地被接收。此外,Springer-Nature也按照国际学术伦理委员会的标准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严格审核和调查,不仅拒绝了北大清华两校无理的撤稿要求,而且已将我论文的纸质版原封不动地于201512月底照常发表。

  鲁白称,他早在2015年初就有了磁遗传学方面研究的想法,凭据的仅是他学生的一个幻灯片和邮件,姑且不论这张幻灯片和邮件是否真实,然而就拿这一点就指控我“剽窃”是毫无依据的。我从来没有在鲁白实验室待过一天,相反他要我代他培养从GSK带来的博士一年级学生逄克亮在我实验室待过一年,也是我后来引火烧身的源头。我发表的文章中所述磁遗传学研究从头到尾都是由我和我指导的学生独立发起和完成的,这是我近十年在光遗传学上的研究以及分子神经生物学方面长期积累的结果。相反,鲁白没有任何证据表明他开展过磁遗传学课题的研究,或与北京大学的谢灿有过任何形式的合作。

  鲁白绝对不是我磁遗传学课题的“提出者和领导者”,他配得上一个用尽心机阴谋策划剽窃我磁遗传学课题的“提出者和领导者”。鲁白在2015614日首次得知我进行的磁遗传学实验,在接下来的半年里为霸占我的研究成果上演了这场“学术争端”的闹剧。现在才知道,起初他在与我几次谈话中都详细记录我的实验内容并秘密录音,并借帮我修改论文为由索要我待投稿的论文和实验数据,之后渐渐演变成要抢夺我磁遗传学文章的通讯作者。

  同时他在2015820号第一次找到谢灿后,破坏我与谢灿的正常合作,并利用谢灿在我文章中参与作者的身份,阻挠我论文的正常投稿。在我的论文发表之后,媒体公关资源一边倒报道“抢发”风波,网络上也出现了许多对我和我夫人叶菁的人身攻击舆论,这些也很有可能与鲁白有关,最终导致清华大学迫于舆论的压力停止办理我的入职手续。

  下面我针对以下六点特别说明:

  A) 鲁白在其公开声明中的谎言

  B) 鲁白-谢灿之间的合作只是谎言

  C) 鲁白的学生逄克亮作伪证

  D) 鲁白蓄意篡夺我的磁遗传学课题

  E) 磁遗传学课题是我实验室独立发起和完成的

  F) 鲁白滥用行政权力并率先发动媒体战

  A) 揭穿鲁白在其公开声明中的谎言:

  A1,磁遗传学的原始想法不是鲁白的。鲁白在整个回应中用一个20151月份他博士一年级学生褚鹏程的幻灯片作为证据,就说磁遗传学课题是鲁白实验室的智力产物,这是完全站不住脚的。事实上, 磁遗传学并非是新颖的概念。早在2005年光遗传学发明之前,光遗传学的发明人之一Edward Boyden,就提出过利用磁纳米颗粒和对张力敏感的离子通道实现用磁场来调控神经元的活动。并且,比较磁遗传学和光遗传学的文章早在2010年由Thomas KnopfelNature Nanobiotechnology上发表,比褚鹏程的这张幻灯片的内容和讨论都要深入的多,褚鹏程的这张幻灯片也并没有提到“用MagR做磁遗传学”。

  根据网上公布的谢灿与褚鹏程的邮件,褚鹏程在北大听完谢灿的课后,在18号给谢灿的邮件中提出做磁感应蛋白在果蝇working memory中的研究,并非磁遗传学。据鲁白派到我实验室学习技术的一年级学生逄克亮后来所说,当时组会上褚鹏程的提议当场就遭到了鲁白的否定,说“make no sense”。看来鲁白作为实验室负责人既没有智力成果,又否定学生的提议。而鲁白称 “会后,鲁白即与实验室多位成员讨论并启动了该课题。”,怎么不见18号到421号之间鲁白实验室关于工作安排、实验订单、人员分配等启动课题的记录?不过从鲁白的描述“2015421日,由我的研究生逄克亮去北大到谢灿实验室取材料”也能看出鲁白实验室是否在18号组会后启动了课题吧?

  逄克亮是鲁白从上海GSK公司带过来的博士一年级学生,为了学习我实验室在自由运动大鼠脑内记录电生理信号的技术,被派在我实验室培养近一年,长期待在我实验室,参加我实验室的组会,我甚至让他管理实验室房间的密码,在他的多个课题上给予许多建议,而他又和我一样毕业于武汉大学,所以我把他当作自己的学生一样。

  “自19日起,鲁白实验室与北大谢灿沟通,决定与谢灿合作。”,怎么不见鲁白和谢灿在1月到4月之间任何联系的记录?事实上,在我和谢灿的微信中谢灿多次提及从来没有和除我以外的神经科学家联系过,810号我、龙晓阳和谢灿在北大法学院咖啡厅见面时,谢灿也说从来没有和鲁白接触过,仅仅收到过鲁白一个学生的邮件,谢灿只回复了一封邮件便没有再多回复,他在邮件中还“教训”褚鹏程应该抄送邮件给他导师之后,就再没有同鲁白实验室联系过。

  4月份,我从逄克亮那里听说了谢灿的工作,也听说了褚鹏程提议用这个蛋白在果蝇里做工作记忆的研究被鲁白当场否决,但我并没有听说任何与磁遗传学相关的字眼。谢灿的工作在北大做了五六年,在多个会议和课堂上都介绍过他的工作,和他同在北大金光生命科学楼内就有很多神经科学家,但没有人去尝试,因为谢灿研究的铁硫蛋白与磁遗传学之间没有直接的联系,没有原始积累是不会轻易捅破这层窗户纸的。而当初我听了谢灿的研究很感兴趣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在挪威研究大脑的空间定位系统与谢灿研究的动物利用磁场导航相关,想用电生理的办法研究磁感应蛋白对空间定位细胞电活动的影响,而磁遗传学是和谢灿见面时当场萌生的一个想法,也只是一个偶然的尝试。

  A2,实验材料是我几次催促和提议下去取的。4月初我在知道谢灿的研究后,我多次催促逄克亮替我和谢灿预约,而逄克亮并未放在心上,所以直到421号才预约好。之后我带上逄克亮一起去北大,是考虑到在鲁白从GSK公司回清华的过渡期间,逄克亮在北大生科院张晨老师实验室待了近一年,所以他对北大环境和生科楼熟悉,也是因为我对他从来没有防备心,并非“我(鲁白)允许我的学生和张生家一道去北大取实验材料”。见面当天谢灿的研究生覃某也在场,并当场指出她早知道我是从挪威诺奖实验室回清华的PI。当天谢灿送我下楼的时候,在电梯还遇到了他夫人罗女士,她与我同为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的研究员,她还说记得我和她在20145月在清华一起开会交流。这些细节可向覃某、罗女士求证。

  我不仅介绍了我实验室的研究方向,还提出了大脑空间定位系统与磁感应导航联系非常紧密,并提议过表达这个蛋白对大脑的头方向细胞的影响,谢灿还提出如果这个实验进展顺利就能给他送审的文章提供体内的证据。所以谢灿很清楚我是独立的PI,也知道我的研究方向可以在活体水平验证他的假设。事实上,他8月份还在问我逄克亮是不是我的学生,表明当初逄克亮确实是代表我实验室的学生替我和谢灿联系。

  而鲁白称“2015421日,由我的研究生逄克亮去北大到谢灿实验室取材料,张生家要求一起去(鲁白本来要去,后因学校公务未成)。所以是我的学生联系谢灿以后,我允许我的学生和张生家一道去北大取实验材料。”

  这完全是谎言。既然鲁白否定了他学生褚鹏程提出做磁感应蛋白在果蝇working memory中的想法,为什么还要派一个在我实验室学习的学生去取材料?既然声称19号就启动了项目,为什么直到421号才去取材料?如果鲁白本来要去取材料,为什么不见鲁白和谢灿之间早期联系的记录?事实上,鲁白在614号才第一次知道我的课题,并在课题有初步进展后,在和我的几次见面中多次提到自己错过了课题表露出无比后悔的意思。87日叶菁拜访鲁白的时候,鲁白也同样提及自己错过了这个重大发现,间接表明鲁白承认自己没有启动磁遗传学课题也没有实质上的贡献。

  A3,鲁白实验室没有开展过磁遗传学研究。鲁白提出的第三关键学生、第四关键实验、第五原初结果都不值一驳,因为稍微懂行的人都知道关键实验不是细胞培养,关键学生不是帮忙做细胞培养的学生。我属于施一公老师领导下的生命科学学院而非医学院,如果不是鲁白把学生派到我实验室培养,我就不会因为自己的超净工作台没有到位而借用鲁白的细胞间;如果不是因为逄克亮在我实验室学习一年,我不可能让他帮忙细胞培养,这在国内外实验室都是非常常规由技术员负责的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我自己和我实验室的学生都会培养细胞。

  如果“谢灿将关键的MagR基因质粒以及磁刺激器提供给了逄克亮和张生家”,那么为什么不见鲁白实验室启动磁遗传学课题合成材料的原始订单?既然他说他的实验室有做磁遗传学课题所具备的所有技术和人力,并且“培养原代神经细胞、钙成像、细胞电生理也都是鲁白实验室常用技术”,为什么还要别的实验室的人帮忙做?为什么从去年1月份就开始的课题,到现在一年多了既没证实又没证伪我的工作?如果他的实验室在开展磁遗传学课题,几个月了他为什么一点进展都不知道?逄克亮在知道我大力推进磁遗传学实验进展的时候,怎么还帮我实验室的忙?鲁白为了向调查组“证明”他指导了我做实验,竟谎称他教我如何排除电生理实验中的电噪声干扰:用铜网包裹。这与我们在实验过程中反复摸索之后采用的方法完全不同,令人惊诧鲁白撒谎的胆量。

  B) 鲁白和谢灿之间的合作只是谎言:

  B1, 鲁白和谢灿之间从来没有任何合作。鲁白在820号第一次联系谢灿之前,我和谢灿一直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并多次见面。谢灿不仅提议“我精于蛋白,你精于神经”可以共建中心,“希望有10年或者20年以上的合作”,还提议我和他的文章一起投稿,互相作为对方文章中的参与作者。而820以后,谢灿突然倒戈,和鲁白一起串通撒谎,称他们早在去年1月份就开始合作,可是怎么不见他和鲁白“合作”的任何邮件、电话、短信、微信或见面讨论的记录?按照谢灿在18号给褚鹏程的邮件里所说“按照我以往的经验和我在美国实验室接受的training和各种科学伦理学的基本要求和准则,你的前一封email最起码应该同时抄送给你的导师。这是对科学也是对合作的一种尊重”。如果谢灿当初是和鲁白合作,认为我只是鲁白的助手,按照谢灿的经验和科学伦理训练,谢灿给我发邮件为何从来不抄送鲁白?为何谢灿还反复跟我而不是鲁白讨论文章作者的署名,并且多次强调我作为我磁遗传学文章唯一的通讯作者,他只作为参与作者?

  谢灿617号在微信里说“既然和我合作,就不会找第三个人做类似的事情”,“除了我没有和任何其他神经科学家接触过”。我在87号告诉谢灿关于我的磁遗传学课题的重大进展,谢灿在当天给我的邮件中强调我是我文章的唯一通讯作者,他作为参与作者,从来没有提及过鲁白(详见公开材料)。

  B2820号谢灿突然反悔,阻止我投稿从而为鲁白抢夺我的结果争取时间。2015811号,鲁白不仅霸道索要我磁遗传文章的通讯作者,并称整个项目是他实验室发起和主导的,还要求我道歉,我当面拒绝了鲁白的无理要求。谢灿当时还在微信上声援我,帮我怎么应付鲁白的这种毫无根据的要求。当晚鲁白在动用行政权力试图搜查我做实验用过的电脑未果后,820号迫使谢灿突然否认和我的合作,并在他实验室快速重复我的结果,没有留下任何商量的余地。后来薛其坤副校长告诉我,其实后来鲁白也改变了对唯一通讯作者的要求。

  820号以后,谢灿不仅拒绝在817号以前就已经同意我送稿的文章上签字,并要求北大的多位领导打电话给包括CNSCell Research在内的诸多杂志社,封杀我投稿,而鲁白借用这段谢灿拖延我们投稿的时间快速地在他实验室复制我们的结果。

  即使到了9月初,我还是抱着良好合作的愿望,请求施一公老师和钟毅等老师同谢灿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沟通和交流,他多次同意后又反悔,反反复复,最后施一公老师和钟毅老师也不得不放弃了与谢灿沟通。9月初我得知鲁白实验室已经重复出我们的结果,而谢灿又临时加入鲁白团队企图甩开我单独发表,我出于保护我磁遗传学原创的正当防卫,于99日将稿件送给有快速审稿经验的科学通报。

  C) 鲁白让他的学生逄克亮从头到尾替鲁白作伪证:

  C1,逄克亮撒谎。因为5月份我又要赶回挪威,所以4月份我催促和安排逄克亮联系谢灿。这与鲁白实验室绝无任何关系,鲁白当时根本不知道,而逄克亮谎称没有向谢灿介绍我是独立PI,也谎称421号是鲁白安排他去找谢灿。我认为逄克亮的邮箱里一定有最早帮我联系谢灿时,介绍我作为清华独立PI和研究方向的邮件来往。

  在整个实验过程中,逄克亮除了帮忙做了部分细胞培养,关于实验设计、实验条件优化、数据采集以及数据分析一概不知,也不知道任何实验细节。当初他帮忙的时候说,因为我教他做大鼠的电信号记录,作为回报他帮我培养细胞,不要文章作者。没想到,他六月初就开始秘密录音,这也正是我第一次告诉鲁白我正在做磁遗传学课题的时候,不禁让人联想他应该受到鲁白的指使,很早就开始了为夺取我磁遗传学的成果做准备。

  不仅如此,在624号他曾一度情绪崩溃,为了争第一作者竟拿剪刀威胁我,说“我就一个人,你还有老婆有小孩,谁怕谁,你要是不给我,我就把质粒拿到北大张晨实验室去做”。当时我正在借用鲁白实验室的细胞间做实验,我的学生龙晓阳当场被他的行为吓到,及时将他劝出细胞间,

路过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9-11-22 12:2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