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论文 科普 华科
查看: 622|回复: 1

不约而同的由衷共识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101

主题

240

回复

90

博文
发表于 2015-12-17 18:30: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约而同的由衷共识
——茹凯夏冰组织的12.14座谈会简介暨小结
罗广英
2015年12月14日,首都体育学院茹凯教授和中医糖尿病专家夏冰先生,召集了参与第二届自然国学学术研讨会的部分专家学者在地坛体育馆216室,对中医理论问题进行的较大会更加深入的座谈,对自然国学座谈会发言时间不够稍作延充。
一、参会人员结构的多元及和諧,体现中医的整体包容
参会人有16人。会前,与会者每人用三分钟时间作自我介绍(赵全新有视屏记录)。桃李满天下的山东中医大学教授祝世讷,是中医与系统研究的国家级专家,中医理论研究造诣深厚,常年的教育和研究使他对于必要知识的把握,已经与自己的思维融为一体;知识与思维的融合又使得他对理论的描述,能够在学人面前严谨地融合成为一种深思熟虑的由衷流露和深入浅出的教诲之言;对于那种不负责任和负不了责任的信口之说和感情用事的争辩,已经从他的表达中被自然排除而消失殆尽。
淄博社科联的周光华研究员,是中国古文字研究的专家。他的重点表述是“我总是被逼的没有办法”:“被逼”的感受体现了他不断进取的行为,总是充满了足够的动力,也说明与他的思想和工作的生生不息。直到今天他仍然在大量的现实、历史和学术的关系中不断思考,不断探索和不断进步。他不追求名利,总是将自己的思考成果让给那些用得上的人,自己却沿着“被逼”的道路从不停步;
曲阜师大哲学系姚春鹏教授的头衔,让人认识到姚老师正在承担着孔子故里儒道研究的重任。从他学习中华文化开始,他就被所谓的专业(比如中医院校的医古文专业)取向所困惑,在不断的专业侧重和选择的识别中,中华文化重地曲阜的文化积淀使他能够冲破所谓某种特定专业的局限,而成为中华大道和中医理论研究的综合思想者和关注者,也使他成为一种必然脱离狭隘专业桎梏的实际的跨学科、跨专业的综合文化研究的参与者;
87岁的曹一民在年轻时备受疾病的困扰,长期持之以恒的中华太极拳修炼,使他战胜疾病得到新生。身体的健康不仅使他胜任了长期艰苦的工作,也使他的世界观和思想境界升华到了新高度。他总是用自己的实践和經历,捍卫着中医和中华文化的尊严,成为一个用现身说法捍卫中医和中华文化的坚强战士。
年高而又无法退休的徐钦琦研究员是研究古生物的专家,寻找古生物生成和灭绝的原因,促使他在古生物领域踏踏实实地工作了一辈子;跑遍全世界的专业经历和开阔视野,使他在认知众多的古生物生成和灭绝事件中,认识到了自然关系的宽广和深入,形成了一种大跨度的极为开阔的相互关系和相关结构性的关联性思维。他不仅有生物进化的宏观感受,也有着现代科技手段能够测试出的微观认知,在寻找生物事件基本原因的探寻中,他的宏观认识得到升华。他在天文历史演变的、以万年为周期的时空环境中,从中医《黄帝内经》的“年”的概念和气候循环关系中,认识到了生物生成和灭绝的事件周期——“大年”。“大年”的概念是一个生物事件完整过程的周期表达,也是地球气候的变迁周期。而这些“大年”的周期性,又是不恒定的基本规律以及生命事件直接受到地球气候和温度周期性变化影响的关系,这使他形成了与一般人不同的不受习惯性思维,和约定成俗的世俗逻辑的极为重视历史周期的思维和观念。他对中医的理解与运用中医理论进行专业研究的自觉,使他有了全新的脱离解剖学的恢弘的生命观。他身处科学院,却有着高于科学的或者说“不科学”和脱离科学局限的思维,这使他成为“自然国学”最初最年轻和最核心的发起者。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的孙兵,显然是学习知识的高材生。学理工的智者,从事属于文科的职业,实际上开拓着孙兵的思想。北京市档案馆的特殊地位,使他对历史的认识不会受到一般性政治宣传的干扰。他高于一般政治的文化独立意识、独立思考的结果,使他在纷繁的知识海洋中,确定了中国文化中的中国道家思想和中医的核心地位;广泛的人际关系和个人独立专研,使他与道家思想和中医建立了特别的缘分。他对中医的思考,是超出一般治疗疾病的更加宽泛和更深层次的思考,因此,也就更具有理论和文化追求的内涵和性质。
作为多次参加过国家航天高级项目的万金华高级工程师,当然具有很高的学习和理解能力;更主要的是他的思想和理念“必须落地”,必须要有成果和实际操作的可能。可以操作,可以转化为工程问题的追求,加上他的实际的发明创造能力,让他成功得到了认识中国文化的工程属性,得出治病也是一个工程问题的结论。万金华工程师的尝试和成功,不仅印证了中医和中国《易经》文化不是虚幻,而且使万老师对中医的思考,成为现代科技和现代工程的一个新的领域中的新的成果。这让所有的人,在耳目一新的同时,认识了什么是“玄妙”和怎样理解“玄妙”?道家的“玄妙”在工程属性的思考中,是能够“落地”的?
赵全新也是学理工科的,年轻使他在研讨会上,采取了放下身段多听少说的姿态。但是对于中医的深入研究,使他成为会议当中“内行看门道”的思考者和学习者。他私下里与笔者的谈论,流露出他对自己把握中医的自信与后发能力,让人看到“后生可畏”和层出不穷的中医前景。
操一口标准四川话的王德奎,是《绵阳日报》的记者。胸怀天下,笔耕不断的他,有自己独特的研究和思考:对于中医的思考,他是多阶的和向理论物理学方向展开的;也显示了一种鄙视将中医狭隘化、局限化的认识和呼吁。他个人显示出的对于中医与现代物理学对接的执着,实际上体现了一种对中医理论现代化的较为深刻的认识。
梁汉平的爱妻,得了被所有医院诊断为喷血性肺炎的不治之症;面对死亡,爱妻的淡定、从容,更加激发了梁汉平对妻子的爱。医院治不了,他下决心自己学中医。坚贞的爱情感动了上天和深山中的隐居道人,道家高人的《子午流注》对他的教导和点拨,使他进入到懂“气血开合”及经络的境地;爱妻赠送的《黄帝内经》和《道德经》以及后来的《黄帝阴符经》,成为他学习中医的基本教材。其中六十六个腧(元)穴的时间把控、《洛书》的结构等,使他有了操作的平台和依据。爱妻的生命从死神的手中夺了回来,他自己也成了一个有幸继承民间深厚传统的中医人。他有自己的信念,有自己的操作,有自己的成果,有自己的著作,而且还在努力,还在提高。
六四年毕业于北京四中的数学尖子生张志勇,在数理逻辑和逻辑思维方面有过人的天赋。他在学生时代的智力优势,一直保持到了现在。众多研究的参与和空白领域开拓的经历,使他博览群书,践行思想,形成自己的学说和有效的理论成果。他对西方数学和现代科学理论的逻辑极为敏感,达到了洞察秋毫的程度;而对问题和错误一针见血一语中的严谨雄辩,是他的风格,使他成为计算机理论的顶尖人物,和深受博士生欢迎的好导师。他在逻辑和数学上的成就,已经和将成为国家的财富,最终也会在认识中医内在逻辑的研究和中医理论的现代化建设中,发挥极为重要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他从逻辑和数学的这个科学的最基础的层面,认识到中医和中国文化的高度(特别是在在逻辑方面),已经超出西方。
首都体育学院的茹凯教授,是科班的中医院校毕业生,在体育学院的教学中,创造和发展着中国的传统功夫教育;在坚实实践基础上向理论的深入过程中,他发挥了学习中医的基础优势,使他成为既有实践又有理论的教师,而没有停留在功夫高手和传统师傅的经验层面。和夏冰一样,他的充满着并不满足和不拘泥于学院式中医教育的内心躁动,他追求在更加宽阔的领域中的深入探索和提高。更可贵的是,他正在自觉地为中医的整体发展力所能及地做着整合工作,兼收并蓄,整合资源,身体力行,广泛结缘,建设队伍,踏踏实实,讲求实效,一步一个脚印,不仅受到学生的爱戴,也逐渐得到更多中医人的由衷敬重。
夏冰的研究经历,也是从科班学中医开始。丰富的知识涉猎和他广泛的社会交往,以及充沛的精力和任劳任怨的实干精神,使他成为当下中医跨学科、跨行业、跨部门发展的一个不可候缺的关键人物。他和茹凯相得益彰成为搭档,已经成功组织了一些相当有分量的研讨活动,这些活动的成果,正在深入发酵并深刻影响中医的发展。
社科院历史所的杨丁宇、美国东方医学中心的崔元轩和天地生人的孙惠军老师,因为来得较晚,没有发言。所有参会的人员,具有以下共同特点;虽然程度有所不同,表现也有所不同,但是总结下来却很一致:
1、“上士闻道,勤而行之”。所有能够有所见解的,都是努力实践的结果。座谈会参与者都有自己特殊的实践和独立的思考,而且独立的思考与中医的思维和中医经典《黄帝内经》的学习相关。在这里,我们可以视《黄帝内经》(当然也包括《道德经》)为中国文化的最基本的“道”(理),则参会者都有阅读和学习《黄帝内经》的经历,以及与《黄帝内经》进行思维互动的实际经历;而且在与《黄帝内经》内容进行思维互动的过程中,都有特殊体会,都有受益。正因为如此,整个座谈会关于《黄帝内经》的讨论进行了半天,时间仍然是意犹未尽。
2、“大方无隅”。与会者都有较一般人更强的自信心、独立思考和学习的愿望和能力。个人经历复杂,知识面宽,在各自专业知识范围内本身都是佼佼者,但是并不拘泥于自己的专业,不居于一隅,不拘于一格。在进取过程中,在学习中医和中国传统文化过程中,都基本能够摆脱二元论的对立相悖的约束,都能够自觉接受和转入中国文化一元整体包容的思维,至少不会执着于西方形式逻辑为主导的思维。可以说,参会者都有多方面的经历和较为包容的整体性思维和意识。
3、“为道日益,为学日损”。与会者都在加强对于中医的认识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从现代普及的科学知识的基础上,日益增进对于中医和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和认识。没有人认为这是一条走不通的路,而且认为对中华文化和中医的学习,会使自己获得的科学知识,得到升华和提高。
4、都有一定的对于中医个人内在的体验和认知,都是以问题为出发点和解决问题为目的。这是一种不是局外人及旁观者的指手画脚的探求经历和过程(“思求经旨”),所以实际上,参会人员的多元多角度的和諧,已经能动和共同互动、共同包容地催生出了一类自然国学中医思想,或者说是涉及中医理论的构成,以及能够展开表述的基本轮廓和结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01

主题

240

回复

90

博文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7 18:32:4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座谈内容中,不约而同的基本共识
参会人员的多元加上事先并没有任何的准备,使得座谈的内容在表面上看去难以统一。会议组织者在人员自我介绍的基础上,应该说是即席随机地确定的关于《黄帝内经》,关于《易经》,逻辑与中医三个议题,才使座谈有了能够展开深入的元点和基础,也在一种不经意中,显现了座谈自然会具有的较为明确的理论性质和目的。正因为与会者并没有做刻意的准备,事先也不知会议的具体内容,只是知道与中医有关而且可以深入展开,于是讨论成为一种由衷的内心表达,和长期思考的深入浅出以及涉及思想深处积累的知识理论的厚积薄发,更显得真实厚重而有意义。
1、关于《黄帝内经》
这个问题属于中医自身的理解和解读的问题,即张仲景《伤寒论原序》中的“思求经旨”的问题。整个讨论占了足足半天的时间,几乎每个人都发表了意见,而且是以一人为主讲,可以讨论的形式进行的。个别人在不影响整体会议的情况下,还可以私下作窃窃私语的互相交流,形成了既有主导又有即时反应的诸多的思想互动,使所有人身历其间受益匪浅。会议过程中,重复的内容不再展开,展开的内容要是前边的发言人没有讲到的,这样讨论不仅效率可以提高,而且内容重复的次数会使重点得到突出,与会者可以从重复点的产生、插入和反复出现,对应出思想内容重叠深化所表达的最重要和最基本关系。这实际上使得讨论中自然和必须出现的重复,突出了某一个事件及其相关思维,是具有层级不断深化的认识论的问题。这很重要,可以说,在自然讨论中的反复出现的“重复”,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不约而同的共识。这是一个人发言,其他人只能听所没有的研讨效果。由于本次讨论多元的说听之间的思想互动,而这种互动既是以《黄帝内经》、《易经》和《道德经》为主线的,又是符合“生生之谓易”的中国(中医)思维模式,使讨论会变成为一次可遇不可求的中医的特殊表达,而更具有启发作用和深化作用,也更具有理论意义。本小结力图保留和强调这种互动和互动的效果。
第一个发言的是祝世讷教授。在祝世讷教授的发言中,会议主持者要求祝教授用最简短的现代语言归纳一下“关于《黄帝内经》”。祝教授想了一下,讲了“生”和“态”两个概念。罗广英附和祝教授“态”的浓缩表达,讲了“态”的繁体字是“態”,是“能”和“心”的叠加;“心”是中医的“火”,这使得《黄帝内经》的能量特征与中医的能量性质暴露无遗。祝教授看似不经意的一次归纳,道破了对中医“思求经旨”能量属性的天机要领。罗广英在祝教授对中医能量性质的特殊理解和归纳的基础上,根据自己研究《黄帝内经》写《中医启示录》的核心理解,强调了《黄帝内经•素问•阴阳离合论篇第六》“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万之大不可胜数,然其要一也”和《黄帝内经•素问•五运行大论篇第六十七》“夫数之可数者,人中之阴阳也。然所合,数之可得者也。夫阴阳者,数之可十,推之可百,数之可千,推之可万。天地阴阳者,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的论述,说明了在客观自然能量作用的过程结构中,人们认识阴阳的结构性质是《黄帝内经》的最重要的内容,是“思求经旨”的核心内容。祝教授的“生”和“態”,罗广英强调《黄帝内经》的“一”的结构和“象”,实际上已经涉及和表达了中医的“能量几何学”的核心内容。
周光华老师讲到,自己看过《黄帝内经》,而且是很认真地看的。他很谦虚,认为自己不懂医的专业,他没有谈论自己对于《黄帝内经》内容的认识,但是却提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理念:《内经》的内容是人类最早的真知灼见的总结和记录,应该从这个角度去认识《内经》和其他的传统经典,这样才能够真正发挥古代经典的作用,才能体现古代思想成果的真实价值,不要用现代的概念强加于古代的文字,这就是古代学者特别强调的“疏不破注,古不今释”的理念和原则。
徐钦琦老师结合的古生物研究的“大年”的理念和成果,这实际上从古生物研究的成果丰富和证明了《黄帝内经》的能量和结构的自然本质。徐钦琦老师用地层中三价铁(红色土壤层)和二价铁(黄色土壤层)的变化层次结构,说明地球气候干湿的周期性变化的事实,凸显了自然结构与气候周期的对应,古生物事件的发生与这个周期和这个周期显现出来的自然结构完全对应,而且全世界都是一样的,这说明了生命与自然气候,即温度变化息息相关。
姚春鹏老师的发言实际上是对周光华老师观点理念的再次强调。
万金华破译易经密码和梁汉平老师关于“子午流注”的整个思維理念,更是中医唯象思維的结构性的表达和直接运用。万金华老师的论述,充满着现代科学技术与六十四卦的互动;而梁汉平老师的思考,体现了医疗诊断的针对性。
关于唯象思维的问题,罗广英讲到了道家思想理论存在着一个完整的由太极图、易卦、河图洛书、勾股弦定理的完整体系,《道德经•无源第四》“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的论述与《黄帝内经》“然其要一也”和“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是同一思维;由几何结构支持的结构性思維,是中医和中华文化的核心基础。罗广英还介绍了“帝”字的甲骨文写法的考证,证明是一个成像的模型与现代的小孔成像和照相机原理是一回事。“帝”字的甲骨文求证和“吾不知其谁之子,象帝之先”论述。有力证明了中医唯象思维的能量几何学的真实源头,形成了太极图构造体系的认识论、实际操作和完整表达,以及传统思想成果与现代科学技术成果之间完全相符的多方面的重叠统一。这对于《黄帝内经》和中医的“思求经旨”,至关重要。
与会专家还谈到了《内经》形成的历史过程,涉及到了人类精神成长的规律等非常重要的问题。因为每个人都做了各自的功课,所以发言的质量很高,见解很有意义,针对现代中医教育逐渐减少和不懂《黄帝内经》的现状,参会者表示了极大的担忧;对现代中医教育背离“疏不破注,古不今释”的不伦不类,也提出了尖锐的批评。总结下来,“思求经旨”的思考并不复杂,即“大道至简”:“態”的能量本质,“生”的能动和过程,即五行,对于无数阴阳“然其要一也”的结构性理解和把握,“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结构性思維和“气血开合”的“子午流注”、“五运六气”的结构性把握,和工程操作构成了“关于《黄帝内经》”的一次不约而同的由衷共识。因为由衷,所以更加具有真实的意义和价值。
2、关于《易经》
这个专题的主角是万金华老师。他简单展示了对《易经》密码破译的新成果,介绍了在此基础上设计制造的双螺旋结构的养生设备。因为不愿意在国家没有认定前泄露重要机密,万老师的介绍点到为止,不做展开。
几个结论:阴阳表述的《易》的体系是中国文化最重要的成果;“易”的体系是可以“落地”的,一旦“落地”将会产生巨大的效益。莱布尼茨二进制与计算机破解密码之后,计算机的提速、双螺旋结构养生设备,对医疗的革命作用等等,都会为人类带来巨大的福祉。万老师通过自己的研究提出忠告:孔子既是《易》的形式上的传承人,又是《易》内容的篡改者和扼杀者。要认识这个重要的历史事实,要恢复《易》的原本面貌,这对传承和发扬中华文化至关重要。
3、关于逻辑与中医
这是一个涉及到中医理论的关键问题,但发言时间安排很短,发言人不多。
罗广英介绍了王冰撰《黄帝内经素问序》中的“蒇谋虽属乎生知,标格亦资与古训”的论述,和“孔安国序《尚书》曰:伏羲(《易》)、神农(《神农本草经》)、黄帝之书(《黄帝内经》),谓之三坟,言大道也”,是孔安国在为许慎《说文解字》作序时,认为文字的学问和文字记录的学问是“小学”。从孔安国的两个序言可以看出,古人对于“生知”和“诂训”,“大道”和“小学”内容是有所区分的,逻辑上也有区别,“言大道也”、“生知”属自然生成逻辑的学问,“诂训”和“小学”属于形式逻辑思维的思想成果,属于“知”和“智”的范畴。“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学无忧”是道家所坚持的逻辑,也是中医坚持的逻辑,即自然生成逻辑。自然生成逻辑没有悖论,形式逻辑会产生悖论,自然就是不悖。自然生成逻辑思维就是唯象思维,就是依托几何图形关系不证自明的公理性质,用自然语言描述自然真实。
在这里,笔者认为有必要加上一段与座谈会议相关的重要思考的记录:在座谈会的期间,因为受到与会者发言的启发,笔者根据徐钦琦老师引用的宋朝易学大家邵雍的“消长盈虚者(可以与“態”和结构相关对应),天之时也,自乱心非者(可以与是非形式逻辑思维相关对应),人之事也”,想到了一对逻辑关系,即中医强调的象数关系(“不以数推以象之谓也”,“数生于象”),体现着自然的逻辑和顺序,是对应于“生”,“自然生成”,“生知”和“消长盈虚者,天之时也”等结构和理念,体现的对于自然生成逻辑的承认和表达;由数变成理的思维,是人在自然生成逻辑基础上,继续展开的主观思维的逻辑过程和结果。
在这种形式逻辑思维的过程中,“逻辑只能发现错误,不能证明正确(真实)”(张志勇会后被罗广英记录之语),也可以与“自乱心非者,人之事也”加以对应。这样,就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的关系:象数逻辑(几何学)——自然,数理逻辑——人为。人们可以通过数理逻辑思维,理解和认识自然生成逻辑,反朴归真,认识自然的本质。此项思考属于座谈会的发酵内容,可以再继续发酵的过程中加以讨论。作为逻辑学的国手,张志勇老师发表了有针对性(实际上是针对中医科学与否的争论,对这个争论的认识在座谈会上也有所表示)的非常重要的论述:现代科学是在欧几里得几何学逻辑基础上,由牛顿推导出力学原理相同的逻辑(理论)体系。这个体系存在许多逻辑上的问题,数学的发展,包括微积分都有逻辑上的问题,特别是集合数学,逻辑问题更多。
这点是很容易证明的。我们用不着在“科学”的概念上纠缠,这只是个表述的一个概念,“中医不科学”是不让别人说话,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真实的意义。外国人认为中国没有逻辑,中国的《九章算术》解高次方程,外国数学家认为不合逻辑,因为没写过程。没写过程不等于没有逻辑,否则怎们会有结果?事实上,中国的解法更合逻辑,而且比西方数学的逻辑更加高。没有逻辑是不可能解出高次方程的,能够解出高次方程必定要遵循一定的逻辑。
实际上是西方人没有理解中国人《九章算术》的运用的逻辑,中国人不是没有逻辑,中国的逻辑更高。(罗广英插话:“能够讲这就是自然生成逻辑吗”)应该说是一种思想流(面对夏冰说:也就是你说的意识流):从现象到抽象有一个流(过程),中国人在这个抽象之前,有很重要的思考;中国人比西方人聪明,就在这里(个阶段)。(此时罗广英私下对姚春鹏老师讲:“这就是五行。”姚老师点头表示赞同)要把中医的逻辑对应或者等同《九章算术》来加以认识,也就是要认识到中医的逻辑,要远远高于西方科学。
会议开到这里就结束了,晚上的活动我没有参加,但是要将会议内容记录下来的冲动,使我不得不动笔总结……
(罗广英,2015/12/16于北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