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智取生辰纲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4已有 861 次阅读2016-2-4 23:02 |个人分类:神州奇观|系统分类:学术打假| 乌七八糟

北大教授被曝与银监会白富美闪婚不料“喜当爹”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北大教授被曝与银监会白富美闪婚不料“喜当爹”,于是两家互发举报信撕逼大闹北大银监会

快过年了还要出史诗级八卦撕X,北大叫兽对上银监会美女处长,凤凰男化身西门庆淫遍校园,乡下悍妇老娘跑去银监会大骂借种,连老领导都编派上了,女方反驳说遭到产后家暴,双方目前纠结亲子鉴定这一出戏涉及师德、学术腐败、喜当爹、官员疑似通奸、家庭暴力、银监会内部猫腻,简直是话题爆满啊

    八卦一点这次的事情吧。

    双方都写了检举信,网上都能搜到。

    看待检举信的内容,要对照着看,分清楚事实和观点,对部分事实要明确其写作目的。比如说,婆婆这边说媳妇打丈夫、打公婆,丈母娘这边说丈夫在妻子坐月子期间谩骂殴打妻子,这里面谁先动手、谁的过错很难分辨,但可以知道的是,双方在妻子坐月子期间相处得不愉快。

    根据这样的思路,建立一个时间轴。

    男方是北大年轻有为、家境贫寒的教授,女方是在银监会工作的白富美。女方家境给我感觉挺好的,父母头衔都很长。(女方举报信可知)

    然后俩人认识以后就闪婚了。(根据男方母亲的举报信,女方“未婚先孕,认识一个月就结婚,并且没有办婚礼”。)

    婚后似乎感情破裂得很快,过了蜜月期就分居了。(男方举报信)

    女方怀孕或者生产之后,曾经大闹过北大。(女方举报信里提到男方曾经去银监会闹,闹的时候称因为女方曾经去北大闹导致男方被学校停职审查。)

    在女方坐月子期间,双方非常不愉快。(女方称,男方打骂妻子和月嫂。男方称女方打骂男方及其父母。总之就是关系很差。)

    双方在女方哺乳期就签署了离婚协议,孩子交给女方了,当时陪同女方的是银监会的同事。(男方举报信,并在其中极力强调银监会对女方的”包庇“)

    后来男方就再也没有见过孩子。(男方举报信,并要求给孩子做亲子鉴定)

    然后11月底和12月初的时候,男方和男方母亲大闹银监会。(女方举报信)

    另外还有个不清楚的时间点,就是男方曾经向女方家长索要20万元。(女方举报信,个人怀疑是离婚协议产生的。)

    综上所述,一个白富美和凤凰男闪婚,连婚礼都不办,婚后感情迅速破裂。女方坐月子期间双方感情非常差,男方可能有暴力行为。然后哺乳期本来对女方有保护的,不能离婚,女方放弃这一保护,迅速离婚。男方婚后曾经向岳母索要20万未果。

    你们觉得这是啥呢……喜当爹了吧。

    不过我觉得就算喜当爹了,女方举报信里所描绘的男方撒泼打滚的姿势也太难看了一点。

    凌斌家庭条件挺一般的,所以不到40岁爬到教授的位置,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

    人长得不差,也很年轻,所以在校颇受一些妹子欢迎。

    虽然也不是凌斌强迫,但师生恋这个事情本身就很不清不楚的。若真有情,可以毕业以后再相处,在校期间该避免瓜田李下。

    之前有答主说“天道好轮回”,我不愿意对他喜当爹这个事情幸灾乐祸,但觉得,也许就是这个意思。

    (有人以此事论p大老师师德沦丧,其实也比较偏颇。法学院有传统,女生进男老师办公室不关门,避免嫌疑。一直处于风口浪尖上,不知多少眼睛盯着,出了事真是谁都压不下去。)

    耶鲁毕业不过是个噱头,底子还是北大的,在耶鲁读个llm而已。还有传言说他phd还是sjd肄业了……这个不知道得很详细,但他06年llm毕业,同年去北大教书,之间也没有时间差,我对这个说法比较存疑。

    “耶鲁梗”是有一次一个学术会议上,他说了很多经济学相关的东西,被别人指出他的经济学知识很单薄,缺乏基础常识,并且讽刺他在哪里学的经济学。他说,耶鲁,ok?

    (经查证就是莫干山那次,是为中国土地制度辩护。加入关键词可以在搜索引擎上寻找)

    女方举报信里说凌斌性格冷漠、偏执,结合他之前在一些场合的所作所为,大概也不是假话。

男女主


女主:胡雪


据说这个就是班花

  

    对北大法学院教授凌斌的举报信

    尊敬的北大校领导、纪委领导、法学院领导:

    首先,请允许我们以40多年的党龄和党纪担保以下所述情况的真实性。我们认为,校方有必要了解北大法学院教授凌斌知法犯法,干扰、阻挠治安案件的关键证人作证,故意捏造事实对受害人胡雪进行恣意诋毁、诽谤,并数次严重扰乱胡雪所在单位正常办公秩序的行径。凌斌的所作所为影响极其恶劣,已触犯我国相关法律法规。

    一、凌斌恣意诋毁、诽谤,并数次严重扰乱银监会正常办公秩序及周边社会公共秩序

    受害人胡雪与凌斌系夫妻关系,现正值哺乳期。2015年11月24日,凌斌以家庭琐事为由前往胡雪所在单位中国银监会大肆闹事,通过长时间滞留他人办公室纠缠工作人员、坐地撒泼耍赖以及在大厅歇斯底里吼叫等方式闹事长达数小时,银监会机关党委领导对其苦口婆心相劝无效,凌斌被北京市公安局出警训诫。在闹事过程中,凌斌捏造并散布诋毁胡雪名誉的信息,贬低胡雪人格,情节恶劣。胡雪对此百般忍耐,未予理睬,而凌斌却变本加厉。2015年12月4日,凌斌又伙同其母一起去银监会门外继续闹事,凌母狂喊乱叫,声称“因胡雪大闹北大,造成凌斌被北大停职5个月没工作”,躺地撒泼,举牌子、向银监会门前过往的行人发放载有诋毁、诽谤、侮辱、贬低银监会相关领导和胡雪名誉的传单,凌斌在一旁为其母的丑行录像。公安机关出警制止,凌斌在逃避警方追逐的过程中大吼大叫、与民警发生激烈争执,完全丧失一名教师应当具备的基本素养和道德准则。凌斌及其母的行为已严重损坏银监会相关领导和胡雪的名誉,干扰银监会正常的工作秩序,并扰乱金融街一带的社会公共秩序,给胡雪本人、银监会及周边地区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玷污了北京大学的崇高声誉。

    二、凌斌干扰、阻挠治安案件的关键证人作证

    凌斌婚后暴露出冷漠、偏执、狂躁、狭隘的性格缺陷,因琐事积怨、又强行索要岳母名下20万元不成,恼羞成怒,遂挑拨凌母虐待、谩骂和殴打月子十几天的产妇胡雪,并实施母婴隔离,强行掐断新生儿母乳,制造了一场罕见的残害月子的恶性事件。月嫂何秀莲目睹了现场真相,凌斌强行扣押月嫂身份证,半夜十一点多将月嫂赶出家门。而后,为了掩盖残害月子的罪行,凌斌又伙同其父母颠倒黑白、反咬一口,在燕园派出所对胡雪实施了长达半年的诬告。燕园派出所在调查取证过程中了解到,凌斌强迫证人更换手机号,阻挠公安机关找到关键证人何秀莲。何秀莲明确向公安机关表示“不敢作证,因为凌斌太阴险,怕被凌斌报复”。加之涉案人凌斌父亲目前躲回东北、拖延不归,致使此治安纠纷迟迟无法结案,侵害方至今未受到法律制裁,受害人胡雪的合法权益无法得到保障。

    三、凌斌的行为已触犯的法律

    凌斌在银监会内外通过各种手段大肆宣传贬低胡雪人格、破坏胡雪名誉的信息,扰乱银监会周边公共秩序,其行为侵犯了胡雪的人身权利,扰乱社会秩序,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3条之规定;

    凌斌通过胁迫的方式干扰、阻挠证人作证,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60条之相关规定;

    凌斌在银监会内外几次以侮辱、诽谤的方式公然丑化胡雪人格,侵害胡雪名誉权,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其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101条之规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第140条之规定,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凌斌的行为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6条之规定,符合诽谤罪的犯罪构成,应当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凌斌身为一名法学教授,却肆意践踏法律,怎配教书育人?为了本不应属于他的20万元,两次围追堵截岳母,人格扭曲,连生孩子住院费和月嫂费都要由岳父来支付、且至今拒不返还单据,宁可让自己的亲生父母双双受到治安处罚,也要将妻子陷害到底,如此贪婪、冷酷之人,怎有资格做北大慈善机构的副主任?一个能在中央国家机关坐地耍赖、歇斯底里吼叫长达数小时的人,怎配为人师表?一个为了家庭琐事,就能大肆扰乱社会治安、对抗警察的人,怎能即将代表北大出国访问一年?

    鉴于凌斌向来说谎成性、擅于抵赖和狡辩,知法者犯法尤为可怕,我们不得不获取和留存一些必要的证据,以寻公道。我们拟将相关证据提交贵校纪检部门。强烈要求校方就以上问题进行核实调查并对凌斌予以惩戒,防止其在违法道路上越走越远,因其个人行为影响北京大学百年积淀的崇高声誉和光辉荣耀。

    举报人:胡春清,中共党员,毕业于天津大学,退休前任机关工会组织部长、高级政工师、天津市爱心大使、中国反潜鱼雷核潜艇第一代人、多次荣获全国及市级先进个人、革命烈士子女。身份证号:120105195410253914,联系电话:13821038315;

    举报人:李崇兰,中共党员,毕业于天津大学,退休前任校党委办公室主任、高级政工师,多次获各级优秀党务工作者和优秀党员称号,身份证号:120105195305263926。

    凌斌论眼光和手腕比同龄人强太多了。他是我在校时候的法学院学生会主席(后面三位是付思齐,郭岳和胡冰,付和胡都是极有特点的人,如今和我都是一个律所的合伙人),按理说可以走团委路线,但是他却选择了走学术路线。居然年纪轻轻已经是博导和正教授。要知道其他混团委的如今恐怕还在学校或者某个县的团委挣扎,论地位影响力比教授博导差远了。出身贫寒,没有后台的凌斌选择了最有效的路径,这见识比一般人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学术水平:非常烂。基本就是研究朱苏力的残羹剩水。苏力那一套在法学界有一些争议,但人是有才华的,而凌呢,是一个笨小孩的无知模仿,未及苏力一二。

    而凌却是苏力最爱的学生,其实不难理解,有的老师喜欢聪明学生,有的喜欢笨学生。而凌,至少很会讨苏力开心。

    而人品,就是渣男属性咯。自从回国,追过060708等各级本科生,注意、是本科生。并谈过至少两段满城风雨的师生恋。

    当然师生恋是你情我愿,但与本科生谈恋爱说明人品有问题,毕竟对于20岁出头的姑娘,一个耶鲁回国的年轻老师有多少光环就不用描述了。等你到了27、28,身边朋友海龟无数、金主无数、优秀人才一大把时才能知道凌不过是凭借最轻松的伺候导师上位的空皮囊。

    这件事之前半年,凌夫人已经向妇联举报凌有性虐待倾向,妇联到北大谈过话。算算时间也正是刚刚怀孕,想想刚当妈的人被怀疑怀了别人孩子多愤懑,如果是我肯定坚决不同意亲子鉴定,所以凌施暴了。凌肯定怀疑孩子不是他的才施暴,但又觉得可能是他的所以一直关注孩子动态,也没有要求打掉。我一直觉得那孩子就是凌的亲生(看过照片,一个模子)只是因为他多疑、自傲(自卑)、自大的心态坚信那不是他的孩子,制造一系列说法。

    姐妹们,擦亮眼睛识别渣男啊!北大教授只是虚名,姐都比他会做学术!

    凌斌,北大法律系96级本科生,2005年获得得北大法学博士学位,后到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取得一年制法学硕士学位,2014年获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号称北大最年轻的法学教授。他的出名始于9.18,现在更因家务事蜚声互联网。

    话说30年前,一批有志青年,相聚莫干山,很有问剑天下、指点江山的情怀。无疑莫干山会议,推动了中国历史进程,也成就了一些人。今年9月18日,当一群亲历1984年莫干山会议的代表们在台上回忆当年讨论时,70后青年学者凌斌在提问环节率先向他们“叫板”:“请你们用思想征服我们,如果没有新的思想,就请把讲台让给年轻人。”

    一时间,37岁的凌斌要求发言权、挑战论资排辈学界秩序的形象,很快成为媒体报道的核心。他被称为莫干山上的青年 “挑战者”,被媒体誉为“解放思想”的新青年。对于这一切他自嘲:“连汪峰都上不了头条,我哪想过会出名的事情。”但回忆会议情况,有人称,“凌斌当时对 农村土地一点都不了解,就在那瞎讲,还跟许成钢干上了,还追着会议组织方要开个媒体发布会阐述他的观点。”

    其实对于凌斌的学术水平,北大有人颇为不屑,称他一开口就给北大丢人。 “我的教学方式就是苏格拉底教 学法,我会一开始问学生第一个问题,根据他们的回答再去问第二个,以此类推,回答得越好越会追问,直到把所有问题都回答了。 相反,如果学生的回答还不够的话,我会问下一个同学。”凌斌说这样做一方面学生会面临问题的考验,另一方面也会面临其他同学的压力,以此希望他们能养成独 立思考的能力。 对于这种方式,凌斌坦言“始终有争议”,很多同学因此逃学,甚至还将他的这种教学方式告到学校里,但越是这样他越要坚持。

    如果说,这次挑战对凌斌来说还是有备而来的话,接下来的事件却很有点狗血剧的情节了。小年刚过,一封署名为凌斌岳父母的举报信开始在网上流传,信是写给北大 校领导、纪委领导、法学院领导的,内容大致是讲凌斌恣意诋毁、诽谤他尚哺乳期的妻子,一位中国银监会的处级女干部胡某,指出凌斌在2015年11月24 日、12月4日两次前往中国银监会闹事,通过长时间滞留他人办公室纠缠工作人员、坐地撒泼耍赖以及在大厅吼叫等方式闹事长达数小时,并向银监会门前过往的行人发放载有诋毁、诽谤、侮辱、贬低银监会相关领导和胡某名誉的传单,严重扰乱银监会正常办公秩序及周边社会公共秩序 ,被北京市公安局出警训诫云云。举报信最后说,一个能在中央国家机关坐地耍赖、歇斯底里吼叫长达数小时的人,怎配为人师表?一个为了家庭琐事,就能大肆扰 乱社会治安、对抗警察的人,怎么配称北大教授?

    虽然说清官难断家务事,但凌斌老师把家务事都闹到国家机构去了,其言行举止与北大教授之身份实在有很大落差,事态如此发展,大家不妨静观其变。

    校花现在可能觉得日了狗,但当年未必不是你情我愿的事情。现在为校花喊冤又何必呢?她当时也是有自我选择的。

    男老师和女学生的暧昧在高校里肯定比爆出来的要多得多,因为很多男老师下手没那么狠,或者说胆子没那么大,很多女学生也没那么大的心一定要干掉男老师妻子上位。所以大多暧昧哪怕实质行为都是你情我愿,露水姻缘,好聚好散。

    真的闹到爆出来的别说难看,就连旁人都忍不住说一句傻子,两个人里必定有一个是傻的,心大的。

    我不是为这种暧昧辩护,我极其厌恶这种行为,然而我只是觉得,第一禁止不了,第二双方里没有无辜单纯被欺骗的一方。

    什么眼皮子浅,什么女生傻!在当时的环境里这么做必定是有利的,能得到老师更多辅导,能得到更好成绩,能有更多机会,对课业成绩和社会表现,发论文做研究都有好处,将来无论是毕业找工作还是继续深造都有好处。

    有时候别拿路人或者自己的观点衡量别人的行为,在你们看来不值得的,大概只是因为你们不像她们一样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干得出来。

    不落井下石地说,lb的风评一直【非常】差
    我09级的,当时他和yr的那些事情传的已经沸沸扬扬,院里领导有压。
    他自己的业务水平…也极其一般。选修课第一节,就大放厥词自己本该耶鲁一路读到JD然后在华尔街飞黄腾达(事实上只是llm学位罢了,本专业的兔子都应该知道耶鲁llm转jd和法学本科念耶鲁jd的可能性有多小),印象很深的一句话”我也希望以后混个长江学者当当”。遂和室友怒退了课。

    是这样的。当年苏力力保他;当然苏力爱才,对yr也蛮好。
    lb是属于非常会混圈的,和新左 派那一帮学者关系都蛮好。

    女的一个月就闪婚,一个月就分居,还这么神速有了孩子还生下来了,看起来也挺有内情的,别说是因为爱孩子…

    今天看新闻也是说女方愿意做亲子鉴定,男方母亲胡搅蛮缠不愿意
    女方的举报书写的很明白,男方肯定在月子里对女方实施虐待了,女方通过什么途径闹到了学校,学校停了教授的职,教授一家才去银监会闹的,看样子家暴这件事北大是支持女方的,这是坐实了的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对女人,还是刚生产玩的女人进行家暴,这个男人都是大写渣,更何况还有其他事件,看女的家事明明是书香门第,高知家庭,干嘛找个凤凰男,门当户对的这么难找么

    不是已经停职了?像女方爸爸这种有功于国家社稷的,他也算是踢到铁板了,如果是个普通家庭女孩,搞不好他工作一点事也没有

    估计就是自卑,毕竟女方家世好,又闪婚,之前也有过小三传闻(参见ls扒出来的13年的回复)
    不论真假,传闻肯定传到他耳朵里了,然后就心里不平衡了。男性天生的对传宗接代的不信任感,然后孕期就开始折腾,但是又不确定孩子一定不是自己的,生完估计觉得心里抹不平,就要离婚,但还要讹钱,所以把孩子扣着。现在不让验DNA,估计也知道自己的猜疑是捕风捉影,但是婚肯定要离,钱也肯定要讹。

    这事直接走法院,二次上诉离婚吧。
    可以申请亲子鉴定,不鉴定就直接默认是亲生的。我记得我国法律这事改过,就是男方必须配合亲子鉴定。
    反正也过不下去了吧。

    跟系别有关吧,最起码我读书的那会儿就知道我朋友的系里女生晚上去男老师办公室要求单独辅导是既隐晦又公开的事情。我朋友本人也干这种事并且认为十分正常。我当时听的如同晴天霹雳,但被她指责我不求上进且不成熟,本来我在的系也的确没她的系好。

    即便班花的传闻都是真的,她也跟这对夫妻的撕逼大战毫无关系啊,这还不是躺枪?
    那俩人离婚是她搅黄的吗?

    女主闺蜜出来声援了。

    大家好,我是11-12届耿琳琳,在新华社工作,我一直在潜水,从未在大群里发过言。但是,作为胡雪同校同级同专业的领友,作为一直知道她婚姻状况的密友,我想说几句。1,我们同届剑桥领友七人,大家朝夕相处一年,并且我和她一起上课,回国后也一直保持着密切联系。胡雪人品端正,性情温和,多才多艺,漂亮贤淑,能娶到她的男生真的是应该庆幸、珍惜。2、胡雪在留学生会上与凌斌相识,当时互相感觉满意,短时间内即结婚并有孕。3、在这场不幸婚姻中,胡雪及家人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各种折磨和痛苦。胡雪在怀孕期间即遭受家暴,产女十几天即因家暴被迫离家,孩子被丈夫用诡计骗回,屡次要求见孩子不得,对方完全不顾孩子嗷嗷待哺。她通过单位找到北大,最终对方在领导的压力和情理面前才勉强交回孩子。她一方面要独自抚养孩子,一方面要面对来自凌某人的各种言语、行为骚扰,暴力,威胁,并尽力维权;年迈的妈妈有比较严重的心脏病,好不容易通过治疗,在前年有些好转,因为这些事件又复发;爸爸也在家暴冲突中被殴打。4、大家都比较关注孩子问题,胡雪给我们分享过孩子的照片,从孩子的外貌能看到父亲的样子,为保护孩子隐私,我就不贴出来了。5、关于家暴的一个例证,. 月嫂目睹并知晓家暴真相,被凌斌扣押了身份证,还强迫月嫂交出手机卡,有录音证据;6、胡雪很坚强,自己想了很多办法保护自己,但维权、起诉的过程很琐碎,很漫长,她非常不容易,请大家多出主意、想办法,多支持她、保护她、帮助她。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ljxm 2016-2-5 09:08
北大淫棍不多
回复 gaoshan 2016-2-8 10:20
新年快乐, 华科网就是信息多,而且比国内的信息真实
回复 hqing 2016-2-8 17:02
肆意践踏法律,不配教书育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6-27 13:0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