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icalys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73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20已有 9897 次阅读2015-11-6 17:00 |系统分类:学术打假| 清华大学, 潜规则, 清华北大, 南方周末, 医学院

最高学府清华也是如此黑暗,有权有势便可一手遮天?

经常看到有人说中国学术界黑暗,我还天真地以为是危言耸听,但是看了最近有关清华大学张生家的一系列报道让我认识到自己还是太年轻,中国学术界水有多深不是我能想象的。正如我在另一篇博客中看到的,所谓“抄袭剽窃成风,巧取豪夺成性,弄虚做假为常,欺世盗名为荣”,而发生在中国最高学府清华大学的事或许印证了这些话。

这事媒体刚报出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张生家跟北大谢灿抢成果,是单纯地学术剽窃,在中国可以说司空见惯,若不是发生在清华北大媒体也不会关心。但是随着后续媒体跟进报道发现不是这么回事,据Nature News证实,学校针对这个争端的调查最一开始是应鲁白的诉状发起的,而一个刚回国还没站稳脚跟的小PI敢跟身为医学院院长的鲁白抢发文章,完全不符合逻辑。然而最近看了《南方周末》报道的张生家的回应,思细极恐,意识到这件事有可能刷新了我对学术腐败的认识:一个学者归国来清华做课题出了成果,结果被清华医学院院长看上了,要求通讯作者署名,可是刚回国的这个人不懂潜规则不干,拒绝了;当院长的有权有势要求新来的把署名拱手相让理所当然,一气之下就称这个课题是自己的,并使北大在这个课题中的关键合作者倒戈,这么一搞,不光课题成了自己的,还反咬一口是新来的剽窃。如果事情是这样,就已经超出了简单的学术剽窃或学术造假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而是明目张胆地靠权力地位夺取他人成果的强盗行为。

也不知道清华现在什么态度,开除牺牲一个张生家换来什么,如果只是为了保住清华北大的名誉,也真是自欺欺人的做法,到最后还是人才流失,而留住的全是腐败份子。实在可悲,中国的科研只要有地位便可不劳而获,也彻底不再让我对回国发展抱有任何幻想了。

以下转自南方周末的报道。

==========================================================================

清华北大“抢发”论文风波:张生家回应违反学术道德的指控
2015-11-05 袁端端 十八栋之一 十八栋之一
十八栋之一

微信号 shibadongzhiyi

功能介绍 一个女孩的内心。

编者按:受聘于清华的张生家因提前发表一篇论文,被质疑“抢发”合作者北大教授谢灿的研究成果。沉默一个多月的张生家最近通过南方周末作出回应。鉴于按谢灿未接受采访,我们援引其公开信及之前在媒体上的表述。特此说明。


南方周末记者袁端端

发自北京

因为一篇论文,北大清华两大名校、三名科学家,卷入了一场学术争议。


2015915日,中国科学院主办的双周刊《科学通报》英文版发表了一篇关于动物磁遗传受体蛋白方面的论文,通讯作者为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学术带头人张生家。

而就在此前的822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谢灿对外公开了一封《关于清华大学张生家与北京大学谢灿关于磁感应受体蛋白项目合作中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的情况说明》,请求两校立即启动调查阻止张生家投稿。

谢灿认为,张生家以合作的名义,拿走自己鉴定的基因、抗体,然后撕毁全部协议,抢发论文,违背了学术道德。

张生家则坚称,自己和谢灿的研究完全是两个领域,违背约定提前发文章属于“正当防卫”的无奈之举。

除了此前媒体聚焦的“北大清华之争”,张生家更一语惊人:事件的真正核心是清华医学院教授鲁白欲望“窃取”他的成果。

很快,两校都联系杂志社,要求撤稿,但未果。

而两校成立的调查组至今没有拿出调查结论。

1015日,论文发表一个月后,张生家接到了清华大学没有任何解释的解聘通知。


112日,张生家和他的学生龙晓阳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并首度公布了他持有的全部资料。龙晓阳是有争议论文的第一作者。

谢灿拒绝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我只有一句,请等待我们的文章发表。”

鲁白也没有接受采访。南方周末通过间接渠道得知,鲁白完全否认张生家的指控,认为这是他丢了工作、一无所有之后做出的反击,纯属捏造,没有可信性。

张生家&谢灿:协议还是聊天

2015年11日,张生家携夫人叶菁正式与清华签约任教,作为独立PI(项目负责人)。张生家受聘于生命科学院,叶菁受聘于医学院,张同时也属于北大-清华联合实验室教员。

此前,张氏夫妇在挪威科技大学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任职,是2014年诺贝尔生物学或医学奖获奖者Moser夫妇的合作者。

张生家的研究方向是,如何将光遗传学和传统电生理学相结合来解析大脑空间定位系统GPS的细胞和分子机制。而谢灿擅长蛋白生化和分子遗传学,并在2012年就开始进行磁感应项目的研究。

“磁感应与动物的空间定位密切相关,弄清楚磁感应的机制,也就是解决动物怎么利用磁场进行空间定位。”按张生家的说法,20154月,他得知谢灿一直在做磁感应蛋白方面的研究,便十分感兴趣。

4月21日午后,张、谢二人会面,张生家说,谢灿当即表示乐意合作,并于当天下午将自己的蛋白基因给了张生家。临走时,还合影留念。

当天在场的还有牵线人逄克亮,鲁白的博士生,在张生家实验室学习,以及谢灿的学生覃思颖。

南方周末:谢灿说一开始误以为你是清华鲁白实验室的助手,所以将实验数据和相关资料都给了你。是吗?

张生家:初次见面谢灿就已经知道我是从去年挪威诺奖实验室回来的教授,是北大清华联合中心的PI,并知道我的研究方向。他在场的学生也很清楚。714日,我邀请谢灿参观我的实验室,他惊讶于我和夫人叶菁实验室面积以及在清华的条件(之差)。一直只有我和谢灿双方合作,整个项目鲁白并未有任何参与。

南方周末:您和谢灿之间究竟是不是一种合作?当时有签署协议吗?

张生家:我们一开始是合作。微信内容、面谈都很清楚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合作。没有(签协议)。我们都抱着试一把的心态,是否能做出来完全没有任何把握,在见面当天并没有提及或达成合作的任何书面或者口头协议。

据张生家称,6月初,他的大部分实验已完成,开始谈论署名问题并达成了共识:张生家为唯一的通讯作者。谢灿也在微信和邮件中确认,最初希望自己是共同的通讯作者,但之后出于对对方的帮助和支持,只做普通的参与作者。

87日,实验取得“突破性的结果”,双方正式讨论发表问题。谢灿给张生家发了微信和邮件强调了约定


我的文章(关于磁感应受体MagR的鉴定和结构,生物物理学研究)先发表,张生家关于MagR的生物学意义,或者MagR的应用(包括磁遗传学等应用)后发表;或者我们上述两篇文章一起在同一家杂志上同时(side-by-side)发表。我们都同意你的上述文章不会先于我的上述文章发表。


谢灿强调,希望在任何情况下,不管是拿到结果之后的兴奋,还是在实验或者文章受挫时,都能遵守也尊重已达成的协议,而不因为任何原因擅自改变。

南方周末:你是否同意这个约定?

张生家:我同意谢灿的约定。但又提出了两点协议。一是,我的文章可以先送审,二是谢灿不能把 我的工作透露给任何一个神经学家。谢灿答应了,回复我的是“没有问题,目前除了你我没有和任何神经相关的人接触过,请放心。”我提出的是“agreement(合约)”他回答的是“agree(同意)”。

张生家出具的微信显示,谢灿同意并说“没有人会把同一个事情托付给两个不同的人去做的,这个不太道德。”


但之后谢灿告诉媒体“这完全是捏造,他像聊天一样提过,但我当时明确拒绝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怎么能叫协议?”

张生家、谢灿、鲁白:

究竟谁与谁合作?

事后在张生家看来, “真正幕后操盘”的,是清华医学院副院长鲁白。他认为,鲁白是动用行政权力来抢夺研究成果。

8月12日,鲁白向清华校方举报张生家窃取了他的“学术思想”。


张生家则指称, “8月11日,鲁白知道我的课题有了重大进展,要求文章将他署名为通讯作者。我不同意。”

南方周末这是很严重的指控,你和鲁白之间发生过什么?

张生家2014年10月份,鲁白让他的学生逄克亮在我实验室学习动物活体电生理技。由于我在清华的实验室还没完全建好,资源也不齐全,很多仪器没有到位,我借用好几个清华同事包括鲁白的实验室和设备加快工作的推进,我和鲁白的关系就仅在于此。

很快,清华介入调查。据张生家方,鲁白还令人搜查各个实验室。


南方周末鲁白搜查的说法有证据吗?谢灿此时知道吗?


张生家检查没有书面通知。第二天(8 月12 日),我在和谢灿的会面中告知了鲁白的行为,谢灿表示很奇怪,说他都没有和鲁白接触过,并建议说既然鲁白实验室没有贡献任何实验数据和想法,按照国际惯例只能放在致谢中。

根据张生家的微信记录,4月到8月,他和谢灿一直有非常频繁的交流,在鲁白举报后,谢灿还关切地询问鲁白的调查是怎么回事,最后表态“我们是朋友,是合作者”。

但短短几天后,8月20日,谢灿拒绝与张生家见面,“要求他的文章发表之前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南方周末怎么会忽然转变?

张生家:我觉得他完全拒绝见面很奇怪,故没有答应将电子版发给他,但我同意坐在一起看纸质版或者电子版的结果。他拒绝。随后,我得知,鲁白向清华科研院提交有鲁白、饶毅和谢灿三人的录音和签字材料,其中谢否认和我有合作,而是和鲁白重新组队。

“我在此坚决否认我和张生家之间存在过任何合作。”8月22日,谢灿在公开信中彻底否认与张生家的合作关系。“最早,我误以为这是单纯的鲁白实验室和我的合作。其后,逐渐知道张生家是独立PI时,意识到合作是我、鲁白和张生家三方进行的。”

谢灿拿出的一个佐证是,2015年1月8日,鲁白实验室的学生褚鹏程就以Email的形式提议开始和他进行磁感应项目的合作。

而张生家则说,6月15日,他就投稿事宜咨询鲁白,“这是他第一次知道我在做什么”。

由于鲁白未接受采访,谢、张二人的说法均无法得以证实。

剽窃?“不得已的正当防卫”?

谢灿发出公开信时,张生家的实验和论文已经完成。张生家称,实验极易复制,提议先送出去审稿,但谢灿已拒绝跟他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通过清华校方与对方的沟通也以失败告终。

谢灿则认为,张生家始终拒绝给自己看论文的内容,是希望把自己从作者名单中删除并私自投稿。由于任何一个合作者不同意,会导致文章无法送审。为了防止“被人抢发”,张生家删去作者中谢灿的名字,改为致谢,迅速投稿。9月14日,文章正式刊发在《科学通讯》上。

张生家还说,他之所以选择提前发表,是因为这一期间得到清华的指示,“文章作者的署名由通讯作者自行沟通解决,学校不会用行政手段干预科研。”

南方周末:你原本不是也同意一起发文章,为什么会忽然提前发?

张生家:做出试验后,我要求谢灿保密,并且决不能泄露给第二位神经科学家,他答应了。但8 月20号左右,我得知结果被泄露给了北大清华中科院很多PI,23 日,清华科研院的一位教师告知鲁白正在实验室快速重复我的结果。

南方周末:所以你就提前发了论文?


张生家:时间非常紧迫。当时,谢灿一直不同意我先送审,还打电话给杂志社阻止我投稿。九月初,我得知有两位神经科学教授已经重复出和我一样的结果。这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很快可以写出文章。在这危险时刻我只能把文章投到有过快速审稿经验的《科学通报》杂志上,并且将谢灿的贡献的质粒和抗体写在致谢部分,这也符合署名上的国际惯例和规范。

“此时,我认为张生家已经不可理喻了。”谢灿在公开信中认为,张生家始终在臆想国内外很多人针对他,为了国家利益,他需要先发表文章,很快就可以得到诺贝尔奖,任何地方都会请他,所以我需要让步。他还曾给在给龙晓阳的微信中建议张生家去看医生。

文章的发表对谢灿是巨大的冲击。据谢灿描述,他从2009年加入北大之后就开始启动磁感应课题,提供给张生家的磁感应受体的基因和磁感应蛋白的抗体是由他独立设计而成的。他于2014年12月送审的磁感应文章已经被《nature》的子刊《nature material》接受,预计两周后发表。谢灿认为,张生家拿到了他未经发表的基因和他们自主设计的对细胞进行光和磁场刺激的仪器之后,做了进一步的实验和研究,但最终发表的论文没有他的署名,就是剽窃。

南方周末:你文章有没有剽窃?

张生家:没有。我必须强调,我没有抢发谢灿文章里的任何结果甚至是有预示性的结果,我发表的文章和他的研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文章的发表是以充分尊重谢灿利益为前提的情况下,而我自己的利益受到严重威胁和损害时,迫不得已而采取的正当防卫。文章的署名根据实际情况和贡献大小,符合国际惯例和规定。

南方周末:外界说你的论文发布破坏了谢灿文章的新颖性和首发性。

张生家:谢灿只是提供了质粒和抗体,并没有贡献思路或学术思想。他做的是磁感应蛋白的结构和蛋白-蛋白之间的相互作用,如果我这篇文章是关于动物怎么利用磁感应来空间定位和导航的机制,关于磁感应的机制或者效应的文章,可以说我的文章先发表破坏了他文章的新颖性;但是我发表的磁遗传学只是个像光遗传一样调控神经元活动的工具,完全和磁感应不是一个概念和领域,他的文章可以照常发表,新颖性不可能受到影响,我文章的发表并没有损害他的利益。如果用了他的材料就认定我的文章必须迟于他的发表,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调查尚未公布,清华解聘张生家

在论文发表两天后,9月16日,谢灿接受了科学网、凤凰网等媒体的采访。而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张生家一直保持沉默。

南方周末:你认为谢灿抹黑你,但为何之前不对媒体澄清?

张生家:校方一直制止,让我不要接触媒体,防止事态扩大,配合学校,清华一定会给我一个公正的交代。等媒体冷下来之后,清华会组织一个新闻发布会进行澄清。还说谢灿也不会和媒体接触。结果是第二天,谢灿接受媒体采访的单方面报道就出来了。

从八月下旬开始,清华和北大就分布成立了调查组,但时至今日,均未对外公布任何调查结果。

据谢灿表述,北大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他已经有了电子版,正式的结果校方会给我一份留存,官方不愿意公开,因为牵涉到很多事情,包括学校的声誉。但这点在北大宣传部对外的说明中被否认。

10月15日,远在挪威的张生家接到了清华的解聘书。张生家的学生龙晓阳感到“震惊”,他给分管科研的清华副校长写邮件,坦陈这一切“超出了我对社会、对清华、对学术的基本理解。”

“清华还没出结果,但我想解聘也充分表明学校的态度了。”谢灿说。


南方周末:校方是如何调查的?


张生家:调查期间,我几乎没有任何知情权。我任何的诉求都没有得到考虑,鲁白的申诉书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我请求和鲁白当面对峙也从来没有得到回应,我请求中立的第三方的机构介入调查也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只能默默等待学校的调查结果。长久煎熬的等待并没有换来清华公正的裁定。学校一再强调不能让我接触媒体;不给我任何知情权;不听取我关于学术调查的任何建议和申诉;九月中旬单方面冻结了我的研究经费;10 月15 号,我收到了清华人事处的停止聘用的通知。

南方周末:当接到解聘通知时你什么反应?

张生家:彻底的失望。因为调查报告都没有出来,学校为什么解聘我呢?


(南方周末实习生施奇能亦有贡献)


路过

鸡蛋
5

鲜花

握手
4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评论 (24 个评论)

回复 baobiao007 2015-11-6 18:15
知道什么是地球毒瘤吗?  就是他们所到之处,草木不生,毒性就是这么强。  哪都别想躲过去。哈哈
回复 老修正传 2015-11-6 20:35
土匪所到,鸡狗不留!
回复 tianshiaimeili 2015-11-6 22:57
弱者总是权势的牺牲品,从古至今都是这样。年轻学者在这样的领导手下暗无天日啊!
回复 依山傍水 2015-11-6 23:00
张生家发论文竟然没有跟人家打招呼,用了人家未发表的材料也没有讨论一下署名问题,他还没有认识到错在哪里?糊涂到家了。
回复 eat 2015-11-6 23:37
支那国情,想回国的千万细思,自杀之路啊
回复 xubaiduo 2015-11-7 10:50
清华不黑,是学科领导与学术天然黑!人人争权夺利,小保晴 日本女博士害得导师只好自杀!
回复 xubaiduo 2015-11-7 10:50
博士最终也给撸掉( ),日本大学超级黑!
回复 BD8MO 2015-11-7 14:30
中国科学和教育环境已经被严重污染,不彻底清理和整顿中国科教环境,中国未来堪忧!
回复 danuoyi 2015-11-7 16:57
没谢灿的初始研究,并且谢灿的这个初始研究还没有发表,张生家就搞不出来这个东西。无论如何,谢灿都该是共同通讯作者。研究方向不同,不是借口,不成立。很多研究,初始方向和最终结果,都完全不同。
关键人物谢灿被鲁白搞定,谢灿故意拖着不发表文章,按照游戏规则,张生家也只得合血吞下肚,只能接受鲁白,才能使文章得以发表。要在中国混,必须要遵循中国的游戏规则。没什么好埋怨的。
张生家不懂中国国情。既然不懂国情,那就不应该回来。回来遭殃,是自找的。
刚开始看上了利益,回来。回来遭了殃,又来抱屈。完全是自找的。和毛时代回来被打倒的留洋学者,一个道理,不值得同情。
回复 tianshiaimeili 2015-11-8 09:58
那中国的科学发展几十年和毛时代一样有什么用!!
回复 Scidef赛德夫 2015-11-9 02:14
eat: 支那国情,想回国的千万细思,自杀之路啊
回国最好单干,如合作必须定协议。
回复 Scidef赛德夫 2015-11-9 02:18
danuoyi: 没谢灿的初始研究,并且谢灿的这个初始研究还没有发表,张生家就搞不出来这个东西。无论如何,谢灿都该是共同通讯作者。研究方向不同,不是借口,不成立。很多研 ...
必须建立自己的实验室,发表自己论文,但千万别到所谓的大腕牛人圈里钻,否则只有被潜规则!
回复 xubaiduo 2015-11-9 18:01
脚踩住中戏(西)两条船,谁还敢欺负大牛海象???
回复 ljxm 2015-11-10 14:42
   抄袭剽窃成风,巧取豪夺成性,弄虚做假为常,欺世盗名为荣”
回复 cfd5177 2015-11-10 17:16
三个中国人是什么呢?
回复 guanfachun 2015-11-10 18:36
要以证据说话。
回复 ucas 2015-11-11 11:15
我一直搞不清楚,这个是科学网的马甲呢,还是第二科学网?
回复 icalys 2015-11-11 14:06
此事件的结果:鲁白毫发无伤,张谢的文章各发各的。然而损失最大的其实是国家:因为这场争端,张生家磁遗传的后续实验无法展开,现在还是被开除失业状态,因此接下来有关磁遗传的工作将会迅速被国外主宰。磁遗传意义重大前景广阔,好不容易中国在本土弄出来个领先世界的技术,结果就在这样的争斗中丢掉了本应属于中国的优势地位。
回复 刘学武 2015-11-11 14:23
danuoyi 2015-11-7 16:57
没谢灿的初始研究,并且谢灿的这个初始研究还没有发表,张生家就搞不出来这个东西。无论如何,谢灿都该是共同通讯作者。研究方向不同,不是借口,不成立。很多研究,初始方向和最终结果,都完全不同。

如果没有冷冻电镜,施一公,颜宁之类也做不出蛋白结构解析的工作,那是不是意味着,施一公,颜宁的文章需要将冷冻电镜的发明人列为通讯作者?
回复 danuoyi 2015-11-12 16:16
刘学武 2015-11-11 14:23
danuoyi 2015-11-7 16:57
没谢灿的初始研究,并且谢灿的这个初始研究还没有发表,张生家就搞不出来这个东西。无论如何,谢灿都该是共同通讯作者。研究方向不同,不是借口,不成立。很多研究,初始方向和最终结果,都完全不同。

如果没有冷冻电镜,施一公,颜宁之类也做不出蛋白结构解析的工作,那是不是意味着,施一公,颜宁的文章需要将冷冻电镜的发明人列为通讯作者?
------------------------------
我只问你,冷冻电镜的成果,是不是已经公开发表?没有公开发表,你论文用了冷冻电镜的设备,是不是首先应该把冷冻电镜的设备先阐述清楚?既然要阐述冷冻电镜这个新设备,是不是应该把冷冻电镜的发明人列到文章的合作作者里面来?
如果冷冻电镜地成果,已经公开发表,那么你论文是不是要引用冷冻电镜的成果?不引用冷冻电镜的成果,行不行?既然引用,还是说等于公开承认冷冻电镜的成果和发明人。
学术规则,懂不懂?
所以。张要么等谢的论文先发表,自己引用谢的论文。要么把谢加入合作作者。没有其它的选项。
张落入一个典型中国式的阴谋陷阱,直白点说就是,张中计了。要跳出这个陷阱,自己就要违反学术规则。张要自保,跳出陷阱,但自己也蒙受巨大损失。其实张应该也是看清这个局势,宁愿承受损失,也要打破这个陷阱,其实也不失为明智之举。张如委屈求全,后面的结局,也难说乐观。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6-26 03:0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