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Scidef赛德夫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47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热度 4已有 2983 次阅读2015-11-7 03:49 |个人分类:学术不端|系统分类:学术打假

鲁白-饶毅-施一公及两校应回避:张生家与谢灿"抢发"纠纷,由国内外专家第三方公正调查 ...

如无谢灿提供的独特材料,张生家的确无实验结果可言,因此张实有毁约之嫌。其学术人格与道德人品是否存在问题,请看网友如何评价 (http://www.sciencenets.com/thread-1427-1-1.html)。
 
但是,谢灿与三大碗 (鲁白-饶毅-施一公)有密切合作情谊,因此三位"大V学者"、乃至北大清华两校都应该回避调查之张生家与谢灿"抢发"学术纠纷。
 
 
应该由国内外专家组第三方公正透明调查,给中国学术合作诚信之建立树立一个标杆,并对学术不端给于严厉打击!
 
如北大饶毅主政过生命科学院单方认定有偏向"谢灿"之嫌疑,再与清华副校长兼二级学院院长施一公配合,而解雇“张生家”有黑箱调查作业之打压可能。这样行政参与的学术调查,有失其纯学术调查的公平性,因此不符合国际惯例或约定。
 
---------------------------------
 
清华北大“抢发”论文风波:张生家回应违反学术道德的指控
 
[导读] 清华北大“抢发”论文风波:张生家回应违反学术道德的指控

  因为一篇论文,北大清华两大名校、三名科学家,卷入了一场学术争议。

 

  2015年9月15日,中国科学院主办的双周刊《科学通报》英文版发表了一篇关于动物磁遗传受体蛋白方面的论文,通讯作者为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学术带头人张生家。

 

  而就在此前的8月22日,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谢灿对外公开了一封《关于清华大学张生家与北京大学谢灿关于磁感应受体蛋白项目合作中违背学术道德行为的情况说明》,请求两校立即启动调查阻止张生家投稿。

 

  谢灿认为,张生家以合作的名义,拿走自己鉴定的基因、抗体,然后撕毁全部协议,抢发论文,违背了学术道德。

 

  张生家则坚称,自己和谢灿的研究完全是两个领域,违背约定提前发文章属于“正当防卫”的无奈之举。

 

  除了此前媒体聚焦的“北大清华之争”,张生家更一语惊人:事件的真正核心是清华医学院教授鲁白欲望“窃取”他的成果。

 

  很快,两校都联系杂志社,要求撤稿,但未果。

 

  而两校成立的调查组至今没有拿出调查结论。

 

  10月15日,论文发表一个月后,张生家接到了清华大学没有任何解释的解聘通知。

 

  11月2日,张生家和他的学生龙晓阳接受南方周末记者的采访,并首度公布了他持有的全部资料。龙晓阳是有争议论文的第一作者。

 

  谢灿拒绝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我只有一句,请等待我们的文章发表。”

 

  鲁白也没有接受采访。南方周末通过间接渠道得知,鲁白完全否认张生家的指控,认为这是他丢了工作、一无所有之后做出的反击,纯属捏造,没有可信性。

 

 

  张生家&谢灿:协议还是聊天

  2015年1月1日,张生家携夫人叶菁正式与清华签约任教,作为独立PI(项目负责人)。张生家受聘于生命科学院,叶菁受聘于医学院,张同时也属于北大-清华联合实验室教员。

 

  此前,张氏夫妇在挪威科技大学分子生物学实验室任职,是2014年诺贝尔生物学或医学奖获奖者Moser夫妇的合作者。

 

  张生家的研究方向是,如何将光遗传学和传统电生理学相结合来解析大脑空间定位系统GPS的细胞和分子机制。而谢灿擅长蛋白生化和分子遗传学,并在2012年就开始进行磁感应项目的研究。

 

  “磁感应与动物的空间定位密切相关,弄清楚磁感应的机制,也就是解决动物怎么利用磁场进行空间定位。”按张生家的说法,2015年4月,他得知谢灿一直在做磁感应蛋白方面的研究,便十分感兴趣。

 

  4月21日午后,张、谢二人会面,张生家说,谢灿当即表示乐意合作,并于当天下午将自己的蛋白基因给了张生家。临走时,还合影留念。

 

  当天在场的还有牵线人逄克亮,鲁白的博士生,在张生家实验室学习,以及谢灿的学生覃思颖。

 

  南方周末:谢灿说一开始误以为你是清华鲁白实验室的助手,所以将实验数据和相关资料都给了你。是吗?

  张生家:初次见面谢灿就已经知道我是从去年挪威诺奖实验室回来的教授,是北大清华联合中心的PI,并知道我的研究方向。他在场的学生也很清楚。7月14日,我邀请谢灿参观我的实验室,他惊讶于我和夫人叶菁实验室面积以及在清华的条件(之差)。一直只有我和谢灿双方合作,整个项目鲁白并未有任何参与。

 

  南方周末:您和谢灿之间究竟是不是一种合作?当时有签署协议吗?

  张生家:我们一开始是合作。微信内容、面谈都很清楚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合作。没有(签协议)。我们都抱着试一把的心态,是否能做出来完全没有任何把握,在见面当天并没有提及或达成合作的任何书面或者口头协议。

 

  据张生家称,6月初,他的大部分实验已完成,开始谈论署名问题并达成了共识:张生家为唯一的通讯作者。谢灿也在微信和邮件中确认,最初希望自己是共同的通讯作者,但之后出于对对方的帮助和支持,只做普通的参与作者。

 

  8月7日,实验取得“突破性的结果”,双方正式讨论发表问题。谢灿给张生家发了微信和邮件强调了约定:

 

  我的文章(关于磁感应受体MagR的鉴定和结构,生物物理学研究)先发表,张生家关于MagR的生物学意义,或者MagR的应用(包括磁遗传学等应用)后发表;或者我们上述两篇文章一起在同一家杂志上同时(side-by-side)发表。我们都同意你的上述文章不会先于我的上述文章发表。

 

  谢灿强调,希望在任何情况下,不管是拿到结果之后的兴奋,还是在实验或者文章受挫时,都能遵守也尊重已达成的协议,而不因为任何原因擅自改变。

 

  南方周末:你是否同意这个约定?

  张生家:我同意谢灿的约定。但又提出了两点协议。一是,我的文章可以先送审,二是谢灿不能把我的工作透露给任何一个神经学家。谢灿答应了,回复我的是“没有问题,目前除了你我没有和任何神经相关的人接触过,请放心。”我提出的是“agreement(合约)”他回答的是“agree(同意)”。

 

  张生家出具的微信显示,谢灿同意并说“没有人会把同一个事情托付给两个不同的人去做的,这个不太道德。”

 

  但之后谢灿告诉媒体“这完全是捏造,他像聊天一样提过,但我当时明确拒绝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怎么能叫协议?”

 

  张生家、谢灿、鲁白:

  究竟谁与谁合作?

  事后在张生家看来, “真正幕后操盘”的,是清华医学院副院长鲁白。他认为,鲁白是动用行政权力来抢夺研究成果。

 

  8月12日,鲁白向清华校方举报张生家窃取了他的“学术思想”。

  张生家则指称, “8月11日,鲁白知道我的课题有了重大进展,要求文章将他署名为通讯作者。我不同意。”

 

  南方周末:这是很严重的指控,你和鲁白之间发生过什么?

  张生家:2014年10月份,鲁白让他的学生逄克亮在我实验室学习动物活体电生理技。由于我在清华的实验室还没完全建好,资源也不齐全,很多仪器没有到位,我借用好几个清华同事包括鲁白的实验室和设备加快工作的推进,我和鲁白的关系就仅在于此。

  很快,清华介入调查。据张生家说,鲁白还令人搜查各个实验室。

 

  南方周末:鲁白搜查的说法有证据吗?谢灿此时知道吗?

  张生家:检查没有书面通知。第二天(8 月12 日),我在和谢灿的会面中告知了鲁白的行为,谢灿表示很奇怪,说他都没有和鲁白接触过,并建议说既然鲁白实验室没有贡献任何实验数据和想法,按照国际惯例只能放在致谢中。

 

  根据张生家的微信记录,4月到8月,他和谢灿一直有非常频繁的交流,在鲁白举报后,谢灿还关切地询问鲁白的调查是怎么回事,最后表态“我们是朋友,是合作者”。

 

  但短短几天后,8月20日,谢灿拒绝与张生家见面,“要求他的文章发表之前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南方周末:怎么会忽然转变?

  张生家:我觉得他完全拒绝见面很奇怪,故没有答应将电子版发给他,但我同意坐在一起看纸质版或者电子版的结果。他拒绝。随后,我得知,鲁白向清华科研院提交有鲁白、饶毅和谢灿三人的录音和签字材料,其中谢否认和我有合作,而是和鲁白重新组队

 

  “我在此坚决否认我和张生家之间存在过任何合作。”8月22日,谢灿在公开信中彻底否认与张生家的合作关系。“最早,我误以为这是单纯的鲁白实验室和我的合作。其后,逐渐知道张生家是独立PI时,意识到合作是我、鲁白和张生家三方进行的。”

 

  谢灿拿出的一个佐证是,2015年1月8日,鲁白实验室的学生褚鹏程就以Email的形式提议开始和他进行磁感应项目的合作。

 

  而张生家则说,6月15日,他就投稿事宜咨询鲁白,“这是他第一次知道我在做什么”。

 

  由于鲁白未接受采访,谢、张二人的说法均无法得以证实。

 

 

  剽窃?“不得已的正当防卫”?

  谢灿发出公开信时,张生家的实验和论文已经完成。张生家称,实验极易复制,提议先送出去审稿,但谢灿已拒绝跟他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通过清华校方与对方的沟通也以失败告终。

 

  谢灿则认为,张生家始终拒绝给自己看论文的内容,是希望把自己从作者名单中删除并私自投稿。由于任何一个合作者不同意,会导致文章无法送审。为了防止“被人抢发”,张生家删去作者中谢灿的名字,改为致谢,迅速投稿。9月14日,文章正式刊发在《科学通讯》上。

 

  张生家还说,他之所以选择提前发表,是因为这一期间得到清华的指示,“文章作者的署名由通讯作者自行沟通解决,学校不会用行政手段干预科研。”

 

  南方周末:你原本不是也同意一起发文章,为什么会忽然提前发?

  张生家:做出试验后,我要求谢灿保密,并且决不能泄露给第二位神经科学家,他答应了。但8 月20号左右,我得知结果被泄露给了北大清华中科院很多PI,23 日,清华科研院的一位教师告知鲁白正在实验室快速重复我的结果。

 

  南方周末:所以你就提前发了论文?

  张生家:时间非常紧迫。当时,谢灿一直不同意我先送审,还打电话给杂志社阻止我投稿。九月初,我得知有两位神经科学教授已经重复出和我一样的结果。这意味着他们很可能很快可以写出文章。在这危险时刻我只能把文章投到有过快速审稿经验的《科学通报》杂志上,并且将谢灿的贡献的质粒和抗体写在致谢部分,这也符合署名上的国际惯例和规范。

 

  “此时,我认为张生家已经不可理喻了。”谢灿在公开信中认为,张生家始终在臆想国内外很多人针对他,为了国家利益,他需要先发表文章,很快就可以得到诺贝尔奖,任何地方都会请他,所以我需要让步。他还曾给在给龙晓阳的微信中建议张生家去看医生。

 

  文章的发表对谢灿是巨大的冲击。据谢灿描述,他从2009年加入北大之后就开始启动磁感应课题,提供给张生家的磁感应受体的基因和磁感应蛋白的抗体是由他独立设计而成的。他于2014年12月送审的磁感应文章已经被《nature》的子刊《nature material》接受,预计两周后发表。谢灿认为,张生家拿到了他未经发表的基因和他们自主设计的对细胞进行光和磁场刺激的仪器之后,做了进一步的实验和研究,但最终发表的论文没有他的署名,就是剽窃。

 

  南方周末:你文章有没有剽窃?

  张生家:没有。我必须强调,我没有抢发谢灿文章里的任何结果甚至是有预示性的结果,我发表的文章和他的研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领域,文章的发表是以充分尊重谢灿利益为前提的情况下,而我自己的利益受到严重威胁和损害时,迫不得已而采取的正当防卫。文章的署名根据实际情况和贡献大小,符合国际惯例和规定。

 

  南方周末:外界说你的论文发布破坏了谢灿文章的新颖性和首发性。

  张生家:谢灿只是提供了质粒和抗体,并没有贡献思路或学术思想。他做的是磁感应蛋白的结构和蛋白-蛋白之间的相互作用,如果我这篇文章是关于动物怎么利用磁感应来空间定位和导航的机制,关于磁感应的机制或者效应的文章,可以说我的文章先发表破坏了他文章的新颖性;但是我发表的磁遗传学只是个像光遗传一样调控神经元活动的工具,完全和磁感应不是一个概念和领域,他的文章可以照常发表,新颖性不可能受到影响,我文章的发表并没有损害他的利益。如果用了他的材料就认定我的文章必须迟于他的发表,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调查尚未公布,清华解聘张生家

  在论文发表两天后,9月16日,谢灿接受了科学网、凤凰网等媒体的采访。而此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张生家一直保持沉默。

 

  南方周末:你认为谢灿抹黑你,但为何之前不对媒体澄清?

  张生家:校方一直制止,让我不要接触媒体,防止事态扩大,配合学校,清华一定会给我一个公正的交代。等媒体冷下来之后,清华会组织一个新闻发布会进行澄清。还说谢灿也不会和媒体接触。结果是第二天,谢灿接受媒体采访的单方面报道就出来了。

 

  从八月下旬开始,清华和北大就分布成立了调查组,但时至今日,均未对外公布任何调查结果。

 

  据谢灿表述,北大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他已经有了电子版,正式的结果校方会给我一份留存,官方不愿意公开,因为牵涉到很多事情,包括学校的声誉。但这点在北大宣传部对外的说明中被否认。

 

  10月15日,远在挪威的张生家接到了清华的解聘书。张生家的学生龙晓阳感到“震惊”,他给分管科研的清华副校长写邮件,坦陈这一切“超出了我对社会、对清华、对学术的基本理解。”

 

  “清华还没出结果,但我想解聘也充分表明学校的态度了。”谢灿说。

 

  南方周末:校方是如何调查的?

  张生家:调查期间,我几乎没有任何知情权。我任何的诉求都没有得到考虑,鲁白的申诉书我从来没有见到过,我请求和鲁白当面对峙也从来没有得到回应,我请求中立的第三方的机构介入调查也没有得到任何回答。只能默默等待学校的调查结果。长久煎熬的等待并没有换来清华公正的裁定。学校一再强调不能让我接触媒体;不给我任何知情权;不听取我关于学术调查的任何建议和申诉;九月中旬单方面冻结了我的研究经费;10 月15 号,我收到了清华人事处的停止聘用的通知。

 

  南方周末:当接到解聘通知时你什么反应?

  张生家:彻底的失望。因为调查报告都没有出来,学校为什么解聘我呢?

 

-------------

北大认定张生家违反道德规范

事发缘由:9月15日,《科学通报》(英文版)发表了一篇关于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方面的论文,论文的通讯作者是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学术带头人张生家。

  论文刊出,即在同行学术圈内引发争论。质疑方认为,张生家与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谢灿课题组存在事实上的合作关系,张生家论文中提及的磁蛋白基因正是由谢灿实验室发现的,而谢灿等人的相关研究论文已投递《自然材料》,并正在审稿过程中,因此张生家“提前”发表的论文有 “抢发”他人成果嫌疑。

 

  早报记者 吴跃伟

  实习生 朱周晨 庄雅瑜

  11月1日,多个独立信源向早报记者证实,北京大学已经完成对“抢发”论文事件的独立调查。北大调查委员会认定,清华大学此前正在引进的研究员张生家违反合作协议,违反道德规范。目前,北大已将该调查结果提交给《科学通报》编辑部,要求其撤稿。《科学通报》编辑部回复称,正在等待清华大学的调查结果,然后再决定是否撤稿。另外,清华大学决定停止引进张生家,不允许其入职,理由之一是他违反学术规范。

 

  张生家10月23日在微信中向早报记者表示,在挪威度假结束后,他将展示关键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到底有没有“三条协议”

  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研究员谢灿告诉早报记者,磁感应蛋白基因MgR和对细胞进行磁感应刺激的仪器设备是谢灿实验室发现、鉴定和自主研发的,张生家在一个合作项目中从谢灿实验室获得了这些核心实验材料和仪器。根据既有协议,利用该基因、仪器完成的论文必须经谢灿同意、给谢灿署名后,才可投稿。但张生家未给谢灿署名,也未经谢灿同意,就私自投稿。在前述争议论文中,张生家还宣称,磁感应蛋白基因是他猜到的,是他发现的。谢灿认为,这一行为是对自己科研成果的剽窃,张生家违反既有合作协议,也违背了学术道德。

 

  据10月31日报道,张生家称,除了前述谢灿提出的“论文必须经谢灿同意、给谢灿署名后,才可投稿”的两条协议,张生家也提出三条“协议”,内容包括谢灿同意张生家将磁遗传学相关的论文送审,同意在论文送审期间不将磁遗传学研究透露给其他人,谢灿也不得再与第二个神经科学家合作。所以,他和谢灿的非正式“协议”内容其实共有五条。

 

  但11月1日,谢灿向早报记者否认他和张生家还存在前述三条所谓的张生家提出的“协议”。

 

  谢灿告诉早报记者,张生家所谓的三条“协议”,完全是捏造,自己也从未答应过。“如果是协议,就应该很严肃、很明确地提出来,而且双方达成一致意见。比如,今天我们达成以下两点……但张生家只是像聊天一样提过,但我当时明确拒绝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怎么能叫协议?”

 

  谢灿表示,在此前的沟通中,张生家也没有重申过所谓的三条“协议”,更没有就这三条所谓的“协议”达成过任何违约条款。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谢灿提出的两条协议曾一再向张生家重申,张生家也多次表示会遵守。双方还就这两条协议明确了违约条款。谢灿表示,他曾告诉张生家,如果张生家违反这两条协议,谢灿会要求撤稿,甚至提起诉讼。

 

  撤稿需学术委员会调查

  据中国科学报9月18日报道,清华、北大在发给《科学通报》编辑部要求撤稿的函中已经表示,张生家违反了学术规范。该函指出:“张生家在有关争议调查期间,未征得有实质贡献的研究者同意,擅自向贵社投稿发表,违反了学术规范。”

 

  目前,《科学通报》并未撤销该争议论文。一位不愿具名的国际知名学术期刊主编告诉早报记者,《科学通报》编辑部关于撤稿的程序处理是规范的。撤稿是一个严肃的出版事件,学术期刊都会非常慎重。当然,如果是作者自己要求撤稿,那就比较容易操作,因为作者本人可以找出很多理由。但如果作者不同意,而学术期刊或其他人想撤销一篇已经发表的论文,那么就需要一个严格的考量,需要一个独立的调查,由调查委员会提供调查结果,然后再决定是否撤稿,而不是简单的一封撤稿信就足够。

 

  国内知名高校一位生命科学领域的教授告诉早报记者,清华、北大校方发函要求撤稿,属于行政行为,使用的是行政权力,而论文出版遵守的是学术规范,撤稿属于学术范畴,需要独立的学术委员会调查后得出结论。

 

  还需等待清华调查结果

  11月1日,早报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获悉,北大在初次要求撤稿未遂后,按照国际惯例,遴选了多位与谢灿、张生家均无合作关系的多个学科的学者,组成了中立的学术委员会来调查这一事件。

 

  早报记者注意到,北大针对该事件的调查委员会由北大物理学院教授、北大副校长、北大科研部负责人、北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等人组成。

  10月9日前后,北大调查委员会已经完成调查,写出调查报告,认定张生家违反合作协议,违反道德规范,违反学术荣誉准则和高校对员工的管理制度。

 

  11月1日,北大调查委员会的一位成员通过邮件告诉早报记者,北大的调查结果已经正式提交给《科学通报》(英文版)编辑部,并已经得到答复。《科学通报》编辑部称,正在等待清华大学方面的调查结果,决定是否撤稿。他同时表示:“我认为,清华大学方面能够做出正确的判断.

 

张生家遭清华解聘 与谢灿互辩论文“抢发”

一桩牵涉中国两所最高学府研究人员间的学术纠纷,在爆发两个月后再度升级——被北京大学研究员谢灿指证抢发论文的清华大学独立项目负责人(PI)张生家,在10月19日收到了来自清华大学人事处的解聘书。张生家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一再坚称,没有调查结论就解聘对他来说是不公正的,并且自己没有抢发谢灿的研究成果。

 

  9月15日,中国科学院主办双周刊《科学通报》英文版发表了一篇关于动物磁感应受体蛋白方面的论文,通讯作者为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学术带头人张生家。然而,这篇论文的刊发却颇具争议。北京大学另一位神经科学领域学者认为,张生家违背了学术道德,私自“抢发”了包含自己研究成果的论文,并未给自己以合理的作者署名。

 

  事件发生后,财新记者先后采访到了涉事中的主要两方即张生家和谢灿,两人围绕论文抢发事件进行了各自的陈述。事件牵涉的另一名科学家——清华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鲁白则表示,应学校要求,他不方便就此事向媒体发言。

 

  张生家遭清华解聘

  多个消息源向财新记者证实,清华大学已于10月16日解聘近期卷入论文抢发纠纷的张生家。

  10月19日,身在挪威的张生家通过电话告诉财新记者,他在3天前收到来自清华大学人事处的解聘信,信件告知学校已中止对其外国专家证的申请。据称,信中未给出任何解聘理由,但表示张生家可在一个月内向学校申诉。

 

  财新记者注意到,早在9月末,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网站就已撤下张生家的个人页面。

  张生家告诉财新记者,他收到解聘信后,当即给清华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施一公和麦戈文脑科学院院长钟毅打了电话,咨询此事,但两人均表示没有听说这件事情。

 

  张生家称,他自己至今没有收到清华大学校方的任何调查回馈。“整个调查过程中,我收到的唯一反馈是在每次按要求向科研院递交完申诉材料后,科研院简短的回复:‘收到材料,谢谢。’我们从来没有机会和其他当事人当面对质。”张生家在电话中说。

 

  清华大学校方未回应财新记者对解聘和调查结果的询问。另一位了解内情的清华教授向财新记者确认了张生家被解聘一事,并表示清华已经结束调查。

 

  一名北大调查委员会成员则告诉财新记者,北大方面还没有得出调查结论。

  9月22日,张生家和妻子叶菁曾师从的挪威科技大学电生理学家Moser夫妇在对财新记者的邮件回复中表示,他们也在敬候委员会公布最后的调查结论,但对近期有关张生家的报道中所涉科研不端行为的指控表示震惊。“这些都是严重的指控。如属实,任何科研机构都完全不能容忍这些行为。”2014年,Moser夫妇和伦敦大学学院教授约翰?奥基夫(OKeefe),因发现了大脑中的“GPS”获得2014年诺贝尔生理或医学奖。

 

  9月22日,财新网刊出“清华北大教授论文纠纷再曝学术道德问题”一文,对该次论文抢发事件进行了报道。

 

  互辩论文抢发事件

  北大生命科学院研究院研究员谢灿在一份8月22日发给北大和清华的情况说明中称,张生家以合作之名,拿走了自己的研究成果,用这些成果展开研究,其后私自撕毁合作协议,决定在谢灿团队的文章和基因信息尚未发表和公布前抢发文章。“希望北大和清华两校能启动学术道德调查和相关程序阻止张生家投稿。”谢灿写道。

 

  在接受财新记者采访时,张生家否认了谢灿对自己单方面打破合作协议、“抢发”论文成果的指控,并表示之前媒体表述张生家论文中所使用磁蛋白基因由谢灿实验室发现是不准确的。

 

  张生家指出,谢灿重新命名的MagR基因事实上是1998年已被发现名为ISCA1的铁硫蛋白基因,其DNA序列信息是公开的,任何人都可以下载到基因序列并委托专业公司快速合成克隆得到。

 

  张生家说,谢灿的研究旨在解释磁场对动物空间定位系统的作用机制,首创性在于证明了ISCA1与光感应蛋白CRY在体外有相互作用, 并对ISCA1蛋白进行了结构生化研究。光感应蛋白CRY是磁感应领域公认的磁感应受体之一。但这一研究若要推动对动物空间定位原理的解释,还需要反复的体内实验作佐证。

 

  张生家说,2014年12月谢灿将文章投递到《自然》期刊后,开始对外介绍以上研究内容。张生家就此了解到谢灿的研究和自己主要的研究方向动物空间定位系统相关,因此在2015年4月向谢灿提出合作,为谢灿补充他研究中没有实现的动物活体空间定位实验。

 

  此外,张生家还提出第二个可能的研究方向,尝试将该铁硫蛋白导入神经元,看能否通过外界磁场诱发神经活动,即磁遗传学。张生家强调,这个研究方向和谢灿实验中得出的纯生物化学结论没有任何关系。

 

  张生家称,谢灿尚未得到发表的论文内容是关于发现一个已知基因的新生物化学功能,并对之进行在磁场作用下蛋白旋转的体外实验,是一篇偏生化和蛋白的文章,而自己的文章是做出了和国际上有十几年研究历史的光遗传学一样能够调控神经元的工具,和动物利用磁感应来进行空间定位的机制没有任何关系。张生家认为,由此两篇文章不存在内容交叉或冲突,自己文章的发表对谢灿论文的新颖性不造成影响。

 

  谢灿则向财新记者反驳了张生家以上说法。他指出虽然目前所有基因序列都已经公开,但人们对于一些基因的功能却仍然很不清楚。“1998年是从细菌中克隆了这个基因,但是只说了推测这个基因和铁硫中心组装有关。从来没有任何人发现过这个基因和磁感应,或者和磁场有过任何关系。” 谢灿邮件写道。

 

  谢张互指对方违约

  在之前一份情况说明中,谢灿写道,他与合作者们自合作一开始就达成了口头协议,其他合作者不得在谢灿的第一篇磁感应文章之前抢先投稿并发表磁感应文章,而后,他又与张生家通过邮件和微信的形式作了书面确认。

 

  但8月20日起,张生家执意决定先行投稿,拒绝了谢灿看稿的要求,并将他从作者名单中删去。谢灿认为,这意味着张生家单方面撕毁了协议。

 

  对此,张生家向财新记者提出了反驳意见。“我的实验是独立由我和我的学生设计、操作完成的,论文中也没有用到谢灿的任何数据或者想法。他提供了基因和抗体,帮助我启动了这项工作,但并没有贡献想法和学术思想。”张生家说。但秉着合作的想法,在之前两人达成的协议中,两人都同意将谢灿放入张生家论文参与作者(co-author)之列。

 

  张生家说,之所以谢灿出现在《科学通报》论文的致谢中而不是参与作者中,是因为谢灿先行违背了他们的合作协议,而不是他张生家单方面违约。

 

  张生家则告诉财新记者,当时他和谢灿的非正式协议内容其实共有五条。谢灿提出了两条,包括张生家的论文不得先于谢灿的论文发表,以及谢灿将作为张生家论文的参与作者。张生家也提出三条协议,内容包括谢灿同意张生家将磁遗传学相关的论文送审,同意在论文送审期间不将磁遗传学研究透露给其他人,谢灿也不得再与第二个神经科学家合作。

 

  一份由张生家提供给财新记者的2015年6月的微信对话(书面复印版)显示,谢灿认可了张生家提出的上述三条协议。

  8月7日,张生家的核心电生理实验成功后,他将成果告诉了谢灿,并重申了之前达成的协议。但8月下旬网上公布的谢灿发给清华、北大两校领导的信中,只提到了谢灿提出了那两条协议。张生家认为,这份公开信造成了他单方面违反合作协议的表象。

 

  在此情况下,9月上旬他最终决定将谢灿从参与作者名单中拿下,并将稿件投往《科学通报》。

  张生家称,在此之前,他的论文通过《细胞》杂志预审后,当时仍被列为参与作者之一的谢灿突然不同意稿件进一步送审,并且谢灿还突然开始了和清华大学医学院常务副院长鲁白教授的合作。张生家认为,这表明谢灿率先违背了合作协议。

 

  各执一词的“误会说”

  谢灿在公开信件中写到,2015年4月,张生家和清华鲁白实验室的逄克亮一块找到谢灿,谢灿误以为张生家和逄克亮一样,属于三个月前就已提议开展合作的鲁白实验室。后来谢灿才意识到张生家是独立学术带头人,就演变成了三人间的合作。之后,谢灿多次向鲁白实验室和张生家实验室提供多个物种的磁感应受体MagR基因和相关各种表达载体、磁感应蛋白的多克隆抗体,以及测试细胞对磁场和光线反应的设备和试剂。

 

  张生家指出,谢灿称误会自己是鲁白实验室助理才和自己开展合作的说法并不成立。张生家与谢灿夫人罗述金老师同为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研究员,早在2014年就结识。Moser夫妇获诺奖后,张生家曾在北大作演讲。当2015年4月张生家与谢灿第一次见面时,谢灿的一名学生在场指出知道张生家是从诺奖实验室回清华的教授。

 

  张生家还称“谢灿和张生家、鲁白长期开展三方合作的说法”也不属实。8月12日,谢灿还曾对张生家表示,张生家才是自己唯一的合作者,他与鲁白没有任何接触和关系。

 

  “但8月20日,谢灿却突然改变态度,否认我们之前的合作,拒绝在我向《细胞》杂志送审的确认书上签字,并粗暴拒绝我要求沟通、见面的请求,还要求我的学生送我去医院,说我有精神病。”张生家说。

 

  谢灿则表示,自己的太太并不记得张生家。而一个在诺奖实验室工作过的人,也完全可能在清华做其他人的助手。

  谢灿解释, 6月自己之所以同意不与第二个神经科学家合作,是因为当时他误认为张生家是鲁白实验室的助手或合作PI,因而认为仍然是与鲁白实验室开展的单一合作。“我在微信中的意思是,当时合作的神经生物学实验室只有鲁白(包括张生家)一个课题组。我说的只和他有合作,指的是只和鲁白实验室(不是特指某一个特别的人)有合作。”谢灿在发给记者的一份书面材料中写道。

 

  谢灿说,直到7月14日,自己才明确意识到张生家是独立PI,在此之前,张生家一直以“在鲁白实验室做实验”的回复加深了自己的误解。“我很难想象一个独立PI会在回国2年后还在别人实验室工作,完全依赖于别人实验室的仪器设备、空间甚至学生来做课题的情况。”

 

  抢发论文争论

  面对谢灿对自己抢发论文的指证,张生家表示发表论文事件发生在谢灿指证他之后,(抢发论文)是在“确实没有任何选择和退路”的情况下发生的。

 

  “我们的核心实验结果几乎只需一个礼拜就能重复出来,所有实验也只需要一个月就能完成。在消息泄漏的情况下,鲁白实验室又重复出和我一样的实验结果,并且开始控告我剽窃他的实验成果。这个时候我确实没有任何选择和退路,只能投给有过一个星期快速审稿经验的《科学通报》杂志。”在一封递交给两校领导的申诉信中,张生家如此写道。

 

  《自然》网站9月24日报道称,他们见到的文件显示,在鲁白向校方举报张生家剽窃他的研究材料和思路后,清华大学也已对此事展开调查。截止目前,清华未曾公布此项调查结果。

 

  与鲁白实验室的纠纷

  一位接近鲁白实验室的消息源向财新记者提供了第三方说法,据称,是鲁白实验室率先向谢灿发出磁遗传学方向的课题合作意向。2015年1月,鲁白实验室的一名学生褚鹏程在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听了谢灿就其蛋白磁感应活性研究的讲座后,向谢灿写信表达了合作磁遗传学研究的意向。

 

  财新记者见到了一封谢灿发于今年1月8日的邮件,其中写道会做一个该蛋白在果蝇中功能探究的提议。

 

  谢灿向财新记者指出,这封邮件可视为他和鲁白合作的起始,也证明了合作课题乃是由鲁白发起。如果之后自己再表示不会与除张生家外的第二个神经科学家合作,逻辑上会产生矛盾。

 

  以上这名不愿具名的人士表示,因为鲁白本人太忙,磁遗传学研究的实验陆陆续续开展,进展不快,期间张生家听到这个研究,要求加入。但在实验完成后,张生家命自己的学生拷走所有数据,拒绝和鲁白实验室共享实验数据。于是,鲁白在8月中旬向学校提交了张生家剽窃其研究创意和材料的举报。

 

  张生家方面则解释了使用鲁白实验室的原因。

  张生家目前持美国护照,在国内入职需要办理外国专家证。2008年10月起,他在挪威筹建首个光遗传学实验室。2013年底,他和同在Moser实验室工作的夫人叶菁准备入职清华,彼时Moser夫妇还未获得诺贝尔奖,他希望回国建立一个能将Moser夫妇研究的空间定位系统引入到细胞和分子水平的的实验室,主力研究动物空间定位的神经机制。

 

  由于年龄因素,清华无法为张生家申请杰出青年、优秀青年等国家项目经费,正式入职手续拖延到了2015年都没有完成。但清华为表诚意,已为张生家夫妇拨出500平方米实验室,并签订了6年的劳动合同。由于学校规定一对夫妻不可入职同一学院,因此张生家和叶菁分别将入职生命科学学院和医学院。

 

  由于实验室尚在建立,加上未能正式入职,经费和实验仪器暂时无法到位,张生家承认在实验期间借用了包括鲁白在内的多名清华同事的实验室。鲁白还在2014年10月份将一名研究生逄克亮安排到张生家实验室由其代为培养,学习他们在体内电生理记录技术,用于鲁白实验室老年痴呆症大鼠模型的记录和研究。

 

  但据鲁白实验室人士的说法,鲁白还对张生家在经费上做出过支持,并因为张生家实验室人手不足,因而安排逄克亮去协助张生家进行研究。

  张生家称,他和鲁白之间的矛盾起于8月11日,两人就张生家论文署名排序闹得不欢而散。张生家说,他拒绝了鲁白担任论文通讯作者的要求,而只能将他列为参与作者。“因为鲁白对于我独立启动的磁遗传学研究完全没有学术思想的贡献,我借用了他的实验室仪器,按惯例在鸣谢中致谢他就可以了。但我提出愿意将他放入参与作者行列。”

 

  “我的所作所为完全符合学术规范,也一定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张生家说。张生家表示,不排除走司法途径解决此事。

  财新网发稿之前,鲁白回应财新记者,应学校要求,他不方便就此事接受媒体采访。

  显然,这场发生在中国两座最高学府供职科学家之间的学术争议,还需等待两校的调查结论公布,外界才能知道更多真相。(财新网)


路过

鸡蛋
2

鲜花

握手

雷人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分享到: 更多

发表评论 评论 (4 个评论)

回复 gaoshan 2015-11-7 17:54
对此,张生家向财新记者提出了反驳意见。“我的实验是独立由我和我的学生设计、操作完成的,论文中也没有用到谢灿的任何数据或者想法。他提供了基因和抗体,帮助我启动了这项工作,但并没有贡献想法和学术思想。”张生家说。但秉着合作的想法,在之前两人达成的协议中,两人都同意将谢灿放入张生家论文参与作者(co-author)之列。

通过这个解释,就知道这种人不厚道,人品有问题啊,这在海外华人中很常见。
总是觉得别人的贡献不叫贡献,只有自己的东西才是最宝贵最核心的。
回复 Scidef赛德夫 2015-11-7 21:20
张生家的学术人格与道德人品,似乎存在问题。详尽的网友评价,http://www.sciencenets.com/thread-1427-1-1.html
回复 刘学武 2015-11-11 14:33
要看看谢的文章是什么内容,看看是不是张抢了谢的功劳,如果没有即使张人品再差,我认为也是支持张的行动。
回复 cfd5177 2015-11-11 15:22
再去重读柏杨先生的书,海外待了多少年也还是.......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5-24 06:26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