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论文 科普 华科
查看: 419|回复: 3

【难以置信的狗屎运】金门战役(旧称古宁头大捷)!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61

主题

379

回复

1982

博文
发表于 2016-1-25 07:3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话说在国共内战中一路溃败的国民党军队在退到金门时,是狼狈不堪的。谁也没有信心守的住离厦门只有一水之隔的金门岛。只是有时战争女神会对谁微笑,真是没有人知道。就在重重的巧合与不可思议的运气下,败军残将的国民党军队竟然阴错阳差地守住了金门岛,并获得了久违的胜利, 争取到喘息的空间。而原本视拿下金门岛如探囊取物的共军,之前一路的连胜不只让他们士气高昂,作战行动开始后,更没有犯下什么战术上的错误,但是就败在厄运当头,最后兵败如山倒。最后开启了两岸分治的历史。



1949年10月22日,共军已经在一水之隔的厦门等地聚集,金门的守军用肉眼都可以看到共军肯定不久就要抢滩登陆。金门岛上是人心惶惶,因为国民党军队一路溃败,谁都认为就金门这小岛,三面环敌,更是不可能守住。金门的守军司令汤伯恩更在丟了厦门后,把指挥部移到外海的军舰上,随时準备逃命。当时金门守军研判金西古宁头一带的海滩最为平直,宽近五千公尺,深也有五、六百公尺,是绝佳的登陆地点。於是把手上实力较坚强的青年军第201师部署在这个正面上。倒不是想打赢,而是想开战时能争取较多的逃命时间。而可怜的青年军201师共有3个团,其中603团才刚刚离开去支援马尾战线,结果竟然全团被歼,有去无回。更让整师如惊弓之鸟。接到防守古宁头海滩的命令后,剩下的601团与602团虽然是开进了防区,但是也是无心恋战,只想快快上船逃到相对比较安全的台湾。只是运气来了谁都挡不住,你不想恋战,老天却不想让你逃走,除了硬逼著你上战场,还阴错阳差地逼你打胜仗。




10月23、24日是农历的大潮,蒋介石研判共军登陆的可能性很高,於是下令部署在青年军201师后方的战车第三团第一营派出半数的M5A1战车到海滩上与201师进行联合演习,最大的目的就是让对面,用肉眼就清晰可见的共军能看到国民党军队打算坚守的意志。第一天10月23号的演习很顺利,但是24号的演习结束后,战车三连一排的排长座车66号战车竟然在回防时故障,履带脱落,就卡在海滩往内陆的要道上。排长杨展只好下车修车,但是怎么修都修不好,於是一直搞到天黑。排长杨展下令同排的65号战车来拖故障的66号,但是怎么就是拖不动。加上67号战车一起拖,还是没有半点进展。整个营的人都回驻地了,就剩三连一排的这三部战车就停在那里,排长杨展束手无策。但是这时共军其实已经悄悄的在对岸登船,準备兵分三路在当天午夜就抢滩登陆,一举拿下金门岛。



排长杨展弄到晚上十点还修不好战车,但是又不敢拋下战车就离开。就几个士兵先回驻地去拿了工具与饭菜后,回到拋锚处先吃饭,想说晚一点再继续努力修车。这时排长杨展与他的士兵并不知道他的66战车就拋锚在这场战役中最关键的火力支援点上,而且坏的只有履带,这让他们没有办法逃离战场。但是火砲却没有坏,在接下来的激战中不卡弹不哑火,发发命中共军要害而扭转了局势,也让企图由垄口登陆并截断金门岛蜂腰战略要地的共军无法越雷池一步。但是当晚的运气不只如此,过了凌晨一点多时,201师的突击排排长卞立中中尉在查哨时,竟然踩到地雷,当时引起爆炸。整条防线上的士兵都在梦中被惊醒,以为共军上岸了,纷纷全付武装,带着弹药冲入战壕中,砲兵营甚至各砲位的砲弹都已推入砲膛,开始备射。杨展也收拾好工具进入战车,心想万一苗头不对,就要乘着剩下的两辆战车离开。但是此时共军其实正在渡海,第一波的船队正好走到半路上。而201师的士兵则正忙着清查那声爆炸来自何方,全线士兵在灯光管制下的漆黑里,躲在战壕里忐忑不安的等着解除警戒。



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在漆黑中找到了全身是血的卞立中中尉,证明是一场意外,正当要打电话回报解除警戒时,靠海的哨兵却刚好同时发现了海上黑压压的共军士兵已经逼近,準备抢滩。於是依照约定发三枪示警,并且发射照明弹标示共军位置。后来在台湾当到立法委员的机枪手李志鹏位置最靠近第一波抢摊的共军。他被地雷爆炸声吓醒后,与副射手枯坐在黑暗里警戒已经半个小时了。在照明弹照明后,一眼就看到前方的共军正在下船,扣下板机就开始扫射,据他的回忆,几十分钟内他竟然射光了五千发子弹,这挺机枪也让第一波抢滩的共军被杀的措手不及。全线的火力就在共军还没有爬上海滩时就一阵猛打,不只让共军失去午夜奇袭的优势,更让第一波抢滩的共军还没有上海滩时就伤亡惨重,许多共军脚还没有踏上金门海滩就遭到火力压制,纷纷死于海中,许多装备全遗落在海底,而侥幸爬上岸的也被火力盯死在海滩上,动弹不得。


但是整场战役中,共军最倒楣还不在这个时候……..(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379

回复

1982

博文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07:3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躲在战车里的排长杨展听到外头枪砲齐鸣,心里也猜到共军大概上岸了,偏偏66号战车还动弹不得。这时他用无线电通知营部,除了报告共军抢滩了以外,还要求放弃66号战车,好让65号与67号战车能快点从火线脱身。但是没有想到战一营营部却同时接到命令要他们上火线支援201师。但是当时谁都认为金门守不住,201师大概在第一波火力压制后就会开始撒退。於是战车营也不愿向前,偏偏这时杨展这一排就被困在海滩上,於是营部将计就计,回报司令部说战车营的战车将一部掩护201师后方,另派一攻击支队向前方挺进,展开逆袭。而其实战车营说的一「攻击支队」就是杨展的三部战车,而剩下的战车美其名是去掩护201师后方,其实就是停在201师后方的道路上,準备撒退逃跑方便。就这样,营部透过无线电命令排长杨展,如果要弃车,先由65号与67号战车掩护,把不能动的66号战车上的砲弹打光,支援一下201师。然后再到201师后方与营部会合。



排长杨展一接到这个命令,当下的反应就是快进66号战车把砲弹打光好逃命。於是与射手、填装手爬入66号战车中就开始向共军方向开火,由于越快打光弹药就能越快逃命,三人一发接一发的疯狂射击。这时轮到共军傻眼了。因为在当时战车为极稀少的装备,战车的作战模式都是行进变换位置后射击,射击后再变换位置,发射战车砲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现代能行进中射击的战车。但还没有上岸就受到火力压制的共军好不容易挣扎上岸了,却遇到疯狂的战车砲击。一时间共军纷纷以为是整个战车营都到了。不然怎么会有如此不间断的火力。而青年军靠近66号战车的201师官兵也以为后方的战车营全营已经前来支援了。於是在第一轮火砲攻击后,也没有立即溃散撒退,反而留下继续作战。



原本共军的计画是分二梯队抢滩上岸,因为当时徵调的民用船只不够同时运送所有部队。其中第一梯队由加强253团主攻右翼,强袭古宁头,加强251团主攻中路,而加强244团主攻左翼,準备由垄口附近登陆后转向东侧强攻太武山,计画在第一梯队建立桥头堡后,再由原先运输用的船只返回厦门去运送第二梯队。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加强251团因为卞立中中尉的意外,让青年军201师的全线火力等在那里活逮想偷偷奇袭上岸的加强253团,让加强253团损失惨重。而主攻中路的251团则遇到201师砲兵营的强力轰击,在无可躲避的海滩上被炸的晕头转向。强攻左翼的244团最惨,在第一波抢滩时遇到201师的火力突击,重装备全掉在海底,在受到排长杨展的三部轻战车一阵狂轰猛射下竟然束手无策,只得不断组织突击队拚死向三辆战车发动攻击,希望打开一条血路。



就在重重的误解与巧合下,共军竟然被钉死在海滩上无法向内陆前进,因为66号战车就卡在通往高地的道路路口上。65号与67号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在最重要的战术火力点上,只看到共军冒著巨大伤亡不断朝66号战车处挺进,企图打开通往内陆的突破口,於是两辆战车也一左一右的在侧翼扫射,保护正疯狂开火的66号战车,共军在第一时间竟然连番被击退。这时侯共军最倒楣的事发生了。轰然一声巨响,共军搭载渡海的民用渡船中,载运军火弹药的那艘竟然发生大爆炸,火势一发不可收拾,迅速的连旁边的船只都波及。而为什么发生大爆炸?在事后才由俘虏的口中问出,知道原来当时66号战车开火后的第一发砲弹就打到那艘船的桅竿上,刚好桅竿上的帆布为了防水涂有油脂,导致起火。四落的火苗就掉在船上满满的弹药箱上,偏偏枪林弹雨中有些将迫击砲底火的弹药箱被子弹打坏了,底火落在外面,遇上火苗,一发不可收拾。引起的大爆炸挟著大火,把紧邻停靠的一大排民用船只全烧了。原本指挥着这些般只要返回厦门载运第二波登陆部队的共军军官只能领著剩下的几艘小船,仓惶离开被大火照的如同白昼的海滩,结果第二梯队无船可坐,无力救援被困在海滩上的第一梯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三个加强团在对岸被全歼......(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1

主题

379

回复

1982

博文
 楼主| 发表于 2016-1-25 07:4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想靠半夜时分奇袭的共军除了失去奇袭的良机外,海滩上的大火更让共军失去夜色的掩护。海滩上无险可守,而唯一向内陆挺进的道路又被战车封住去路。共军部队在海滩大火的衬托下,目标显著。而青年201师官兵身在早就挖好的战壕中佔尽优势。整个海滩上的共军仿佛成了活靶,在这么大的火光照射下,才刚搬上岸的弹药补给与迫击砲据点无处可躲,又被青年军的机枪火砲打爆起火,整个海滩上成了子弹乱窜的烈火地狱。平心而论,当晚登陆的共军三个加强团表现不能不说英勇沉著,才刚抢滩登陆就撞上已经等后多时的火力网,然后被疯狂的战车火砲压着打,弹药补给船还大爆炸,第二波登陆部队无船可坐。没有多久靠近66号战车处抢滩的加强244团就几乎伤亡殆尽。但是另外离66战车较远处的共军加强251团、加强253团还是依作战计画,在失去夜色掩护下,冒著巨大的损失前进,奋力的与201师的主防线进行近距离肉博战。而原本就无心恋战的青年201师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坚持那么久。让共军在最关键的登陆后一个小时,还被紧紧的钉在海滩上动弹不得,不止占领高地太武山还遥不可及。眼前的201师还紧紧的守住战壕阵地。这让之前习惯国民党部队一接战就溃败逃走的共军第一次陷入苦境。



而距离66号战车较远处的另一侧海滩,共军加强251团、加强253团与青年201师打的如火如荼,由于这一侧没有战车火力支援,共军虽然处於劣势,仍然给予青年军201师极大压力,双方近到白刃肉搏,互丟手榴弹,不久后青年201师在这一侧的阵地就多处被突破,原本共军计画在突破阵地打开缺口后,打入防线的共军要绕到主防线后方的道路快速移动以夹击201师,并且歼灭令加强251团损失惨重的砲兵营。但是却偏偏天不从人愿,这些突破青年军201师的共军全撞上躲在201师后方道路上準备随时逃跑的战一营战车。战一营的战车看到突破防线的小股共军出现,以为自己的逃生之路已经被截断,一路吃败仗如惊弓之鸟的战车部队以为这时不快点突围就要被全歼了,於是命令战车第三连向前方火力搜索前进,以掩护营部后撒,营部带着剩下的战车与步兵全力向道路上的共军开火,希望打开一条活路。但是带着剩下战车的战一营不知道进入201师后方道路的共军只是少数,而且是经过血战后好不容易才攻到那里的。想着逃命要紧的战一营火力全开,沿着后方道路快速扫荡共军,準备逃向132高地。而被留下殿后的战三连则心不甘情不愿的向道路的反方向前进,以掩护主力撒退。进入后方道路还没有喘一口气的共军就撞上了準备逃命而积极开火的战一营,几被全歼,更別说还能由后方去包抄201师的后方了。这样的巧合不止稳住了201师的后方,更让该砲兵营成了整夜牵制整遍海滩的火力基地,让共军无力组织一次完整的反攻。



到了这个时候,双方已经激战一个多小时了。66号战车的弹药早打完了。排长杨展早就换到另外二辆战车上準备撒退,只是蒙受巨大损失的共军残部还是一直蜂湧而至,这一侧的青年201师的士兵慢慢的团团守着这个火力据点,想说靠著战车的强大火力有助保命。结果变的65号战车与67号战车也出不去。这时排长杨展听到了无线电中的命令,知道自己所属的战三连被留下来断后,并在201师「西一点红」防线的后方搜索前进,於是杨展想这大概是脱身最后的机会,於是向留在66号战车周围的201师士兵表示西一点红防线快守不住了,他要带着能动的坦克去支援。201师的士兵当然不知道杨展是打算去找战一连会合后撒退,於是还派出少量的步兵尾随杨展的两辆战车向「西一点红」方向前进。排长杨展留下已经负伤的与还在操作机枪的三个战车兵后,就带着两辆战车与一小股步兵向「西一点红」前进。没有想到的是当晚运气差到极点的共军244加强团打算利用剩下的700人做最后一次的总攻击,绕路冲向琼林镇,将金门从蜂腰处截断,并占领太武山,只是这次又撞上战三连的二个战车排与随后从侧面赶来会回的杨展与65、67两辆战车。没有重武器的共军244加强团残部遭到战车部队的两面夹击。最后溃不成军四下逃散。



一直到天亮,共军的三个加强团都没有能离开已经被砲火轰成为人间炼狱的海滩,向内陆挺近。青年军201师竟然守住防线直到天明,这连自己都不敢相信。共军的第二梯队在对岸只能看着金门的激烈战事无计可施,虽然后来纠集大火后剩下的来船队再运送了小量的部队,但是已经无法扭转战局。由201师防线后方逃向132高地的战一营在天亮后由殿后的战三连无线电中得知,防线竟然奇蹟似的没有溃散,而且共军的船只大半被烧毁在海滩上。此时不抢功更待何时,於是命令逃向琼林镇的战一连由西一点红海滩向东一点红滩进行扫荡共军残兵。而自己则直扑战事最胶著的古宁头一带,以抢第一功。一整夜忙着逃命的战一连抢功心切,一上场就误击友军,把固守在66号战车旁边的201师警卫连打死一大半。但是随后在海滩上威风八面,横扫残军。扑向古宁头的战一营也让因为一夜激战而千疮百孔的防线得到巩固。随后当天夜里(26号)共军虽然利用剩余船只再增援了四个连的部队,但是已经无法扭转战局。国民党军各部队已经看出此战必胜,纷纷自愿请缨上阵以抢战功。剩下的都只是与小股共军残部的围歼战,各部队自编的战史虽然讲的口沫横飞,但是败军之将何以言勇。逃了千里路终于稳下阵脚的「黄埔精神」,终于又开始找到吹牛的本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8

回复

103

博文
发表于 2016-1-25 19: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似乎是个定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