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时代学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5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214 次阅读2017-4-27 22:58 |系统分类:文学艺术

人生天地间

文:倪志娟


 

一  远行客

 

灯下读书,读到“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不禁有些触动,胡思乱想了一番。


人假如真的如远行客,当有所以来,当有所以归,可是,来处何在,去处又何在?


曾在北京昌平的一个朋友家里小聚,那个朋友总是有林泉之心,他带我们去十三陵,在每个废陵前,对着陵墓里的郁郁苍柏。他总是羡慕那些守陵的老人,说,倘若可以日日住下,坐在古树下读史书,夜半时在月光下练剑法,该是何等逍遥快意的人生。


我问:难道你现在过得不逍遥么?——他在石油大学教书,本来就不理世事,不谋名利,日子过的清淡得很,何苦还要那样彻底地逃隐?


他对我念陶渊明的诗:“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又说,远离人间,才是真正的归属!


对他这种观点我总是怀疑,且不说我们在自然中能否真正做到:一杯酒,无万事,衣裳白云,坐卧流水。即便真的做到如此,我们的心就有所归了么?日转星移,草木荣枯,轮回与变迁中,生命飘忽如云如梦,觉悟是苦,沉沦亦是苦,如何可得归?


忽然又记起禅宗言:大众总是他乡之客,或许此生根本是归无所归的!我们不是从来处来,到去处去,而是从此处来,到此处去。


因为无归,所以有惆怅和悲哀;因为无归,所以又有自由和向往。人生的宿命在于斯,人生的眷恋亦在于斯,如此想开去,苦亦是乐,乐亦是苦了。实在不须刻意去自然中寻找所谓归属了。

 

二  在车上

 

晚上坐车回家的时候,路边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车缓慢地驶过一大群围观的人时,受不住好奇心的驱使,我还是将目光投向了窗外。一个很年轻的男人,仰面躺在马路上,没有血迹,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手里还紧紧拽着他的公文包,身上是干净的白衬衫和黑裤子,可以想象他经过马路的时候,该是很精明能干的一个人罢,现在,却无声无息地躺在那里。我的心为这景象颤抖了好久。


他该是死了么,警察已经到了,在维持秩序,却没有送他去医院。他的家人,父母或妻子,是否正在等着他回家?暮色正浓,正是灯火升起一屋子温馨的时分,他们却不知道将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来承受他们期盼的目光,他们的心也将从此残破,永远无法弥补。


他人的死亡,尤其是这样意外的死亡似乎应该使我警醒,懂得生命的无常,而珍惜自己的生命。可是,该如何珍惜呢?我其实是茫然的。努力地去爱自己身边的每一个人么?紧紧地握住自己手中拥有的一切么?我相信那个男人也曾这样在做,他紧紧地握着自己的公文包,象握着对家人和对自己的责任,也握着他的未来,却还是徒劳。一次小小的意外,甚至可能根本不是他的错误,他就倒下了——生命原来是件很没有道理的事情。


这让我又想起了一些其他的事。鲁迅笔下的祥林嫂在失去儿子后见了人便申诉自己的道理:我只知道冬天村子里会有狼,哪里想到春天村子也会有狼呢?她确实很有道理,可生命不给她讲道理,偏要夺去她儿子,奈何?我以前有一个朋友,智商奇高,却思想消极,懒散疲塌到极点。他就一直喜欢重复祥林嫂的这段话,见了人就说,起先也许是为了搞笑,说多了大概就看出了其中没有道理的道理,重复得更勤了。整个大学四年他就没好好学习过,却年年拿奖学金,让那些成天刻苦学习的学生也觉得很没有道理,毕业时,别的学生都拣着好地方去,他却把自己流放到一个偏远的小镇去了,更是没有道理。现在我失去了他的消息,不知道他过得怎么样。


这场偶然的车祸让我记起若干年前的他,真的像一个智者,知道没有道理可讲,干脆就没有道理地去生活,无论顺着还是逆着生命走,反正都会走到同一个点上去。


车继续穿行于城市,夜和一些忧伤的情绪一起安静地降临了。

 

三  花心寂寞



他曾经下过几次决心,要把阳台变成一个小型的植物园,可是从来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付与实际行动,因此,我家阳台总是冷清着,随意种了几盆很普通的植物,仙人球,芦荟,兰花,太阳花,菊花,还有一盆他从山上采回来的植物,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不开花,只一年四季旺盛地绿着。


冷清自然有冷清的好处,不用花费很多的精力在上面,这些植物也不娇贵,尽可以淡然处置。站在阳台上看远处的风景看累了,眼光收回来,落在这几盆普通的植物上,也算一种小小的绿色的寄托。


在深秋季节,阳台上开放的是菊花。我并不喜欢这种被很多文人雅客赞赏为有骨气的花,除了一种野地里生长的极小的菊花之外,其他任何品种的菊花我都不爱。万木萧飒之际,它们繁密的花瓣和鲜艳的颜色总给我一种过于浮华和喧闹的感觉。


前几日气温下降,阳台上开得正骄傲的菊花显出了一种颓败的迹象,今天天气转暖了,那菊花却已不能从霜冻之中缓过劲来,依旧耷拉着。


我看着这些即将凋零的菊花,以往对它的嫌弃反而消散了,渐渐涌起一种怜惜之情。原来,一朵花将谢而未谢之际,有着这样无限的意味,想到王阳明的一段话:“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


此刻,这花和我相对,互相见证了彼此的内心,而明天或者后天,它终究会死去。冷清的阳台,和我相对的将是它枯槁的茎梗。


看花如此,看人又何尝不是如此。碰见一个自己欣赏的人,在彼此的目光中,都生动活泼起来,而最终的结局,也许不过是关注的目光消散后,心于心都归于寂寥罢了。


那曾经彼此见证的美丽会停留在哪个地方呢?

 

四  酒瓮里的女人

 

朋友从外地回来,事先她发短信告诉了我,又叮嘱我千万保密。她是为老公的生日请假回来,想给他一个意外的惊喜作为生日礼物。可是生活有时候比电影还夸张——她发现老公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在一起。


她来找我诉说,眼泪像决堤的河,而我唯一可做的就是不停地给她递纸巾,让她抱怨,让她悔恨,让她追忆,让她慢慢地平静下来。她不再说话,只是用双手捧着脸,对着窗外发呆,窗外,下着细细的雨,几棵高大的梧桐树随着风哗哗作响,寒气一点点地渗进房间,我的头开始疼。


她是我的好朋友,在这样寒气逼人的夜晚,我们曾快乐地交谈过许多次,但是现在,在她悲伤的时候,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我想逗她开心,就给她讲一个寓言:


从前,有一个富家子弟,娶了一位美丽的妻子,两人相亲相爱。有一日,丈夫想喝酒,对妻子说,你去厨房里倒点酒来,我俩一起喝一杯。妻子来到厨房,揭开酒瓮的盖子,见到自己的影子印在其中,便怒气冲冲地去找丈夫理论:“你已经有一个女人藏在酒瓮之中,还娶我干吗?”丈夫不解,也跑去揭开酒瓮看,看见了自己的影子印在其中,他也生气了,就对妻子骂:“你竟敢窝藏男人在家里。”于是两人各不相让大吵起来。邻居的老伯来劝架,他去酒瓮一看,说:“别吵了别吵了,酒瓮中是一个忠厚的老人啊。”夫妻二人都不解,这时来了一个得道高僧,他对着酒瓮一看,发现瓮中人就是自己,于是对夫妻二人说:“我把瓮中人叫出来给你们看。”说毕,打破酒瓮,酒流尽,瓮中空空如也。


我讲完了,她果然笑了,可是笑过后,她又伤心了,说:“我们家的酒瓮里真的有一个女人啊。”我说:“那就打破酒瓮吧。”


听了这话,她瞪着一双黑多白少的大眼睛看着我,象极了荧幕上一个标准的面部特写镜头。


她一直是一个快乐的人,狂热地迷恋着电影,在虚构的故事里投入着自己的喜怒哀乐,她曾说过,电影就是一个“镜像”,只反映美丽的光影,有了电影,生活可以是一个神话。


可是她不知道,“镜像”也会有破灭的时候,随之破灭的是她自己的心。


又一阵风过,窗外一片瑟瑟的响声,即使在春天,还是会有落叶,会这样肆无忌惮地飘落。生活有时候不如电影。

 

五  佛说有缘


 

我一直知道,我与佛是无缘的,我要强,贪念红尘,热爱人世间一切温暖的享受。很久以前,读张爱玲,她说苏青:假如有一个千年不散的筵席,苏青是愿意如红楼梦上的孙媳妇那样辛苦伺候着的。我就想,我也是那样的人,喜欢人生热闹的聚会,永远不散。这样的人,是不会享佛心的清净。


然而这并不表明我不能感到佛的存在。人生有那么多际会,难免会有一些特别的时刻,佛光普照,其中一缕照见我的本心,令人难忘。


印象较深的有两次。


第一次是在杭州灵隐寺,和一个学佛的朋友同去游玩,她是个悟性极高之人,长年吃素,从小信佛,尽管当时也才20出头,却已修养颇深,经常流连在灵隐寺,和僧人谈佛论理,入无人之境。在大雄宝殿,她让我看那尊高大威严的如来佛像,她对我说,你仔细看佛的眼睛,无论你在大殿的哪个角落,他都会注视着你。我照她所说,在大殿里转动着方位,果然,无论我站在何处,佛的眼睛始终看着我,我站定,安静地和他对视,那目光竟突破冰冷的塑像,饱含慈悲与博爱,铺天盖地似的,顿时令我落泪。朋友说,佛的目光无所住,亦无所遗漏,这叫心心相印。至此,我才明白,仅仅以恋人之间的爱指认心心相印四字,实在是太肤浅太轻率,人世间的爱是多么脆弱而功利,几乎难以抵抗任何一些微小的变故。只有慈悲之心,以你心证我心,方可当心心相印。


第二次,是在西安的慈恩寺。当时是冬季,我的心境糟糕到极点,一个朋友陪我同去大雁塔,惭愧的是,我一直知道大雁塔,却不知道慈恩寺,只是到买门票进去参观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大雁塔是在慈恩寺中,这个寺因玄奘而得名。我们在下午黄昏时分进入寺中,游人如阳光一样正在渐渐散去,院落里的植物枯萎着,北风扫拂过的地面洁净萧飒,疏郎的庭院,有着北方冬季特有的冷清,却无丝毫凄凉之意。寺的周围极为开阔,从西边望去,夕阳温暖地挂在天边,红色的光芒一览无余地遍布整个寺庙,仿佛天地的中心就在此时此地。在大悲咒的颂经声中,我和朋友在寺中久久徘徊,直到暮色苍茫,不忍离去。走出寺门的时候,我强烈地感受到,我会不断回去,我和慈恩寺之间彼此留下了一些东西,尽管到现在,我也不知道究竟那是什么。


现在,我开始读金刚经,这本经书在我的书柜很久了,也有朋友极力推荐,我知道它好,却不曾动心去阅读。最近由于工作原因,我异常疲倦,便拿出金刚经,想作为一种休息的方法,每日读两行。一读之下,万念俱涌,在这么多年之后,经书的文字第一次进入我的内心,有了悟,有慈悲,有感动,也有宁静。“云何住心。云何降伏其心”。经书的文字使我内心波澜起伏,如是所说:风月无古今,情怀自深浅。佛说有缘,不求解脱,只求有情。

 

六  一本被遗弃的书


 

在时间和尘土洗旧的封页上,一个姿态优雅的女人,暧昧地和我对视着,也和所有有机缘面对这本书的众生对视着。她应该是个最讲究平等的人,虽然她生活在虚拟之中。她的目光不曾老去或者变换,她的容颜不会因纸张的污秽而陈旧,她在观者的想象里始终新鲜得就象刚从油墨中复活一样。


在书的扉页上题着“献给心爱的人”几个飞舞的钢笔字,这些题字是可以让人浮想翩翩的,当初赠书与受书的人,一定是彼此相爱的,赠书的人无比虔诚,受书的人,激动地翻开书,仔细地阅读,书中的文字,象一朵朵小花在灯下开放,指引她一路前行,直到结尾。在他们当时相爱的心中,一定相信,人生和这本书一样,也是有始有终的。


然而,有始有终的完整或完美只是一种幻觉,他们也许发现了,爱什么也拯救不了,爱终于被忽视,爱的证物也被遗弃——当我在街头的一个旧书摊上无意发现它的时候,它不知经过了多少辗转,尘色满面,沧桑盈手。


我并没有注意到那书中书写的内容。我更多地是被那一行题字迷惑,确切地说,是被我的想象迷惑了。围绕一本书的故事,一本曾经被赠送、被珍惜又被遗忘的书,像一个沉落在光阴中的谜语,永远无解。而当我买回这本书,试图阅读时,我发现书中的一些页面也遗失了,我从开头第一个字开始读,那些残缺的页面却使我再也无法达到结尾,从头到尾的路径已被时间、被狠心的遗弃、被无意的损伤切断了,我只能跳跃着,看到一些片段,甚至无法连续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除了无休止的想象,除了在想象中,我悲哀于人世间的爱之轻贱。


我试图爱上这本被遗弃的书,想象他是一个沧桑的人,他的被世事打磨得残缺的心,恰好让我可以生出永无休止的想象的激情和不会厌倦的爱。我既然无法穿越那些残缺的部分抵达他的内心,那么,我永远在通往爱的路上。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点击右上角“分享到朋友圈”,新朋友也可以点击右上角“查看公众账号”添加关注。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7-6-26 03:05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