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wxmwrk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9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82 次阅读2017-7-12 17:33 |系统分类:以史为鉴

转载:文革是中国毁灭之道

王康:文革是中国毁灭之道

编者按:这是来自中国、旅居美国的学者王康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文稿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这是该隐的黑暗,终极的黑暗,人的灵魂可能达到的绝望的极限。

【俄】梅列日科夫斯基:《先知·未来的无赖》



正如个人有生有死,世界也终有毁灭一天。人类这个物种的最邪恶的本事,是抢在造物主旨意前自我毁灭,——同归于尽的可能性已经持续近70年,还看不出有何力量能够阻止这种可能性成为事实。

二战刚结束,罗素即撰文指出,混合了神性与魔性的人类面临的危险在增大,因为慈爱与宽容正被狂热与猖獗压制;1950年他在预测人类三种未来时,把人类生命结束——也可能地球上所有生命结束——放在首位。第一个公开告诫共同毁灭危险的是辞世前的爱因斯坦,他于1955年4月11日在《科学家要求废止战争》宣言上签名,同意人类面临普遍死亡危险的判断,被认为是来自人类最高智能的临终信息。这两名以理性和深刻著称之士对希特勒、斯大林的本质都有透彻的了解。但无论如何邪恶,德国和俄国的暴君虽然都有征服世界的目标,却不曾拥有毁灭人类的欲望、思想和能量。

没有人料到,主张仁爱恻隐、虚静无为的中国会在20世纪下半页迅速演变成一个东方利维坦怪兽,不断地刺激和挑战世界。“新中国”的主宰者几乎在掌权第一天,就大开杀戒,并在韩战、越战、中印战争中表现出对生命和和平的轻蔑,在柏林危机、匈牙利事件、古巴危机等世界性危机中始终立场强硬,还不可理喻地在迫害近千万“阶级敌人”、饿死数千万同胞的同时,集全国之力,成功试爆原子弹和氢弹,并向亚洲、非洲、拉丁美洲甚至欧洲公开输出暴力革命,直到文革。

纳粹德国的战争失败,让希特勒主义被永远埋葬;苏联解体,俄国若干年内不会构成世界性威胁,但21世纪并不因此太平。现在,最理性温和的人们都感受到共产党中国似乎难以遏制的扩张势头和难以理喻的嚣张、威摄。中国已经造成了史无前例的世界性悖论:无论崩溃还是继续崛起,世界都难以承受其后果。——这正是毛泽东发动文革的终极意图:天下大乱。

凡可轻作结论的事件都属常态经验,重大历史则需系统的理论分析,而巨劫畸变却不易预测,更难以透识和防范。文革发动已五十年,国内外,东西方,官方、学界、民间,至今莫衷一是,即显示其非同寻常的怪诞离奇。

布尔什维克和纳粹党都在一战和大萧条后上台并得以巩固政权,中共借助日本入侵和苏联出兵东北窃取中国。俄国和德国都发生过多次血腥屠杀,建立起现代极权主义制度,中共在输入马列主义和斯大林制度后,更以超常速度犁庭扫穴式地铲除中国数千年礼法人伦,又全幅拒斥西方文明,以不曾出现的规模改造中国社会和整体国民性,到1966年,已经拥有禀性异常而成熟的特性:

在中国文革初期红卫兵破四旧运动中,寺庙饱受冲击,有佛像佛龛被贴上“打碎旧世界”“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1966年8月27日)
在中国文革初期红卫兵破四旧运动中,寺庙饱受冲击,有佛像佛龛被贴上“打碎旧世界”“无产阶级专政”的口号(1966年8月27日)
· 经过军事占领、经济垄断、法律虚置,建立起一个列宁党统治和斯大林制度为基础的兵营式共产政权 ;

· 经过不停顿的思想改造和政治运动,在时间上斩断中华文化道统,在空间上隔绝西方主流文化,既镇制了旧文化界又驯化了新知识界,共产党意识形态成为文化、教育和社会风尚的唯一正统 ;

· 以特别好斗的立场加入冷战的东方阵营,苏共20大后以更为强硬的姿态挑动国际共运的意识形态战争,并在全球范围内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策略发展为“打倒帝修反”的“三个世界战略”;

·在镇压所有“旧社会”人士后,清除党内所有“右倾势力”,开始塑造“社会主义新人”、“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毛泽东及其同僚则进入老年阶段;

·战后欧洲困于复兴与冷战,美国亟欲重建世界秩序而不断调整其战略轻重缓急,苏联则在非斯大林化和重新斯大林化之间左支右绌,——冷战同时消耗了俄国与美欧的元气 ;

·所有特性中,最致命的是由于陈独秀等中共创始人过早出局,毛泽东垄断了中共全部话语权,其领袖地位渐臻至尊。权欲、文辞及谋略禀赋特异的毛充分膨胀其领袖空间,为1949年后所有重大变化打下一己烙印,现代个人崇拜几乎与共产政权同时在中国诞生,毛由此成功地使自己成为中共独一无二的绝对权威与合法性来源,即使犯下极为严重的罪错,也无人能够挑战其至高无上地位,从而益发癫狂,不受阻挡地走向权力巅峰,最终发动文革。

1962年初,毛泽东得出结论: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余下四年中,毛养精蓄锐、全力以赴策动文革,以影响这个时代。1966年,73岁的毛泽东终于放手启动他一生念兹在兹的彻底改造中国和中国人进而改变人类历史进程的文化大革命。

中国权力中枢所在地中南海的大门新华门,两侧有“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标语
中国权力中枢所在地中南海的大门新华门,两侧有“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的标语


一切重大历史事件都有其思想根源。文革固然有权力与路线之争,但其文化、哲学、价值的选择居于无可置疑的优先地位。毛辞世30年之际,有大陆新左新毛派似乎突然开悟:毛泽东不仅不能否弃,而且需重新评价。林彪当年称毛是中国几千年、世界几百年一出的人物,是马克思主义——当然也是世界历史——的顶峰。这个结论以及中南海门口“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万岁”的口号启发了当代毛派的灵感,他们据此从东西方历史与文化精神为毛定位:一,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解放全人类的神圣理想;二,基督教弥赛亚救世主义(圣灵降临);三,儒家圣人正义论;四,东方大帝国。

他们试图论证,毛才是柏拉图《理想国》中的哲人王,是人类精神统率物质并不断升进、止于至善的世界性帝王;他缔造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远比历史上所有帝国都伟大(朝鲜战争是中国的独立战争,国共内战是中国的南北战争,毛式五年计划由于亿万人加入,建成独特工业化系统并释放了空前的历史首创精神,诸如此类);毛的一生远非其他征服者、独裁者、领袖群伦的人物可比,他的思想空前改造了人类最大生命—文明共同体这一事实表明,毛不仅是“新中国的太阳”(郭沫若语),而且是人类世界的希望。一言以蔽之,毛泽东的事业前程无限。刘小枫们要作中国21世纪的修昔底德、希罗多德、塔西佗,他们要见证和预告一个前所未有的大帝国在东方崛起,并改写世界历史,他们要作这个帝国的历史学家和教父。

没有1989春夏之交那场血腥镇压,没有嗣后中国共产制度经由韬光养晦和全球化死里逃生并窃据相当世界经济份额,甚至没有冷战终结、苏联解体和反恐战争,中国毛派都不可能超越林彪而获得新的灵感。最重要的是,毛泽东的孝子贤孙——太子党——终于脱颖而出,站据了中国权力要津,被毛泽东成功改造的末代子民和少不更事的犬儒新一代鬼使神差地重新呼唤和崇拜毛泽东、向往文革等无人料及的事像,更刺激了这些当代毛派的神经。薄熙来在重庆的表演——即使被王立军事件阻断——吸引了众多毛派,习近平上台则在全国范围内让毛派兴奋异常,希望剧增。

习近平三年集权,举世关注。从历史与思想的特殊关联而言,他已经以最高权力的名义,为毛泽东召魂。无论学富五车的刘小枫们如何渴望,若无最高权力的领衔,他们终究只是中国芜杂暄哗的思潮之一;但没有刘小枫们的钩玄渲染,习也成不了毛二世。——只有《我的奋斗》,纳粹德国不能建立,单是阿尔弗雷德·罗森堡就贡献了虐杀犹太人的《种族论》,取代基督教的“血缘教”(religionofblood),以及征服波兰、俄国的德式“殖民地”(lebensraum)理论。

上海等待拆除的建筑的墙上有文革期间画上的毛泽东像(2006年9月8日)
上海等待拆除的建筑的墙上有文革期间画上的毛泽东像(2006年9月8日)


文革前十七年,共产党一党专制和共产制度已经确立,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已在宪法意义上被宗奉为中国国家哲学。从1949到1966年,毛泽东从56岁的壮年进入73岁的老年,其执政记录是一篇极端谬误而白骨累累的罪状,但他却没有丝毫反省自责,相反,毛泽东从历史和内心的精神仓库中不断疏理、提炼、选择、磨砺其思想武器,同时提拔并起用一批、一代新人,寻找最出人意表、最震慑人心、最投合中国人心性、又最见成效的形式,以将其精神、思想变成现实,并影响尽可能久远、深广的未来。

某种意义上,没有毛泽东,就没有文革,文革乃毛泽东一个人的作品——所有其他人都是配角、牺牲品、脚手架、历史的废墟和垃圾。毛不仅是始作俑者,还是总策划、总编导、总执行,毛发动文革,属于“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的典型。历史当然不可能完全依据思虑、谋划展开,事实上,文革从启动到结束,先后发生多次变局,甚至一度危及毛本人安全。但文革始终为毛掌控,直到其死,各路反对派才捐弃前嫌发动政变。

新权贵关于文革的评价与决定,是毛完全可以接受的裁夺,毛创制并赖以发动文革的基本制度,其思想、文化、精神以及历史思维、政治意识、美学符号,连同其肉身僵尸、画像、雕塑都完好无损。毛地下有知,会称心如意并作出判断:生前只是下种,死后才收获果实。

2006年北京一家文革和毛泽东主题餐厅的唱红表演,再现当年造大神
2006年北京一家文革和毛泽东主题餐厅的唱红表演,再现当年造大神


毛用文章、诗词、书法、讲话魅惑中国人,其为害远超用枪杆子统治人民。文革全称“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是文字游戏,是毛一生文化思想的总表达。虽然长达十年,为祸空前,但有迹可寻,并继续毒化中国。如果不能翻检其文化,洗刷其思想,清除其流毒,中国就无法摆脫毛幽灵,跨过毛僵尸。

改造国民心性

改造中国,是毛对中国的长久思考、基本判断和独特情感。秦始皇一统中国后,夺取、统治和改造中国就成为政治人物的最高目标。中国的人口、土地、历史、文化及其前程确实拥有莫大诱惑。由欧风美雨俄雪带入的近代域外文明,空前唤醒了中国的自我意识,激活了中国人的心智,中国内忧外患,却也平添“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之中蕴藏的空前契机和能量。其中最重大的变革是改造器物、制度、社会结构之后对中国文化与人心的现代改造,也是现代功利主义對中国历史和文明的最严重冒犯。

毛青年时代主持的“新民学会”,其灵感当然来自梁启超,并上溯《大学》、《尚书》等儒学经典,但毛自有其独特的理解与判断。青年毛曾胡乱接受达尔文进化论、克鲁泡特金无政府主义、赫胥黎天演论、叔本华生命虚空论、尼采超人哲学、博格森生命哲学、罗素经验主义、杜威实用主义,遂断言中国“思想太旧,道德太坏”,根本改造中国,必须从伦理和思想入手。

毛不吝辞章称圣鲁迅,因为鲁迅坚信若不从心性改造中国人,一切外在社会制度的变革均属余事。而在中国搬动桌子尚需流血,改变权力、财产,掀翻中国这间铁屋子,必须血流成河,改造心性灵魂则是史无前例的伟大事业。

文化大革命就是毛窃据中国后,改造国民性的狂妄而荒唐的实验,其目的在于建立一个在优胜劣汰、弱肉強食中的世界中的东方霸主,一场中国人从来没有见识、又必须经历的自我洗心革面的大改造。毛泽东在《红旗》杂志1967年第1期所加批语,乃其发动文革的最高宗旨,也是其一生运思的总表达: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是触及人们灵魂的大革命。它触动到人们的根本的政治立场,触动到人们世界观的最深处,触动到每一个人走过的道路和将要走的道路,触动到整个中国革命的历史。这是人类从未经历过的最伟大的革命变革,它将锻炼出整整一代坚强的共产主义者。

一代新人

按马列主义和苏联经验,毛改造中国的夙愿已有合适尺度和轨辙,但毛有自己的特殊经验与结论。在马克思那里,农民在历史之外,不具备任何首创精神;列宁出于策略考虑,将贫苦农民视作俄国为数甚寡的产业工人的同盟军;毛泽东则靠中国末代农民起义得以领导中共最后统治中国。

在毛改造中国的程序中,中华民国的精英必须沦为政治贱民和社会奴隶(秦始皇就曾把山东六国贵族变为奴隶),属于消灭对象,知识界则是管制改造的头号人群,“打天下”的农民将军本性愚劣自私,不可改造,工人阶级虽被视为领导阶级,但其文化、政治、道德未必高过贫农,因此必须重新定义“人民”。集穷苦出身、士兵、青年人和毛泽东好学生于一身的雷锋,成为毛心目中的中国人民的“新民”。

但是,毛若不能寻求更带全局性的大规模大运动大革命的历史形式,就不能培养“千百万无产阶级事业接班人”。更重要的是,毛深知,即使雷锋,也非理想的新人,必须经过一场(或数场)大风大浪式的革命运动,才能算是不仅培养模范人物,而且是锻炼和选拔新型革命者。毛1966年在天安门城楼连续接见上千万全国各地红卫兵时,他所看到的历史,是一代徒子徒孙,远远超过照苏联模式遴选接班人的陈规陋习。

纳粹主义带给德国的是千年难销的罪孽,其优等民族统治世界是赤裸裸的简单邪恶。共产主义以解放人类为旗帜,却让世界血流成河。文革从手段到口号到目标都邪恶、卑鄙、龌龊、下作,却让中国人疯狂了十年。

两代人过去,犬儒、乡愿、猥琐、鄙俗弥漫中国,人们竟以文革为警戒,拒斥理想主义,嘲笑正人君子,诟病英雄豪杰,诋毁圣贤天才,中国竟沦为党棍、贪官、酷吏、无賴、市侩、小人、恶徒、骗子、流氓、痞子的乐园!即使實行改革開放,引入市場經濟,也非但沒有削弱文革遺禍,反而加強其历史正义性与道义合法性。黃禍已在中國人內心熬炼,毛泽东败坏中国人以祸害世界的目的完全实现了。

认祖秦始皇

马克思列宁斯大林及其后继者,其种族、地缘、文化、语言、思维、习性都大同小异,无论毛泽东怎么摇唇鼓舌、出语惊人,都不可能取代苏联共产党在国际共产主义世界的正统地位。毛的对策是,绕过苏联,自封为马克思的正宗弟子,但即使这样,毛也仍然身在欧洲中心的马克思主义陷阱里。

秦始皇——不可能是孔夫子——成为毛的另一历史性灵感。晚年毛泽东,多次写诗谈话,称道秦始皇,最后自我总结:马克思加秦始皇。晚年毛一定意识到,即使有用马列主义武装起来的中国一代新人,未必能确保红色江山万年不坠。——相反,未来某一代宗奉马列主义,有可能一夜之间转向其所属的西方文明。

文革后期,毛已无兴趣也无力与苏联争夺国际共产主义正统地位而返回中国帝制传统。他一定觉察到,即使经过文革,中国人还可能发生蜕化和分裂。只有一种力量能将全体中国人牢牢控制,那就是中国2000多年绵延不绝的中央大一统帝国。秦始皇成了毛的最后救命符,直到暮年,毛念兹在兹者已非马克思列宁斯大林,而是“中国古代第一个皇帝”秦始皇。

毛1958年为秦始皇翻案,是为1957年实行新“焚书坑儒”——反右运动——作辨护。1973年,发动文革后七载无心于诗词的毛写下最后一首诗,却类似献给秦始皇的投名状:祖龙虽死业犹在,百代皆行秦政法。秦始皇的遗产,除创建中国第一个大帝国、焚书坑儒、严刑峻法、好大喜功,书同文、车同轨、九洲同风外,其“万世一系”的预言最投合孤家寡人的毛泽东。一生厚今薄古、年逾八旬的毛死前已无所顾忌,公开向49岁的秦始皇认祖归宗。此刻的毛自称无法无天,实则在老命呜呼前回归一种貌似怪诞的政治实用主义:乞灵秦始皇,以保毛式政权、红色江山。

人民拜物教

红旗上有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像
红旗上有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像
“民”是中国古代各家学派、尤其儒家的核心价值之一。马克思将解放人类的特权赋于工业无产阶级(工业化的欧洲自然成为世界中心),列宁以职业革命家和布尔什维克党为俄国新的红衣主教骑士团(俄国从此优越于西欧),斯大林建立了个人独裁与秘密警察统治(退回伊凡雷帝和“第三厅”,既背叛了马克思又颠覆了列宁党),它们作为共产党权力合法性来源和现代统治方式,毛泽东照单全收。

阅读详情: http://www.backchina.com/forum/20170709/info-1479866-1-1.html#ixzz4mgBetTAb
G
M
T
檢測語言阿尔巴尼亚语阿拉伯语阿塞拜疆语爱尔兰语爱沙尼亚语巴斯克语白俄罗斯语保加利亚语冰岛语波兰语波斯尼亚语波斯语布尔语(南非荷兰语)丹麦语德语俄语法语菲律宾语芬兰语高棉语格鲁吉亚语古吉拉特语哈萨克语海地克里奥尔语韩语豪萨语荷兰语加利西亚语加泰罗尼亚语捷克语卡纳达语克罗地亚语拉丁语拉脱维亚语老挝语立陶宛语罗马尼亚语马尔加什语马耳他语马拉地语马拉雅拉姆语马来语马其顿语毛利语蒙古语孟加拉语缅甸语苗语南非祖鲁语尼泊尔语挪威语旁遮普语葡萄牙语齐切瓦语日语瑞典语塞尔维亚语塞索托语僧伽罗语世界语斯洛伐克语斯洛文尼亚语斯瓦希里语宿务语索马里语塔吉克语泰卢固语泰米尔语泰语土耳其语威尔士语乌尔都语乌克兰语乌兹别克语希伯来语希腊语西班牙语匈牙利语亚美尼亚语伊博语意大利语意第绪语印地语印尼巽他语印尼语印尼爪哇语英语约鲁巴语越南语中文简体中文繁体
阿尔巴尼亚语阿拉伯语阿塞拜疆语爱尔兰语爱沙尼亚语巴斯克语白俄罗斯语保加利亚语冰岛语波兰语波斯尼亚语波斯语布尔语(南非荷兰语)丹麦语德语俄语法语菲律宾语芬兰语高棉语格鲁吉亚语古吉拉特语哈萨克语海地克里奥尔语韩语豪萨语荷兰语加利西亚语加泰罗尼亚语捷克语卡纳达语克罗地亚语拉丁语拉脱维亚语老挝语立陶宛语罗马尼亚语马尔加什语马耳他语马拉地语马拉雅拉姆语马来语马其顿语毛利语蒙古语孟加拉语缅甸语苗语南非祖鲁语尼泊尔语挪威语旁遮普语葡萄牙语齐切瓦语日语瑞典语塞尔维亚语塞索托语僧伽罗语世界语斯洛伐克语斯洛文尼亚语斯瓦希里语宿务语索马里语塔吉克语泰卢固语泰米尔语泰语土耳其语威尔士语乌尔都语乌克兰语乌兹别克语希伯来语希腊语西班牙语匈牙利语亚美尼亚语伊博语意大利语意第绪语印地语印尼巽他语印尼语印尼爪哇语英语约鲁巴语越南语中文简体中文繁体
語言功能限200個字符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8-22 20:57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