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PBS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40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86 次阅读2018-5-4 08:07 |个人分类:改革开放|系统分类:中外观察| 贸易争端

美中贸易争端的关键问题

美中贸易争端的关键问题


美国之音
作者: 萧洵

美国财政部长努钦在北京与中国官员会谈后回到酒店时向记者挥手致意(2018年5月3日)

美国高层级官员和顾问正在北京与中国就贸易争端进行谈判。美中贸易间有经久不愈的陈疾,又因中国日渐强势造成新伤和隐患。以下是导致美中贸易争端的一些关键问题。

人民币汇率

5月2日星期三,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跌至3个月以来最低点。而此时美国财长努钦、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等7人正在前往北京,与中国官员就近期愈演愈烈的贸易争执进行谈判。人民币兑美元在这个时间点贬值,难免引发猜测。

彭博新闻一篇报道援引一位分析师的话说,中国在谈判前让人民币贬值,是为了谈判时有空间让人民币升值。而南华早报的报道说,这种算法太差,过去10个交易日,人民币兑美元跌1.3%,兑欧元却升值1.8%。实际上,中国是参照一篮子货币管理汇率。人民币此次贬值,是兑美元因美联储收紧政策而兑其他货币升值的反映。

人民币汇率曾经是美中贸易争端的关键词。川普总统在竞选期间多次批评北京的货币政策,并表示若当选,将在就任之日将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川普任总统后并没有给中国贴上货币操纵标签。去年2月24日,财长努钦透露将不会在4月的汇率报告中把中国定为货币操纵国。而前一天,川普对路透社说,虽然没有兑现承诺,但他不会改变自己对人民币的评价。川普总统说:“我认为他们是操纵汇率的总冠军。”他说,要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此后,人民币似乎不再频现于美中贸易争端的消息。

美国财政部今年4月13日向国会提交的半年一次的贸易伙伴国货币政策报告中,中国仍然没有被定为货币操纵国。这也是川普就任后,财政部连续第三次“放过”人民币。财政部在最近的货币汇率报告中批评中国在平衡美中贸易方面做得不够,但没有发现中国有意让人民币贬值。川普政府仍沿用奥巴马政府时期所定下的货币操纵国的三个条件:对美国贸易顺差200亿美元以上;经常项目顺差超过GDP的3%;持续购进外汇,交易额达到GDP的2%。

不过,周末过后,川普总统4月16日发推文说:“美国持续提高利率,俄罗斯和中国却在玩货币贬值游戏。不可接受!”

美中日前斗关税时,宏观经济分析机构凯投宏观的中国经济分析师朱利安·埃文斯-普里查德对美国之音说,不能排除川普政府再度把人民币汇率推上桌面。他说:“从技术上讲,中国能够符合财政部的衡量标准(不是操纵货币国家)。但是,这总是会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埃文斯-普里查德说,川普总统就任时,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或受到前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柯恩的劝阻,而柯恩辞职后,影响总统的环境发生变化。这位分析师说,美中贸易紧张持续加剧,不排除货币政策争执再现。

川普就任总统后,人民币兑美元一直在升值。周四,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比前一个交易日略降。星期三6.3737的汇率虽是三个月低位,但在2017年1月20日,川普就职典礼当天,美元兑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6.8693。

贸易不平衡

在美国,只要与美中贸易相关的话题,少不了“贸易逆差”。是的,美中贸易有着巨额逆差。2017年,这个数字达到3,750亿美元。当年美国从中国买了价值超过5千亿美元商品,中国买美国货花了1,300亿。当美中斗了一轮500亿关税,互列清单后,川普总统提出对额外1千亿美元中国商品征关税,有分析指出,中国没有足够的美国商品征关税,看来无法从数字上对等报复,虽然可以通过其他方法,例如限制公民赴美旅游或留学等,实现对等的贸易行动。

这次美国7位高层官员和顾问到北京和中国官员谈判,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要让中国采取行动,缩小美中的贸易不平衡。但是,谈判前夕,纽约时报报道说,中国打算在谈判时表现出强硬姿态。“其原因:北京感觉其经济已经足够大并有足够韧性和美国对抗。”该报援引一名中国政府高官的话说,北京方面有些问题不愿谈,其中一个就是美国要求中国每年减少1千亿贸易逆差。

中国方面一直说不刻意追求贸易顺差,认为美国和中国贸易有逆差,原因一方面和中国人存钱多,储蓄率高有关;而美国人却不存钱,花很多钱买中国货物。2017年,美中贸易逆差达到创纪录的3,750亿美元,但中国和其他国家总体上有贸易逆差。

北京的这个观点也是美国许多经济学家的看法,即贸易不平衡应该从总体上看,而不是只看和中国的贸易数字。

但川普总统和许多贸易律和议员却认为,美国的贸易逆差是因为中国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所导致的,这些行为包括国有银行给出口商提供廉价贷款。曾是贸易律师的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是总统贸易政策的支持者。他和此次同行的总统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被视为在贸易问题上主张对中国态度强硬的官员和顾问。

财长努钦和接任辞职的柯恩的全国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库德洛通常被认为支持自由贸易。不过,媒体也注意到,努钦和库德洛也开始表示对总统贸易政策,甚至关税方式的支持。

财长努钦行前接受彭博电视采访时说:“自海湖庄园会晤后,川普总统和习主席在讨论贸易平衡问题。习主席承认说其目标也是要有一个更为平衡的贸易关系。我认为两位总统(英语都是president)有着密切关系。我和这个大团队前去看看我们能够有什么收获。”

另外一位代表团成员、美国驻华大使泰里·布兰斯塔德曾任艾奥瓦州州长。1985年,时任河北省县级农业官员的习近平带团访问艾奥瓦州时,就见过布兰斯塔德。布兰斯塔德是美国农业利益的捍卫者。而此次中国针对美国500亿美元中国商品关税所发布的报复性的关税清单中,可能受到打击最大的就是美国的农业部门。布兰斯塔德就任驻华大使后,也对川普总统的贸易政策表示支持。

知识产权侵权及强制性技术转让

导致此次美中贸易争端愈演愈烈的核心问题就是美国对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行为不当的指控。针对中国不公平贸易的301条款调查就是针对中国强制性要求外国企业转让技术所进行的。去年4月川普和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会后,两国关系意外回暖,其原因一方面有分析认为川普希望习近平在朝鲜核危机问题上提供帮助,还有就是川普总统多次公开表露对习近平的好感。川习会上,双方同意就贸易问题启动“百日计划”。但该计划结束时双方在新的对话机制下举行了首次美中全面经济对话。双方因为在一些问题上互不让步,导致对话失败。随后美方搁置对话,也加紧对中国的贸易行为进行调查,为贸易行动做准备。

2017年8月,川普责成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就中国强迫美国公司转让技术和其他知识产权不当行为进行调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启动调查。调查结束后,川普总统在一次原定取消的白宫活动上出人意外地宣布将对中国采取关税行动,作为对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不当行为,尤其是迫使美国公司转让技术的制裁。

中国则称美方“无理指控”,不承认强迫外国公司向中方转让技术。

基于中国的行为,川普总统决定对中国进行贸易制裁,方式是对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惩罚性关税。莱特希泽行前在美国商会再次解释了关税数字和征税产品对象的由来。有研究认为美国每年因知识产权侵权行为损失5百亿美元,莱特希泽说,他们建立起一个计算方法,并针对中国的产业计划的重点发展领域的产品选为征税对象。

知识产权侵权也是美中贸易关系中长期存在的一个障碍。近年来,中国指责美国无视中国在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和执法方面所做的努力和取得的进步。中国还表示,将继续加强保护产权意识。

尽管关税争执越来越大,但美国商界普遍支持川普总统就知识产权提出挑战,认为他的着眼点是正确的。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外界忽视了中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的进步。华盛顿经济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中国经济问题专家尼古拉斯·拉迪近日在一篇文章中说,在美国,中国强迫在华投资的跨国公司转让技术以及通过偷窃获取技术已经成了广泛认可的说法,但却忽视了数据所显示的这类流行说法实际上夸大了中国强制转让技术的问题。他列举的数据显示,中国在支付外国知识产权费用上位居第4,如果不算位居2、3的爱尔兰和荷兰(因为从这两个国家支付的许可权费大多是由跨国公司支付的),中国仅次于美国,是支付外国专利许可权费用第二高的国家。2017年,中国支付的外国许可权费达到300亿美元,高于日本、新加坡、韩国和印度。

也有批评者指出,中国虽然加强了对版权和商标权的保护,但在一些战略性产业,技术转让行为仍然猖獗。

投资限制

针对中国强制转让技术的301条款调查后,美方提出三方面的行动:关税、世贸组织兴讼和投资限制。财政部计划在本月发布限制中国投资的方案。

外界对2017年中国海外投资的普遍看法是在上一年达到创纪录的1,812亿美元(中国商务部数据)后,因受中国政府和投资目的国(如美国)限制而骤降。但这种观点受到华盛顿保守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的学者史剑道的挑战。史剑道创建了一个中国在全球投资的追踪系统。他的系统得出的2016年中国外向投资金额少于中国官方数字,为1,704亿美元;该系统得出的2017年中国外向投资额为1,854亿美元,高出中国官方发布的1,305亿美元。

史剑道认为中国官方是要用骤减的数字告诉外界,非理性投资已经得到遏制。于是,2017年少了海外物业,酒店等私人投资。但到年末,私人投资又有回升迹象。

史剑道今年1月在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就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改革举行的听证会上作证时,提请议员们注意中国投资的复杂性,例如中资经由爱尔兰一个空壳公司在美国购买半导体企业。此外,因为投资目的国对国有企业敌意加重,转而由私企出面。

少了安邦收购纽约华尔道夫酒店这样豪举,随之而来的是中资并购美国高科技公司频频受阻的报道。中国在美国的投资意图受到关注,进而被质疑。除了担心通过购买美国公司获取技术,美国人还担心中国公司通过收购美国公司掌握大量的客户信息。阿里巴巴所属的蚂蚁金服收购速汇金的努力也未获成功。

史剑道的数据显示,2005年到2017年,中国投资目的国前十位中有8个是富裕经济体,另外两个是资源富有的中等收入经济体巴西和俄罗斯。

近年大量中国资金的涌入改变了外国投资结构,也令现有的审查机构不堪重负。国会正在着手立法改革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赋予其更大的权责,提供更多资金支持。

针对中国投资进行限制的努力也引发争议,包括中国会以对等原则限制美国在中国的投资。市场准入障碍是在华经营的美国企业最感到沮丧的问题。习近平近期表示将扩大外资在汽车等产业的投资比例,并开放金融市场。但是,听了太多未兑现的承诺,美国人已经感到“承诺疲乏”。

史剑道则认为,在投资问题上谈对等没多大意义。美国人要重视的是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和国家利益。

产业政策:中国制造2025

频繁被提及的“中国制造2025”已经成为美中贸易的一个关键词。中国2015年提出的这个战略计划,是实施制造强国战略的一个行动纲领。中国政府计划投入3千亿美元,用于支持产业升级,发展人工智能、半导体、电动汽车和商用飞机等高新技术产业。

纽约时报报道援引中国高层官员所说的另一个不愿谈及的话题就是中国的这个产业政策。

中方认为,美国对中国的产业政策提出要求,是要阻挡中国的经济发展和技术进步。

美方认为,这个政策可能对美国利益造成威胁。对于美国和整个西方经济体系而言,中国是一个不一样的巨兽:政府投入巨额资金支持重点产业实际上就是补贴,是不公平的行为。美国人还担心,这样的政策将会进一步把美国公司堵在中国市场之外;中国要推动这样的战略,要在战略性产业上领先,需要尖端技术,这会成为美国知识产权将要面对的新的挑战。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星期二在美国商会提到中国制造2025时说,不要低估这个计划,它的确是为了国家荣誉,在很高层次上与有相应产业的国家竞争。莱特希泽说,中国要在这些产业和其他国家竞争,那没有问题,但是通过投入3千亿美元补贴,市场准入设限,以及强制技术转让等手段,以牺牲他人利益为代价,那就另当别论了。

莱特希泽被问及是否有打算改变这种状况,他说:“改变中国的体制不是我的目的,中国有自己的体系。川普总统常说,那(个体制)看上去起作用,那就可以了。但是我站在我的立场要考虑的是美国能否对付。如果美国因此而成为受害者,那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状况。”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11-16 13:5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