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时代学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5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48 次阅读2020-1-11 23:24 |系统分类:科政评论

文明vs野蛮,自由vs暴政——美军斩首苏莱曼尼随感

​2020年1月3日凌晨,川普下令用无人机把违法进入伊拉克并正在策划对美国人员和设施进行攻击的恶贯满盈的伊朗二号人物卡西姆·苏莱曼尼炸成了猪下水。和苏莱曼尼同时完蛋的还有另外几位伊朗的高级将领。


图1)苏莱曼尼被击毙


一时间,世界为此沸腾,有人兴高采烈,有人顿足捶胸,有人忧心忡忡。


对向往文明和自由的人们来说,这是一次忍无可忍的自卫。苏莱曼尼作恶多端,十恶不赦,他的双手沾满了西方人的鲜血。但是,这并不是击毙他的理由。真正的理由是,他即将对美国和其盟友进行恐怖活动。


向往文明和自由的人们,对这次打击也有着后顾之忧。有人担心,伊朗并不是最大的邪恶,过分和它纠缠会分散美国的注意力,以致让更大的邪恶有更多的喘息和发展机会。


文明和自由的敌人,未必限于那些穷凶极恶剑拔弩张的恶棍,比如北韩伊朗等等。那些披着道德的外衣,唱着高尚的调子,喊着政治正确口号的精英们,正是这些恶棍得以苟延残喘甚至飞黄腾达的原因。比如曾经的著名左派和让年轻学生趋之若鹜的法国知识分子萨特和他的情人波伏娃之流,亦如美国的斯诺之流。他们扭曲了现实颠倒了道德。现在,这些左派居然大呼对苏莱曼尼的清除是一个错误,理由是这会导致更多的恐怖活动!这就如同以击毙一个正在实施犯罪的系列杀人犯会导致他作更多的案为理由而不予制止。这些左派的逻辑能力极其混乱,道德准则极其低下。


那么谁是文明和自由的战士?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自由世界的军人。那么作为美国三军统帅的川普到底是否靠谱。对这点,有人信心满满,有人忧心忡忡。担心的原因之一,居然是他出身商人。


在中国,对商人和商业的作践和贬低可谓自古以来。商人在中国历史上社会地位低下。也许在西周还不至如此,但是商鞅变法后,商业和商人就成了贬义词。士农工商,商在最后一位。“商人重利轻别离”,连白居易都这么说。中国的重农抑商,导致了农奴社会,其只崇官奴关系,毫无契约精神。对商业和商人进行整体贬抑的,还有左派,比如马克思等。


在文明史上,商业和商人居功至伟。正是商业文明弘扬了契约精神。古希腊文明离开商业则不可想象,而中世纪后第一个共和国威尼斯的诞生,纯粹就是商业和商人的功劳。真正的商人,显然不是官商勾结,更非偷工减料。无疑也有无耻之徒,甚至威尼斯也不能幸免,如同莎士比亚笔下的《威尼斯商人》里的那个犹太高利贷者。当然在暴政下的商人是另外一个物种,比如红顶商人,这种官商勾结的产物,实在有辱商业,更和契约精神无关。


左派们喜欢把川普诅咒成不懂政治,没有城府,缺乏修养,道德低下,贪婪无限的人。然而,这些品质和川普毫无关系,倒是和他们自己丝丝入扣。这些左派,对他们来说,敌人从来不是野蛮和暴政。他们现在的首要敌人是川普,一个狡猾而正义的商人,他的算计和底线,正在改变着那个蠢货奥巴马留下的烂摊子。如果你质疑商人,这没错,我们应该质疑任何人,尤其是位高权重的人。但是,如果你对川普的对立面不予怀疑,那只能说明你是蠢货之一。


对川普上台以来的所作所为,反对者大可嗤之以鼻,甚至恨之入骨,但是必须承认,川普比任何他的前任都信守诺言。他所承诺的几乎都兑现了,而没有兑现的也仅仅是由于其政治对手的故意阻挠。


那个奥巴马是一个完美的懦夫,野蛮和暴政从来不屑于理睬他。川普是一个不完美的战士,却是当今野蛮和暴政最恐怖的敌人。如果你对商人有着与生俱来的厌恶,那么请你回顾一下威尼斯共和国,以及古希腊文明。


从川普在击毙伊朗的恐怖分子苏莱曼尼的事件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底色:


忍让:几个月前伊朗击落美国无人机,川普在实施报复的最后一刻叫停了那次行动。川普把已经上弦的箭,撤了下来。为的就是告诉伊朗,尽管你恶棍满盈并且造成美国的巨大经济损失,但是这次你没有伤及美国的人员,我仍然保持克制,且留给你谈判的机会。


果敢:和奥巴马这种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侏儒截然不同,在美方人员被伊朗杀害后,设置的红线被越过,川普对伊朗进行了坚决的打击,把那个一直以来一系列罪恶事件的始作俑者的伊朗二号人物炸成了猪下水。和奥巴马的优柔寡断言不由衷相比,川普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胆识:伊朗正借助和俄罗斯中国的霍尔木兹海峡的海军演习以彰显其有着盟友和后台,但是川普根本就不吃这套。他很清楚,没有人会和伊朗站在一起,至多是在利用伊朗。果然,击毙苏莱曼尼后,俄中顾左右而言他。


算计:为了自己国家的利益算计,而不是到处大撒币,是一种美德。希望所有政治家都具有这样的美德。无论是对坐享其成的盟国还是招摇撞骗的敌人,川普都无所不用其极。是盟友你就得贡献,是敌人你就得屈服。他不惜威胁利诱,也不怕吃相难看,让忽悠者被忽悠是他的乐趣。


让我们就这次击毙苏莱曼尼事件做一些预测,立此存照:


1)伊朗对西方的整体恐怖袭击将减少而不是增加。只要美国坚持川普的清除恐怖头目的策略,其恐怖活动将越来越少。不仅是国家组织的恐怖主义,就是民间自发的恐怖袭击也会越来越少,因为任何恐怖组织的头目都不想被做成猪下水。


2)伊朗的盟国以及邪恶轴心也会有所收敛。理由很简单,这样的打击是可以被复制的。如果鑫胖不思悔改,其最终也会被做成猪下水。


3)在川普式严厉打击下宗教的整体恐怖活动不会持久。宗教的力量不可低估,但是有限。波斯(伊朗的前身)曾经信仰拜火教,其宗师佐拉阿斯特是进入拉斐尔的著名画作《雅典学院》(图2)的唯一一位非希腊人,也是尼采《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图3)的主角。而这样一个民族,居然把自己的宗教改成了伊斯兰教。还有,伊朗对穆斯林在某个国家被整肃的事实不闻不问,还屈尊求助。可见宗教之强大,也可见宗教之卑微。这也说明了政教合一真正关心的是权力,仅此而已。


图2)拉斐尔的《雅典学院》,右下角的右手持天球仪正面者就是查拉图斯特拉Zarathustra(佐拉阿斯特Zoroaster),另一个持地球仪背对者是托勒密Ptolomy。


图3)尼采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4)西方阵营里的左派是文明和自由最危险的敌人。他们从来都是野蛮和暴政的同盟军,却总把自己打扮成站在文明和自由一边。他们只是文明和自由的穷凶极恶的敌人的美丽迷人的外衣。他们有句愚蠢且无耻的口号在鸡蛋和墙的冲突之中,我们从来都站在鸡蛋一边,以彰显他们站在弱者一方的美德我相信,那个农夫与蛇的寓言故事里,农夫就是这么想的,他站在了作为弱者的行将冻毙的毒蛇一边,直到被苏醒的毒蛇咬死。他们现在更加危险,因为他们站在了装作冻僵实则清醒的毒蛇一边。


5)以色列、中国和俄罗斯最希望美国和伊朗开战。他们都有自己的如意算盘,为此不惜暗渡陈仓一掷千金。以色列是一个复杂的故事,其本身就是一个邪恶和文明的混合。没有以色列就不会有伊拉克战争。魔鬼都应该被消灭,但是我们不能消灭两个正在互殴的魔鬼的其中之一。美国不应该陷入任何大规模的冲突之中,任何大规模武力改变伊朗都是陷阱。我不相信博尔顿就在于此,他的中东大规模介入和改朝换代设想只会使美国走错方向。这个世界的真正危险不是伊朗。


6)战争的形式将彻底改变。川普不相信地面部队大规模参与是可行的,那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可歌可泣的战争,哪怕是杀敌一千自损一打,对川普来说是一种赔本买卖。作为商人的川普不是作为混混的奥巴马或者作为东郭先生的左派道德大师。川普不要那些华而不实的名声,不想用平民子弟的鲜血浇灌自己的道德大树。对川普来说,这些不合算的买卖都是名为政治正确而实为缺德无能的代名词。定点清除远比大规模的战争来得有效率。


7)武器将微观化。智能化已经不言而喻,微观化也势在必行。不管是文明和自由的一边还是野蛮和暴政的一边,对这些武器的追求将愈演愈烈。这是即将到来的军备竞赛的核心。


我们可以肯定地说,定点清除是一个非常令人鼓舞的威慑手段。这个方式,可以使得美国不陷入大规模战争却可以解决问题。我相信,某天鑫胖被清除,半岛的问题就解决了大半,剩下的只是技术性的问题。


那些对美国击毙苏莱曼尼顿足捶胸的,是野蛮和暴政的同路人;那些希望美国陷入中东不能自拔的,是他们的同伙;那些警觉这次行动而警告川普不要陷入中东的,是心向文明和自由的智者;那些处心积虑支持伊朗和美国作对的,是文明和自由的敌人。


在文明和野蛮,自由和暴政的决斗中,文明和自由并不总是胜利者。其实历史上很多时候,它们是失败者。因此,我们必须警惕。如果你站在文明和自由一边,对此你大可兴高采烈,也可以忧心忡忡,也可以批判针砭。如果你站在野蛮和暴政一边,你一定顿足捶胸,你也许暗自庆幸可能“再赢得可贵的发展时间”。在野蛮和暴政这条不归路上,你大可尽情地大步向前走。你还没有重要到让川普把你做成猪下水的程度,但是你的养猪场老板一定会把你做成红烧肉或者香肠。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20-1-22 23:21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