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求真留实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812 次阅读2016-3-10 16:11 |个人分类:学术打假|系统分类:中外观察| 分身

真爱科学更爱中国的人们团结起来,打败坑害中国的伪科流知洋奴走狗! ... ...

真爱科学更爱中国的人们团结起来,打败坑害中国的伪科流知洋奴走狗!

《知识分子》曾发表过《潘建伟:神话、哲学、互联网与人类未来|视频》,其编者按称:《西游记》里的千里眼顺风耳,在某种意义上已经被现在的电视和电话实现了。而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神话也被相对论所证实,此外,孙悟空的分身术和筋斗云,我们现在能不能实现呢?116日,由北京听道与知识分子联合举办的听道讲坛-知识分子专场上,刚刚获得2015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的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教授潘建伟,带来了有关量子通讯与信息安全的精彩演讲。

我在《饶毅《知识分子》扩散伪科,方舟子快来打假》一文对潘建伟的一些伪科进行了披露,其中包括他的“量子纠缠分身术”:

孙悟空有一个功能就是分身术,毫毛一拔,到处一扔,就变出好多个孙悟空。他还有另外一种非常强大的功能——筋斗云。翻一个筋斗,就可以从一个地方消失,在另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出现。

潘建伟说:“微观的客体在好多个地方同时存在,这是什么意思?我举个例子。比如我从法兰克福到北京讲学,当时太累就睡着了。假设有两条航线,一条从莫斯科过来,一条从新加坡过来。新加坡还非常温暖,莫斯科已经非常寒冷了。到了北京之后,我见到饶毅,他刚好到机场来接我。他说建伟,你是从哪条航线过来的?因为坐飞机的时候我睡着了,没看我从哪一条航线过来,记得我当时醒来的时候,浑身是冷热交加。可他说你肯定是发生了错觉,你最好以后坐飞机的时候睁大眼睛,不要睡觉。那我就很老实地坐1万次飞机,结果发现,随机的5000次我是浑身寒冷,5000次我是非常地温暖。我就觉得非常放心了,就可以又睡觉了。但是我又做了1万次实验,我发现非常不幸的是,每次只要我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总是在打摆子,就是冷热交加。

那为了解释这样的现象,在量子力学里面就说,第一,在某些特殊的情况下,如果说你没在看这个客体到底是处于哪个位置的时候,在某些特定情况它可以同时处在两个位置。第二个又告诉我们,就是量子客体的状态,你只要轻轻地去观测一下,对它的影响就不可逆转了,而且是永久的、不可避免的、不可忽略的。

比如说我到北京来,送给饶毅一个骰子,我事先做好了,他的这个骰子跟我这个骰子是纠缠态。然后我回到上海去了,我就跟他说,饶毅,你扔手中的那个骰子。他扔了好多次,把结果写下来,每次都是随机得到16里面的某一个点数。我就跟他说你第一次是多少,第二次是多少,我都可以猜得出来。这样的现象,我们把它叫作遥远地点之间的诡异互动。

比如说我在上海的航班延误了,但要在几分钟之内到北京,怎么办?我坐飞机肯定不行了,但是如果说北京和上海之间我有两团纠缠物质的话,我可以对上海的这个潘建伟和旁边这种纠缠物质进行一种测量,把它都变成一个个纠缠粒子,那么你会得到一组数,通过这无线电台可以把它发射到北京。到了北京之后,可以对这团物质再做一种所谓的幺正变换,就可以用同样多的物质把它给重构出来。这样一种过程,我们就把它叫作量子世界的筋斗云。

当然,要传送人、传送比较复杂的客体,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对于“潘建伟说”的量子纠缠分身术要传送人、传送比较复杂的客体我还真的不理解,我认为那不只是 “ 还需要比较长的时间”的问题,而是一个根本不可实现的巫术。

顺着《你的关心真是“知识分子”的头条吗?》,看了《真科学家是死板还是幽默?》的视频,我亲耳聆听了潘建伟关于其“量子纠缠分身术”的解释,也亲眼目睹了饶毅、鲁白如何深刻领会“量子生物学”而被评为及格,我更加坚信潘建伟说”的量子纠缠分身术要传送人、传送比较复杂的客体是一彻头彻尾的伪科学,也更加相信饶毅、鲁白等的生命科学知识真的差的够呛。

饶毅、鲁白,还有施一公等所谓的中国最一流的生命科学家竟能被潘建伟这个物理学家的巫术生物学蒙蔽。难怪饶毅的老朋友傅新元不得不发表《著名科学家误导大众》,批评施一公述(《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已接近 Pseudo science ,而且还说:“头脑清晰的晓东毅老弟次怎么了?‘’。

有趣的是,饶毅在视频里还是说出了一句实话:他(在施一公(《生命科学认知的极限演讲完一起回家的车上)问施一公什么是量子纠缠,施一公说其实也不懂

嗨!牛人就是牛,不懂竟敢装懂,而且还敢在高端论坛上忽悠。

我建议大家看看这个视频,看看潘建伟的“量子纠缠分身术”是不是比的长生不老返老还童更加狂妄,如果不是更加荒缪。毕竟长生不老返老还童还是当今“主流科学”奋斗的一个目标,而且2012年的诺贝尔奖还(错误地)发给了“返老还童”的重编程。但为什么郭森就连讲话的权利都被剥夺,而潘建伟却可被捧为嘉宾而胡言呢?就因为是“民科”而潘建伟是官科吗?潘建伟通过把一个生命体全部分解还原成基本粒子然后再重新把这个生命体复制来实现“量子纠缠分身术”。我不懂所谓的“量子力学”(潘建伟在视频中说没人懂“量子力学”)而不理解啥是“量子纠缠”(饶毅在视频中貌似还对不明白的鲁白解释了啥叫“量子纠缠”),但我知道不仅人是不可分割而活,就连细胞被“分裂”也是不可活的。但潘建伟把人彻底分解、连记忆都没了,然后在异地“复制”一个同样的人,这样的巫术竟然可把饶毅、鲁白等所谓的中国最一流的科学家骗得团团转,这不是中国科学的悲剧吗?


(在我看来,比饶毅、施一公、鲁白更有学术成就和知识水平的)国际知名生物学家傅新元说的好“在脆弱展的中国科学界,在逐某种造神。未来科学是件好事, 但是,预见未来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行的。 再用舆论媒体明星化更是理性科学播的大忌。

而比这更危险的是,像饶毅、鲁白这样的海鬼伪科流知已经霸占了中国科学的大好河山,成为了中国科邪的黑老大,他们不仅可以无法无天地陷害像张生家这样有创新成果的真科(见《张生家案真相还原》),还科霸天般地说反对转基因就是反对科学进步,一心一意地推进中国主粮的转基因。

由这帮伪海鬼科流知胡闹下去,中国科学不仅没有理性科学播,中华民族赖以生存的粮食也无安全保障。

真爱科学更爱中国的人们团结起来,打败坑害中国的伪科流知洋奴走狗!

 

附:

李天成

所谓“官科”与“民科”

已有 394 次阅读 2016-3-9 21:07 |个人分类:知识杂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官科 民科

所谓官科民科,单其定义就有歧义,但基本多数学问人更倾向于将自己归类于前者,认为后者有一个调侃和贬义。否则自己上那么多年官府办的学、受那么多官府学科训练不白撘了吗?(以此也可以看出,所谓官科也是针对某单一学科来的,除非从一开始接受的就是全才型的通识教育)

 

于是乎,官科有点正儿八经科班训练的味道,是体制内的正室不是歪门邪道。

 

尤其是当大家水平都半斤八两的时候,标签和身份就很重要了。至少一个装模作样受过良好训练的人就像一个会打扮的人一样,更像贵族好人家,有货没货三分像。明明都是混顿饭解决些技术问题,有些人就可以称之为科研为国为民,有些人就是个打工仔,而事实上,前者干的活无论技术含量还是科学意义很可能不如后者。

 

甚者,很多人生怕被规划为民科,对不起已经混上的教授/学者等称号乃至乌纱帽,需要时时处处和那些乡土气息的民科划清界限。这其实是极好的,即使不会鼓励真啥也不懂的民科的嚣张和不自知。我们需要有较为统一的价值观和审美观,否则这个世界优劣不分,就不好玩了

 

然而,有时候表现的过了,马后炮对什么都懂,堂堂一个搞生物细胞培育的硬是表示对量子力学和引力波等极为赞同和欣赏,没有丝毫模糊,连崇拜的偶像也是薛定谔、波尔等起步,这妆画得就有点太浓了,貌似自己也是物理学的官科?这种不懂装懂的官科跟民科是一个性质,实际上更严重。因为他是带着官科的头衔或帽子来玩地道民科。前面说,所谓官科,能官一科就不错了。但凡全才,基本都不靠谱。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

 

先人早就告诉我们啥叫官科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9-11-22 12:2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