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PBS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40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123 次阅读2018-2-19 00:22 |个人分类:数据分析|系统分类:中外观察

美检方起诉俄罗斯实体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社交媒体成信息战重灾区 ...

美检方起诉俄罗斯实体干预美国总统选举,社交媒体成信息战重灾区

  美国检方正式对俄罗斯多名个人与公司提出起诉,控告他们通过互联网社交媒体干预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这是特别检察官首次发起针对俄罗斯实体的起诉,该案中没有任何美国个人或团体在知情的情况下与俄罗斯实体串谋。

  2月16日,美国司法部公开由特别检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签署的起诉书,指控互联网研究机构有限公司(IRA)在内的三家公司,以及IRA的主要资助人普利戈钦(Yevgeniy Viktorovich Prigozhin)在内的13名个人。穆勒在起诉书中称,被告人“战略性地对美国政治体系撒下分裂的种子”。

  总计37页的诉讼书,控告这些实体自2014年起,在美国社交媒体上发表煽动性言论,造成不同种族、政见间的分裂;窃取美国居民个人信息开设虚假账号;自2016年2月起,“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桑德斯(Barnie Sanders),假冒美国用户攻击、污蔑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因此,检方对被告人提起阴谋欺诈美国、银行欺诈、邮件诈骗、身份信息盗窃等8项罪名。

  据报道,目前13名个人被告均不在美国境内。美国与俄罗斯之间也无引渡协议。

  美国司法部副检察长罗森斯坦(Rod Rosenstein)在16日的记者会上说,华盛顿特区法院的一个大陪审团同意特别检察官穆勒的起诉书。这些个人和公司干涉美国政治体系,包括干预2016年总统大选,这是违反美国联邦法律的犯罪行为。被告人自称正在进行针对美国的“信息战”(information warfare),目的是扩散对候选人和政治体系的不信任。

  不过,罗森斯坦强调,这一案件中没有任何美国人在知情的情况下,参与了俄罗斯实体的行动。“该犯罪最大的特点是,被告人假扮美国居民,给人造成普通人在进行政治活动的这一假象。”

  消息发布后,原本已跌入负区间的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跳升100点,标普500指数瞬间上涨0.8%。截至收盘,标普500本周累计上涨4.3%,为2013年以来的最好单周表现。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16日早晨已经听取了就此事的报告,在消息发布后又发推文称,起诉显示,“俄罗斯自2014年就开始了反美行动,比我宣布参选还要早得多。”“选举结果并没有受到影响,特朗普阵营没做错什么——没有串谋!”

  根据起诉书,12名被告人在不同时期为总部设在俄罗斯圣彼得堡的IRA工作,普利戈钦通过Concord Management Consulting和Concord Catering等公司对IRA进行资助。这一阴谋是一个更大的计划Project Lakhta的一部分,而后者还包括针对俄罗斯境内和其他国家居民的宣传手段。

  据俄罗斯媒体报道,普利戈钦在俄罗斯是一名餐厅和餐饮服务老板,因曾主办俄罗斯国宴而被称为“普京御厨”(Putin chef)。两家名为Concord的公司更是与俄罗斯政府过从甚密。

  罗森斯坦称,IRA在壳公司的掩护下运营,雇佣了数百名员工,包括专门创建虚假网上人物角色(personas)的岗位,以及技术和行政支持团队,年度预算为数百万美元。IRA是分工明确的机构,有管理机制和专业化部门,包括图像美术、搜索引擎、优化、IT和财务部。

  在2014年,IRA新设立专门针对美国的“翻译项目”(Translators Project)。到2016年7月,该项目有超过80名员工。其中两名骨干在2014年进入美国,为他们的“影响美国”行动搜集情报。

  罗森斯坦说,为了隐藏俄罗斯身份,被告人专门购买了处在美国境内的服务器服务,设立了VPN,然后在Facebook、Instagram和推特(Twitter)等社交平台上开设了上百个账号,假扮是美国居民。

  此前,在国会听证会等场合,美国社交媒体巨头都表示,已经被称为“巨魔农场”(troll farm)的IRA相关内容做出了处理:Facebook关闭了8万条帖子,这些内容被传播至1.25亿用户当中,还清理了120个IRA相关页面;推特关闭了2752个IRA相关账户,删除了140条选举相关推文,清除了3.6万个俄罗斯“机器人”(bots),关闭了9个购买广告的俄罗斯账户;谷歌发现了1108个俄罗斯支持的YouTube频道,IRA至少投入广告费用4700美元。

  在2016年2月左右,IRA等开始决定支持特朗普和桑德斯,要求所有员工“找到一切机会攻击损希拉里”,并开除了一些在这方面有所懈怠的员工。而在选举后,IRA一边组织支持特朗普的游行,另一边在纽约市和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市组织“Not My President”的反特朗普游行。

  据报道,IRA等被告人还在枪支管控、移民、种族问题上故意挑起争议性话,同时组织线下活动。比如在2016年5月21日,在反穆斯林“Stop Islamization of Texas”的旗帜下组织游行,同时通过另一个“大号”——支持穆斯林的“Save Islamic Knowledge”在同一地点集会。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12-17 19:4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