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时代学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5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332 次阅读2017-7-1 21:45 |系统分类:科政评论| 加拿大

自由:文明的尺度——写在加拿大诞辰150周年

文:林炎平



150年前的今天,一个国家诞生了。这个国家的诞生是如此的平和:咱们一起成立一个国家吧!没有战争,没有伤亡,没有刀枪,只有辩论和商谈,只有语言和笔墨。就这样,一个政权就建立了,一个国家就诞生了。


这个国家,就是加拿大。


这个国家的名字甚至没有任何前缀或后缀,她不是大不列颠加拿大,不是加拿大王国,也不是加拿大共和国,更不是加拿大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她的名字就是——“加拿大”。



加拿大也许可以比作大不列颠的孩子。150年前的今天,他就像是一个长大了的懂事讲理的孩子,对自己的父母说:“我长大了,让我自立门户吧。”作为父母的大不列颠王国是一个饱经沧桑的慈祥长辈:“那你去吧,别忘了长辈。”于是这事情就办成了。没有人被指责为分裂分子,也没有人成为侵略者。


当然,大不列颠也不总是这么慈祥。你看隔壁那个叫美利坚的兄弟,在加拿大自立门户前100年就和不列颠闹得很不痛快。不列颠大骂其不肖子孙,但是无可奈何。


加拿大就是这样一个建立在公民的自由意志上的国家,这个自由意志,既是个人的,也是整体的。而这种对自由的崇尚,同时是加拿大的价值,也是大不列颠的价值。这是她们立世的共同基石。而这个基石的源头,我们将在文章最后重提。正是这个基石,使得加拿大和不列颠能够以平和的态度和理性的方式分道扬镳,又能共续友情,可望殊途同归。当然,也正是这个基石,使得美利坚和不列颠在剑拔弩张同室操戈之后,重新结为最亲密的盟友,成为世界秩序的倡导者和维护者。


自由!这是这些国家共同的价值观。正是由于这个共同的价值,使得散落在世界不同经纬度的国家亲密无间。比如,和加拿大比邻的美国,以及和加拿大美国几乎球面旋转对称的在南半球和东半球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她们正是在这个共同的价值上建立了牢不可破的友谊。



如果说,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同出于大不列颠才惺惺相惜,那么,整个西欧、日本、韩国、新加坡就彻底说明了价值观如何决定了谁是同路人与何为目的地。如果价值观相左,即便是同族,也形同陌路。回顾二战后被铁幕隔开的东欧和西欧,看看南韩和北韩,就理解这个道理。寻祖追宗、鲜血凝成、诅咒发誓、山水相连,都是靠不住的,唯有共同的价值观才是可靠的。


“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祖国。”不知道这句震耳欲聋的不无叛逆的警句最初出自谁,但是这并不重要。世界上有很多自由的国度,一个人不可能把她们都称作祖国。但是,如果祖国可以被选择,那么自由一定是一个必要条件。


“God keep our land, glorious and free.”加拿大国歌如是说,表述了加拿大最重要的价值——自由。



当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民族和文化背景的人选择加拿大作为他们的国家,亦即他们后代的祖国时,他们未必忘记自己和先辈从哪里来,但显然他们更加关心自己和后代向何处去。


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想起一首歌曲,“唱吧,让我们唱一首新歌,歌唱这片土地、希望和梦想……这片土地属于明天,明天的时光属于你”这首新歌,就是加拿大;这片土地,就是你的梦想;明天,属于你。不管你曾经有多少旧歌,为了明天,让我们共同唱响这支新歌。加拿大,是我们后代的祖国,如果你还不能把她称作祖国的话。



Sing! Sing a new song,

Sing loud and strong,

Sing of this land of our hopes and our dreams.

Rich harmonies of races and creeds

Join in the chorus from sea unto sea:

Where the whale's ancient lullaby
Meets the song of the wind in the whispering pines,

All our voices come together, always singing,

"Land of tomorrow, your time has come."


自由,是的。但是自由的边界何在?今天,并非所有人都在庆祝加拿大的诞辰,不少印第安人甚至把今天当作他们的“国殇”。这不无道理。如果欧洲移民不进入北美,这里将是印第安人的土地。那么,欧洲殖民的历史到底是文明的拓展还是野蛮的侵略?这是一个没有悬念的问题,但也是一个在今天这样的政治正确主导的禁忌中无法大声回答的问题。


自由,绝非没有代价。文明,并不会自然弘扬。



如果欧洲移民不进入这个国家,那么这块土地上将是印第安土著的领地,加拿大也不会存在,我们这些新移民也不会来这里。如果我们为加拿大自豪,那么我们必须为殖民正名。正是欧洲文明的扩张和欧洲的殖民使得加拿大的存在成为现实。如果我们反对一切形式的殖民,那么我们必须反对加拿大的存在。我和McGill大学的一位教授就殖民问题进行辩论,其是坚决反对殖民主义的。我打开世界地图,标出文明的国度……


一种文明,以这样的方式,扩张到全世界。她带来的福祉,她裹挟的悲剧,她的伟大,她的卑微,她的仁慈,她的残忍,她的成就,她的失败……我们作为后人,可以随意按照我们选择的视角给予评论。但是,请切记,正是这样的文明,才是我们不远万里,背井离乡,飘洋过海,义无反顾地来到加拿大的理由。



当然,自由确实是有边界的。我们不可能容忍旨在消灭自由的自由。


我们看到了那些残忍的恐怖主义者和北朝鲜的国家恐怖主义。它们的失败是必然,但是我们对野蛮的容忍却是我们更长久的敌人。在野蛮的和文明的决斗中,我们到底有多大的胜算?回顾历史,在文明和野蛮的较量中,胜出者不总是文明。


野蛮有各式各样,不管是宗教的还是非宗教的,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仇视自由。自由思想和自由竞争,是他们最恐惧的敌人。


文明并非完美无缺,也并非没有过错,她可以有缺点,她可以犯错误,但是,你坚信,她就是你的未来。不管你如何抱怨,不管你如何恐惧,给你一个机会,你就可以为她义无反顾背井离乡。这就是文明的魅力。



在这个国度,你可以凭借你自己的能力,追逐自己的梦想;


在这个国度,你即便一败涂地,依然可以过得有尊严;


在这个国度,你即便有过失,也可以得到一个公正的法庭审判;


在这个国度,你即便在陌生之处,人们也不会形同陌路;


在这个国度,你不会由于贫穷而被医院拒之门外;


在这个国度,你永远可以站着争辩,而绝不必跪着申冤……



理由无比简单:这里有自由,和捍卫自由的一系列规则。但是,自由是有代价的,那些不想付出代价的人是不配享有自由的。公元前431年,雅典的一位杰出政治家在他的流芳百世的演讲【1】中这样阐述:


“只有自由,才能幸福;只有勇敢,才能自由!”


2448年过去了,这个曾经在雅典上空震耳欲聋的宣言并不曾消逝,它掠过地中海、大西洋、太平洋和印度洋,它横扫欧亚美非大陆。它激起的共鸣和回声,历经久远的时间,跨越广漠的空间,依旧回响在这个星球的上空。勇敢的民族,终将获得自由。自由的国度,公民才有幸福。


为了这个理由,我们祝福:加拿大万岁!自由万岁!


注【1】古希腊雅典政治家伯里克利在阵亡将士葬礼上的讲演。本公号文章《我们头上的灿烂星空(十二)》对该演讲有详细的分析和解读,可参考阅读。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8-22 20:5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