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时代学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5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100 次阅读2017-10-9 01:29 |系统分类:文学艺术

时间是把尺子

​文:王亭苏



听老香港人讲,香港的火车电气化之后,人们才重新想起从前的黑头老火车。黑头老火车,光听名字就莫名亲近起来,像远遁于另一个时空的亲人,在某个光阴的节点上留下永久的气息,默然的注视现世的自己。没有恐惧和厌倦,只有无法触及的怀恋和感伤。


黑头老火车保留着香港最初的天真和活力,让人相信香港永不会老去。香港人的词典里是没有意志消沉几个字的,他们刚愎自用,果敢,活力浮泛。


黑头老火车拖曳着黑色的烟雾里全是香港人历代奋进的心酸故事。飘淼, 整洁的秩序,传奇。香港人的人生真正的起点是无数睡梦中被轮轨碾碎的梦开始的,英国人的米字旗劫掠了浮世梦,然而香港人有自己是梦,他们刚愎自用,然而坚韧,接纳,从容。


在从前的黑头老火车上,香港人和报贩,叫卖斋食的小贩从来分不出彼此,都在烟火人生里,这里没有阶级社会的纷争,三教九流不分彼此,男女老幼溷杂起来一支合唱团,各司其职,看报,瞌睡,吃鸡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时局,聊生活。


黑头老火车是亲切的,笃定的,是烦忧的,却没有多少惊扰。



怔忡的望海者眼里没有绝望,只是在过于跳跃的世界发了一会梦,让自己的心重新安定下来。


黑头老火车承载着凡俗的人事,是香港人历史进程中的一次不短的跋涉,是人生故事和财富累积的起点,是无数梦碎和梦醒,是一切开始和结束。


杜米叶的名画《三等车上》是香港普通人命运的剪影。电气化意味着科技的进步,然而也同时失落了凡俗众生亲近彼此的天性。隔绝感与日俱增。摩肩接踵 耳鬓厮磨的的汉气,土气,都没落在咫尺天涯的澹漠里。


奥诺雷·杜米叶《三等车厢》


楼下是山,山下就是九广铁路的中转站,纷繁,杂乱而有序,我的迟来再也无法圆满老香港人心心念念的梦中远去的黑头老火车,我只能幻想它的样子,它日夜明亮的轰鸣,轰鸣中的人生,起落的命运。


我只能在时间的更替中怀想,替他们记录他们赋予我的这人间的脉动,有情便是万事足。


格调是时间堆砌的影子,虚幻,无意义。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10-22 21:4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