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论文 科普 华科
查看: 287|回复: 0

相信武力里出政权,唐朝每隔几十年就来次宫廷政变

[复制链接]   [推荐给好友]

61

主题

379

回复

1994

博文
发表于 2016-1-25 22:4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信武力里出政权,唐朝每隔几十年就来次宫廷政变,是中国历史上政变最多的朝代


唐朝人崇拜武力,刀枪里出政权,自然热衷政变,只要你掌握了皇宫周围的军队,就可以随意发动政变,没掌握也不要紧,只要你有私人军队,不到500人也没问题,只要你能进得了皇宫,武后之后是大明宫,之前是太极殿。宫门钥匙或者内应,加上几百功夫好的死党,政变基本就可以成功。

玄武门之变、神龙政变、唐隆之变,诛杀太平,马嵬坡之变,宝应之变,顺宗内禅(实际是被杀了),长庆宫变(唯一一次小老百姓参加的政变),宝历政变,甘露之变。

唐代宫廷政变最重要是要掌握北衙军,北衙军设立的目的不是为了征战和“勤王”,而是完全忠诚地、目的明确一致地服务于皇帝个人,是一支私兵。北衙军建立之初,规模较小,而且除了开始时兵源来自“元从禁军”外,其后便逐渐转向从民间招募士兵,特别是从外府兵中拣选健儿入充。 唐高宗时,改左右屯营为左右羽林军,军号“飞骑”,正式确立了北衙禁军系统,但将官仍由南衙诸卫将领兼任。直到武则天称制之时,又将左右羽林军改为左右羽林卫,使之与南衙十六卫并列,并且单独任命了左右羽林卫大将军作为统兵官,武则天的侄子武攸宜便是北衙军第一任羽林大将军。同时,又将“百骑”扩充为“千骑”。这样,北衙禁军从开始就具有两大系统,即“飞骑”(羽林军)系统和“百骑”系统。

北衙禁军与南衙军不同,从一开始成军就积极地参与到唐皇室的政治斗争中。武周神龙元年,宰相张柬之联合右羽林卫大将军靺鞨人“黄头都督”李多祚以及桓彦范、敬晖等北衙禁军将领发动兵谏,也就是神龙政变,诛杀佞臣二张兄弟,迫使武则天退位,迎还太子李显为中宗皇帝。中宗时,为加强禁卫力量,又将“千骑”扩充为“万骑”。其时,太子李重俊不满中宗皇后韦氏、安乐公主与武三思勾结,密结李多祚、野呼利等羽林军将领,矫诏发三百多羽林甲士诛杀武氏,并勒兵入宫,结果骁勇绝伦的大宦官杨思勖单骑刺杀羽林军大将野呼利,牛X吧,宦官中还有如此武功高强之人,别小瞧了宦官,中宗又在城头“喊话”,导致禁兵溃散,太子功败垂成,命丧荒山。后来,中宗被韦氏、安乐公主合谋毒死,中宗弟李旦的第三子李隆基又派亲信家奴王毛仲阴结“万骑”将领葛福顺等,终于发动“唐隆政变”,、

李隆基开始竭力拉拢北衙士兵,李隆基与北衙万骑之间的联系主要是由王毛仲来承担的。北衙的主要将领葛富顺、李仙凫都站在李隆基这一面,李隆基命葛福顺率左万骑攻打玄德门,李仙凫率右万骑攻白兽门,斩关而入,进展顺利。三更时分,两军在凌烟阁会师,在太极殿前守卫中宗灵柩的南牙卫士也纷纷披甲响应李隆基。韦后仓皇逃入飞骑营,被飞骑斩首,安乐公主、武延秀等人也被诛杀。

诛灭韦氏、安乐公主等,拥立李旦登基为睿宗。后来,睿宗退位,让皇位于李隆基,是为玄宗皇帝。唐玄宗一为加强禁军实力,二为安抚功臣集团,特将“万骑”从羽林军中正式分出,单独成立左右龙武军作为自己的侍卫禁军,赐军号“万骑”,与左右羽林军并称“北门四军”。

   重点来看李隆基诛杀太平一变。

新唐书为保守派欧阳修所著,一个劲为玄宗唱赞歌,说太平密谋造反,玄宗不得不诛杀,实际相反。公元713年,太平公主 与窦怀贞、萧至忠、崔湜、岑羲(以上皆宰相)、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右羽林将军事李慈、左金吾将军李钦(以上掌禁军)以及太子少保薛稷、雍州长史王晋、僧慧范等试图谋反或毒害玄宗。中书侍郎王琚言对玄宗说:“事急矣,不可不速发。” 荆州长史崔日用入朝说:“太平谋反在即,陛下为太子时,犹不易明诛;今已登大宝,但下一诏,谁敢不从?”玄宗说惊动了太上皇可不好,日用曰:“天子之孝在于安定四海。请先夺北军,后收逆党,则可不惊上皇。”

713年7月,左散骑常侍、同中书门下三品魏知古密告公主欲于是月四日作乱,将使常元楷、李慈等先帅羽林兵突入武德殿(玄宗每日受朝处),怀贞,至忠、羲等于南牙(指太极殿,中书省在其右,称南牙)举兵应之。玄宗因与岐王范、薛王业(掌太子左右卫率)、郭元振(兵部尚书)、龙武将军王毛仲(领万骑)、果毅李守德(领羽林)以及尚乘奉御王守一(仁皎子)、内给事高力士(宦官)等定计先一日以兵诛之。

七月三日,玄宗与同谋十余人命王毛仲取闲厩马及兵三百人,自武德殿入虔化门(在殿西),召元楷及慈,皆不及备,先斩之。至朝堂,执至忠、羲,皆斩之。怀贞逃入沟中,自缢死,戮其尸。上皇闻变,召郭元振登承天门楼,元振奏“皇帝诛窦怀贞等,别无他事。”上皇乃下诰宣布怀贞等罪状,薛稷赐死于狱。四日,上皇诰曰:“自今军国政刑,一皆取皇帝处分。朕方无为养志,以遂素心。”同日,徙居百福殿,玄宗于是完全亲政。太平公主逃入山寺,三日乃出,赐死于家。据说太上皇出面恳请不要杀了这个老姐,可玄宗非要姑妈死。

300人的死党就够了,太平手下左右羽林大将军都没用,长安军区司令也没用。最重要是出其不意,太平的党羽肯定不相信玄宗区区300人就敢兵变,玄宗可能是想偶是皇帝,啥也不怕。300人足够。




安史之乱是中国的分水岭,安史之乱前,中国一直致力于扩张势力范围,向西一直到横罗斯,高仙芝翻越帕米尔高原打勃律,一切都是大,胸怀,气度,眼光,还有武力,一如现在的美国,文化兼容并蓄,气象宏大。崇拜武力,基本不对思想领域管制,谁拳头大谁就做皇帝。安史之乱后,对过分崇拜武力做了深刻反省,一切都变的小,北宋中期以后,开始强调洗脑的作用,北宋初期,太宗殿试的题目居然是引用南华经里的。靖康耻之后,宋人反省,程朱理学大兴,这种固步自封,近似自虐性质的思想基本是对靖康耻的条件反射,早知当初不费尽心机要燕云十六州咯,偏安江南也蛮不错嘛。明朝洗脑更牛X了,大臣们都以被打屁股为荣,打死了很光荣,一个哈密卫造反,明朝就放弃了嘉峪关以西所有领土,收缩嘛,不要太贪心。

隋唐,延续了鲜卑人骨子里的热血,开疆拓土,谁不服气就打谁,强大了就要侵略。尤其是对偏僻小国高句丽,隋唐人更多是为了面子才数次打高句丽,本来嘛,百济新罗都臣服了,为啥都在朝鲜半岛,你高句丽就不臣服,打扁你。




下面是分析 ,超长,没兴趣就不看咯,偶也是复制滴



自景云元年,即公元710年,李隆基被立为太子始,至景云二年监国,再到先天元年八月被立为皇帝,再至事发。整整三年时间,公主坐视玄宗羽翼丰满,若有心将其扼杀于萌芽之中,何必等其即位再一年又冒谋逆之罪犯上作乱。 也许是太平公主在这之前并不具备废立太子的实力?由史书记载下的史料来看,事实并非如此。

公主的政治倾向 太平公主一生历经五朝天子,无数次大小宫廷政变。从出生“以则天所生,特承恩宠”到从政,由于“方额广颐,多权略,则天以为类己,每预谋议,宫禁严峻,事不令泄。”而“尚畏武后之严,未敢招权势。”其后,“韦后、安乐公主皆畏之。”又与李隆基共诛韦氏,更是“主权由此震天下”。其间,先是在其母称帝,开万世之先河的壮举下,大批女性活跃政治舞台;后又有韦氏专权效法,安乐公主欲为皇太女。太平公主于此间体现出了杰出的政治头脑。在其母在位时,行事谨慎小心;在其母晚年不能视事时,谋诛二张;再在韦后夺权时,将其诛灭;又亲自挟少主下帝位,拥护其兄即位。在变幻的政治风云中,太平公主选择了保卫李唐宗室的态度,多次捍卫李姓王朝。在众多身边女性一窥宝座,在多次的机会面前,太平公主始终选择了幕后。也许正是从这些政变中,这位具有一定政治远见的女性,看到了人们对女主公开执政无法抑制的越来越多的不满,早已无意于此。

   早在高宗之世,“二十余年,天下独有太平一公主,父为帝,母为后,失为亲王,子为郡王,贵盛无比。”食邑亦达三千。及诛张易之兄弟,“进号镇国太平公主,食实封五千户,赏赐不可胜纪。”到中宗时,置铺一如亲王,开府置官属。“韦后、上官昭容用事,自以谋出主下远甚,惮之。”其后历睿宗、玄宗两朝直至被诛,太平公主的权势不仅没有减弱反而与日剧增。 政治上,“公主日益豪横,进达朝士,多至大官,词人后进造其门者,或有贫窘,则遗之金帛,士亦翕然称之。”及诛韦后,“三子封王,余皆祭酒、九卿”公主“每入奏事,坐语移时,所言皆听。军国大政,事必参决,如不朝遏,则宰臣就第议其可否。”且在处理政务上,公主确也富有经验见解,“主侍武后久,善策人主微指,先事逢合,无不中。”直至实封万户,“时宰相七人,五出其门下”。 相较权极一时的安乐公主,也不过是“宰相以下多出其门”。 生活上,太平公主“田园遍于近甸膏腴,而市易造作器物,吴、蜀、岭南供送,相属于路。倚疏宝帐,音乐舆乘,同于宫掖。侍儿披罗绮,常数百人,苍头监妪,必盈千数。外州供狗马玩好滋味,不可纪极。”

面对如此的权势,身为太子时的玄宗明显处于弱势。睿宗为帝时,每宰相奏事,上先问与太平议否,再问与三郎议否。又太子之妃有孕在身,却因为“宫中左右持两端,纤悉必闻”“用事者不语吾多子”而密诏张说商讨堕去胎儿一事。 李隆基虽不甘于此,但在多次争端中却最终处于下风。景云二年,李隆基任太子监国前,“使宋王、岐王总禁兵。主恚权分,乘辇至光范门,召宰相白废太子。”时宋璟、姚元之力争。两人又密奏请公主出置东都。然“帝不许,诏主居蒲州。”太子才得以监国。后公主闻之,“大怒,以让太子。太子惧,奏元之、璟离间姑、兄,请从极法。”终将两人贬出京师,又“请诏太平公主还京师”。 即使是玄宗已经即位,因宰相多出其门,刘幽求与张暐密言玄宗“谋以羽林兵诛之”,“上深以为然。”后张暐泄密于外,“上大惧,遽列上其状。”因幽求有功,才得以保有一命。

从上所述各条来看,太平公主不仅具有威胁玄宗的权势,甚至已达史书所说“权移人主”的程度。正是这样莫大的势力,为之招来了杀身之祸。但在这场势有所胜的政治斗争之中,太平公主却轻易落败。

在睿宗时,太平公主已无可避免的将自己推向台前,曾公开放出流言“太子非长,不当立。”至玄宗时,更是成为其最显见的政治威胁。与处于明处的太平公主相比,玄宗则一方面于表面一再示弱,使之掉以轻心;一方面不忘时时谋划,期以早日处之而后快。早在其身为太子之时,河内人王琚就曾进言“何谓殿下,当今独太平公主耳!”李隆基召见后,深以处去为意。只因时机未到而作罢。其后,开元元年,王琚再度进言,且众人认为时机已然成熟。至这一年的七月,就有了诛杀太平公主一事。

  如果说权倾人主已是大忌,那么政见不一则更是罪加一等。如在任免官吏的问题上,中宗时,“用钱三十万,则别降墨敕除官,斜封付中书,时人谓之‘斜封官’”。安乐等公主皆借此大力培养自己的势力,此后一直沿袭,此事自不为玄宗所容。景云元年,“姚元之,宋璟等上言罢斜封官。癸巳,罢去数千人。”时两人身为廷相,又分别兼任东宫的左右庶子,与太子关系密切,完全能代表其意见。朝中立时有人反对,认为会“彰先帝之过,为陛下招怨”太平公主亦进言之。睿宗以为然。 又如在对待宗教问题的态度上,自武周时期始,大兴崇佛之风,后又与道教势力齐发展。太平公主向来与僧道交往密切。尝御史大夫薛谦光等弹劾“僧慧范持太平公主势,逼夺民产”“公主诉于上,出谦光为岐州刺史”。又“时修金仙、玉真二观,群臣多谏,怀贞独劝成之,身自督役。”也是奉太平公主之意。而与李隆基亲近的臣子中多为对此反对这,如姚元之,魏知古等人。又可从玄宗诛太平公主后不久即发布的政令中看出:“命有司沙汰天下僧尼,以伪妄还素者万二千余人”。 综上各点所述,太平公主谋逆之罪应有可商榷之处,其极可能并无谋逆之实。正如《疏》议所言:“而有狡竖凶徒,谋危社稷,始兴狂计,其事未行,将而必诛,即同真反。”只是莫须有的罪名而已。真正的原因是公主权倾人主,又与玄宗政见不和,终成为其政治道路上最大的绊脚石,必得以处之而后安。

   据史书载:“七月甲子,太平公主及岑义、萧至忠、窦怀贞谋反,伏诛。”①这一年的十二月庚寅,改元为开元。因而亦有史书称这一事件所发之时为开元元年。 这一次政变被史书称为“太平公主谋逆”。事发三日后,公主被赐死于第。太平公主是否真有“谋逆”之事?还是其被杀另有缘由?笔者对此进行了探讨。 一、关于“谋逆” 1.时间引发的问题 “先天二年七月三日,尚书左仆射窦怀贞、侍中岑义、中书令萧至忠崔湜、雍州长史李晋、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右羽林将军李慈等与太平公主同谋,期以其月四日以羽林军作乱。” 以上这段史料出自《旧唐书》卷八(玄宗本纪)。如果七月三日谋划策乱,第二日就施行叛乱,那么关系如此重大的一场政变,就只用一天时间准备,实于理不合。 如果将这一天的同谋理解为谋逆前的最后定夺,同样存在一些疑点。在众人同谋的七月三日当日,玄宗即将太平公主集团各主要成员采取分时分地、各个击破的方式消灭殆尽。公主闻风逃入山寺,三日乃出。时间是问题的关键。 首先,第二日便要发动一场夺宫之变,前一天必有剑拔弩张,一触即发的气氛。玄宗却采取了与之极不协调的按部就班的做法,似是暗中进行,掩人耳目。实则极易打草惊蛇,一旦未能占得先机,则必被早有策划的预谋方反扑,玄宗于七月才得魏知古密报,显然应处于被动,那么后果是难以预料的。 其次,玄宗却有机会实行更为妥善的一网打尽的策略。既得密报,就可立即实行监视,趁其聚首同谋,将其剿灭。同样擒贼先擒王,玄宗这样一位在诛灭韦后的政变中显露杰出政治才能的君主,竟能使太平公主得知消息,逃离府第躲入山中。 再次,事实证明,消息走漏,确有漏网之鱼,左仆射窦怀贞便是。然而,在距政变只有一天,各方准备早已就绪的情况之下。又既知死罪难逃,得以逃生的窦怀贞竟也没有联合尚在外的主使太平公主拼死一搏,反是“逃入沟中,自缢死。” 最后,同样由于时间紧迫,本应各人犹如惊弓之鸟,行事异常小心谨慎。却在玄宗分三批抓获六人的过程之中,反应迟钝,未有抵抗。 由此,笔者大胆假设:太平公主及其亲信并无谋逆之实。那么疑点便变的合情合理,易于解释。时间早已不是问题,玄宗完全可以从容的施行计划,不动声色的逐个击破。也不必由于箭在弦上,而非要擒王,才可控制局面。只需采取自下而上的方法,使之一旦发现也早已丧失了反击之力。既然根本毫无谋逆的准备,窦怀贞的惊慌失措自在情理之中,拼死抵抗也就无从说起,众人自然也没有戒心,手到擒来。玄宗大可放手让他的姑母逃去,等她三日自出,再体面的赐死于第。 2.崔湜的几点疑问 崔湜私附太平公主,是其集团的核心人物。“及帝将诛萧至忠等,召将托为腹心,湜弟涤谓湜曰:‘主上若有所问,不得有所隐也。’ 湜不从,及见帝,对问失旨。至忠等既诛,湜坐徙岭外。”史书在述及这段史料时只称“将诛萧至忠等”并未提及谋逆或其它原由。如果确为谋逆之事,则“秋七月,魏知古告‘公主欲以是月四日作乱。’”推断而言,玄宗最早也是在谋逆三日前得知消息,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将想要对方谋策的核心人物纳为“腹心”,并不怕其立时发难,提前发动政变,又在他人伏诛之后,也不依刑律将不与合作的崔湜处以极刑,只是加以流放而已。笔者遂进行可能的推断:玄宗早有诛灭萧至忠等之心,便想收崔湜为腹心,了解更多的情报,与谋逆并无直接关系,故而未处其极刑。依唐律谋逆大罪刑罚极严,当处斩刑,且不分主从犯。因而崔湜的流放和太平公主的赐死都是有所疑问的。 3.是“太子”还是“皇上” 《新唐书.太平公主传》记载:先天二年,太平公主与其党羽“谋废太子”,并计划“入武德殿杀太子”。对照两唐书、资治通鉴,不难发现所载史实有所出入。唐玄宗于先天元年八月即位,至先天二年早已并非“太子”而是“皇上”。谋废的对象不同则事件的性质完全不同。据史书记载太平公主确曾“数为流言”“易置东宫”。但也仅限于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