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智取生辰纲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64 次阅读2017-7-28 09:41 |个人分类:历史真相|系统分类:以史为鉴| 周厉王

怀念一个叫周厉王的苦逼

怀念一个叫周厉王的苦逼

二大爷别院

中国现代语境中的很多源于历史的政治词汇都是错引——也就是所谓的挂羊头卖狗肉。多数是意义上的相近,而不是真的概念对等。你比如说封建。本来指的是周朝封土建国的贵族制度,后来被所谓的辩证史观生搬硬套弄成了冷兵器时代的泛指。再比如共和,这个词汇同样是周朝的。它原义是指贵族协商执政,就是所谓的集体领导。和现代指代的源于西方的共和制度至少隔着十万个新闻联播。说起它,就不能不说昏君中的苦逼,周厉王。

之所以说他是苦逼,是因为这么一个号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天子之尊,被百姓暴动赶出京城,流放边疆,致死不得归,前后长达14年。他当时流放的地方在山西,叫做“彘”,就是猪的意思,根据古代地名的命名惯例,这个名字说明当时那个地方偏僻得只有野猪横行。一个自信可以塞天下之口的昏君,居然晚年只能跟野猪为伴,这多不清真。被不见于史册的草民们逼成这个样的天子,仅此一个。

申国历史上的昏君都有个特点,就是自信。捉急的智商加上权力的任性,往往会放大愚蠢,最终招来覆灭。春秋时期的国家都是小国寡民,激烈的国家竞争加上贵族分封制度的权力制衡,虽然有民变,但从来没有出现过以改朝换代为目标的起义。开了民众忍无可忍、揭杆暴动这个头的,就是周厉王同学。

说起来周厉王同学也是生不逢时。分封制度下,即便贵为天子,真正管辖的范围也是方圆几百里。要想实现一个亿的小目标还真的很难。既不能去瑞士开秘密账户,又不能去巴拿马开公司,更没法开个创业板在股市圈钱,钱不够花只能与民争利。山林沼泽,但凡有利,想用的一律征税。那个时候厉王还不知道慈善基金、神秘股东之类的故事,否则一百多个诸侯国股东,随便玩乾坤大挪移。

这么干难免有不能好好做梦的草民说三道囚。一般为强盗者,自惭形秽,偷抢完事也就算了,断然不会说不让被害者喊两句苦。但国贼就不同了,有了权力合法抢劫就抢出神圣感来。昏君往往又是国贼中吃相最难看的那个。厉王同学搜刮草民却又见不得别人妄议朝廷,不仅是妄议,就是不议也不成。最后连一般的赞美都没劲,一定要穿破菊花的那种赞美。

厉王天天派特务在街市巡查,但有怨望,严惩不贷。历史上很多成语,比如道路以目就是这一届流传下来的。他堵了三年,天下臣民的门牌终于全部成了四零四,鸦雀无声,觉得自己很牛逼,开始吹嘘自己治国理政的思路。跟大臣召公说,你看,大家都闭嘴了吧,天下和谐。召公很郁闷的发了一条朋友圈: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啊。

但周朝分封制度下夫子只是贵族的头子,虽然有常设的军备,却没有常设军队,军队都是居住在城市中的所谓“国人”组成的。国人一生气,后果就很严重。有人一呼而起,暴动进攻王宫,厉王完全没法自救,只能灰溜溜的去投奔野猪,不敢再回国都。两大贵族召公和周公联合执政,直到他悄无声息的死在外面——这也是共和一词的由来。这一届人民的革命,谓之“国人暴动”,开创了中国历史有连续的可靠的记录新纪元。

春秋时代这样牛逼的人民还有好几届。比如位于中原卫国人民,一言不合就暴动,连续赶走三届昏君,而且这样的行为也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赞美。最倒霉的一个穷兵黯武的卫国国君叫做“州吁”,出访路上被从陈国绑回来公审。晋国国君看不下去,你们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核心!想出兵干涉。结果大臣劝他,州吁这么个昏君,公审便宜他了。所以那个时候的国君只能夹着尾巴做人,低调都是被人民逼出来的。

但秦国依靠愚民、黩武的“商鞍变法”大获成功之后,乾坤混一,皇权独大,歼灭了制约王权的贵族、武士阶层的同时,没有选择的底层人民逐渐丧失了讨价还价的余地,越来越不行。有人在天降陨石的时候刻了一句咒骂秦始皇的话,秦始皇就把周围几里的人全杀光,视人民如牲畜。所以陈胜吴广在山东起事的时候,有人报告秦二世说,皇上不好了,山东人民造反了。秦二世根本就不信。因为他觉得这些蝼蚁根本就没有反抗的那个勇气。直到吴广的军队打到函谷关,秦国的主力军队不是在北边剿匈奴,就是在南边征百越,关中根本没正规军。若不是还有七十万驷山囚徒,大秦早就完了。当然,就算是秦国的正规军后来回来,也被项羽在巨鹿杀了个干干净净——人心离散的时候,你有多少军队都不行,因为军队也是人组成的。

诸如李世民这种文治武功都很牛逼,有资格傲娇的聪明人,也在短命的王朝故事中看出了端倪,说出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样的话,成就贞观之治从谏如流的佳话。但后世的暴君或昏君们大概都是周厉王、秦二世这样的模板,虽然权力的来源跟朝鲜的金三胖一样,不过是因为血统,但他们总是天真的认为,自己除了血统之外还是很牛逼,动不动就是一副要炮决对手的姿态。

比如亡国之君崇祯同志就很自负。李自成带着造反的农民打进北京的时候,他对大臣们说,我不是亡国之君,你们尽是亡国之臣。把自己治国失策、无能推得一干二净,都是你们特么的不行。他命令老婆自杀,老婆说了句透心凉的话,说当皇后这么多年,你刚愎自用,从来没有听过我一句建议,终至于此。他在煤山上吊的时候,只有一个贴身的太监跟着。他要是能多说几句,一定还会说竟无一人是男儿之类的笑话。

人民不会去保卫一家姓的江山,这是昏君永远不会明白的逻辑。就像躡夏桀不明白“时日曷丧吾与汝偕亡”、商纣不会明白鹿野倒戈,满清不会明白八国联军进北京的时候百姓帮忙架云梯,还在城门列队欢迎洋人进城。山雨欲来的时候,抱谁的大腿,供谁的牌位都没有用。

所以有时候我很怀念周厉王这个音逼。因为在他和野猪们的背后,就是一个新纪元。

2017.7.26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8-22 20:4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