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智取生辰纲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262 次阅读2019-1-17 23:30 |个人分类:中国问题|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中美关系

2018年-中国缘何失去了美国?(下)



作者: 何清涟

2018年,中国之所以失去了美国,从国际大背景来看,是因为全球主义形势正逢逆转之时。全球主义主张价值多元化,对共产主义(社会主义)与各种宗教极端势力的容忍度相当高,并且相信全球主义对其他意识形态有极强的主导作用,拥抱熊猫派的主流基本都是全球主义者,相信中国会在他们劝诱下实现民主化,这是中国能够成为全球化最大得利者的原因。

《胡佛报告》:拥抱熊猫派“体面”离场

先简述拥抱熊猫派与中国共舞的蜜月结束的标志性事件。

在美国华府政坛内部的巨大压力之下,2018年11月29日,美国史丹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美国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与安纳伯格基金会阳光之乡信托在华盛顿共同发布《中国影响和美国利益:推动建设性警惕》报告,简称《胡佛报告》。数十名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学者参与了该报告的撰写,详述中国对美国大学、智库、媒体、侨界、企业、科研等领域的影响渗透活动,该报告承认美国的中国研究界对中国误判,指出中国利用美国的开放民主加以渗透、大举操弄美国政府、大学、智库、媒体、企业和侨界,希望借此阻断美国对中国的批评、以及对台湾的支持。报告承认,正常的公共外交,如访客计划,文化和教育交流,政府游说等,是很多国家政府使用,可以接受的展现软实力的方式。但是,报告认为,中共活动的企图,在资金投入的广度和深度,以及强度上,需要进一步加大审查。报告警告,“中共从事的活动,更加有组织性,嵌入美国生活的多元化结构中,取得了更广泛,可能更长期的影响”。

这份报告列举了一系列中共活动的例子,从合法的游说活动,到更加“暗中的,强制的或腐败的”行为,例如向在美国学习的中国留学生施压,让他们监视美国校园的中国同行,等等,报告用了22页来介绍中共对美国境内中文媒体的控制,揭示了中国共产党如何指导其在海外的媒体终端运作,以支援“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推行中共的“改革开放”政策以及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报告总结说,“换句话说,它们就是反对西方的意识形态”。本人尚未正式出版的一份有关中国大外宣的研究报告的内容在这一章被大量引用。报告的研究者对此做了说明。

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当中不乏原来对中美交流的支持者。面对今年美国各机构陆续推出的各种报告大都涉及的一项指控——中共用利益收买代理人,《胡佛报告》承认一整代学者对中国的误判是出于认识问题,并非利益收买问题,让拥抱熊猫派在中美关系的舞台上暂时体面离场。

但拥抱熊猫派人员众多,骨灰级的拥抱者主要是当年中美建交的参与者。这一大事件是他们政治生涯中的重要资本,一生功业所系,他们不会那么轻易地否定自己。2018年12月18日,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于纽约庆祝中美正式建交40周年,基辛格、前美国数任驻华大使这些骨灰级拥抱熊猫派均到场,其中有美国史带金融财团(Starr Companies)董事长、AIG原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莫里斯•格林伯格。他以“宣导并推动中外经贸合作和中美友好的企业家”的身份,成为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庆祝大会里获得中国改革友谊奖章的10名国际友人中的一名。这位人物将中美这两个会议纪念的两大里程碑事件奇特地联系在一起,说明中美建交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交汇并非偶然,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美国的资金、人才和技术源源不断流入中国,对推动中国的改革开放起了至为关键性的作用。

欧巴马为何对中共红色渗透熟视无睹?

全球主义者欧巴马当政的八年,中国才真正由经济合作伙伴关系进入到战略合作伙伴。

欧巴马时期是“拥抱熊猫派”全面主导美国对华关系时期,而且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2008年11月大选获胜之后,委托位于美国纽约的智库东西方研究中心起草对华外交政策。东西方研究中心做了美国外交史上从来没出现过的事情,将“美国对华外交期望”发包给中国外交部下属机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马振岗挂帅,研究员刘学成撰稿,一份开给欧巴马的“期望清单”及时在欧巴马接掌白宫的2009年1月奉上。

这份开给欧巴马的“对华外交政策期望清单”提议中美两国建立五个伙伴关系:经济伙伴关系、反恐伙伴关系、防扩散伙伴关系、绿色伙伴关系、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并特地指出“这份‘期望清单’不仅仅反映美国的声音,也包含中国的视角;其内容一半由美方起草,另一半则由中方撰写。”

不仅如此,2009年1月,欧巴马刚举行完就职仪式,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前美国常务副国务卿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Bruce Zoellick)、世界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等人就向欧巴马提出,要将构建G-2或G2(两国集团)作为中国和美国之间一个非正式特殊关系,以此作为中美关系的中心。所谓G2,就是让中美两国共同承担世界领导者的责任。连这种有意忽视中共是极权政体这一特点的建议都能提出来,这就决定了欧巴马在白宫八年,与中国的关系就在“合作伙伴”、“战略合作伙伴”、“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之间游移不定,直到欧巴马第二任期行将结束的2015年,美国还放弃了自己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的一票否决权,同意中国人民币入篮,让中国圆了人民币国际化征程开始之梦。欧巴马在离任前最后一年,在接受《大西洋月刊》的采访时,将自己的政治遗产归纳成“欧巴马主义”,其中对中国的最重要的观点仍然是“对世界而言,一个衰落的中国比一个强大的中国更可怕”。

只有了解欧巴马时代的对华政策,才会理解中国为何会在这些年变得如此咄咄逼人,连这种公然以盗窃智慧财产权为目标的“千人计划”也堂而皇之登场,在华投资的美国公司面对中国政府迫使其交出智慧财产权的无理要求不敢反对,只能回到美国向政府与国会抱怨。中国明知美国对其侵犯智慧财产权时有批评,还敢将《中国制造2025》这份被美国议员后来称做“智慧财产权的盗窃清单”公然亮出来当作国家经济发展蓝图。

全球主义是拥抱熊猫派当“善良天使”的温床

拥抱熊猫派拥护全球主义,中国是全球化进程中的最大得利者,双方很清楚地了解二者之间这种唇齿相依的关系,目前,双方正在互相打气,拥抱取暖。

2018年11月24日,全球化智库(CCG)在北京举办纪录片《善良的天使》的国内首映会暨中美关系的未来研讨会。四百余位来自政界、商界、文化、学界及社会组织的精英人士以及近百家主流媒体参加了首映式,许多“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到场——骨灰级拥抱熊猫派成员在中国有个官称,叫做“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被列为“老朋友”之列的,到中国基本是国宾级待遇。有人统计过,中共建政以来,共有601人被称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来自五大洲123个国家。自中共改革开放以来,被称为老朋友的主要是两类人,一类是指帮助中国重建外交关系的人,例如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和美国前总统尼克森。还有一类主要指经济改革后说明中国进入国际组织的人,例如国际奥会著名的前任主席萨马兰奇,他帮助中国争得2008年奥运会的举办权。

据介绍,由两届奥斯卡获奖导演柯文思执导的《善良的天使》,访问的“天使”包括三位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詹姆士·贝克、玛德琳·奥尔布赖特、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曾任爱荷华州州长的布兰斯塔德、还有曾捐1亿美元在清华大学设立“苏世民学者”项目的黑石集团董事长苏世民等人。影片中他们各自表达了对中美关系的期望、乐观的态度和谨慎的担忧,并认同增加中美之间共识和互信的深远意义。整部片子的寓意当然是:中国还需要更多的“善良的天使”,继续帮助中国发展。

拥抱熊猫派的主流们,大多数愿意继续当“善良的天使”。正如在本文中篇谈到的,美国的中国研究学界之所以必须反思在中国问题上的观察失误,是因为中共政府日益强化的政治专制让他们的支援理由落空,中国并未向民主化挪动分毫。在白宫易主、屠龙派终于得势的情况下,拥抱熊猫派才不得不放松一下拥抱姿态。

拥抱熊猫派是否能够重新主导中美关系,还取决于一个更难预测的因素:全球化与本土主义的对决。在美国,这一对决表现为全球主义与“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所代表的美国主义间的冲突与对立。全球主义强调普世价值,但用多元主义掩盖了中美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其结果是美国热情地张开双臂欢迎中国,希望它与国际接轨,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成员,为此大力促进帮助中国经济的发展;而美国的全方位开放得到的回报是中国政府严格限制下的市场部分开放,结果种瓜得豆,不是美国改造了中国,而是中共势力大力渗透了美国,在本文(上)篇中所列举的只是其中部分现象而已。

民主党在美国代表着全球主义核心力量。他们要维护的是联合国、WTO、欧盟、北约这类所代表的二战结束后构建的世界秩序。从美国总统柯林顿充当全球化主要推手以来的20多年里,美国的教育系统也基本为全球主义理念服务。川普回到“美国优先”的本土主义,势必与全球化发生激烈冲突,这种冲突的胜负在大选年将由选票决定。随着更多的左翼青年进入选举年龄,2020总统大选必将成为一场非常激烈的价值观对决。如果民主党重掌白宫,拥抱熊猫派回归就有可能。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9-6-16 04:52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