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xilihutu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301 次阅读2016-3-26 08:53 |个人分类:历史知识|系统分类:以史为鉴| 东北, 苏联, 高岗

高岗欲将东北献苏联

高岗欲将东北献苏联

2016-03-23 李轶飞

原载:《世纪风采》




高岗是陕北红军和根据地创建者之一,
在长期革命斗争中立下了不小的功绩,被视为陕北革命代表人物。刘少奇是中国共产党重要领袖人物。但是,二人之间却有很深的矛盾。

1949年5月新中国建立前夕,刘少奇到天津指导工作。在天津,刘少奇根据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的精神和毛泽东一再强调的团结民族资产阶级的政策,发表了一些讲话。对东北局对待民族资产阶级的一些做法进行了批评。对刘少奇的这次批评,高岗表示了强烈不满。

毛泽东对刘少奇和高岗都十分器重。他把二人之间的矛盾,看作一般的党内意见分歧,希望今后通过一定时机解决。毛泽东更希望刘、高二人团结起来,共同为党工作。出于这一考虑,1949年5月毛泽东在确定代表中国共产党访问苏联的人选时,既考虑到了刘少奇,也考虑到了高岗。

二人同访莫斯科心不和面也不和。

毛泽东给这次访苏代表团下达的主要任务是:一、介绍中国革命的进程、性质、任务,它的发展和前景,中国革命的现阶段状况、特点、历史经验,尤其是武装斗争的重要意义和实践经验等。二、中国革命与世界革命的关系和它对世界革命的影响,尤其是对殖民地、附属国的影响,它对世界革命应负的义务和希望得到的国际声援等。三、取得苏联对中国革命的理解以及在各方面的支持和援助,并通过他们争取国际对中国革命政治上、道义上的同情和声援。

毛泽东确定,代表团团长是刘少奇。代表团成员,有高岗、王稼祥、邓力群、戈宝权、师哲、徐介藩。主要成员是刘少奇、高岗、王稼祥。毛泽东在选择代表团主要成员时也花了不少心思。刘少奇是党内二号人物,可以代表中国共产党与苏联方面商定重大问题。高岗是我党在东北的最高领导人,东北地区与苏联在各方面联系都十分密切,今后搞建设也需要苏联的支持。王稼祥多次访问苏联,对苏联情况熟悉。同时,毛泽东也期望,通过此次共同访苏,高岗与刘少奇在合作中能消除意见分歧。然而,此次访问却使高刘二人的矛盾更深了。

7月初,代表团到大连乘坐飞机前往苏联。飞行员为了防止空中受到国民党和其他一些国家飞机的袭击,飞行时又是绕大弯子,又是忽高忽低,飞机晃动得很厉害。飞机到了苏联境内,飞行员也采取高空飞行,代表团成员十分难受。高岗身体好,他在飞机上嘲笑刘少奇身体不行,不能担大任。

代表团到达莫斯科后,受到苏方的热烈欢迎。斯大林亲自设宴招待刘少奇一行。双方边吃边谈,斯大林说:“我们不愿别国共产党强制我们执行他们的意见,我们也不要求更不愿意强制别个国家的共产党一定执行我们的意见。我们两党之间,经常交换意见是必要的,但我们的意见并不都是正确的,各国共产党可以拒绝我们的提议,当然我们也可以拒绝各国共产党的提议。”谈到这里,斯大林举杯提议:“今天,你们称我们为老大哥,但愿弟弟超过老大哥。请大家举杯,为弟弟超过老大哥,加速进步而干杯!”刘少奇回答说:“兄长总是兄长,老弟还是老弟,我们永远向兄长学习。”他表示这杯酒不能喝。斯大林见刘少奇不肯喝这杯酒,觉得很尴尬。苏联方面许多高级领导人见状,都前来劝刘少奇饮这杯酒,但刘少奇就是不喝,苏联方面前来劝酒的高官下不了台。高岗当时就认为刘在外交场合失了礼貌。而酒量很大的高岗对苏联方面的敬酒,有敬必喝,表现出豪爽的样子。

在莫斯科,高岗无论是内心还是表面,都与刘少奇不和。这一点,苏联人也看得很清楚。






在莫斯科,中苏双方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进行了六七次会谈。刘少奇作了关于中国革命形势的报告。

刘少奇还说:由于我们长期处在乡村的游击环境中,现在要管理一个大国家进行经济建设和外交活动,需要学习很多东西,希望苏联能在这方面给予方便。希望苏联为培养新中国的建设管理人才提供帮助,除了派专家外,还希望派一些教授到中国讲学,并由中国派一些参观团到苏联参观学习,派一些学生到苏联留学。感谢苏联方面按照斯大林同志的意见给予中国三亿美元贷款。

7月27日,苏共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为了表示对中国共产党的尊敬和中苏两党的友谊,苏联共产党特意请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列席这次会议。而苏共中央政治局的这次会议,主要内容也是讨论与即将建立的新中国的有关问题。抓住这次会议的机会,刘少奇向苏共中央提出希望苏联方面在支援新中国时,也尊重新中国的国家主权。刘少奇还代表中共表态,撤销了请求苏军出兵支援解放台湾的要求。斯大林是个识大体的人,他对于刘少奇提出的要求表示赞成,也答应在新中国建立后,苏联方面要第一个承认新中国,同时也在主权方面尊重新中国领导同志的要求。

中苏双方谈得很好,大家都很高兴,不料高岗突然要求在会上发言。事先刘少奇和代表团并没有安排高岗发言,也不知道高岗发言要讲什么,但刘少奇又不好制止,担心苏联方面认为中共代表团内部出现矛盾,便没有阻止高岗发言。高岗发言时,出于客套,不得不首先说了自己支持刘少奇的发言的一些话,然后,他称颂了苏联共产党对中国共产党的援助,赞颂了斯大林的功绩。与会者都知道,这些话不是高岗讲话的主要内容。果然,高岗说实质内容了。他说,东北是苏联红军出兵从日本人手中解放出来的,东北根据地的建立也得到苏联方面很大的帮助,东北地区今后建设和发展也要靠苏联的支持。因此,他建议,可以把东北地区宣布为苏联的第17个加盟共和国。高岗说,这样做,可以使东北地区发展更快一些,对中苏两国都有利,同时,这样做也可以避免美帝国主义突然袭击东北,可以使东北更加安全。东北巩固了,可以从东北海港派出海军进入太平洋,也可以从陆地运送兵力到中国南部,进一步打击蒋介石的军队。那样的话,东北就是打击蒋介石和美国帝国主义的可靠基地了。高岗还提出,不仅要长久保持苏联在东北旅顺等地的海军基地,还要在山东省的青岛,建立一个苏联海军基地,使苏联海军成为太平洋最强大的军事力量。高岗要求,驻在大连的苏军,要长期保留,还要继续扩大苏联在那里的驻军,使大连成为社会主义国家打击美国帝国主义,防止日本军国主义复活的强大军事基地。

高岗的发言,被苏联方面的翻译准确而同步地译成俄文。他的话音刚落,参加会议的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们立即热烈鼓掌,他们非常高兴,实在难得有这样不顾中国利益而一心一意维护和扩大苏联利益的人。他们认为,高岗才是真心对苏联友好,而刘少奇则与苏联争这争那。他们更考虑到高岗虽然说是发表个人意见,但他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又是主政东北的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书记。高岗是代表中共高层内部的亲苏联力量的。

高岗见自己的发言受到热烈欢迎,非常得意地看了刘少奇一眼。他显然看不起刘少奇,认为刘少奇在苏联老大哥面前不够朋友,还认为刘少奇不懂外交,对苏联不够友好。

刘少奇听了高岗的发言,脸色骤变。他知道,这是高岗在新中国国家主要问题上的重大错误。这个发言,既没有事先和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其他同志商量,也没有和刘少奇交换意见,在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这样讲,是非常不妥当的。因此,在苏共中央政治局成员都热烈鼓掌时,刘少奇根本不鼓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板着脸,显得非常生气的样子。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其他成员也对高岗这个发言非常反感,大家跟刘少奇一样,都坐在那里,很生气,不鼓掌。

苏共中央政治局的成员们见包括刘少奇在内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团其他成员这个样子,也知趣地停止了鼓掌。斯大林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虽然与苏共中央政治局其他成员一样,对于高岗刚才的发言有好感,但斯大林毕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在会场上数秒钟的沉寂后,斯大林突然面对高岗说:“张作霖同志!”听斯大林讲这句话后,高岗惊呆了,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们也惊呆了,会场上又是一片沉寂。之后,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们纷纷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起来,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们都明白,斯大林这是嘲讽高岗,把高岗比作投靠日本、在日本人的帮助下当上东北王的张作霖。高岗愣了一会儿,也明白了斯大林话中的意思,心中有些羞愧。但高岗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他不动声色地慢慢坐下,听凭别人议论。中共代表团其他成员也明白了斯大林的意思,这是斯大林在隐讳地批评高岗,而且,这个批评是十分重的。刘少奇的内心则十分复杂,他既赞成斯大林在尊重新中国国家主权方面的胸怀,同时对于外国共产党领导人这样重地批评和嘲讽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的一个委员,也感到内心不安。因此,刘少奇对于斯大林这句话,仍不表示什么,仍然板着脸。斯大林显然也看出了刘少奇的心思。但他既然话已经出口,就只好这样了。






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结束,中共代表团同乘一辆车回驻地,苏联方面的科瓦廖夫也与中共代表团同乘一辆车。

一上车,刘少奇就严厉批评高岗,他说,高岗同志,你在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这样的发言,为什么事先不和我商量?你这个发言存在严重错误,不仅是丧失国家主权的问题,简直就是背叛。高岗说,我是发表个人意见,也不是代表中共中央的意见。刘少奇说,你要知道你的身份,你既是中共代表团重要成员,又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同时也是中共中央东北局第一书记,你这个身份,讲这个话,是重大错误。高岗分辩说,我是为了维护和发展中苏两党两国友谊。刘少奇说,你这是地地道道的背叛,你是个投机分子。高岗大声说,你刘少奇不维护中苏友谊!二人在车上争论了一路。同一个车上的科瓦廖夫是个中国通,懂得中国话,全部听到耳朵里。刘少奇和高岗下车后,在进入所住公寓的路上仍然争论不休,二人都十分生气。

高岗回到驻地,把科瓦廖夫叫到一边,用很生硬的俄语对科瓦廖夫说:我想在一个秘密场合向你报告中共高层领导内部的一些情况。高岗还特意夸大其词地说,中共中央内部有许多对苏联不友好的人,有的人亲西方,刘少奇就是一个亲西方的人。毛泽东周围很多支持者都受托洛茨基影响,他们主张改良和保守,有的人反对斯大林同志,有的人反对苏联。他说,我要在一个秘密而适当的场合,向斯大林或者苏共中央某个主要领导同志单独反映一个很重要的关于中共某些领导人对待中苏关系的虚伪态度和反苏行为的问题。他暗示,这个人就是刘少奇。他还说,他自己是对伟大的中苏友谊十分尽心的人,他要为维护和发展中苏友谊而同中共党内反对苏联的势力进行斗争。

科瓦廖夫听后,认为情况很重要,决定立即向斯大林报告。科瓦廖夫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拿起秘密电话,要通斯大林,向斯大林报告了他所见到和听到的情况。

斯大林认真听了科瓦廖夫的电话汇报后,思考了一会儿,在电话中很原则地对科瓦廖夫说,你要尊重中国共产党代表团的每一个成员。你不要去听高岗的陈述。你的任务,就是为中国代表团服务,对于他们之间的意见分歧,你不能参与其间,不要表示对任何一方意见的肯定和否定,不要卷入中国代表团内部的是非之争。你以后还要到中国去工作,一定要保持超脱的姿态。科瓦廖夫在电话中表示,完全按照斯大林同志的意见办,自己决不会卷入中国代表团内部之争。斯大林放下电话后,立即按铃,将一位专门做联络各国共产党工作的高级干部叫来,要他找一个机会,秘密约高岗谈一谈,了解一下高岗对中共内部情况的看法。这个高级干部按斯大林的指令,秘密约见了高岗。

斯大林听了派去和高岗谈话的人的汇报后,并没有相信高岗的话,而是将此事压下不提。出于善意,斯大林想找个机会,在刘少奇和高岗之间做一点调解工作,希望中共代表团内部团结。

就在科瓦廖夫向斯大林电话汇报后的第三天,由于东北地区经济、军事、土改等多方面工作中有一些重要问题,需要担任中共中央东北局书记、东北军区司令和政委的高岗回去处理,高岗要先行回东北。经请示中央,高岗决定第二天回东北。刘少奇对高岗在莫斯科处处显示自己,并且在列席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时说了那样严重错误的话早已经十分不耐烦,对于高岗在代表团其他同志面前与自己公开唱反调也已十分不满,自然同意高岗早点回国。

斯大林得知高岗因工作需要,要先行回东北,便让苏联方面通知中共代表团,他要在他自己的孔扎沃乡村别墅为高岗举行一个送别招待会。当天晚上,中共代表团全体同志出席了这个招待会。在招待会上,斯大林把刘少奇和高岗都拉到自己身边,一左一右挨着他坐下。斯大林讲了许多风趣的话,试图使二人开心。斯大林还亲自举起酒杯,提议为刘少奇和高岗建立友谊和团结干杯。刘少奇对高岗的看法显然不是一下子就能改变的,虽然也表现出对斯大林好意的理解,但对高岗依然冷淡。斯大林提议干杯时,刘少奇从内心里是不愿意干这杯酒的,但顾及斯大林的面子,刘少奇很勉强地干下这杯酒。高岗则表现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对斯大林表现出无比的尊敬,连连与斯大林干杯,对于斯大林提议为他与刘少奇的团结干杯,高岗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一派豪爽的样子。

在这次招待会上,斯大林当面对高岗说,我对你说的那句话(指斯大林在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对高岗说的“张作霖同志”那句话———笔者注),对你的批评是过于严重了,但是,我必须这么做,否则中国领导人会误认为斯大林赞成了你的观点。为了中苏两党的友谊,我必须顾全大局。高岗表示,对此他完全理解,他将为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之间结成牢不可破的友谊而奋斗。斯大林对刘少奇也说了这样的话:“我那天对高岗的批评太重了,是对中国同志的不尊重。请把我的话转告毛泽东同志。”刘少奇表示,他回国后一定向毛泽东转达斯大林的意见。对高岗和刘少奇的表态,斯大林表示赞许。

第二天早上,高岗回国。苏共方面派人到中共代表团住处接高岗去飞机场,中共代表团竟没有一个成员为他送行。高岗十分尴尬,一路沉默,情绪不高,灰溜溜地返回了沈阳。






刘少奇与高岗在莫斯科发生矛盾的情况,在中共中央代表团回国后,毛泽东自然知道了前因后果。毛泽东虽然没有因此而撤掉高岗的职务(在那个时候,毛泽东在总体上还是信任高岗的),但在事关国家主权问题上,毛泽东明显支持刘少奇,不支持高岗。1949年12月,毛泽东访问苏联路过东北,专列在沈阳停留时,沈阳市委书记登车向毛泽东报告说:高岗为庆祝斯大林70岁生日,特意准备了一车皮礼物。沈阳市委书记还请示毛泽东:是否可以把这节车皮挂在毛泽东专列后面运到莫斯科交给苏联方面。毛泽东听后很不高兴,告诉沈阳市委书记:我的专列不给高岗挂车皮,把高岗送给斯大林的礼物还给高岗。毛泽东还说了这样的话:“你告诉高岗,东北是中国的一部分。”毛泽东的话意味深长。可惜高岗没有听懂。这可能也是他后来跌入深渊的重要因素吧。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4-29 13:3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