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时代学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5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46 次阅读2018-6-16 08:01 |系统分类:科政评论

“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


陈寅恪先生1929年在《王国维先生纪念碑文》中指出:“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我认为:此短文既是对王国维一生的高度概括,也是陈寅恪自己一生的生动写照;既是悲壮的墓志铭,也是豪迈的警世训。


陈寅恪所说的“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与德国哲学家费希特(1762-1814)的一个论断异曲同工。费希特的论断是:人生有两种权利,一种是现象的、暂时的、感性的权利,另一种是本体的、永恒的、理性的权利,作为个人,前者可以通过社会契约而让渡给统治者,而后者则不能让渡。思想自由就属于后一种【转引自谢维营等所著《本体论批判》(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第241页)】。也就是说,思想自由是天赋人权。


西方民族自古希腊先哲起就前仆后继地奋斗着: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哥白尼、布鲁诺、伽利略、培根、笛卡尔、洛克、牛顿、莱布尼茨、孟德斯鸠、伏尔泰、卢梭、康德、费希特、黑格尔等等,终于在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之后逐步实现了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从而使社会发展日新月异,使公民的幸福指数节节攀升。

反观中国,数千年来,文字狱或变相文字狱久行不衰、无所不用其极!这与我们这个民族的信仰状况有直接关联。我们至今没有找到真信仰,尽管数千年以来我们接连不断地树立了多种伪信仰。尽管伪信仰多种多样,但其内核只有一个,且高度稳定、始终未变。这个内核就是:权力崇拜。我知道,很多国人不愿意承认这一点。然而,口头上如何表白是一回事,骨子里信奉什么又是另一回事。权力崇拜必然导致官本主义。官本主义的本性是:当权者倚仗暴力,处心积虑地愚弄百姓、拒绝监督、为所欲为。官本主义的最大克星就是言论自由——凡是依“暴力+谎言”来维持的统治,都经不起言论自由的巨浪淘筛。当官本主义成了实质上的“立国之本”的时候,大搞思想垄断、打压言论自由就一定会成为不二法门。中国之所以数千年停滞不前且充满痛苦,就是因为思想被垄断了。

自由,是全世界人人都在追寻的终极目标。作为天赋人权,思想及其表达的自由则是人类一切自由中最重要的自由。这种自由若是受到了打压,则创造力的精神火花就被扼杀掉了,社会进步的种子也就被扼杀掉了。思想及其表达的自由也是一种舆论监督力量。“大跃进”时期若有言论自由,则“大跃进”提案很可能遭到否决;即便是提案没有被否决,那也会在“大跃进”的恶果刚刚显露时就被制止,而绝不会酿成饿死三千七百多万人的惨剧。思想及其表达的自由还是人的日常精神追求的主要方式,而中国特色“立国之本”则堵死了人民群众探求真理、真相的一切路径。此路径一旦被堵死,则陈寅恪所说的“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就落空了;但是,唯有求真,才能使人高贵,使人睿智,使人安宁。此路径一旦被堵死,则人生的意义感势必大打折扣,幸福指数势必一路下跌,人的一生势必处于无休无止的精神苦闷之中。精神苦闷之下,主流民众势必以寻求刺激来填补苦闷——搞搞笑吧,戏说戏说吧,及时行乐吧,干脆娱乐至死吧——这岂不是离动物世界越来越近了?!万般无奈之下,主流民众势必以说假话、官话、套话为时尚,以对一切恶行都保持沉默为美德,以明哲保身、逆来顺受为荣耀——奴才人格便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

数千年来,我们这个民族为了保住官本主义这个实质上的“立国之本”,真是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啊!我们只要略微回顾一下近代以来的三次官本主义保卫战,就不难看出这种官本主义信念是何等顽固,同时又是何等愚蠢!第一次是1894年(兴中会成立)至1912年(民国成立)共和派与保皇派的反复较量,其结果是:走向了共和,却难以巩固共和(民国初期复辟势力猖獗)。第二次是1921年(中共成立)至1949年(人民共和国成立)国共两党的反复较量,其结果早就妇孺皆知了。第三次是1976年(粉碎四人帮)至1989年……。

历史上一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在动乱时期,统治者的控制力被大大削弱,不能像往常那样打压言论自由了,知识分子因此而得以畅所欲言,文化、教育事业反而特别繁荣兴旺。春秋战国时代和民国时代就是这种“国家不幸士人幸(源自‘国家不幸诗人幸’)”奇观的典型。被誉为“中国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玛峰”的西南联大就出现在民国时代。没有“西学东渐”祥风的劲吹,没有战乱时期统治集团控制力的削弱,就不会有西南联大的奇迹。西南联大的办学理念,简而言之就是:自由!自由的最大好处,就是尽情地做自己喜欢做的事,这样才能最大限度地形成自己的独创能力,而个人的独创能力才是真正的第一生产力。在西南联大,从来都不搞思想教育,这样就实现了思想自由。有了自由,就有奔头了,物质条件上艰苦一些就根本算不上什么了——这就是西南联大成功的全部诀窍!这一点值得当代国人深思啊!当代国人不缺物质条件,缺的是自由啊! 

“国家不幸士人幸·士人不幸国家幸”终究是一个怪圈,任何民族都不可能在怪圈中真正崛起。必须走出这个怪圈,走向“国家士人双赢同幸”!怎样才能走出怪圈呢?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把天赋人权——思想及其表达的自由——还给全体公民。只有全体公民都享有了思想自由及其外在表现——言论自由,这个民族才能告别奴才人格、从而焕发出勃勃创造力,这个国家才能真正强大起来!

胡适指出:“争取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取民族的权利;争取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取民族的自由。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绝不是由一帮奴才建成的!”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从来就不是高层设计出来的,而是热爱自由的特立独行者们顶着风险争取过来的。我们这个民族并不缺先知先觉的英雄豪杰啊,林昭、顾准、张志新、遇罗克、陆兰秀、王申酉便是!只是,他们的事迹几乎从未得到官方媒体的宣传(1979年对张志新的宣传是历史转折关头的一个例外)。自互联网兴起以来,一场规模空前的网上启蒙运动已全面展开。令人惊奇的是,不计其数的网友自觉自愿、不计回报地在网上撰文,为普世价值助威,为自由民主呐喊!在网友们的努力下,变相文字狱越来越显得不合时宜和愚蠢至极。其实,愚蠢者之所以愚蠢,是因为他们利令智昏。有那么一批当权者在既得利益的驱使下,竟然耗费了巨额资金,用来打造数字信息障碍,企图把中国变成一个信息孤岛。但这只能是螳臂挡车!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星星之火,终将燎原!陈寅恪先生倡导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定将在中华大地上生根、开花、结果!



★相关链接:


王国维先生纪念碑文

文/陈寅恪


海宁王先生自沉后二年,清华研究院同仁咸怀思不能自已。其弟子受先生之陶冶煦育者有年,尤思有以永其念。佥曰,宜铭之贞珉,以昭示于无竟。因以刻石之词命寅恪,数辞不获已,谨举先生之志事,以普告天下后世。其词曰: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先生以一死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非所论于一人之恩怨,一姓之兴亡。呜呼!树兹石于讲舍,系哀思而不忘。表哲人之奇节,诉真宰之茫茫。来世不可知者也,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章。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中华民国十八年六月三日二周年忌日国立清华大学研究院师生敬立)

【参考译文(“其词曰:”之后的主干部分)】士人的读书治学,其目的正是为了使自己脱离世俗观念的束缚,真理也因此而得以发扬光大。思想而不自由,那还不如死了的好!这是古今志士仁人所共同献身的信念,岂能是那些平庸鄙劣的人理解得了的?!先生以一死来彰显他独立自由的理想,而不是像某些人所说 是为了个人的恩怨、旧朝的兴亡。如今,立块石碑在此校舍,表达一些哀思,让人们记住他,以忆哲人的刚烈气节,叹命运的深不可测。将来的事情难以预料。先生的著述,其影响可能会随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先生的学说,将来也可能有值得商榷的地方。唯有这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纵然经历千万年,也会如天长、如地久,像日、月、星辰那样永放光芒!


注:本文转载自“猫眼看人”。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7-20 02: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