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智取生辰纲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190 次阅读2019-1-14 23:58 |个人分类:方法论|系统分类:科普作品| 文化

从“战无不胜”的徐晓东看文明的标准只有一个



徐晓冬又胜了。

2019年1月12日,河北廊坊,“终极勇士”格斗比赛,“格斗狂人”徐晓冬一记飞膝KO了叫嚣已久“要为武林除害”的“里合腿大师”田野。

徐晓冬是谁?格斗界排进三流可能都勉强。但就是这么一个选手,几年来堵着传统武术的大门叫骂,甚至是指名道姓地叫骂,愣是没人敢接招儿,并且越是大师越顾左右而言他。

传武界对徐晓冬可谓咬牙切齿,曾经有个雷公太极雷雷应战,结果10几秒就被徐晓冬可倒,雷太极给出的理由是“术高莫用”;后来又出了个“最能打”的咏春拳丁某,也被徐晓冬轻易拿下,这位失败的理由是“没有吃饱饭”。

传文曰:汝欲比赛,功夫在比赛之外。面对气势汹汹的徐晓冬,传武界也不是毫无做为,有两次就输在了比赛之外。

徐晓冬为了约出一个传武大师可谓软硬兼施、挖空心思,终于约到了一位太极界的高手叫马保国,操心费力安排好了场地、观众、赛制,结果马大师比赛之前让人拨打了110,抓了徐晓冬聚众斗殴的现形。

还有一次,徐晓冬挑战传武重镇陈家沟,被一代宗师王XX一个电话反映到了有关部门,转过天就封了徐晓冬赖以谋生的拳馆,被责令做出深刻检讨,真正的四两拨千斤。

这次和“里合腿大师”田野的交手,徐晓冬也是费尽周折。

这位田大师自从徐晓冬两年前打败雷太极开始,就一直臭骂徐晓冬,扬言要用独门神功“里合腿”和“铁牛肘”让徐晓冬见识真正的传统武术,暴打徐晓冬,为武林除害。

天下武功出少林,为了确保必胜,田大师还亲赴少林寺拜访第一护法释延孜,得到了高僧指点。

这位释延孜大师,也是徐晓冬指名道姓要打的人之一,可能是碍于身份,高僧一直没有应战,这次正好传授田野一些绝杀技,让他代自己教训徐晓冬。

从田野的自媒体上可以看出,这次他不仅肩负着传武界的重望,还有富商巨贾大力支持,愿意出巨资促成他和徐晓冬的比赛。

田野曾于去年上门找过徐晓冬切磋,但经过几年被传武大师们各种折磨,徐晓冬这次学乖了,不仅没敢应战,还花了几百块钱请这位上门约架的吃了顿火锅。

现在回想起来,这小子确实长了心眼,不像以前那样鲁莽了,憋着一肚子怒火请田大师吃饭,是想稳住这条好不容易上钩的傻鱼,等把网织好了、锅烧热了、葱姜蒜调料备足了再好好收拾。

果然,在吊足了各方面胃口之后,在正式的、合法的、有司不方便干预的这场比赛中,徐晓冬对传武开始了史上最残忍、最放肆、最嚣张、最惨无人道的羞辱和折磨。

一开局徐晓冬抱头防守,田野打出了一波猛烈的拳法进攻,拳法看似凶猛,但是徐晓冬没有多大反应。

开始十多秒之后,徐晓冬才正式展开反击,连续5次不同角度的左右肘击,直接导致田野眉弓开裂,鼻腔出血。

田野如果此时退出比赛,对他自己以及整个传武界都是最佳止损,可是也许是那顿火锅的药性未过,也可能是感觉自己“里合腿和铁牛肘”绝技还没施展,田野选择了继续比赛。

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场医,他们多人配合给田野大师包扎伤口,结果包扎成了独眼龙。

比赛继续。接下来的比赛徐晓冬连一拳都没有出过,甚至不再防守,伸着脑袋扮演沙袋让田大师打,一副享受按摩的样纸。

整场比赛进行了4分多钟,其中4分钟是田野在包扎伤口,多出来的那几十秒,是徐晓冬享受田野大师同性按摩的小保健时刻。

尤其是在第一回合的最后几秒钟,徐晓冬东施效颦学传武,在踢出一记转身后蹬腿后,故意背对着田野,让田野连环拳法按摩后背,围观群众哄堂大笑。

为了兑现赛前“慢慢打到田野绝望“的承诺,徐晓冬耐着性子拖过了第一回合,其实丫不定被按摩得多舒坦呢!

第二回合,徐晓冬不再出拳,伸着脑袋让对方拳击,只用腿踢对方的腿,似乎在提醒“里合腿大师”该用绝招了,场 外观众也齐声呐喊“里合腿”!

令观众失望的是,以“里合腿”成名的田野大师终于像雷太极一样“术高莫用”,整场也没有展示闻名中外的“里合腿”绝技。

也许是被按摩舒坦了,也许是看着田大师实在太难堪,第二回合开始不久,徐晓冬最终以一记飞膝KO了田野,结束了这场本来20秒就该结束的比赛。

据说徐晓冬说过一段话:他们真的相信能打过我,因为他们都被自己骗了。我不能说他们都是骗子,但是他们的脑子被师傅洗了,其实他们的师傅又是被师傅的师傅洗了。

类似的话鲁迅也说过,他说中医是有意无意的骗子。

我是不同意他们的说法的,我的看法是——传武和传医,没有有意的骗子,都是无意的,或者说是善意的。

康德说有两样东西越是思考越是敬畏——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法则;其实我也一直敬畏两样东西——一个是传武,一个是中医。

传武信徒最爱说“你没遇到真正的高手”,传医爱好者爱说“你没遇到真正的好中医”。

多年前我学中医,教材主编者是邓铁涛、许济群、印会河等当代国医大家。在我的想象中,邓大师这样的当代华佗,死的时候都不能叫死,而叫渡劫飞升。最不济也是无疾而终,像庄子那样捐尸于野,才不枉了学究天人四字。

可就在前几天,邓大师也未能免俗,死于ICU(重症监护室)中。医界盛传,邓大师的妻子和儿子,都是他老人家亲自按色按脉、遣方用药——送走的。

保罗说“立志行善由的我,但是行出来(后果)却由不的我”,保罗说的是人在道德和真理层面的有限性,但是这句话用在实用技术上也一样有效。

比如邓铁涛先生,邓先生当然不想害死妻儿,当然是用尽平生所学治疗他们。但是为什么不成呢?因为他所信奉和修习终生的那套文化理论是根本错误的。理论错误导致方法错误,方法错误导致出人命。在武术界,这种错误就导致被殴打、狂虐、碾压;在医疗界,这种错误就导致误诊误治、好心杀人。

权健的事儿基本尘埃落定了,再顽固的束粉如今也都哑火了。这国人有个特点,越是顽固的迷信者,越是相信官方定论,不管他以前对某种东西多么迷信多么推崇,只要官方宣布那玩艺是非法的,他能立刻闭嘴,甚至马上倒戈。

但是我要说,如果不更新文化,你这一生都会是被各种传武、传文、传医大师忽悠的一生。

只有封闭的社会才会出这么多的武林宗师,门派掌门。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9-4-26 06:2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