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PBS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40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248 次阅读2017-12-11 05:01 |个人分类:思维方式|系统分类:科普作品| 当代资本主义

大卫·哈维:天下资本一般黑,中国没有特殊性



当中国学者对他说“中国有些特殊”的时候,他并不认同。“到处有人对我说中国特殊,你们不开汽车吗?没有银行吗?没有酒店吗?它们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怎么工作的?”哈维往往由此开始,阐述中国并不特殊的道理。哈维说,这些是同一种资本发展的不同方式,本质的逻辑是一样的。

今年6月间,哈维访问了南京和北京,与许多学者会面,做了三次演讲,还与中国社科院的学者进行了一次对话。在这期间,我聆听了他在首师大的报告,也与哈维稍有接触,留下一些印象。

我是经济学的外行,但也能听懂一些东西。一个是哈维的深入浅出,一个是现实生活经验中“资本”这个活物就在身边,不像多少年以前,觉得资本只是一个在西方社会里的概念。

我想把哈维在演讲中的两个部分和大家分享:一个是资本运行的螺旋加速;另一个是当今资本运行积累的一个要害——消费潮。

哈维提出,资本运行有四个阶段:价值生产、价值实现、价值分配和价值增值。

资本的运行,就是沿着这四个阶段循环不已。

产品(含有价值)被生产出来,之后到市场上出售,把价值实现出来,价值实现的标志物是货币,于是就有如何分配这些货币的问题,最后,货币到了手里怎么用,货币少的人只能购买生活必需品,但货币多的人可以再行投资增值。于是,这些投资出去的货币又开始了下一个循环。

只要资本主义在,这个循环就是无限的,而因为有上升的运动,便可图示为螺旋形状。但是这个循环会因为生产过剩和生产资料私人所有与社会化大生产之间的矛盾而停滞,也就是马克思预言的——资本主义必然灭亡。

唯利是图是资本循环的客观过程,由于资本的人格化驱使人变得无限的贪婪。中国人通过这几年的反腐算是亲眼见到了贪婪的嘴脸,没有无限的贪婪,那些私室中成垛的钞票是无法理解的。

“没有最多,只有更多”,这是资本的贪婪性。我在看动物世界的时候,总爱对比一下人,比如狮子和人的差异。狮子捕食的能力甚强,但是它吃饱了以后,便不再去捕猎。而人则不同,他会“不饥而猎”(我们知道人类不渴而饮),持续地捕杀猎物,然后堆存起来,占为己有,然后……。狮子用自己的办法做下去,可以保持生态循环的平衡,而人,“没有最多,只有更多”地向着这个线性方向无限地追逐下去,结果,必将打破生态平衡。

哈维进一步指出,人,不但要“更大,更多”地无限地干下去,还要“快,更快”,这就更加严重。哈维是这样说的:如果我们看看资本主义的技术变革,就可以看到,半数的技术变革都是为了加快资本的周转速度。这给社会很大的压力,让社会也不得不加速运行。另外,要加速生产,就要加速价值实现,那么如何让实现加速呢?需要人用更快的速度消费。的确,我们看到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也是一个激励人类消费需求的过程,从简单的需求到复杂的需求,从必需品消费,到奢侈品消费和炫耀消费。(怪不得广告、明星、时尚、名牌、贵宾卡、VIP在资本大肆运行的社会生活中是如此显赫诱人)。

为了轻松一点,哈维举自己的例子,“我现在用的还是祖母的刀具,已经有120年了。如果资本生产的商品都用这么久,资本就垮台了。资本喜欢生产的是容易损坏,必须快速更新的产品。市场的作用就是推动你加快消费。这极大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

一切都在提速,包括学者们。哈维回忆:“我进入学术界的时间很早,那时候,一个人写书,超过2本,就算是浪费纸张了。当时写一本书,要花很多年的时间。而现在,如果你两年还没出一本书,人们就以为你死了。”学者不是资本家,但有意无意间也被快速循环的资本带着奔跑起来,追随时代的节奏。

在价值实现这个阶段,商场取代工厂,商人取代工厂主,成为主角。被剥夺者从工人变为顾客。工人劳动,有必要劳动和剩余劳动之分,顾客消费,则有必要消费和多余消费之分。对付工人的办法是胁迫,对付顾客的办法是诱惑,最虚伪的诱惑是:“顾客是上帝”。做上帝的感觉真好,顾客们在舒适的购物环境中,在点头哈腰的恭维中,进行多余消费,享受购买的那一瞬间。在价值实现过程中,有博弈,这种博弈不是倚仗生硬的力量,而是靠奸巧的营销心理诱惑,诱惑一旦得逞,价值实现会出现腾跃,还是那瓶酒,那只螃蟹,那个人,身价百倍。名牌商品,虚荣大于实质,是商人完成的成功跨越。

现代性,对于城市来说,包括巨大的消费性,即价值实现功能。

各类销售、消费系统是现代城市体制的核心,对于现代城市来说,居住是次要的,更准确地说,居住也是一种消费,甚至是最沉重的消费,城市本身已成为一个庞大的复杂商品。

现代城市的核心区不再可能“宜居”,而只能是哈维所说的那个螺旋加速的旋涡中心。许多城市的非正义性,都来自巨大的消费空间结构的失衡。而多余消费与炫耀消费,令城市景观呈现一派虚荣。

单纯质朴的生活已经不是现代城市要提供的东西,北京人必须变身为疯狂的消费者,才能在城中继续居住,否则就要被迫让位给新时代的消费大佬们。宜居区不在城市的中心,而只能逐渐边缘化。资本的无限膨胀是对量的追求。当城市为资本主宰的时候,城市发展的量会大于质。许多现代城市,有人口、汽车,水泥大厦的海量,却并没有获得“美好生活”的实质。

现在的北京,消费正在成为主流,历史资源、文化资源、风景资源,都成为消费品。土地更不用说,建设或购买房子,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升值。北京南锣鼓巷就是这样的从生活空间转变为消费空间的典型。现代消费都市远比当年的工业城市美丽,四季空调控制的商厦也远比当初那些乌黑的厂房舒适,但在资本的调动下,同样具有榨取功能。

当中国学者对他说“中国有些特殊”的时候,他并不认同。“到处有人对我说中国特殊,你们不开汽车吗?没有银行吗?没有酒店吗?它们是怎么建立起来的,怎么工作的?”哈维往往由此开始,阐述中国并不特殊的道理。哈维说,这些是同一种资本发展的不同方式,本质的逻辑是一样的。

作者介绍:大卫·哈维,当代世界左翼知识分子的代表,生于1935年,现年82岁,自1969年凭借《地理学中的解释》(Explanation in Geography)登上学术舞台以来,数十年笔耕不辍。哈维以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方法和批判眼光,对当代资本主义的历史、现状和未来做出了鞭辟入里的分析,有《资本的限度》(The Limits to Capital )、《读资本论》(A Companion to Marx’s Capital)等著作。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8-19 08:3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