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智取生辰纲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83 次阅读2017-12-26 02:20 |个人分类:神州奇观|系统分类:以史为鉴| 洋节日

抵制洋节,历史没有新鲜事


六神磊磊


现在很多人抵制洋节,“是中国人就不过洋节”,恨不得把长袍马褂又穿回身上去,而且还波及小朋友。

我看到一个叫“实小二一班主题班会”的视频,就让小朋友们宣誓拒绝洋节。

还有一所学校,“潼关县四知学校”,开展“做中国人、过中国节——全面抵制洋节”思想教育活动,要求孩子不准过洋节。

活动是“早上7点40,寒风凛冽”——虽然寒风凛冽,但为了“防止学生崇洋媚外”,大家还是要在操场上列队,听“王主任”的思想教育和爱国教育,“做不过洋节的好学生”。

这当然很好、很战斗,顺便也让学生们练习了抗冻。

但其实,和近一百年前的民国政府比,战斗精神仍然不知道弱到哪里去了。

说到抵制洋节,凸显我们的自信,当年的民国政府是搞过一番大动作的,你不要看蒋介石后来信基督了一家都过圣诞,但当时,政府专门包装了一批“土圣诞”让大家来过。

这里面包括孔诞、总理诞、“蒋介石诞”(民族复兴节)等等,特别是孔诞,曾经和洋圣诞持续尬斗多年。中国一度出现了官方推动的“土圣诞”大战民间的“洋圣诞”的场面。


上世纪20年代,随着北伐胜利,国民党建立了南京政府,一以贯之地继续推行民族主义。爱国人士“抵制洋节”的呼声也大涨。

那时候,中国人过圣诞已经很久了,一到“洋节”,沿海一些大城市里车水马龙,人们兴高采烈大吃大买,跳舞开房,那副被资本主义腐蚀了的样子简直气死人。

一些人士看不下去,痛心疾首。当时的学生比现在的愤青能干得多了,动手能力也强多了。在之前的1925年,全国学生总会就召开了代表大会,定了一个“反基督教周”,号召群众抵制洋节,印刷了各种反基督的美术卡片,到圣诞节上去发。

但这么一起哄,不但效果不佳,反而只使得节日更加拥挤热闹。

很快,高潮到来了。国民政府当局专门精心包装了一大批节日,包括孔诞、总理诞、还有后来的民族复兴节等等,让大家来过。

比如民族复兴节,是专门纪念蒋介石“西安事变”脱险的,等于是“蒋介石再生日”或者某种意义上的“蒋介石诞”,定在和圣诞节同一天的12月25号,正面pk圣诞。

特别要说说孔诞,也就是是孔子诞辰日,是国民政府用力包装的法定“土圣诞”,搞得轰轰烈烈,盛况空前。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北洋政府就曾官方推动过“孔诞”这一土圣诞,可惜号召力不佳,没能搞下去。

1934年,南京政府又再确定8月27日为“先师孔子诞辰纪念日”,也被叫做“圣节”、“大成节”、“圣诞节”。

于是,当时中国两个“圣诞节”的尬斗,在官方的推波助澜下更加激烈。

同年,当局举办祭孔大典。这是袁世凯1914年以来的又一次祭孔,规模非常隆重,当局希望大家都来过节,凸显民族自信。

当天,全国各界必须一律挂旗庆祝,各党政军警机关、各学校、各团体要分别集会纪念,各地高级行政机关要召开各界纪念大会。教育部还要专门制定颁发“孔子纪念歌”,让大家唱。

在中央大礼堂,孔子像摆到了孙中山像面前,挂的标语似曾相识——“纪念孔子诞辰要发扬民族固有文化”、 “ 纪念孔子诞辰要恢复民族固有道德” 。

在当局强力推动下,全国的各主要报纸都“差不多成了祀孔专刊”,纷纷发社论、短评或者尊孔的文章等。 用鲁迅的话说是:凡是可以施展出来的,几乎全部施展出来了。

过啊,过啊,这么好、这么自信的节日,为什么你们都不过啊!


可是,这个官方大力推动的“土圣诞”一亮相,大家就发现很尬,充满了政治色彩。

在规定的纪念仪式里,充斥着“唱党歌”、“向党旗、总理遗像及孔子遗像三鞠躬礼”、“主席恭读总理遗嘱”等项目。

由当局宣传委员会拟定的“宣传要点”里,多是“讲述孙中山革命思想与孔子之关系”等内容,把孔子的大同思想和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拧到一起,让你搞不清楚这到底是纪念孔子还是宣传三民主义。

最后,官方把土圣诞搞完,发现民众还是那么不争气,不爱过。

大家不肯过这个土圣诞,仍然要过洋圣诞,觉得更欢乐更热闹。报纸上虽然不便炒作洋节了,但到了日子,人们还是马照跑舞照跳。

1934年,就是国民党第一次隆重推出孔子诞的那年冬天,上海等各大城市仍然在热闹地过洋圣诞,商店橱窗里照样布置圣诞风景,人们照样吃圣诞大餐,舞场则通宵营业,迎接思想被腐蚀了的红男绿女。


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官与民两个圣诞的尬斗就继续着,“但闻甲曰圣诞,乙亦曰圣诞,新闻曰圣诞,杂志亦曰圣诞,圣诞圣诞之声,直充于宇宙之间”。

其实,土圣诞基本一直只停留在官方的活动里。每到了12月25日,本来的“云南起义纪念日”固然无人过,让人悲愤凄怆,而后来的民族复兴节这个“蒋介石诞”也没有什么号召力。

后来林徽因在《“崇洋”与“迷旧”》文章里也说,一说圣诞节,大家想到的还是那个洋圣诞。

有时候,因为“洋圣诞”实在过得太多、太习惯了,连反对者自己都昏头了,一边抵制一边使用。

比如早在1926年12月,《民国日报》“觉悟·非基督运动特刊”上发了一篇《反对基督教》的文章,作者强烈呼吁:“打倒基督教!反对文化侵略!参加民族革命运动!打倒帝国主义!”

最后落款却是“一九二六年圣诞节前五天于上海大学 ”。

这就是当年土洋圣诞尬斗的一些故事。

所以总有人问,学历史有什么好处?

其实也没什么好处,就是你可以知道,有的事,历史上其实都发生过而已。


参考资料:邵志择《从“外国冬至”到“圣诞节”:耶稣诞辰在近代中国的节日化——以〈申报〉为基础的考察》、孔凡岭《南京政府首次纪念孔子诞辰纪实》、刘芳《制造圣诞——论民国其实耶稣圣诞节在上海的流行》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4-21 06:19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