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求真留实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6已有 4813 次阅读2015-5-31 03:09 |个人分类:科学求真|系统分类:学术打假| 方舟子, 裴端卿

跟着刘实打假,方舟子这回错不了

跟着刘实打假,方舟子这回错不了

刚刚在方舟子的《新语丝》看到:

打开一看,是这样两篇文章:

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院长裴端卿在中央电视台上的信口雌黄   方先生,   您好!   请问您还坚持学术圈的打假吗?   以下央视报道中(裴端卿: 用细胞重塑生命  http://m.news.cntv.cn/2015/05/21/ARTI1432198000045648.shtml ),裴先生宣称的所谓实现人类牙齿再生纯粹是忽悠人,和他们实际所发的文章明显不符 (见附件)。   首先,在牙齿再生领域,目前只能利用老鼠的牙组织诱导人源细胞(干细胞或者口腔黏膜细胞系或者ips细胞)产生人鼠嵌合体的类似牙齿结构的组织,要实现完整的人类牙齿再生尚未可能。   其次,近十年来在国际权威刊物上发表的诸多文献中,运用人源干细胞或者人口腔黏膜细胞系已经能够产生嵌合体牙齿,裴先生只是在原料上换一种从尿液提取的细胞,将其诱导成ips细胞,重复组织重组实验,重组的嵌合体牙齿也无喜人进步。   但其在中央电视台报道中却蓄意忽悠媒体、忽悠民众的,浮夸自己的功绩。   附件中的pdf文件是他们所发的文献(Cai et al. Cell Regeneration 2013, 2:6),该文章所发的杂志是他自己当主编,并不是国际发育学的权威杂志。   肯请先生打击科学家与媒体不尊重科学的现状! (XYS20150529) 

举报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院长裴端卿学术报道作假

 

  作者:一休

 

  方舟子先生,

  您好!

 

  谢谢您百忙中能够打开这份邮件。下面是我要举报的是一位权威人士在媒体

报道中不符事实,存在欺骗媒体,愚弄群众的事。

 

  这位科学家所说的实现人类牙齿再生压根就是瞎忽悠人,和他们实际所发的

文章(已在附件中附上——pdf格式)存在明显不符。因为在牙齿研究领域,大

家都知道目前要实现人类牙齿再生还不可能,还有很多要克服的问题。他所做的

最多只是利用小鼠的牙间充质诱导胚胎干细胞向成釉质细胞分化,仅此而已,谈

不上已经实现了牙齿再生。而真正意义上的实现人类牙齿再生是全部利用人来源

的间充质源性干细胞和上皮源性干细胞,形成牙齿。因此,该报道明显是在忽悠

媒体、忽悠人民群众。而且,他们的研究思路很大程度上还是引用了别人的一篇

文献,这篇被引用的文献早在2010年就发表了。

 

  作为业内人士,我觉得媒体被忽悠,群众也被忽悠了,所以是该让人们认识

这件事情的真相!

 

  我之前都是从您这里了解各种学术打假,所以第一时间想到联系您。希望能

通过您来还大家一个真相。

 

  附件中的pdf文件是他们所发的文献,也就是所谓的实现了人类牙齿再生,

仅仅只是。

 

  这个链接是他在央视中提到的关于牙齿再生的报道:

http://m.news.cntv.cn/2015/05/21/ARTI1432198000045648.shtml

 

(XYS20150529)

 

其实,被方舟子《新语丝》盯上的这个裴端卿,早已被刘实看透。让孤狗搜“刘实 裴端卿”,立马得到:

·  中国iPS细胞之王裴端卿原来是个大忽悠?_求真留实_新浪博客

·  iPS风云人物裴端卿还能风多久?_求真留实_新浪博客

·  中国iPS细胞之王裴端卿原来是个大忽悠? - 能干 - 风俗习惯

·  方舟子狗急跳墙不一定是坏事_刘实:求真留实,去邪扶正

·  中国iPS细胞之王裴端卿原来是个大忽悠?_求真留实 - 新浪博客

·  裴端卿:再生医学领域引领者- 高清在线观看- 腾讯视频

·  裴端卿:干细胞未知领域的探索者_新华网络电视

 ·  裴端卿:挑战未知的路上,中国不该缺席(1)_卫生频道_光明网

·  央视聚焦:干细胞再生领域领军者——裴端卿-生物探索-微头条 ...

521日,首期《领航科技创新中国》专栏隆重介绍了我国著名的干细胞领域专家、生命再生科学的领航者、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院长裴端卿博士

·  领航科技 创新中国:裴端卿——用细胞重塑生命--人民电视 ...


下面是其中的几篇老博文:

中国iPS细胞之王裴端卿原来是个大忽悠?

 (2010-04-04 19:48:15)



[注:网友转文照登]

 

刘实博士:

一直关注着你在iPS细胞上的看法。一开始还不理解,现在有所认识。原来以为你对我国iPS细胞研究者的一些批评对海归不公,现在看来一些iPS细胞海归研究者的确不够厚道。

下面一篇文章我在你的“对头”方舟子的《新语丝》看到,转交你处贴出,你不会拒绝吧?

 

反忽悠

 

关于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裴端卿院长的简历及是否全职回国问题  作者:大忽悠   中国科学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院长裴端卿是20022004年清华的长江特聘,号称在2001年就在U MN拿到TENURE了,但20042006U MINNCATALOG (Dept. Pharmacology) 把他归在ASSISTANT PROF那一栏,而20092011年的CATALOG则把他放在ASSOCIATE PROF之列。请向U MINN核实一下他到底是哪一年升为ASSOCIATE PROF的,是否已经TENURED?还有,他的同事都说他一年没几天在研究院,而U MN CURRENT FACULTY名单里仍然有他的名字,看他现在是否还是U MINNFACULTY,是否即使在中国全职拿近百万年薪加正厅级待遇(专车+专门司机+几百万的招待费+近百万的差旅费),但同时还在为U MN工作。  如果他现在真的还是U MNREGULAR FACULTY,那么,可以肯定,他在八年前就已经忽悠清华的长江特聘了。不过,象北大一样,清华是不会有半点节气来认真对待这个问题的,因为他为清华赚了不少科研经费;而中科院得到了一个这么优秀的院长,对此事尽会佛眼相看的。  如果核实不是这样,那么事实也必然还他一个清白。(XYS20100403)

 

 

iPS风云人物裴端卿还能风多久?

 (2010-04-08 03:20:45)

前几日转发了《中国iPS细胞之王裴端卿原来是个大忽悠?》一文。今日看到方舟子的《新语丝》又登了一篇“顶大忽悠”写的《裴端卿院长是否曾经或正在中美两头吃?》一文。称“发现在U Minn Twin CitiesFaculty中确实仍然有裴端卿作为Associate Professor的介绍,而且在(Grants for which Duanqing Pei acted as the principal investigator)内居然还有2006-2008年申请的NCI$ 690,380,用于研究 “Tumor Invasion And Metastasis Mediated By Cell Surface Proteolysis”,而在此阶段,裴端卿早已回国数年,完成在清华大学的3年任期后,又被中国科学院聘为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副院长(http://sourcedb.cas.cn/sourcedb_gibh_cas/yw/zjrcyw/200907/t20090711_2065033.html 2004-2008 Deputy Director General Guangzhou Institute of Biomedicine and Health,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顶大忽悠”还“请高人查查,也请裴大院长解释一下,还您清白”。

即然顶大忽悠再《新语丝》请高人查查,而在《新语丝》被指为高人的目前还可能只有我一人(见《这个刘实是何方高人?》),因此我责无旁怠,一定查查。顶大忽悠撤离中国GOOGLE在大陆搜不全,我在海外又用GOOGLE搜了一遍。注意:我搜索时是用的“Pei Duanqing”而不是“Pei Ruiqing”。在《新语丝》文章所给的关于裴端卿的文章链接都是“Peiruiqing”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1/peiruiqing2.txt),估计又是某个狗肉羊肉分不清的人把误读为了。

 

GOOGLE结果的前10个是:

1.                             Duanqing Pei - research profile on BiomedExperts

2.                             Scientific Commons: Duanqing Pei

3.                             Faculty----Guangzhou Institute of Biomedicine and Health,Chinese...

4.                              

Duanqing Pei

 

Duanqing Pei
www.youtube.com/watch?v=l6xmSwERYDw - 相关视频

5.                             获得更多视频结果

6.                             Duanqing Pei |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Twin Cities ...

7.                             Discover - CISTI - NRC-CNRC

8.                             Abstract

9.                             Duanqing Pei | ScienceBlog.com

www.scienceblog.com/cms/person/duanqing-pei - 网页快照

10.                        Duanqing Pei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Duanqing Pei is a doctor and scientist who specializes in the research of stem cells. Dr. Pei'smost notable work is the discovery of how vitamin C can ...
en.wikipedia.org/wiki/Duanqing_Pei - 网页快照

 

既然裴端卿都上了英文版的wikipedia,那我就从那看起这裴端卿到底是何许人也。

Duanqing Pei is a doctor and scientist who specializes in the research of stem cells. Dr. Pei's most notable work is the discovery of how vitamin C can increase the induction of pluripotent stem cells by around 100-1000 fold [1]. He is currently the director of the Guangzhou Institute of Biomedicine and Health.[2]

References

1.  ^ [1]

2.  ^ http://english.gibh.cas.cn/

External links

·         [2] http://english.gibh.cas.cn/

·         [3] http://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cfm?id=induced-pluripotent-stem-cells-ips-vitamin-c-antioxidant

看来,这裴端卿被我称为“中国iPS细胞之王”还是没错的,因为“Dr. Pei's most notable work is the discovery of how vitamin C can increase the induction of pluripotent stem cells by around 100-1000 fold”。

 

事实上,我最早知道裴端卿这个人的存在也是在反iPS细胞的战斗中。并发表了如下与裴端卿有关的博文:

2008生命科学十大风云人物候选人点评(1):iPS

[内含:裴端卿:肩挑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发展重担,还是清华大学教授。2002年美国海龟。研究癌症机理与干细胞的优秀青年科学家,中国大陆最先宣传iPS细胞并发表iPS细胞研究论文的人。]

 

雷达发现日本IPS “飞机”已进入中国,着陆点为广州

[内含:裴端卿小组的骨干成员秦大江等研究人员勇于探索,运用反转录病毒将Oct4Sox2Myc,和KLF4四个因子导入未经遗传修改的小鼠成纤维细胞,并将该类细胞去分化与重编程为与胚胎干细胞相似特征的干细胞。这项成果116日在《细胞研究》(Cell Research)上发表并引起广泛的关注]

 

关于用iPS技术批量制造大熊猫出口创汇的建议

[内含:考验中国iPS专家真本事和爱国之心的时刻到了:能否把你们世界一流的iPS研究成果转变到高效快速生产大熊猫的实践之中,从而不仅在大动物的iPS干细胞研究中再创辉煌而在科学层面上征服世界,同时也实现iPS持续研究经费的自给自足,甚至于为国家创造更大的财富。。。这一建议是切实可行的(如果论文所称的成就是真的话),而且还不必倾举国之力,只要一个“四人帮”即可。此“四人帮”非彼“四人帮”,它是制由四位已在顶尖杂志发表过iPS实验研究论文的中国生命科学的“风云人物”所组成的一个互相帮助的团体,而不是独立山头的帮派。

 这“四人帮”成员应当是(含其iPS贡献和应负的责任):

裴端卿 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院长iPS“飞机”引入中国的第一人。将负责iPS“飞机”制造效率的提高;

邓宏魁:北京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制造无致癌性iPS细胞的中国的第一人。将负责iPS细胞的安全性;

高绍荣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研究员iPS造鼠技术的中国“父亲”。将负责iPS大熊猫的传代的表观遗传也正确;

周琪: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iPS造鼠技术的中国“爷爷”。将负责iPS大熊猫的传代成功到至少第三代。]

 

不过,iPS细胞研究到底有多大价值现在已有些眉目了。而在iPS细胞研究及论文中的忽悠则是铁案如山的。因此,只要iPS细胞的自然保护伞一倒,那些靠iPS忽悠起家的风云人物在科学界也就会成过烟风云。但在学术圈,恐怕还会像足协那样邪一阵。

 

但现在裴端卿所面临的还不是科学上的问题,已有“两头吃”的问题被暴露出来。而这点已被方舟子《新语丝》关注,后果就比较严重了。

 

裴端卿简历

Resume:

·         1980-1984        B.A., Huazhong Agricultural Collage, Wuhan, China
1985-1991        Ph.D. Biology,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hiladelphia, PA, USA 

·         1991-1995        Postdoctoral Training, 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 MI, USA 
1995-1996        Research Investigator University of Michigan Comprehensive Cancer Center, Hematology & Oncology, Ann Arbor, MI, USA 
1996-2004        Assistant and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Pharmacology,University of Minnesota, Minneapolis, MN, USA 
2002- 2004       Professor and Director Institute of Pharmacology,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China
2004-2008        Deputy Director General Guangzhou Institute of Biomedicine and Health,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2008-present   Director General Guangzhou Institute of Biomedicine and Health,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注:从简历看wikipedia中“Duanqing Pei is a doctor”的说法无根据。因此wikipedia需核查]

 

裴端卿美国职位及研究经费

RCID: 658764
Link to this profile: http://www.researchcrossroads.org/Researchers/658764

Duanqing Pei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Twin Cities

Position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Pharmacology

All Funding
$ 3,283,113

Grants for which Duanqing Pei acted as the principal investigator

Title/Granting Organization

Fiscal Years

Total Funding

Tumor Invasion And Metastasis Mediated By Cell Surface Proteolysi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NCI)

2006 - 2008

$ 690,380

Regulation Of Mt-mmps By Trafficking In Cancer Cells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NCI)

2003 - 2007

$ 1,173,345

Subcellular Localization Of Mt-mmps In Prostate Cancer Cells

   

Prostate Cancer Research Program (Department of Defense, CDMRP)

2002

$ 543,636

Structure/function Of Metalloproteinase Mt3/mmp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NCI)

1998 - 2001

$ 514,500

A Novel Type Ii Transmembrane Matrix Metalloproteinas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NCI)

2000

$ 100,000

Regulation Of Cell Motility By The Intracellular Messengers, Ca2+ And Camp

   

Division of Molecular and Cellular Biosciences (MCB - NSF)

1995

$ 261,252


由上面的情况看,裴端卿的确是有同一时间在中、美两边任(全)职(拿双工资)的两头吃问题。不知裴端卿跟中、美两边单位是如何协定的,也不知他的双工资是否交了两套税。但这些都还不是我关心的科学问题。我所关心的科学问题是,在把中国的iPS细胞忽悠成全能细胞的过程中,裴端卿是否发挥了一个领军人的作用,而他对这一巨大的科学欺骗应负何种责任? 刘实201047 附:裴端卿作为作者iSP论文

1. The magic continues for the iPS strategy. Cell Res. 18: 221 2008

2. Enhanced efficiency of generating 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iPS) cells from human somatic cells by a combination of six transcription factors. Cell Res. 18:600 2008

3. Mouse meningiocytes express Sox2 and yield high efficiency of chimeras after nuclear reprogramming with exogenous factors. J Biol Chem. 283: 33730 2008

4. Generation of 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 lines from Tibetan miniature pig. J Biol Chem. 284: 17634 2009

5. iPS cells: mapping the policy issues. Cell 139:1032 2009

6Vitamin C Enhances the Generation of Mouse and Human 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Cell Stem Cell 6: in Press, 2010

7. Porcine induced pluripotent stem cells may bridge the gap between mouse and human iPS. IUBMB Life (in Press 2010)

8. The Mighty Mice Prove Pluripotency for iPSCs. J Mol Cell Biol. (Advanced online publication 2010)

 

 

方舟子狗急跳墙不一定是坏事[]

求真留实发表于11/07/29 11:25

,迷信跟科学本来就是冲突的。 记:每个人都应该有信仰的自由吧? 方:有信仰的自由,我也有批评她信仰的自由。其实那件事本来只是在微博 上调侃,被媒体给放大了。 记:媒体会经常曲解你的意思吗? 方:经常曲解,我也会上当,包括乐嘉的事情,我就是在微博上随口一句话, 媒体就开始炒作这件事。我在微博上说了那么多事,比如揭露国内医院对母婴 ABO血型不合的中药预防,媒体不去报,这件事是更重要的一件事。反而乐嘉 的事大家都那么关心,我觉得挺头疼,挺不正常的。 (XYS20110728) 狗急跳墙 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2/peiduanqing.txt
  候选院士裴端卿涉嫌鲸吞二千多万元的国有资产 作者:清华客 每次去清华,都有相当大的收获。最近,听到段候选院士涉嫌贪污入狱的消 息,我颇为震惊。清华朋友与我聊起此事时说:段非常幼稚,弄点小钱就把自己 搞进去了,同是候选院士,他应该好好向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裴端卿院 长学习如何保护好自己。裴端卿是清华的兼职教授,正职是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 与健康研究院的院长。这位朋友说他对裴不很了解,听在清华及广州生物医药与 健康研究院的一些人(包括裴端卿的某些学生)说裴端卿院长的某些做法不符合 相关规范。虽然现在正式下结论还为时尚早,但朋友说,有资料表明,裴端卿涉 嫌将大量的国有资产悄悄地转到私人名下。我虽与裴相识多年,但了解甚少。不 过,当时我觉得事情很严重,就打电话给在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担任中层 领导的几位朋友和几位PI询问此事,他们有的说不知情,有的则比较坦率。事情 是这样的: 据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朋友透露,裴端卿原本是清华的长江学者, 2004年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成立时应当时的院长陈凌之邀,出任副院长。 2008年,裴端卿成功地取而代之,并宣誓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成员。就在准备主持 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工作时,裴院长就破天荒地招聘了两个洋人,一个 是西班牙裔的Miguel Esteban博士,另一个是美籍的Micky Tortorella先生。前 者是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的PI。后者是裴院长招来做主管科技的副院长人 选。由于Tortorella先生没有博士学位,科学院没同意裴院长的安排。于是,裴 院长就给Tortorella先生安排了一个首席科技官的头衔,享受副院长待遇 (有传言说年薪比其他几个副院长高很多,还配司机及专车)。 2009年夏入职以来,Tortorella先生的主要任务是帮助广州生物医药与健 康研究院搞产业化。因为对国内的环境不熟悉,Tortorella先生主要是做国际业 务。到2010年,裴向上级领导汇报说Tortorella先生已经与美国的 Sigma-Aldrich公司达成合作协议,由Sigma公司分五年投入$500万美元与广州生 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合作开发一些新技术产品。但与我通话的那些中层及PI们均 表示不知道协议的具体内容。 有资料显示,他们的协议于201047日生效。其中乙方签署人是: GZstem Guangzhou Institute of Biomedicine and Health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 Room A 549 190 Kai Yuan Avenue, Science Park Guangzho, Chin

而更早的时候,我就对iPS研究领域跟风的几个风云人物有过点评:

说说我与《生物通》生命科学风云人物候选人的风云事

 (2010-01-01 21:09:40)



生物通》的2009年度生命科学十大风云人物评选列举的人中有下面一些我还算“熟”而且有过“交道”或有“交”而无“道”的人。

俞君英


2007年不仅让iPS一炮而红,也让一位华人女科学家从幕后实验室走了出来,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这位女科学家就是俞君英博士,有人称她为华人生命科学界的骄傲,有人认为她是下一届诺贝尔奖热门获奖者,然而她却依然平平淡淡的进行着自己喜爱的科学研究,波澜不惊。2009年俞君英和她的同事又获得了iPS技术方面的一项突破:利用非整合型附着体载体(episomal vectors)方法获得了人类iPS细胞。

 

“交道”:200712月我在《学贯中西 》(1(2): 47-48)发表《方舟子急毁同胞为哪般?》一文,对方舟子指责俞君英对其《科学》论文的介绍有“夸大之嫌” 进行批驳。同时指出,我为素不相识的俞君英打抱不平并非我认同她的科学发现。对日本学者发明的诱导产生多能干细胞(iPS cells)我早有不同看法(http://www.nature.com/news/2007/071120/full/450462a.html http://im1.biz/Cloning.htm)。对俞君英《科学》的一些观察也有另外的解释(已投稿《科学》)。不过这些都属于科学的探讨,与方舟子对华人贡献的恶意抵毁有本质的不同。后来也曾得到过俞君英应我要求而发来的她的新的iPS细胞论文,并对她的新iPS细胞论文提了批评意见。我多次邀请俞君英和她的“老板”汤母生对我的批评进行反驳,但未见回复。

看法:是个聪明能干的女孩,如不是误入歧途,一定会有更大作为。但说她是下一届诺贝尔奖的热门获奖者完全是无稽之谈。因为一是iPS忽悠可骗得了CNS等顶奸杂志,但有我的两封信放在诺贝尔奖选委会,它永远也得不到科学的最高奖。连望奖眼穿的iPS之父都得不到诺贝尔奖,iPS之女更不可能。即使诺贝尔奖选委会昏了头而要给iPS发奖,iPS冲奖的“三驾马车”早已有“主”: 哑马拉卡、夜里喜和俞君英的“老板”汤母生。不过,“老板”汤母生如得奖,可能会把奖金分一些给俞君英或给俞君英升个职,因为毕竟汤母生的iPS发现是俞君英的。

 

裴钢
      

时任同济大学校长的中科院院士裴钢教授在2009年获得了本领域研究的数个硕果,无论是发表在Nature杂志上的胰岛素耐受/II型糖尿病发生的新机制,还是近期Cell杂志上剖析造血发生方面的新成果,2009年对于这一研究组来说,收获颇丰。

 

“交道”: 200825日我给《细胞研究》的主编裴钢(Gang Pei)写了一封。提出要为《细胞研究》写一篇关于IPS细胞的评论或综述。裴钢很快就给我回信。称“Thanks for your kind offer! I think it is a good proposal and you are a good candidate to write such a mini-review. I wonder how long you may take to finish it up? Dr. Li Dangsheng (李丹生)will contact you for the details.”对此,我立刻答复“I can finish this mini-review in one day. ” 裴钢也立刻答复“ThanksI am looking forwards to receive your staff.”后来,因又有两篇新的iPS细胞论文发表,我告知裴钢我要读完这两篇新论文后再完成我的综述。因此我最终提交我的综述是2008212日。

李丹生在给裴钢的信中写到“I will read and check with Duanqing. I will then communicate our thoughts with the author and cc you on the email.”然而,李丹生与裴端卿沟通后的最终结论是拒绝发表我的综述。理由是“our consensus opinion is that it does not appear to fit the current scope of review articles in our journal, as our policy requires that all review articles under formal consideration be authored by established scientists in the specific field (as demonstrated by their past publications of original research articles on subjects closely related to the reviewed topic, in quality peer-reviewed journals). 对此,我给裴钢主编发信表示抗议,但也无济于事。这篇综述后来投给《自然》,《自然》以里面所批的一篇论文是哑马拉卡刚在《科学》发表的文章为由而建议我投稿《科学》。不过,在拒稿的一周之后,《自然》就发表了它那篇著名的社论和iPS大蓬车新闻特写,其中许多内容竟与我的投稿相似,而所提到的哑马拉卡《科学》论文出错一事无疑来自我的稿件。因为我对哑马拉卡《科学》论文的批驳是在其论文在线版一出现就投稿《科学》并加进了一段到被《细胞研究》拒稿而转投我《自然》的综述里。后来我给《科学》打电话,问我对哑马拉卡《科学》论文的批评《自然》怎么会知道,得到的答复是肯定不是《科学》透露给《自然》的,而且还说他们是竟争对手。而从哑马拉卡后来在《科学》发表更正并只点我的名致谢看,没有其他人对哑马拉卡的《科学》论文提出过批评。

因此,一篇连《自然》都偷其大量内容被建议投稿《科学》的已写好的综述,竟被裴钢主编《细胞研究》以“没资格”写为由拒稿,这实在是荒诞。这篇综述后来发表在《逻辑生物学》并得到全世界各地干细胞研究者的来信索求。而我的另一篇iPS细胞研究综述,也是世界上的第一篇(应邀而写的)iPS细胞研究的综述于20084月在比《细胞研究》更有影响的《干细胞与发育》发表。并一直排在该杂志下载量的榜首。

我后来还向裴钢主编《细胞研究》投过两篇“致编辑的信”,分别对iPS细胞伪科学进行总体批发和对《细胞研究》以“致编辑的信”的形式所发表的高绍荣研究组的一篇iPS细胞论文进行批驳,但也被拒稿。

我与裴钢/《细胞研究》交往的情况更多可见于下面的博文:

中国“顶尖”杂志因政治考虑不敢发科学综述

中国“顶尖”杂志对批评伪科学说“不”

裴刚能否告诉大家平均每篇干细胞论文花了多少钱?

Medical and Ethical Concerns over Using Safety-Unproven iPSCs for Clinical Treatment 》(HTMPDF

看法:是个精明得道的男人,如不当官,学术可能会做得更好。《细胞研究》三次拒发刘实稿件不能全怪不能主事的主编,而只能怪那些架空了主编的人。官当多了和久了,难免不荒掉一些业务和跟不上全方位的科学发展,特别是不太可能认识超一流的科学。不过以院士之资源,在一些局部领域做出一些跟一流的成就还是可能的。2009年其研究组发表的文章按杂志的影响因子看是很“牛”。但愿不要出现以前其《细胞》论文图片造假现象。不过即便有,那也不会对“通讯作者”有多大影响。按国际惯例,“通讯作者”的任务就是投稿领奖、撤稿怨人。

高绍荣


今年7月,英国《Nature》杂志和美国《Cell stem cell》杂志分别报道了中国科学家首次利用ips细胞培育出活体小鼠的消息,《Nature》杂志称这一成果“为克隆成年哺乳动物开辟了一条全新道路”。其中高绍荣博士研究组首次报道了通过四倍体囊胚注射得到完全由iPS细胞来源的小鼠。

 

“交道”: 20098月我在看到高绍荣研究组用iPS细胞培育出活体小鼠的消息后去信索取文章,高绍荣没直接回信但其学生、论文的第一作者回信并发来论文。看过论文后我就一些问题回信给高绍荣及其学生进行探讨,但参与探讨的始终是那位学生。其中关于“全能性”的探讨结果是:

刘实:"fully pluripotent" should be translated as "完全多能"或“真多能”,to be distinct from "partially pluripotent" (“部分多能”或“假多能”) and "totipotent" ("全能")

学生:yes, I totally agree with your translation.

 

可后来当我提出:Please forward my messages to Dr. Gao and ask him to point out the mistaken translation of "fully pluripotent" to "全能" by the press and some experts.

ALso, I wish him to tell me how this could be used for "器官移植、基因治疗等临床应用".该学生发给其“老板” 高绍荣这么一封信:

Dr. Gao,

I'm sorry for troubling you and for my bad work in communication with this guy. And he/she want to communicate with you. Please see the forwarded mails.

而高绍荣也终于第一次直接给我回信称:“I received the emails you sent to my students. I want to say: Please don't bother my student anymore. We can discuss science, but only science I can discuss with you, no more else. Regarding who is the first to finish this work, i believe we submitted the paper separately, that's what I can tell you so far. As the scientist, we only care about our results and we do not care too much about who is the first. Now many more reports talked about Zhou, Qi's work, that's fine to me. i don't want to get too much attention public-ally. NIBS is the place to do science and we do not want to become politician.”。

 

后来针对《细胞研究》以“致编辑的信”的形式发表高绍荣研究组的一篇iPS细胞疗法论文我也以“致编辑的信”投稿《细胞研究》进行批驳,但被拒稿。此文后发表于《科学伦理》

[见《Medical and Ethical Concerns over Using Safety-Unproven iPSCs for Clinical Treatment 》(HTMPDF]

更多细节见《北京生科所怪事:非通讯作者带给不通信通讯作者麻烦?

看法:一个典型的Push hot buttons and ride on trends的“科学家”。自称是“克隆羊”之父的学生,或许还得到了一些大忽悠的真传。但也许和其师傅一样做科研不知应当如何设正确的对照。获得了“成功”却不知怎么“成功”的。因此,对待科学批评只得以“忙科研”为由躲躲闪闪。如不悬崖勒马,最终可能会像其师父一样是一个徒有虚名的“伪大”“科学家”,碰到“哑马”也会立马“缴械投降”。

 

周琪


今年7月,英国《Nature》杂志和美国《Cell stem cell》杂志分别报道了中国科学家首次利用ips细胞培育出活体小鼠的消息,《Nature》杂志称这一成果“为克隆成年哺乳动物开辟了一条全新道路”。其中,周琪的研究小组成功培育了27只实验鼠,并将首只iPS细胞克隆鼠命名为“小小”。

 

有“交”无“道”:多次去信要求交往,但却无道德地不尽“通讯作者”应尽的义务对科学批评进行答复。

看法:不象是个真搞科学的。

 相关文章:

癌胚死:中国干研是否完成了iPSC的“盖棺”之作?

中国干研的iPSC“盖棺”之作为何还无“定论”?

iPSC“盖棺”论文最后稿发表,但“红花”没配“绿叶”

 

总结

 

iPS之风的确吹出了一大批的风云人物,国际上的不说,国内的就不少。去年的《生物通》生命科学风云人物中iPS大陆专家就有邓宏魁和裴端卿,奇怪的还有日本人山中伸弥(即哑马拉卡)但却无俞君英。而周琪是以2001年用新发明的克隆方法获得了世界第一头非多莉羊技术的克隆牛并被命名为“奥运2008”而与奥运再次结缘成为奥运火炬手才荣登2008生命科学风云人物的。

 

不过当年《生物通》的iPS风云人物一个个都是见了刘实都只有“绕道走”的人(见《雷达发现日本IPS “飞机”已进入中国,着陆点为广州》和《北大邓宏魁团队的iPS细胞真的“无致癌性”吗?》),而哑马拉卡后在20088月奥运会开幕的前一周还在《科学》点名致谢刘实。

 

由此看来,有风云人物则必有治理风云人物的人,否则歪风盛行、黑云遮天,这科学界如何是了!

 

刘实

20091231

1

路过

鸡蛋
5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Scidef赛德夫 2015-6-3 01:04
我们可以创办一个自己的杂志,你看如何?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12-16 21:0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