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PBS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40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1已有 49 次阅读2018-9-20 00:56 |个人分类:世界各地|系统分类:以史为鉴| 乌克兰大饥荒

斯大林为了压制乌克兰人,想出了这么一个损招



    

    NO.682-乌克兰大饥荒

    作者:顾安娜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棉花

    人类历史上由于各种天灾人祸造成的饥荒并不罕见。但由于饥荒往往意味着所在国中央政府的失职,这些影响深远的事件往往没法得到正确的报道,最终在外界的夸张和所在国的否认中,成为历史难解的谜题。

    

    电视上永远是热情的劳动和无尽的丰收

    发生于苏联时期的乌克兰大饥荒,显然就是一个这样的故事。数百万乌克兰人因为来自莫斯科的命令而忍饥挨饿,最终却连讨个说法的机会都没有,详细的死亡人数至今无法统计出来。

    

    上书-这里禁止埋葬尸体

    这场人类现代史上的大灾难,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乌克兰应该说俄语

    乌克兰境内最重要的河流是第聂伯河,这条河流贯穿了乌克兰全境,滋养了这个富饶肥沃的国家,却也将其完全分成了旗帜鲜明的东西两部分。

    东乌克兰与西乌克兰大致以第聂伯河为界

    

    东乌克兰和东边的俄族人关系一直很亲密。1654年,东乌克兰的贵族们甚至在沙皇俄国的威逼利诱下,从第聂伯河流域的政治联盟中脱离,加入了沙俄帝国。此后当东乌克兰被瑞典军队侵略时,彼得大帝派兵击退了瑞典人,彻底收服了底层东乌克兰人的心。很多人为自己是沙皇的子民感到骄傲,甚至逐渐忘记了自己属于乌克兰人的现实。

    虽然同样是斯拉夫兄弟

    但是相互之间也是很凶狠的

    

    但是在第聂伯河西岸的西乌克兰人可不吃这一套。从宗教上来看,当地的贵族多是天主教徒,和俄族人信仰的东正教有所不同,反而与立陶宛和波兰等国家关系更亲密。即使叶卡捷琳娜二世参与了瓜分波兰,把西乌克兰强行并入了俄国,这些人也还是心怀不忿,不愿意做沙皇的子民。

    

    东西乌克兰之间关于是否要认同俄国的骂战和基层抵抗,就从这个时候开始了。

    然而对于俄国来说,乌克兰的控制权是至关重要的。一方面,荒芜冰冷又森林密布的俄国,需要乌克兰这样优质的粮食产区(至今乌克兰仍然是能排进世界前五的粮食出口国);另一方面,俄国人对西方始终不放心,他们至少也要获得乌克兰,以获得喀尔巴阡山这道天然屏障。在这种需求的驱动下,乌克兰人闹独立显然是沙皇们不愿意看到的。

    其实喀尔巴阡山也只能带来有限的安全感

    挺进华沙、柏林可还行?

    

    到了18世纪后期,沙皇们开始不断向乌克兰施加影响,甚至逼着他们放弃乌克兰语,全面推行俄语。这当然在社会底层起到了良好的洗脑效果,但在知识分子阶层,却引发了强烈的反弹,让西乌克兰人对俄族人的抵抗情绪更加激烈了。

    单列出来的州是现在比较倾向俄语的州

    其中以哈尔科夫、卢甘斯克、顿涅茨克

    三州的亲俄倾向最为著名

    (而克里米亚半岛已经被俄国实际控制)

    

    俄国人的持续压迫导致东乌克兰人都开始讨厌起了沙皇,积极参与到红色革命当中,成为了苏联的创始加盟国之一。而西乌克兰则被波兰趁虚而入吞并(应该心里还挺开心的),再次和东乌克兰产生了对峙。

    苏联在一战中崩溃后

    整个中东包括乌克兰都经历过多次边界变迁

    

    但这时候的东西乌克兰并不是沿着第聂伯河严格划分的,由于沙俄对乌克兰统治权已经具有了合法性,苏联能够继承的东乌克兰领土也较大,第聂伯河以西2/3的土地还是加入了苏联。而这些加入了苏联的乌克兰人没有想到,他们对俄族人的防备,也将激起中央政府的严厉弹压,直至付出惨痛的代价。

    

    我要证明集体农庄的优越性

    1930年代中期,斯洛伐克出版了一些乌克兰侨民所作的小册子,出现了一个专有名词Holodomor。这个词在乌克兰语当中意味着“饥饿致死”,乌克兰侨民似乎是想通过这个词语表达些什么。但由于是在斯洛伐克发表的出版物,这些声音也没有得到什么重视。

    难民试图通过跳上火车逃离乌克兰

    乌克兰,苏联 1933年

    

    一直到了1978年,这个词语开始在北美的乌克兰移民组织中大规模运用,并且引起了主流社会的关注。整个西方社会这才意识到,乌克兰人是在用这个专有名词表达一场可怕的大饥荒,其后果甚至可能比他们所熟知的爱尔兰大饥荒更加严重,却因为苏联政府的刻意掩盖而不为外界所知。

    饥荒?没听说过,不知道

    你们说是不是

    

    斯大林上台之后,为了增加苏联中央政府对加盟国的控制力,尤其是强化俄族聚居地的工业生产能力,强制执行了农业集体化生产。1929年开始,苏共就向乌克兰农村派遣了大量党员,说服当地农民将土地所有权和牲畜转移到国有农场,而农民则从拥有私有产权的自耕农变成了国有农场的雇员,在收获季节能够得到一定的实物报酬。

    苏联卫兵从乌克兰农民那里采摘庄稼

    他们种的食物将被重新分配给苏联的其他地方

    尤其是莫斯科

    

    人们本以为这种雇佣制度总强过沙俄时期的农奴,有一些农民还是愿意进入的。但大多数农民还是对强制征收土地和牲畜感到了危险——这和列宁时代的战时共产主义还不一样,那时候是为了打仗的特殊需要,而这一次集体化怕是要永久执行了。很多农民拒不服从。

    据说以后集中分发粮食

    保管顿顿有肉吃

    但为什么一次比一次少呢

    

    然而钢铁的意志哪里是这么容易被软化的?

    苏共党员和乌克兰社会主义共和国的军警开始对钉子户们展开了无微不至的关怀,最终抢在1930年之前基本完成了农业生产集体化。

    红色列车

    带着乌克兰的粮食滚滚向东

    

    然而农业集体化会产生如何糟糕的结果,其实也不用多说了。只是苏联中央政府下达的一些奇怪的命令,更加恶化了这一状况。比如,中央计划委员会认为靠其他地方的粮食生产就足够供给全国的食品,要求乌克兰农民改种甜菜和棉花这些经济作物。然而这并不是乌克兰农民所擅长的农作物,最后也没有能够种植完成。

    可能生存还得靠孩子们在土地上挖掘土豆

    

    在那些种植了粮食的地方,由于管理不善,大量搭便车的懒汉在田间地头磨洋工,很多谷物都没有能够及时收获。即使是收获了的那一部分,也在加工运输的过程中被人薅了羊毛,送进粮仓的只是总产量的一部分。

    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根据各方面统计口径不同,乌克兰从1930年到1932年间的粮食产量下降了20%~45%。如果只是一地如此还则罢了,问题是全苏联各地都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中央计划委员会也没有余粮了。

    列宁同志那句“该怎么办?”回荡在克里姆林宫上空……

    怎么办?第一步,看紧粮仓

    不要让乌克兰人拿了去

    

    这样下去可不行

    如此优越的制度推行不下去,还造成了粮食荒,那一定是有坏人在作祟。但坏人是谁呢?

    来自全国各地雪片般的报告内容很快引起了中央计划委员会的注意,摘录一段《静静的顿河》的作者肖洛霍夫同志写给斯大林同志的信就知道了:

    “形势到底有多么严峻,您可以根据下列数字做出判断:米列洛沃区的‘红色灯塔’集体农庄(还算是模范农庄呢)的65匹马中有12匹死亡。能走动的马仅有4匹,其余的都趴圈了……其他生产队的情况也不比这里好……集体农庄庄员在精神上被压垮了,他们还得看个体农民的脸色,因为当他们拖着死马从人家门前过的时候,人家的牲畜不但没有死,而且还活得挺健壮。”

    领袖目光如炬

    

    看来,给庄员们看脸色的个体农户才是罪魁祸首,他们把好东西藏着掖着,还对伟大的事业冷嘲热讽,显然不是好人。很快,这些相对富裕,也有丰富耕种技巧的个体农民被扣上了“富农”、“反革命分子”的帽子,或是进入集体农庄惩罚性劳动,或是发配西伯利亚从事光荣的边区开发……

    从富农手中没收违禁品的玉米穗的推车

    

    如此一来,原本还能对粮食供应进行微弱调节的黑市粮食也没有了,饥荒被进一步放大。

    到了1933年开春,乌克兰农民已经吃光了过去几年的剩余粮食,如果今年再没有完成产能提升,明年肯定就只能饿肚子了。

    明年粮食供应不足

    但是电视供应充足

    

    然而莫斯科似乎完全没有要帮助他们的意思,甚至还在前一年年底由中央政治局颁布了一项秘密命令,要求将全乌克兰所有的生产资料——包括农具、牲畜、种子——都收归国有,搜粮队把乌克兰境内的最后一颗种子也拿去做了莫斯科工人的面包。

    有多少拿多少

    

    明知道情况已经恶化到了极点,中央计划委员会还是没有放过乌克兰人的意思。1933年起,他们启用了一种新的统计方法——“生物学产量”,也就是根据粮食的生物特性,计量委员觉得一块地能长出多少粮食它就应该长出多少粮食,并且按照这个数征收实物税……

    这究竟是在糊弄谁呢?

    统计学是最重要的科学?

    

    正因为这种明显是在胡闹的统计方法,加上苏共军警不留情面的执行,这段历史给人留下了“种族灭绝”的口实。乌克兰从苏联独立,并且在近年来和俄罗斯的摩擦不断升级时,这场有争议的“种族屠杀”总是会被拿出来说事。而乌克兰共产党和俄罗斯方面对事实则有另一番描述,只肯部分承认大饥荒的结果,而坚决否认那种反人类的动机。

    俄方重申立场

    表示怀疑是不是白头盔伪造

    

    斯大林对乌克兰如此吃干榨尽的动机究竟为何暂且不论,这场大饥荒究竟对这个国家的人民造成了怎样的伤害呢?

    有趣的是,关于这个问题,越是接近事情真相中心的人对具体数字的估计越大。

    斯大林自己在和丘吉尔的一次私人谈话中表示,在大饥荒中被他整治的“富农”阶级当有千万之多。钢铁慈父还真没有把死亡当成故事,而是把死亡当成了一个数字,和乌克兰官方给出的将近400万的数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怕是因为没有亲自去做田野调查

    不过做了也没用

    地方专员会把人藏起来的

    

    这个世界上果然自黑最为致命。

    只是斯大林同志好像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俄罗斯学者斯坦尼斯拉夫·库尔楚斯基(Stanislav Kulchytsky)根据苏联解密文件计算得出的死亡人数是320万。这很难说是西方世界为了污蔑苏联而做的违心预测。

    反而西方的学者对饥荒造成的死亡还更谨慎一些。法国学者法林(Vallin)等人所作的研究利用了更新的人口预测算法,认为饥荒导致的直接死亡在258万人左右。美国学者蒂莫西·斯奈德(Timothy Snyder)的观点则是240万,也很克制了。

    需要30万辆板车拉走

    

    不过这些历史学家都承认,他们给出的数字都是相当保守的,涉及也只有因为饥荒直接死去的人口。如果算上迁移途中的死者、后来因为营养不良病死的、本来该出生而没有出生的婴儿等等,乌克兰的人口损失上千万还是有可能的。

    这么看来,斯大林好像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jolin578 2018-9-21 16:05 (待审核)
审核未通过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10-22 15:2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