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PBS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40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84 次阅读2018-8-12 01:27 |个人分类:经济|系统分类:科研心得| 土耳其

土耳其的破产:被总统的野心害死的浪漫国度



“原本以为埃尔多安连任总统,土耳其的悲剧就能暂时停止。可现实却正变得更糟……”一位名叫埃姆雷·阿尔滕托普的28岁男青年对BBC的记者说道。

浪漫的土耳其,正被血色的夕阳所笼罩。

昨天,土耳其的官方货币里拉再度暴跌超过5%,创下了10年最大的单日跌幅!但这一纪录很快就在今天以12.42%的巨大跌幅所超过。

3个月前,土耳其央行为了遏制里拉的进一步恶性贬值,土耳其央行不得不对外紧急放风:央行将很快加息3%——19个月来的首次加息。但现在看来,此举并未见得多有成效。

而现如今,面对已经贬值了超过65%的土耳其里拉,央行似乎已经决定放弃治疗。

而土耳其也成为阿根廷——其比索于5月初急剧贬值8.5%之后,又一个因为美联储加息而被推至经济危机边缘的新兴市场国家。

美联储货币周期的陷阱

小e在《香港,酝酿着新一轮的经济危机》中就很详细地揭示了,那些跳入“中等收入国家陷阱”的国家的共同特征:高度依赖美元。美元汇率的变化将对其本国经济造成巨大的影响。

概括而言就是三个方面:

一是在美元贬值期间,大量游资受到该国僵化汇率的吸引,涌入它的市场。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经济发展,但是却吹起了更大的资产泡沫。一旦美元恢复吸引力,巨大的套利空间促使游资抛售该国货币,换回美元,从中无风险套利。而该国迎来的则是资产泡沫的破裂。

二是国家债务结构严重不合理,短期美元债务占GDP的比例超过20%。由于大部分新兴经济体缺乏完善的工业体系,因此必须经历严重依赖借外债来发展经济的阶段。美元升值将使该国背负更严重的短期外债而无力偿还。国家信用等级被一再降低,加速游资离场,资产泡沫破裂快得让人猝不及防,经济萧条的概率陡增。(看看一衣带水、失去了20年的日本近邻)

三是经常帐在美联储加息期间出现逆差,外汇储备急剧减少。在美元升值、该国货币贬值时,该国无法动用外汇储备购入被抛售的本国货币。最后不得不采用自由汇率制度,造成更严重的贬值与高企的通胀。

一夜回到解放前的辛酸

我们来将土耳其与之一一比照。

首先,土耳其自2009年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QE)以来,出现了严重的资产泡沫。10年来,流入土耳其的海外资金高达1030亿美元,又有多少流入了实体经济以促进其发展呢?

土耳其的GDP在10年来的平均增速为4.36%,与世界经济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家的平均值相当。但是,土耳其的股市(ISENational 100 Index)却在10年来近乎翻了4倍。

除了股市,资金也流入了房地产市场。在经济增速保持中低位水平的时候,土耳其的房地产价格指数却在急剧拉升。它从2009年时的2000亿里拉飙升至现在1.2万亿里拉,翻了6倍之多!而同时期,上海的房地产价格指数则是翻了3.26倍。在土耳其的人均年收入尚不及上海的情况之下,房地产价格却超过了2倍之多。

巨大的资产泡沫为土耳其经济的崩溃埋下了伏笔。与此同时,土耳其的短期美元外债占GDP的比例也高达53.2%,同比上涨了6.1%。在这9200万亿里拉中,银行的金融业债务则占到了63.91%——5879.72万亿里拉。所以土耳其金融领域在美国加息周期中将面临巨大的偿还能力。而仅仅高出OECD均值——24.85%——0.01%的阿根廷就已经出现了崩溃之势,更遑论是其2.14倍的土耳其?

总统埃尔多安的“经济学”

巨大的资产泡沫与高企的短期美元债务使土耳其经济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但是,不同于阿根廷,这种拉美国家为遏制高通胀而不得不长期采用高利率——相当于固定汇率,也不同于香港、泰国所采用的联系汇率制度,土耳其的汇率制度是自由浮动的。换而言之,土耳其本身不应该成为国际游资套利的目标。

但是,土耳其的央行利率却长期因“人为因素”而处于低位,完全对高企的通货膨胀熟视无睹。而这个“人为因素”则是土耳其的政治强人埃尔多安。在他先后担任总理与总统的11年里,土耳其央行的加息次数仅为3次,可它处于恶性通胀——通胀高于6%的时间却长达7年之久。

这都“仰仗”于埃尔多安的“经济学”。在2016年11月的部长会议上,总统埃尔多安坚决要求保持低利率。“我的信念是利率是一切罪恶的母亲。利率是通货膨胀的原因。通货膨胀是结果,不是原因。我们需要降低利率。”

10天前,埃尔多安在接受彭博专访时清楚地讲述了他的“经济学”。他认为,实际利率是利率和通货膨胀之间的差值。“如果我们将利率维持在一个低位,企业所投入的成本就会下降。成本的下降,就意味着产品价格的下降。这不仅遏制了国内的高通胀还提升了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说白了,他只认为低利率能够促进经济,但是却忘了低利率却是欧美央行拉升通胀的重要手段。

埃尔多安在昨天的总统竞选大会上,再度表明了向高利率宣战的姿态。“我连任之后,将对央行施加更强的控制力,决不能出现高利率!它是‘万恶之母’!”土耳其里拉在昨日瀑布式的狂泻就由此开始。

强人埃尔多安的苏丹梦

你说他真的相信自己那套“经济学”吗?当然不是,就像“历史发明家”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自己扬名立万吗?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赢得下个月的总统大选,成为土耳其共和国自1980年自由化以来首位最具实权的总统。此前,埃尔多安以微弱优势在全民公投中成功修改了宪法,将国家权力从总理转交到了总统手上。

如同《纸牌屋》里史派西所演的总统Frank·Underwood在面对选举失利时所选择道路——宣布向恐怖主义宣战——制造恐惧一样,埃尔多安也需要制造恐惧以激发起选民对政治强人的渴求。而崩溃的里拉则是其重要的手段之一。

而另一个手段则是加剧土耳其的外部危机。自从土耳其与美国、欧盟在打击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武装问题上产生冲突以来,土耳其便转变了亲美的姿态而投向俄罗斯。埃尔多安在俄罗斯默许的情况下,出兵叙利亚的阿夫林地区以打击库尔德人武装。与此同时,他也展现出与西方世界相抗衡的强硬姿态,强烈谴责美国将驻以色列大使馆从原本的特拉维夫迁至耶路撒冷。

他甚至不惜主动挑起与欧洲的矛盾。他在1周前飞往波黑的首都萨拉热窝,参加当地的穆斯林集会,回顾奥斯曼帝国昔日在巴尔半岛的无上荣光。这引发了欧盟的强烈不满,因为这将激发起欧盟内部右翼势力的壮大,以对欧盟的团结构成更大的挑战。

而一旦被问及谁该对经济、外交上的困境负责时,埃尔多安则将矛头指向了西方世界。似乎把3年前挤破头都想加入欧盟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像没发生过似的。

【结语】

由于土耳其在政治与经济上的不确定性,美国评级机构标普已经将土耳其的国家信用评级从“垃圾级”进一步下调。土耳其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濒临破产的可能。而这都将是为埃尔多安的政治野心所付出的代价。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11-14 17:2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