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PBS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40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197 次阅读2017-1-21 00:10 |个人分类:数据分析|系统分类:学术打假| 美国总统, 奥巴马, 总统选举, 希拉里, 合法性

黎蜗藤:特朗普与奥巴马的战争,前所未见的交接乱象



1月20日,特朗普就要正式成为美国总统。通常总统上任后至少有一百天的“蜜月期”:不管选民原先选择如何,都愿意给新总统尝试的机会。可是经历了一整年总统选举撕裂的美国政坛和社会,在选后的两个多月中,却看不到对抗缓和的气象。特朗普在未上任前,似乎已经失去了这个“蜜月”。

有三个主要原因:一、特朗普当选的合法性疑问;二、特朗普的“非传统政治”的争议;三、特朗普要全面逆转奥巴马政策遗产引发的反抗。

普选票数、假新闻、电邮门

本届竞选过程中争议太大,疑云众多,首先给特朗普带来“得位不正”,即当选合法性(legitimacy)的争议。这表现在四个方面:

第一,普选票落后。特朗普是史上赢了选举人票的总统中,普选票落后最多的,得票比希拉里少三百万票,占2%──这绝非一个小数字。虽然选后经历锈带三州的重点票风波,及选举人投票争议,特朗普都安然度过,证明了选举过程的公正及制度的有效性。但普选票落后,还是成为他心头之痛。

本来,选举制度预先设定,特朗普按制度胜出,无可厚非。但普选票落后这么多,证明了他并非“众望所归”,不是“大多数人”支持的总统。何况,他在过去几年一直指责制度不合理,竞选中又说选举制度对自己不利,甚至扬言输了也不一定接受结果。现在自己竟成为这套制度的得益者,剧情反转太大。

加上他的性格“要赢到尽”,明明只是险胜,却非要坚持自己“压倒性胜利”。于是特朗普只得找出种种借口:先毫无根据地说民主党选民有三百万非法移民;又说如果竞选规则是普选的话,自己一样胜利;又说自己是列根(里根)之后赢得最多郡的共和党候选人。而他威胁希拉里,若她支持重点票就要检控她私设邮件服务器,也惹来“政治干预司法”的争议。

第二,假新闻帮助特朗普。在选后不久,美国政坛就掀起假新闻的讨论。其实,往年选举的假新闻也很多,受众多是“另类右派”的低学历白人基督徒。但这次选举的假新闻危害特别大,4chan、reddit、youtube、脸书和推特等网站都成为制造、发酵和传播假新闻的利器,引起广泛争议。这些假新闻绝大部分有利特朗普,其团队还参与传播假新闻。倚仗假新闻上台,怎么说都不是光鲜的事。

第三,FBI违反中立原则影响大选。在选前11天,FBI 总管科米(James Comey),在未有实质证据的情况下,早知道可能“引起误读”,还突然写信给国会,宣布重启“希拉里电邮门”调查;选前三天才宣布维持原先“不起诉”的结论。此举一下子改变了选举的形势。希拉里、民主党参议院领袖里德和不少独立学者都认为,这是民主党败选的关键。FBI 的举动史无前例,涉嫌违法。司法部在选举前已对科米此举展开调查,国会也正开始听证。如果证实科米有不当甚至不法的行为,还会进一步动摇特朗普当选的合法性。

而最后一点,甚至比前述三点都还重要:俄罗斯通过窃取和发放美国民主党电邮,刻意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

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

这次选举中,维基解密分两批公开了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DNC)盗窃的电邮。第一次在7月民主党大会前后,据称是黑客组织 Guccifer 2.0 所为。电邮内容主要是有关 DNC 如何在初选过程中“偏帮”希拉里“打压”桑德斯。这印证了桑德斯支持者一直对 DNC 的指控,迫使 DNC 主席辞职,令很多桑德斯的支持者对希拉里反感。

第二次是10月开始,维基解密以几乎每天一次的频率,陆续公开了希拉里竞选经理波德斯塔(John Podesta)的电邮。据美国情报机关所言,这是俄罗斯黑客组织 Fancy Bear 所为。由于波德斯塔长期是民主党的重要幕僚,这次被窃取的信件年代跨度达八年之久,主要被外界质疑的有:希拉里一直不公开的在华尔街的演讲稿,指证她表里不一、支持自由贸易、是华尔街的傀儡;克林顿基金会的 Pay for Play,指它是“贪得无厌”的克林顿家族的敛财工具;民主党政府“售卖武器”给 ISIS,指奥巴马是创立 ISIS 的人;奥巴马“卖官”疑云,暗示整个民主党都腐败等。

这两次泄露事件,都在大选引起很大争议。但当时,民主党的竞选策略是用“大巴录音”和税表问题等负面攻击对付特朗普,而且形势大好,对此问题研判为“可控”,于是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多加纠缠。然而,FBI 局长科米给国会的信暗示希拉里“腐败”,给人“ FBI 掌握某些事证”的印象,而大大增加各种网路谣言的流传。

在选举时,已有报告提出对俄罗斯的指控。但当时只被看成民主党转移视线。选举之后,这个问题才重新被重视。

其实,俄罗斯网络攻击美国以前一直发生,但只限于传统间谍的“情报”目的;美国干预其他国家大选不在少数,但美国大选从来不曾被不友好的国家干预(同样美国以前也没有干预俄罗斯大选)。此事关乎美国国家安全,更动摇“民主制度”基础,已超越党派之争;即便从亡羊补牢的角度,也应该深刻检讨。于是,奥巴马要求情报机关在他卸任前递交报告,国会民主党与一些共和党的国会领袖等也支持国会展开调查。

12月29日,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联合发表《俄罗斯恶意网络攻击行为》报告,指出两个组织曾在2015年夏天和2016年春天,分别入侵 DNC 服务器,手法都是通过钓鱼(phishing)行为散布邮件,诱使疏于防范的人员在“假网站”修改邮件密码,以盗取帐号密码攻入服务器。从网络ID、文件签名特征(YANA Signature)等都能证实,这些钓鱼邮件来自俄罗斯。情报总监综合各情报机构信息在1月6日给特朗普作简报,令人信服普京(普丁)就是幕后黑手,也使一直指责情报机构的特朗普,终于承认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

准总统合法性,备受质疑

更火爆的是,情报总监当时提交给特朗普的两页附件,是一份自去年10月就开始在政界、情报界和媒体中流传的35页档案的摘要。那份档案,据称是一位英国前特工受雇于美国某政治机构撰写的,主要内容是:普京在好几年前就计划培养特朗普做美国总统,并通过利益和“色情录像带”“控制”了特朗普,在竞选中与特朗普团队合作“同谋”,以及利用民主党电邮帮助特朗普等等。据说该名特工在俄罗斯有广泛的情报眼线,故其报告有一定的可信性──但因所有资料都无法证实,媒体都一直压住不报。

可是1月10日,CNN 利用“这两页简报属于政府文件”为由,找到理由报导这两页附件;Buzzfeed 网站顺势跟进,把35页文档公诸于世,引起美国舆论哗然。在1月11日的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公开指责 CNN 和 Buzzfeed 制造假新闻,后又指责情报总监不该把那两页纸作为附件给自己。但此事已在公众中造成极大的影响。

特朗普在此事上,先极力否认俄罗斯窃取民主党电邮,说黑手也可能来自中国和朝鲜;不得不承认俄罗斯涉入后,又否认普京是幕后黑手,甚至宁愿相信普京和维基解密首脑阿桑奇,也不相信美国的情报社群;之后又否认普京刻意偏帮自己,坚持只是民主党的网络安全意识不足,让普京钻了空子;最后又说尽管自己赢了选举,普京的行动没有成功,因为投票机没有被破坏。在此过程中,特朗普不断赞扬普京和阿桑奇,指责美国情报机关无能,指民主党是输不起的“酸葡萄”,指责奥巴马、民主党、国会以及质疑此事的媒体,通通都针对自己。

尽管以上这些质疑,单独看来都不足以否定特朗普当选的合法性,但是组合在一起就非同小可。1月20日,马丁路德金的战友、1960年代民权“六君子”的最后一人、佐治亚州众议员刘易斯(John Lewis)在接受 NBC 采访时说,自己不认为特朗普是一个“合法”的总统,因为他是在“俄罗斯帮助下”取得胜利。

这种对特朗普当选合法性的质疑,才刚刚拉开帷幕。虽然这些质疑不会改变特朗普在法律上成为美国总统的事实,但不免动摇特朗普的统治基础,方便民主党阻击特朗普的各项施政。正如刘易斯说:合法性不仅基于法律上的标准,更基于人心。

特朗普争议不断,奥巴马转身反制

特朗普作为历史上最不寻常的总统,自身也在过渡期就引起极大的争议。主要包括:

一、推特政治,在推特上口无遮拦地发表意见。他指责波音和洛歇.马丁(洛克希德.马丁),使两者股价急挫,干扰市场;他挑起不符合总统身份的骂战──比如指责阿诺德·施瓦辛格主持节目收视率没自己高,指责梅丽尔·斯特里普演技“最被高估”,攻击民权运动领袖刘易斯“只说不做”;他也频频引爆外交风波。他还誓言,上任后继续这种推特政治。

传统上,“君无戯言”,总统应慎言。但特朗普的政治学中,总统的话不等于总统意图,更不一定等同美国政府的立场。他的高级顾问康威说:“不应该从总统嘴里判断总统的意图,而是应该读懂总统的心”。候任白宫幕僚长普利巴斯则多次否认特朗普的推特代表(未来)白宫的立场。

二、利益冲突和裙带关系。美国法律中,每个公务员都要申报利益,公开税务,唯独总统例外。但传统上,总统在竞选时都会公开税表,当选后会把自己的财富交给信托机构管理(blind trust)。可是,特朗普既一直不肯空开税表,几经拖延之后,才宣布把财产交给两个儿子管理,这无法避免公众质疑其利益冲突。特朗普同时竭力安排自己的女儿 Ivanka 和女婿 Kushner 进入政治核心。

三、特朗普在外交上毫不掩饰亲俄立场,挑战“一个中国”政策,以及炮轰欧洲盟国等;这都完全背离了传统外交路线。他也不信任和贬低美国情报机关,继续敌视美国主流传媒。

以上种种作为,也都使他继续成为争议焦点。

奥巴马一直视“权力顺利交接”为美国最值得骄傲的传统;在选举当晚,正是他敦促希拉里认输。选后初期,他还一意希望与特朗普“顺利交接”。而特朗普在刚当选时,也曾表现出会在一些议题上调整立场的弹性。

但随着特朗普的内阁提名出炉,情况出现逆转。他提名的内阁中,至少有八个人让民主党难以忍受──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过分亲俄;司法部长赛森斯(Jeff Sessions)强烈主张反移民(不限于非法移民);劳工部长反对劳工权益;环保部长反对环保;卫生部长反对联邦医保;住房和城市发展部长反对公平住房计划;能源部长主张废除能源部;教育部长主张废除联邦公立学校。

这些提名,明摆着要完全推翻过去八年民主党的政绩,清理奥巴马的政策遗产。于是奥巴马也转变态度,全面阻击特朗普。这体现在几方面:

首先,加紧调查俄罗斯间谍事件,从合法性上动摇特朗普的统治基础。其次,在内阁任命的批准上,民主党和共和党反俄派联手阻击特朗普。但除了蒂勒森之外,他们对其他的任命最多只能制造麻烦而已。最后,亲自走上前台对抗特朗普。奥巴马一改前总统不干预政事的传统,宣布下台后将继续留在华盛顿,并扬言:如果“民主受到威胁”,自己绝对不会吝于发声。他还声称:如果自己能竞选总统,必定能战胜特朗普。

在1月10日告别演说中,他号召人民“捍卫民主”。米歇尔.奥巴马也说,特朗普上台,将令整个国家失去希望。

离任前,奥巴马的连番出手

最后,奥巴马不顾跛鸭身份,在离任前于多个议题主动出击,令人眼花缭乱;他不惜动用总统权力,颁布许多高争议性的行政命令,以给特朗普施政制造障碍。

12月20日,奥巴马宣布,禁止美国部分联邦水域离岸石油的开采,以控制气候变化。这一直是左派诉求, 也是奥巴马在 2008 年竞选时许下的诺言;但共和党一直反对。虽然奥巴马明知特朗普上台后就会废除,他仍在最后一个月颁发命令。这一来证明自己“履行”了承诺,另一方面是制造“现状”,加大特朗普废除法令时的阻力。

22日,奥巴马又突然宣布,废除“外国公民登记国家安全出入境登记系统”(NSEERS)。这个系统设立在小布什(小布希)时代(2002),规定来自以穆斯林和朝鲜等“高风险国家”男性移民,抵达边境时必须登记,此前已经入境的也要注册。NSEERS 被认为是防止美国本土恐怖袭击的基础数据。特朗普正想扩大登记范围,哪料到奥巴马干脆在交接前废止了这个系统。这意味着,在特朗普上台前约30天时间中,穆斯林男性进入美国将毋需特别登记,进入多少,居住在哪都不知道。而特朗普上台后,要重建这个系统,又得大费周章。

23日,奥巴马指示驻联合国代表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对“谴责以色列在巴勒斯坦土地上设立定居点”的决议案投弃权票,让议案以14票赞成,1票弃权通过。如果说前两个行动都是国内事务,特朗普有能力“纠正”,那么这个在不利于以色列的决议案上,史无前例的弃权举动,就把战线扩展到特朗普无法片面主导的国际场合。其实原本提案的埃及,已经在特朗普的劝说之下,答应暂缓,没想到奥巴马却暗中联络另外四国再次提出。这简直就是故意和以色列及特朗普作对。须知,安理会通过之后,决议案已经有国际法效力,这无疑是给特朗普的外交路线当头一棒。

28日,奥巴马突然宣布,在西部犹他州和内华达州,设置两个面积共达约7000平方公里的国家纪念区(National Monument)。虽然他强调区内文化遗址的重要性,但恰巧区内也有丰富的石油蕴藏,一旦设置国家纪念区就无法开采。本案和“禁止离岸石油开采”的行政命令的目的一样,有阻止特朗普的能源政策的效果。而且,历史上从没有废除国际纪念区的先例,特朗普要贸然废除,必会遇上很大阻力。

奥巴马还加快转移关塔那摩的俘虏──该基地位于古巴岛上,“永租”给美国又不用遵守美国法律,是一个“法外之地”,专用于关押在中东历次战争里擒获的“伊斯兰恐怖分子”,水刑等酷刑时有所闻。奥巴马在八年前承诺要永远关闭关塔那摩,并在任期内不断转移囚犯,但至今还关押 59个人。奥巴马29日宣布,将推动国会在他余下任期转移其中22人──这和特朗普誓言要扩大关塔那摩监狱和恢复水刑背道而驰。

29日,奥巴马更宣布对俄罗斯实施制裁,指责俄罗斯在美境的35个外交人员从事间谍活动,要求他们三天后离境。这被视为对俄罗斯干涉美国大选的“报复”,但当然也是对特朗普推行亲俄政策的障碍。 以上都释放出强烈信号,奥巴马已经从一心“顺利过渡”,转而准备撑起民主党反特朗普的大旗,利用前总统的身份,和特朗普“对抗到底”。

结论

美国历史上,似乎还没有这种新旧总统大战的先例。最近一期民意调查,卸任总统奥巴马有近六成的支持率,而特朗普则不到五成。由于美国三权分立、联邦制以及宪法保障媒体言论自由等政治传统和制度,民主党背后又有大批支持者和金主,加上特朗普当选的合法性与其执政方式的争议性,奥巴马确实有叫板特朗普的底气。

民主党已经计划在纽约和加州设立两个蓝州的总部,从州权、城市权以及公民运动等层次,研究、协调和部署如何对抗特朗普。甚至有民主党人“劝进”希拉里竞选纽约市市长,以在“特朗普的城市”抗衡特朗普。民主党这样做,是否对美国有利,却难以下结论。

这不禁令人想起八年前,自奥巴马提出医改法案开始,共和党对抗奥巴马的情景。只不过现在剧本调转了,民主党的对抗能力也远超当时的共和党。2017年,美国政坛的混乱不会比2016年少,奥巴马和特朗普的缠斗很可能会成为“新常态”。四年之后,美国很可能仍是一个“美利坚分裂国”(Divided States of America)。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5-23 16:4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