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智取生辰纲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274 次阅读2017-3-2 04:25 |个人分类:历史真相|系统分类:科研心得| 黄鹤楼, 幼儿园, 圣地, 狮子, 网上

白马 颜色是有了 革命就甭想




今天很正经的跟大家闲扯这个话题。

也是这些年很多同学问过的一个问题:神州啥时候颜色Ge命??问这个问题的同学,虽然很多就是网上这么来一句,但是可以透过语气,看到他眨巴着小眼睛的急切神态,仿佛一旦Ge命了,就可以立马拿着三尖两刃刀,一起“同去同去”的样子,打土豪分楼房;或者也有不少人说,你看那些提着菜刀幼儿园行凶的,就不知道出门左拐是Zheng府??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恨铁不成钢的神态。

虽然本人一再提倡黄鹤楼上,但是发现其实江心坡的人,还是猴急得多。


想扯这话题,也是因为前不久的武昌惨剧。

偏偏武昌这地方,又是属于Ge命圣地,行凶的物件,又是属于Ge命神器;所以很多同学不解的跑来问本人,为何现在为了一块钱的争执,都能取项上人头了,还不见有人起来Ge命??这里就拉扯一下,免得以后还有同学来问这类耐衣服的问题。

首先武昌惨剧,白马怎么看?

简单说,这是一个典型的神州底层“博弈”的例子;以前就给大家说过了,神州教育,最缺失的就是逻辑与交流,所以神州发生最多的惨剧,也就是相关“博弈”的事件。当然博弈也分几类,上层对下层,狮子搏兔,这个无悬念,就算十几年后如聂案,肾都别人用,“平反”有卵用?至于高层,无非秦城望月,毕竟文明都在进步,再没“诛九族”,DNA依然美帝家美滋滋做大状;所以最惨还是底层相搏,什么冚家铲,取人头,闹市割喉一类,花样翻新,目不暇接。

所有博弈的源头,无非都在“利益”,而武昌面店的尴尬之处,就是一块钱。这也是神州当下的一种底层生存状态的残酷写照。很明显,老板的牌子上写“五元一碗”,也就没有后来掉人头的博弈发生,但是老板为何不写,因为写明“五元一碗”,就失去了价格竞争力,这就是神州底层的杯具或者戾气的一个出处。大家总是寄期望于在规则之外,去捞到一点糊口的利益,因为层层盘剥之下,正常的利润已经很难维持生计。如果外地来的食客“面善”,那么这一块钱就成为额外的利益,以用于供养自己和12岁的孩子;偏偏遇到个“持证”的底层,同样因为生计为题困扰,最终双方才都为这场一块钱的博弈付出最大的机会成本。

同理各种老鼠肉老板也好,地沟油老板也好,你要问谁就不想光明正大的做生意?但是既然生活重压之下的吃瓜群众,总是想着买到“便宜货”,所以在达成“一致价格”的规则之下,才有了地沟油或者老鼠肉之类的劣质“博弈”。或者如孔雀石绿的“鲜鱼”,一夜下架,本质和面店老板“挂四收五”,基本一样,只是没掉人头而已。

上次就给同学们说过,神州的杯具,往往都在于以命相搏。当然,搏命和Ge命,这是两回事,大家要区分开才好,不要总觉得提了两把菜刀,就要去砍税警。

武昌惨剧,延伸出一个问题,为何就没听说过小白帽的面店,被砸被砍?不要说一块钱,就是切糕党们一刀下去一百块,也没有听说老板被砍?也给大家开玩笑说过,如果店主说:阿胡拉阿克巴,吃不起别吃!起冲突的概率就会小很多。就算起了冲突,你会发现身边呼啦啦十几顶小白帽,助拳的多了,反而没有动刀的惨剧。所以有时候,武力才是和平的前提,也是很有道理。

神州几千年来的社会格局,都是上层党争,下层散沙,不变的主旋律。历代朝廷末期,经济出现问题,土豆们迫于生存压力,恶性竞争,就不得不考虑一个“组织”问题,以争强自身的博弈能力。这类“组织”能力,往往才是大家望眼欲穿的Ge命的源泉,要么宗教加持,如洪天王的拜上帝,要么社团打底,如孙炮哥的哥佬会;吃不起饭是常态,有组织那才是苗头。因此神州Ge命都是伪命题,无非上层不开窍,逼得下层抱团夺利,黄巾到赤眉,绿林到红巾,颜色倒是不少,最终也就是皇帝轮流坐。所以很多同学问为何当今绿绿泛滥,老爷倒不闻不问,反而民族政策优待云云,很明显就是前车之鉴,铭记于心。只要没有政治诉求,买点切糕砸点面馆,都是小闹闹。礼拜开到魔都大街,也不外乎为了稳定。

只要你爱国,都可以谈,同学们切记。

因此各位坐望颜色Ge命的耐衣服,可能要失望,不要以为经济下滑,吃不起饭,散沙土豆们就会起来Zao反;只要老爷不痴线,妄想上下通吃,Ge命都是无稽之谈。恰恰相反,经济下滑,维稳成本剧增,反而宗教也好,社团也好,会处在一种微妙的阶段。如很多朝廷已经无力以法理成本去维持的社会末端,各种县城乡镇,贩夫走鬼,恰恰会默契的让另一种组织去代管;很多明面上无法处理的事情,也会让另一种组织去代劳,简单说如神州拆迁办或者香江洗头艇。

那神州未来的社会形态,展望一下,无非颜色是有了,革命就甭想。什么颜色?一(红)党二(绿)教三(黑)社团,至于是“红与黑”还是“红配绿”,就看地方特色而定,不过可以肯定一点,不管上层的盘剥,还是下层的勒索,目标都是奢望“踏踏实实过日子”的小中产们,这就是很多人觉得越来越苦逼的地方。为何人也好钱也好,外资也好中产也好,外流犹如过江之鲫,也是上压下挤的一种保身渠道。至于还有同学问,自身又无钱,能力又有限,月兑无力,该何去何从?简单来说,就算入不了红Dang,至少能戒了口猪肉,也是方法,毕竟真主伟大,不要总以为现在满街的小白帽,那都一定是天生的。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10-21 20:2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