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时代学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5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42 次阅读2020-2-29 23:48 |系统分类:科政评论

林炎平 | 中医vs西医 ——当特色偏爱遭遇普世标准


中医话题是最容易引起争议的。老朋友因此分道扬镳,老同学因此愤然割席。原本愉快的交谈戛然而止,久违美味的聚餐拂袖而去。这样的事例太多,以至于谈论中医话题成了禁忌。但是今天,在新冠病毒肆虐之时,这个话题却不得不提,这个争论却不得不辩。理由很简单,这无关中西,只关生命,只关真理。  




人类为了减少病痛和更好地生存,很久以前就开始寻找办法,而这个办法之一就是医术。应该还有之二和之三,那就是跳大神和诅咒。当然皇上们还要有之四,那就是可以导致长生不老术的灵丹妙药。


最初的医学,和科学无关,而只是一种术,因此称作医术比较合适。任何民族,医术都和巫术有着渊源。我们今天并不应该指责此渊源,毕竟那是无知的时代,而动机是美好的。跳大神诅咒就是那个时代治疗病痛的一部分,把咒符烧成灰喝下去,也许就是最原始的药了。


现代医学的真正精神起源是古希腊,从希波克拉底开始,医术逐渐成为医学,其不再寻求神灵的帮助,而神灵,比如Asklepios(阿斯克勒庇俄斯,医神),Hygieia(海吉亚,健康之神)和Panacea(帕纳西亚,药神),只是作为一种精神象征,成为希波克拉底们规范自己道德的精神支柱。而医学,则从此远离了神灵。从希波克拉底开始,医学走向了科学和理性,而神祗则成为了精神的鼓励和向往。我们今天西语里的“卫生”就写作Hygiene,而“灵丹妙药”就是Panacea。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的医学早已不是希波克拉底时代的医学,而希波克拉底誓言却作为医学的人文价值永久地留存了下来。医学的人文关怀和科学精神是希波克拉底和古希腊医学的本质。这个本质并非偶然,而是古希腊人对科学和人文的一系列独特贡献的其中之一。


被誉为“西方医学之父”的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


批判和质疑,这就是古希腊人创造的科学精神的本质。古希腊人把他们所有的探索坚决与祷告和诅咒分开。从那时开始,现代医学的精神开始被确立。而几乎同时代的古希腊几何(后来的欧几里德几何)的诞生标志着人类科学精神在系统上被确立。


因此,现代医学产生和发展在西方是可以理解的,因为那里产生了欧几里德几何,因为那里有古希腊精神,也就是以批评和质疑为特色的科学精神。


西方的医学当然不是一帆风顺的,但是,从希波克拉底到盖伦,进而走出中世纪,历经文艺复兴,进入近代和现代,其秉承了批判和质疑的精神。道路艰难曲折,经历艰苦卓绝,进步却举世瞩目,由此造就了现代医学的辉煌成就。这就是我们今天所知的“西医”。


“中医”却是另一幅景象。我无意指责中医的古代前辈,甚至不想指责跳大神的老前辈。理由很简单,任何民族都有这样一个开始,他们是在知识极度贫乏的情况下以自己对世界的有限理解为自己和父老乡亲减轻痛苦。即便方法不对,努力依旧可嘉。他们在黑暗中摸索的艰难困苦是可以想象的,在华夏这样一个没有科学精神的环境中努力,做到他们当时的境况,诚然精神可嘉。他们不应该受到指责。


但是,我要批判的是今天的“中医粉”。每当灾难来临,他们总是第一个出来吹牛,毫无根据,却理直气壮。比如当年的艾滋病发作时,“西医”素手无策,坦言自己不仅不会治疗艾滋病,甚至连这病到底是什么都不清楚。然而,那时的中医粉非常风光。他们巧舌如簧,自信如磐,趾高气昂地宣称他们知道如何治疗。其实无非就是阴阳五行黄帝内经张仲景李时珍之类,他们声称办法就在老祖宗的典籍中,神医们早就辩证此种顽疾,治愈不在话下。


几十年过去了,今天的艾滋病已经可以被“西医”击败,艾滋病毒携带者可以在药物的控制下不犯病,而且病毒可以被抑制到无法检测的程度。而“中医”却在当年的宏伟牛皮吹破之后,至今一筹莫展。没有任何中药对艾滋病有效,这就是悲惨的结论。


显然,指责黄帝内经张仲景李时珍没有治疗艾滋病的办法是荒唐的。我非常赞同把中医和他们的前辈记入世界文化遗产,但是我完全不赞同把这些实际无效的中医中药继续留在实践之中。


但是,中医粉却笃信所有疾病的治疗方法都被他们的中医神医征服过且在典籍中。这不,武汉发生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又给了他们跳大神吹大牛的舞台。


和历史上发生的一样,这次西医诚实地告诉世人自己对这种新型的病毒并无特效治疗方法或药物。此时中医粉就跳出来嘲讽西医,然后把中医鼓吹一番。在他们看来,西医纯属累赘,中医即可救世。但是目前的数据表明,中医中药并无效果,而可能有效果的是一种西药Remdesivir(瑞德西伟)。但是西医是从来不在有实验证据之前下结论的,最后的结论要在严格的对比实验(比如双盲)后才可以给出。实验正在进行中,拭目以待。


中医粉的特色是吹牛,而且毫无节制。这不,已经在吹治好了多少新冠病人了。反正所有自愈的都被他们算作是他们治愈的。这从来就是中医的特色。你问他如何肯定中医药的效用,他们回答你:“没有用怎么会有这么多的中国人?没有用我们的老祖宗怎么繁衍下来?”你应该让他们考虑一个事实:动物们是怎么活下来并且在不受控制的情况下会多得泛滥成灾的?


屠呦呦是他们鼓吹中医伟大的一个例子,但是他们缺损的逻辑无法理解的是,屠呦呦其实是给传统中医药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枚钉子。我们来看看屠呦呦所做的诺贝尔奖级的工作到底是什么。


屠呦呦团队把《本草纲目》《肘后急备方》等等官方典籍和民间偏方中记载的治疗疟疾的入药植物和矿物都试遍了,大约试了800种,最后找到了其实并不在典籍中的黄花蒿。最后发现黄花蒿如果用乙醚萃取,可以对疟疾有效。而按照典籍中的青蒿熬制汤药的方法,就无法萃取出有用的成分。也就是说,中医药典籍中的所有方法都被屠呦呦团队证明是对疟疾无效的。当然,现在为了给中医药“宝库”留一些面子,甚至发扬光大一下这个“宝库”,于是把这个黄花蒿的萃取物命名为“青蒿素”,以期和中医药典籍中的名称有所联系。好吧,即便这样,我们来计算一下。


800种中医典籍声称可以治疗疟疾的中药,只有一种有用。那么有用的比例是0.125%,也就是说,典籍所说的治疗疟疾的中药的99.875%是无用的。如果一个仓库里的东西99.875%是无用的,我们会认为这个仓库是什么?那就是一个垃圾堆。即便是垃圾堆,有用的也会多于0.125%。不是吗?


由于错误的煎熬方法导致价值尽失,青蒿被中医当作垃圾而遗弃。对疟疾有效的青蒿素是利用西医药理学方式制造,用化学提炼,与中医无关。


由于中医这种与生俱来的罔顾事实和蔑视严谨的传统,加之以利益的干涉,于是诸如双黄连的神话,中成药的神话,在新冠病毒肆虐的今天又如远古时期的跳大神一般泛滥。


中医粉其实不都是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中间的很多人其实是明白的,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他们对这些明显的胡说八道情有独钟。


我们必须指责和批判这些现代的中医粉。他们吹牛和胡扯的勇气来自于他们的对良知的蔑视和对科学的不屑。他们对武汉的新冠病毒的再次吹牛和胡扯,再次证明了他们是这样一群人。如下是一个中医粉前几天(2002-02-20左右)的文字:“西医的治疗措施是上抗病毒药(没有特效药),上消炎药(不起作用),大量用激素(副作用很强),高压吸氧(有作用),呼吸机,人工肺……到人工肺阶段,基本就是人道救助,达不到起死回生的作用了。他们西医治疗的临床的死亡率是60%,所以说官方的数字有很大水分。他们还会用干扰素和白蛋白球蛋白补充液体电解质一类手段。这都是西医治疗的套路……只不过现在又出了很多新药而已。”


看见没有?字里行间指责西医治疗一无是处,而且西医治疗的死亡率是60%。这就是中医粉的认知。这是一位从事中医多年,在西方生活,大力推广中医的人。我相信此人是一个好人,但我也认为其是一个没有科学精神或医学精神的人。他们表面上要中西医结合,因为没有西医治不好病。他们实际上仇恨西医,因为有了西医他们永世不能翻身。他们和西医的关系就是真假李逵关系中的假李逵的心态:没有了真李逵,假李逵没有扮演的目标;但是真李逵真的来了,假货就完蛋了。


在人类文明进入近代后,本来不应该有地域或民族划分的医学之争,有的只是医学和巫术之争。医学是科学的一部分,总是在批判中前行,从不完善,永无止境。医学就是医学,无分中西。但是中医要刻意留下一块领地。这看起来很奇怪,其实不然。对于中医和太后和义和团来说,这样的划分和坚守是必须的。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只有和世界潮流保持距离,才有活路。中医之所以固步自封,为的不是医学。就如同太后义和团抵抗文明,为的不是国民。他们为的只是不让自己被世界洪流荡涤得烟消云散。中医的心态就是特色心态,在可见的将来,一定会被特色主义青睐。


北韩固步自封后在围墙里宣称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国家,中医固步自封后在领地内鼓吹他们是世界上最好的医学。中医粉的谎言也是必须的,没有了谎言,任何特色都无法存在。比如中医粉如上胡扯西医治疗新冠患者的死亡率是60%。不过,他们会很快看到没有中医的西方处理新冠病毒感染者到底死亡率是多少。


中医粉们对西医的诋毁是出于他们的本质,这和慈禧太后对普世文明的仇恨是一样的。


中医的真正敌人是科学精神和普世标准。这也正是太后的敌人。


本来医学不分东西,就如同几何不分东西,就如同物理学不分东西。他们如此热衷于分东西,就是为了捍卫无法竞争的落后,为了保卫不想失去的特权。只有落后的东西才需要划出一块领地进行保护,也只有落后的东西才需要进行吹牛和不许质疑。


那么,肯定会有人问我:“难道中医就一无是处吗?”我要说的是:我从来没有说中医一无是处,反而我为中医曾经的努力而称道,我很希望把中医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我的结论是,中医大可证明自己,用科学的双盲临床实验。你可以一个药一个药地,一种方法一种方法地检验。屠呦呦做了这个工作,得到了世界的承认,还获得了诺贝尔奖。正因为如此,屠呦呦萃取的药也不再是“中药”。而一路上被屠呦呦证伪的中药却让中医神话破灭。


是时候把中医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了。屠呦呦的结论在中医的灵柩上钉上了最后一枚钉子。很好的遗产,只是并非科学也无法竞争。所以,盖棺定论,拉出去埋了,作为伟大的遗产还是很合适的。


尊重历史,致敬中医。珍爱生命,远离中医。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20-4-6 15: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