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求真留实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3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6已有 3454 次阅读2015-11-15 01:22 |个人分类:辩论争鸣|系统分类:学术打假| 认知科学, 培训班, 电子, 联合, 伦理

真人说话:张生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一个学生的描述

真人说话:张生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一个学生的描述

《科学伦理》编辑按:刚刚收到下面的电子邮件。貌似一个真人出来为张生家说话了。来信者还留下电话号码。但考虑到现在已是中国的深夜,所以先发来信以后再电话核实。

尊敬的刘主编:

您好!我是一名对“张生家案”关注度较高的学生,名字叫陈丽萍。对于这,我有许许多多的感触,现将其写下与您分享。

我初次认识张老师是在今年的7月份。在2015年7月19日至7月25日,我申请并有幸参加了生命科学联合中心(CLS)举办的为期一周的神经与认知科学暑期培训班。在7月23日下午,张老师为我们带来了一场关于“Neural Circuit of Space Memory”的讲座。在3个小时的课程中,张老师条理清晰地向我们介绍了他的研究领域及相关知识,言语间也流露出了他的科研态度与科研精神,给了我无限的启发。由于我当时刚刚结束大学一年级课程的学习,缺少系统的科研训练,在六天的课程学习中经常遇到不了解的知识和技术,每堂课基本都只是一知半解。实话说,在这么多的课程中,我听得最认真听得最懂的是张老师的课,更对张老师的研究方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这次的课程学习中张老师的科研态度与科研精神深深感动,我从他所表达的内容中感受到了一颗赤诚的报国心和对科学的满腔热爱。我发现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都和张老师有些相似,虽然我的思想境界可能还不能企及他的高度,但我对他的很多思想都非常赞成和敬佩。因此,我在课程结束后向张老师提出了留在他实验室实习的申请。

由于我当时基础知识储备不足,对成功申请实习不抱有希望,但非常幸运的是,张老师竟然给了我这个宝贵的机会,因此我也非常感谢张老师。在7月26日至8月16日期间,我和暑期班的一些同学一起在张老师的实验室学习,也对张老师有了更多的了解。我觉得张老师是一位非常好的老师,我从心底由衷地崇敬他。他视每个学生如自己的孩子,在给我们传授科学知识的同时不忘给予我们思想的启迪他希望能通过分享他多年的经历与感受,帮助我们储备一些经验,让我们少走弯路他希望实验室是一个温暖的家,每个成员都互相尊重、互相帮助、互相学习;他希望实验室能够有严格的规矩,确保实验结果的准确性;他不忘常常关心我们,告诉我们无论有什么困难他都会尽力帮助;他还邀请了一位加州理工学院的学生来为我们做汇报,拓宽我们的视野。在实验室的那段时间里,我被张老师每天废寝忘食的忙碌身影深深地触动着,我从一点一滴的小事中看到了一个真正伟大的科学家的优良作风。

在实验室的后一段时间里,张老师告诉我们,他可能没法再亲自带领我们学习了,并多次对我们表示歉意。虽然我们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都很理解张老师。在8月15日,张老师告诉了我最近发生的事情。我感到非常震惊,实在没有想到我一直崇敬的鲁白老师会企图剽窃他人的成果,也当面对张老师提出了质疑。张老师更详细地讲述了一些事情的经过,我深深地感受到了张老师的无奈,并且感慨颇多。在8月16日,我给张老师写了一封离别的信,感谢他这段时间的教导与帮助,并于8月17日离开实验室,回到家中。在离开实验室的时候,我非常不舍,因为我觉得这段时光过得非常充实和满足,我也担心张老师的这件事是否能够很好地解决。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很少与张老师联系,也不太了解他的近况。

在9月16日傍晚,我刚下课,打开手机看到有同学告诉我:“张老师卷入舆论风波”。我当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即奔回宿舍,开启电脑搜索,没想到就看到了那些“抢发”的新闻和评论。我当时瞬间感觉进入了梦境,这一切发生得都太不真实了,真的怀疑自己是在做梦。我立即准备给张老师发个短信,告诉他我看到了新闻,我不相信新闻的内容,这里面一定有一些问题。当我正在编辑短信时,张老师恰好打电话过来,我当时特别激动,问张老师是否出现了什么情况。张老师告诉我,他打电话来就是因为我知道了一些内幕,希望我不要担心。我又向张老师询问了一些细节,张老师便将整个经过完完整整地告诉了我。我当时特别失望,实在是难以接受我所崇敬的饶毅和鲁白会做出这样的事。在那几天里,我吃不下、睡不着,觉得自己是在做一场很离谱的梦,每天除了上课时间,基本都是在网上搜索与这件事有关的报道和评论。看着那一条条骂张老师的话,我心的心很痛。我特别想要在网上回应那些网友,却又担心自己好心做成了坏事,又会给张老师惹来什么事端,便只能默默地看着那些帖子,默默地流泪。我了解张老师的为人,不希望他就这样当替罪羊,也不希望他被这么多人恶语相向。在那段时间里,我经常与张老师联系,希望他能够不要太伤心,不要做出偏激的事来。张老师也安慰我不要担心,事情一定会真相大白的,希望我不要耽误自己的学习。直到9月底,这件事都没有一个最终的说法。在9月24日,我张老师提出我想利用国庆节的时间去看望他,他告诉我,他恰巧要在国庆节回挪威,希望我不要再担心,他相信校方一定会公正地调查清楚。在张老师回挪威后,我们保持着联系,他时常给我分享一些文章、新闻以及异国的生活与风景等等,我感觉他的心情好了许多,也逐渐安心了。没有想到,在10月22日,张老师告诉我他在调查报告还未出来前被解聘的消息,我非常伤心。虽然我在9月底就看到CLS的官网上撤掉了张老师的版面,却没有想到在没有调查结果的情况下,学校就解聘张老师,这是一种极不负责任的行为,这不反映了其中存在一定的内情或者学校就只想通过这种简单的方式息事宁人,这于情于理都难以让大众信服啊!

在这两个月里,对于这件事,我反思了很多。现在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有许许多多的感慨。

我刚刚步入大学校园一年多,在这一年多里,除了学习知识外,我更深刻地理解了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意义与内涵,逐渐认识到了社会更丑陋的一面。曾经我也想通过自己的能力为这个社会的美好做一些事,但我逐渐发现一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需要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合作,共同描绘一个没有黑暗的光明世界,我也一直将张老师曾对我说的“先自强再助人”铭记于心。我一直以为科学是一个充满光明与正义、远离利益纷争的地方,所以我一直对自己的未来规划是成为一名科研工作者。我想暂时逃离这个喧嚣浮躁的社会,潜心地进行科学研究,为人类造福,不断积蓄自己的力量,有朝一日为促进这个世界的发展尽一份力。这件事让我发现我太天真了,我看到了学术界也有黑暗的一面,而且这种恃强凌弱的现象在其他行业中也比比皆是。我不知道如果每个人都如此自私,一心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活,那么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还有什么。虽然每个人都有自私的一面,但也要有度,至少不能越过道德和良知的底线啊!人生苦短,如果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匆匆忙忙地追逐利益,与他人勾心斗角,趋炎附势,这样的人生还有意义吗?人心本善,很多人都是因为一时被利益冲昏了头脑而做了错事,所以我真的希望每个人都能好好地静下心来审视自己,好好地跟自己的心说说话,明白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不要在迷途中越走越远,最后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中国的科技力量目前仍处于世界的落后水平,很大程度上也与中国的内部科研环境有关。虽然这一个“张生家案”炒的沸沸扬扬,最终差点以“解聘”而无故地告终。然而那些没有公开、未被大众知道的“张生家案”又有多少呢?如果每个有才能的人都被所谓的高层和领导压制,他们还能真正地发展吗?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啊!我从这个“张生家案”中仿佛也看到了后面许许多多受压制者的声援。我觉得所谓的高层和领导,你们是否需要好好反思一下呢?你们当高层、当领导的初衷是什么?难道就是为了通过自己的权势更便捷地达到自己的目的吗?你们面对中国的科学技术都没有改造的心愿与热情吗?我希望高层们要好好地反思一下,不要辜负广大群众推举你们当高层、领导的期望!既然整个中国的学术都处于落后地位,那为何大家不能团结起来,一起合作呢?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在窝里斗呢?

借此机会,我还想谈谈中国的媒体。我希望媒体要本着真实可靠的原则进行报道,不要一味地为了关注度而丢失了媒体本身应有的天职,这或许也是驱逐利益、浮躁的一种表现吧?网友们也要有一双明辨是非的慧眼,不要轻易地被网络中的言论蒙骗,要有自己的判断力。

在这件事中,我始终坚持站在张老师的这一方。虽然网上不断有攻击他的言论,甚至有人试图通过捏造故事来污蔑张老师的人品,但我都不会轻易地相信网络中的言论,我只相信自己所接触、所认识到的张老师。在这件事中,我觉得张老师处于一种孤立无援的地位,他相对于那三位老师而言,在中国没有权势,没有地位,没有资源。那些有权势的人能够轻易地将黑的变成白的,试图掩盖真相。看着邪恶就这样掩盖正义,我多么想为正义的伸张出一份力啊,却又限于能力的不足。曾经有人跟我说过,这个争端中的每个人曾经可能都是热血青年,随着岁月的迁移,他们逐渐老了,老着老着就懒了,也难以保持当初那份纯真的心灵。我真的为这种现象感到遗憾和惋惜,我希望我不忘初心,永远保持自己纯真的心,我也一定会全力以赴地去做!

我能够理解清北两校为了学校的名誉,为了国家的名誉,不想扩大这件事的影响。张老师曾经也非常信任校方,相信他们的公平与正义,没有想到张老师的宽容与信任仍旧换得这样的结局。我一直期待校方能想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法,让各方所受的伤害都最小,但这样的结果确实让我极度失望。我不想中国就这样流失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中国的社会需要发展,这些黑暗腐败的现象也许也是发展中的一道坎,是需要被解决的。

最后,我想说所有的事实都是客观存在的,无论人类怎样试图抹灭,但是,人在做,天在看。那些心术不正的人最终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而那些在漫长的岁月中依旧保持那份热忱之心的人也一定会得到敬重。

我不知道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还会持续多久,但我相信正义迟早都会得到伸张,我期待世界光明的那一天!

 

祝好!

陈丽萍

 
2015-11-15
电话号:XXXXXXXXXXX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lianghongbin 2015-11-15 01:39
新语丝上有当事人的一篇,不妨也摘过来放此邮件下面
回复 Scidef赛德夫 2015-11-15 05:28
lianghongbin: 新语丝上有当事人的一篇,不妨也摘过来放此邮件下面
请帖过来,或在我的《虚拟学术法庭》博文下。
回复 icalys 2015-11-15 16:53
本科生也站出来说话,值得敬佩。虽然并没有于学术相关的第一手情报,但是至少证明污言秽语攻击张人品的言论不可信。
回复 Sthfel 2015-11-16 00:10
icalys: 本科生也站出来说话,值得敬佩。虽然并没有于学术相关的第一手情报,但是至少证明污言秽语攻击张人品的言论不可信。 ...
我觉得恰恰相反,本科生极有可能是被蒙蔽了。以来她和张相处时间有限,二来接触范围也有限,如何可信?反倒是网上爆料的张种种劣迹,说得有模有样。难道都是空穴来风?
回复 icalys 2015-11-16 10:15
Sthfel: 我觉得恰恰相反,本科生极有可能是被蒙蔽了。以来她和张相处时间有限,二来接触范围也有限,如何可信?反倒是网上爆料的张种种劣迹,说得有模有样。难道都是空穴 ...
实名当然比匿名可信。如果张的"劣迹"属实,那么网上爆料为何还要匿名?显然是不负责任骂完就跑,有恶意夸大之嫌。
回复 Sthfel 2015-11-22 06:08
咳,你们就折腾吧,就把水搞混吧。张生家是什么人,接触过他的人心里都有数。时间会证明一切,现在着急也没有用。
回复 tommy 2015-12-5 22:35
哎,接触十几天的本科生。他相处几年的挪威同事哪去了? moser哪去了? 实验室出了个大垃圾不赶紧辟谣,做啥捏?
回复 求真留实 2015-12-5 23:45
鲁白那几十号学生哪去了?咋没一个人出来为恩师说话?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5-24 06:2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