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返回首页

时代学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sciencenets.com/?51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博客

已有 145 次阅读2018-4-30 10:22 |系统分类:科政评论

党报关于林昭的唯一报道


4月29日是北京大学学生林昭的忌日。检索人民日报有关林昭的报道,仅此一篇,这一篇的分量不轻,在几十年“阶级斗争为纲”的噩梦过后,相当准确地表达了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的愤怒、悲痛和大彻大悟。

这是林彪江青集团十名主犯进行终审判决后,人民日报发表的长篇通讯《历史的审判》,刊登在1981年1月27日第3版,作者是新华社记者穆青、郭超人、陆拂为。穆青时任新华社总编辑,一年后接任新华社社长;郭超人也在穆青之后执掌新华社。

三位记者写道:当我们坐在特别法庭的记者席上,十年动乱中一幅幅惨不忍睹的场景不时从我们眼前闪过,我们耳边又仿佛响起了千百万受难者的悲吟。一个老工人由于打扫领袖塑像上的灰尘,变成了“现行反革命”,被“专政”多年;因为他的手抓过座像的颈部,那姿势有“谋杀之嫌”。一个五岁的孩子在游戏中误把一枚像章挂到了小猫的头上,母亲就不得不抱着孩子一起接受“革命”的批斗。印刷工人无意排错了一个铅字,贫农社员不慎喊错了一句口号,机关干部粗心地把印有照片的废报纸丢进了废纸篓……都毫无例外地成了“恶毒攻击”的“阶级敌人”。

在这种政治条件下,那些敢于向林彪、“四人帮”以及他们制造的现代迷信挑战的人们,便不能不受到“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林彪的话)以至“千刀割、万刀割”(江青的话)的惩罚。张志新被割断喉管送上刑场,已为人所共知。遇罗克的遭遇宛如“一个冬天的童话”,也已家喻户晓。然而,如果翻一翻那地下室里堆积如山的档案,听一听人民群众饱含泪水的诉说,人们还会了解到更多至今仍隐姓埋名的人们可歌可泣的事迹。

在我们熟悉的朋友中就有这样一位同志。这是一个勇敢纯真的南国女性,名叫林昭。由于她不愿意向风靡一时的现代迷信活动屈服,被关进了上海的监牢。但是,她坚持用记日记、写血书等种种形式,表达自己对真理的坚强信念,心甘情愿地戴着“顽固不化”的枷锁,过早地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她就义的详细经过至今无从查考,我们只知道这样一个消息:1968年5月1日清晨,几个“有关方面”的代表找到了她年迈的母亲,宣告林昭已于4月29日被枪决。由于“反革命分子”耗费了一发子弹,她的家属必须交纳五分钱的子弹费。这真是使人毛骨悚然的天下奇闻!在中世纪被判“火刑”烧死的犯人无须交付柴火费,在现代资产阶级国家用“电椅”处死的犯人也从未交过电费,唯有在林、江的法西斯统治下,人们竟要为自己的死刑付费,这不能不说是又一个“史无前例”的创造发明!



林昭,原名彭令昭,苏州人,1954年以江苏省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北京大学中文系新闻专业。母亲解放前参加革命工作,大舅舅曾任中共江苏省委青年部长,在四·一二事变中牺牲。林昭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被划为右派,1960年起关押于上海提篮桥监狱,1968年4月29日被秘密枪决。1980年8月2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以精神病为由撤销原判决,认定该案为冤杀无辜。1981年上海高院再次做出复审,认定以精神病撤销判决不妥,撤销1980年裁定,宣布林昭无罪。

据说,这篇通讯见报后,上海警方很恼怒,“肯定是林昭的那些记者同学干的!”本文第三位作者陆拂为,的确是林昭在苏南新闻专科学校和北京大学的两度同学。但三位记者在这里传递的,是一代人劫后余生、渴望光明的正义呼声。

人民日报一整版的通讯沉痛地写道:也许在若干年以后,我们的后代对上述这一切将难以置信,但不幸的是,它确实是发生在我们这一代人生活中的事实。我们每一个活着的人,都曾经为它感到极度的羞耻。请不要轻视这种羞耻吧。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羞耻已经是一种革命”,“羞耻是一种内向的愤怒。如果全民族都真正感到了羞耻,那它就会像一头准备向前扑去而往后退缩的狮子”。经过了十年羞耻的退缩,我们民族终于像一头雄狮一样,冲出了封建专制和现代迷信的牢笼,勇敢地向林彪、“四人帮”一伙扑去,并把他们捕获到今天的审判台前。

80年代党和人民冲破牢笼的豪迈之情,跃然纸上。在拨乱反正、改革开放长驱直入的黄金年代,党内外的思想情感水乳交融。党内老干部和党报的良知担当更是令人感奋。早在1977年10月7日,纪念粉碎“四人帮”一周年纪念日,胡耀邦与人民日报策划发表长篇评论《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耀邦动情地说:“千百万同志和他们的数以亿计的亲属都在眼巴巴地望着哩!”10月6日下午的“编前会”上,人民日报管理层一致同意发表此文,如有风险,集体承担。值班副总编辑李庄更是当仁不让地表示:“如果发生什么问题,我一个人写检讨。”

已经担任党中央秘书长兼中宣部长的胡耀邦,在共青团系统“右派”全部宣告改正后的各省市区团委书记会议上,向团中央机关及所属单位所有挨整的“右派”同志表示道歉,走到主席台前向全场同志三鞠躬,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胡耀邦当众发誓:“我还要强调的是,今后这种整人的事,不要再发生了!”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分享到: 更多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华人科学网 (华科网)  

GMT+8, 2018-11-20 16:29

返回顶部